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爱情故事大全 >> 名人爱情 >> 正文

冯小刚、徐帆夫妇磕磕碰碰吹响婚姻集结号

2010-11-29 来源:网络整理 网摘加载中...

   2007年12月底,著名导演冯小刚的电影《集结号》在全国热映。与此同时,有关徐帆和冯小刚即将离婚的消息也传得沸沸扬扬。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徐帆,徐帆感慨地对记者说:“婚姻和爱情一样,起伏不定,会有高潮和低谷。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我和冯小刚也遇到了,但我们走了过来。我的父母六十多岁了,但现在他们还手牵手出去散步,非常恩爱!我父母对我的影响很大,他们让我明白,感情是可以持续一辈子的,关键在于你是不是想让感情持续一辈子。如果你持怀疑态度,变数就大了。只要不放弃,爱到白头偕老是可以做到的……”

        零距离接触:千差万别碰出一地鸡毛

        1999年9月19日,相恋六年的徐帆和冯小刚幸福地结为夫妻。从马拉松式的恋爱一下子变成了亲密无间的夫妻,徐帆和冯小刚在甜蜜之余吃惊地发现:原来他们之间竟有那么多不同的地方。

        徐帆喜欢安静,和朋友在一起她喜欢一对一地交流。冯小刚却正好相反,朋友越多他越兴奋,如果面对某一个人,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徐帆只要不在外面拍戏