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六层 >> 经典语录大全 >> 正文

追风筝的人经典语录 有时候,他会独自吞噬所有的细节

2011-5-13 来源:网络整理 网摘加载中...

 

你想要我追那只风筝给你吗?”他的喉结吞咽着上下蠕动。风谅起了他的头发。我想我看到他点头。“为你千千万万遍。”我听见我自己说。然后我转过身,我追。

这就是那些一诺千金的人的作风,以为别人也和他们一样

哈桑没有反抗,甚至没有呻吟。他稍稍转过头,我瞥见他的脸庞,那逆来顺受的神情。之前我也见过这种神色,这种羔羊的神色

我随即明白:这是哈桑最后一次为我牺牲

我把眼光转回我们的行李箱,它们让我替爸爸感到难过。在他打造、谋划、奋斗、烦恼、梦想了一切之后,他的生命只剩下这么点东西:一个不争气的儿子和两个手提箱

这也许不公平,但几天内发生的事,有时甚至是一天内发生的事,也足以改变一生,阿米尔

奇怪的是,我很高兴终于有人识破我的真面目,我装得太累了

时间很贪婪——有时候,他会独自吞噬所有的细节


 

我不会再选择遗忘了

好书总和悲伤的故事有关

我对自己所处的有利地位感到畏怯,而这全都因为,我赢得了那场决定我性别的基因搏斗

只有那些失去真主的人才能找到真主

他说你是他一生最好的朋友

有些事情比真相更重要

我们两个都背叛了愿意为我们付出生命的人

把两个素昧平生的阿富汗人关在同一间屋子,不出十分钟,他们就能找到他们之间的亲戚关系

爸爸常说,甚至连伤害坏人也是不对的,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好的,还因为坏人有时也会变好

我觉得自己好像坠入万丈深渊,拼命想抓住树枝和荆棘的藤蔓,却什么也没拉到

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己爬上来.

被真相伤害总比被谎言欺骗的好

得到了再失去,总是比从来就没有得到更伤人。

罪行只有一种,那就是盗窃。当你杀害一个人,你偷走一条性命,你偷走他妻子身为人妇的权利,夺走他子女的父亲。当你说谎,你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当你诈骗,你偷走公平的权利。

我不记得那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我只知道记忆与我同在,将美好的往事完美的浓缩起来,如同一笔浓墨重彩,涂抹在我们那已经变得灰白单调的生活画布上。

这里,有你再次成为好人的路

我跟荷麦拉对抗着整个世界,到了最后这个世界总是胜利者

当罪恶导致善行,那就是最大的救赎.

我追,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孩子中奔跑,但我不在乎.我追

我走出索拉博的房间,心下寻思,是否宽恕就这样萌生?它并非随着神灵显身的玄妙而来,而是痛苦在经过一番收拾之后,终于打点完毕,在深夜悄然退去,催生了它.

最终历史不会改变,宗教也是.他是什叶派,我是逊尼派,他是哈扎拉人,我是普什图人.

但我会迎接它,张开双臂。因为每逢春天到来,它总是每次融化一片雪花。而也许我刚刚看到的,正是第一片雪花的融化。  
我追。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但我不在乎。我追。风拂过我的脸庞,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  
我追。

在阿富汗,有很多儿童,却没有童年

成为被注目而不仅仅被看到,被聆听而不仅仅被听到

人们说同一个胸脯喂大的人就是兄弟.你知道吗?

战争不会使高尚的情操消失,人们甚至比和平时期更需要它

他知道我看到了小巷里面的一切,知道我站在那儿,袖手旁观。他明知道我背叛了他,然而还是救了我。那一刻我爱上了他,爱他胜过爱任何人,我只想告诉他们,我就是草丛里面的毒蛇,湖底的鬼怪。

哈桑知道.他知道我看到了小巷里面的一切.知道我站在那儿,袖手旁观.他明知道我背叛了他.然而还是再次救了我.也许是最后一次.
那一刻我爱上了他.爱他胜过爱任何人.我只想告诉他们.我就是
草丛里面的毒蛇.湖底的鬼怪.

哈桑跟我喝过同样的乳汁.我们在同一个院子里的同一片草坪上迈出第一步.还有.在同一屋顶下.我们说出第一个字.我说的是“爸爸”
他说的是”阿米尔”.我的名字.

没有良心、没有美德的人不会痛苦 

孩子们就是这样对付恐惧...他们睡觉.

生命如同火车,请上车!

在美国,甚至连苍蝇都在赶时间

毕竟生活并非印度电影。阿富汗人总喜欢说:生活总会继续。他们不关心开始或结束,成功或失败,危在旦夕或柳暗花明,只顾像游牧部落那样风尘仆仆地缓缓前进

安拉保佑"我辉映,虽然这句"安拉保佑"从我嘴里说出来有些口不由心.哈桑就是这样,他真纯洁的该死,跟他在一起,你永远觉得自己是个骗子.

天气暖和,阳光灿烂,湖水像镜子一样清澈。
但是没有人游泳,因为他们说湖里有个鬼怪。
它在湖底潜伏着,等待着。

如果说索拉博很安静是错误的。
安静是祥和,是平静,是降下生命音量的旋钮。
沉默是把那个按钮关掉,把它旋下,全部旋掉

回首前尘,我意识到在过去二十六年里,自己始终在窥视着那荒芜的小径
http://zs.poluoluo.com

那时我才明白,在美国,你不能透露电影的结局,要不然你会被谴责,还得为糟蹋了结局的罪行致上万分歉意。  

他们想知道的是结局是不是幸福。 如果今天有人问起哈桑、索拉博和我的故事结局是否圆满,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人能回答吗?

毕竟,生活并非印度电影。阿富汗人总喜欢说:生活总会继续。他们不关心开始或结束、成功或失败、危在旦夕或柳暗花明,只顾像游牧部落那样风尘仆仆的缓慢前进。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那个问题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随机推荐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