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六层 >> 经典台词大全 >> 正文

《毒宠佣兵王妃》经典语录

2017-12-11 来源:网络整理 网摘加载中...

t013de37db9d9efc1c7.jpg

每个人都觉得王妃娘娘很强,谁都欺负不了,什么都可以搞定,可是谁知道,就是这么要强硬的女子,曾经对她说过,她希望有一个人,可以云淡风轻的抚平一切纷繁复杂,带她回家。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移情别恋,不过是一种将就,当将就变成习惯,习惯便就变成了爱。

只是,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不喜欢将就。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宠她,疼她,护她,爱她,全天下的人都可以欺负她,就他,没有任何理由,一根汗毛都不许伤她”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满天黄沙中,娇小的背影渐行渐远,那一道结界,保护了她,也将她与整个世界隔离开来……

书生说,爱要趁年轻,丫头,你都老了,去嫁人吧。

她说,我打算去守墓,永远守在那里,直到真正老去,你如果路过,就顺道来看看我吧。

他一直满世界流浪,她会慢慢变老,追不上,追不动了。

唯有原地不动,或许,此生还能相见。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寒紫晴,孤家主是我生父,也算是你公公,他该疼你的,他该护短你的,可是,他没有,非但没有,还委屈你。”

君北月说得认真,顿了顿,又道,“孤氏,若是我的家,那便也应该是你的家,该给你归属感的,可是,他们却想尽办法要赶你走。”

“司徒夫妇,于我,是长辈,也是朋友,于你,也是一样的,可是,之前司徒浩南带你去司徒府时,他们如何待你?”

一声声质问,问得紫晴眉头紧锁,说得紫晴正要辩解。

可是,君北月却认真道,“一个女人嫁一个男人,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不能额外还有负担,这些种种,都不该是你来承受的。”

“不留余地得去排除这些不该你承受的东西,是应该的,并非宠。”君北月说着,唇畔不由得勾起自嘲,缓缓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160458_7908.jpg

打从通过佣兵训练之后,她的生命里就只有任务,每每一身鲜血淋漓,一身狼狈肮脏,一身疲惫无力的时候,她多么希望有那么一个男人,不需要她去久等,不需要她去争,去求,去开口你要怎样怎样。

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就出现了,温柔地拭去她嘴角的血迹,不会嫌弃她一身肮脏,不会顾忌会得罪任何势力,更不畏惧世俗目光,只告诉她,“回家吧,别管那么多,我都能摆平的。”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那么简单的一个女子,曾经的生活就只有接受任务,完成任务,拿钱走人,就只有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可如今,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哪里生出来那么多不明白,那么烦恼,甚至,还有疼痛。

天都黑了,月光照过来,她终于才又缓过神来,发愣时到底想了什么,她都回忆不起来。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她很弱,她有伤,都在心里头,否则,岂会期望一个可以抚平伤口的人出现?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一曲离殇,博卿一笑。

——猫小喵《毒宠佣兵王妃》

寒紫晴:打身为下,打脸为上。

君北月:不,打脸为下,打心为上。

寒紫晴:如何打心?

君北月:伤其至亲……

——猫小喵《毒宠佣兵王妃》

腹黑,博晴一笑;祸水,博君一笑。 —— ——《毒宠佣兵王妃》

《毒宠佣兵王妃》

曜王妃,国与国,君与君,臣与臣之间,从来就不会问过程,只要结果,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来撰写的,是赞歌,也是谎言。”

——猫小喵《毒宠佣兵王妃》

"我希望送他们离开之前,送他们一个梦“轩辕离歌说这话的时候,眸光闪烁的光芒令人看到都觉得替他幸福。

“梦?”白子离不解。

“我愿紫晴从娘家出嫁,愿君北月以天下为媒,江山为聘,军马为桥,登门迎娶。“轩辕离歌一字一句,说的非常认真,似乎求娶的认识他,而非君北月。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Eg6SEBEUet6vet2Ve_-UeGuB8Hah8uET8S.jpg

“我寒紫晴不需要庇护,我可以庇护自己!”

“我寒紫晴不需要安慰,我从不掉眼泪!”

“我寒紫晴不需要后盾,从来敢作敢当!”

《毒宠佣兵王妃》

凡事,她不做则已,一做便要做绝了!

——猫小喵《毒宠佣兵王妃》

若能在她怀中离去,我便放下,愿来世不再相遇。(离歌)

——猫小喵《毒宠佣兵王妃》

君北月,紫晴来了。

惟愿,携手伴君归!

——猫小喵《毒宠佣兵王妃》

同是抚琴之人,若遇一知音,哪怕是共奏一曲就死,都心甘情愿呀!赠琴便是赠情!

——猫小喵《毒宠佣兵王妃》

问琴问琴,问情是也!可是,他知道,永远不能问。

——猫小喵《毒宠佣兵王妃》

君北月若为军,便要军心;若为君则要民心。

——猫小喵《毒宠佣兵王妃》

有一种朋友,再你最需要的时候,会听你掏心掏肺地倾述;

有一种朋友,再你最需要的时候,心甘情愿陪着你干坐着,沉默一整夜。

轩辕离歌无疑属于后者,紫晴这一挨就挨了一整夜,这一静也静了一整夜。

这种沉默,再久都会感觉短暂吧,当翌日的阳光照射而来的时候,紫晴才恍然,天都亮了。

《毒宠佣兵王妃》

宁得坏人宠,不得君子爱。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紫晴双手“铿”一声重重按在琴弦上,每每哀伤的时候就莫名的冲动,非常想谈离殇,想一口气不停息从头弹到尾!

素手并没有离弦,一抬起顿时急速,琴声一下子嘈嘈切切起来,可是,明明是错杂弹,却不知不觉渐渐有了曲调,哀伤之曲一旦急促起来,那便是悲壮辈份,哪怕是远远听着,都能听得出这是琴者在痛斥命运的不公!

紫晴低着头,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双手越来越急,越来越猛,双眸盯着琴弦看,似乎被这无筝给吸走了神魂,原本一双明净的眸子此时此刻都空洞了!

《毒宠佣兵王妃》

将不死,总有再战之日。

——猫小喵《毒宠佣兵王妃》

离殇会带你们回家那里没有哀伤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紫晴,君北月要你,也要天下。而我轩辕离歌,宁可为你,颠覆天下

——猫小猫《毒宠佣兵王妃》

095f9483897e6bec4a210a49d7db1ae2.jpg

这时候,紫晴才缓缓转头看来,淡淡道,“阿离,肩膀可以借我一下吗?”听了这话,轩辕离歌隐隐不安的心才缓和,然而当他抬头看去,迎上紫晴那双哭红了的双眸,心一下子就缩紧,好疼。这才发现,她竟无声哭成这样。 也不等轩辕离歌答应,紫晴起身而来,挨着轩辕离歌坐,素手轻轻按在他肩上,额头抵着他手臂,低着头,静默不语。轩辕离歌看不到她的脸,侧头看着肩上那越搭越紧的手,不自觉想伸手握,可惜,他终究没有。 他很清楚,距离终究好保持的。

《毒宠佣兵王妃》

马儿,我丢了全天下,只有你还随叫随到。

《毒宠佣兵王妃》

注定要站在对面的人,可以相互欣赏,却永远无法成为朋友,纵使轩辕离歌办得到,她也办不到。

这话一出,轩辕离歌唇畔的浅笑顿僵,那难得神采奕奕的明眸一下子就暗淡无光。

一定要这样吗?

“阿离,大周和东秦,不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事情,是我夫妻同你东秦皇族之间的事,若有朝一日战场相逢,我不会手软。”

她低着头,明净的眸子敛尽的无尽的哀伤,她不会忘记是自己说要当朋友的,不会忘记这男人的。

正要走,轩辕离歌突然笑了,“紫晴,可是,我办得到呀。”

紫晴戛然止步,猛地回头,可惜,那紫衣银发,清瘦得似病弱的身影早已远远退去,远得彼此都看不到眼底的哀伤。

他办得到?他如何办到?

《毒宠佣兵王妃》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随机推荐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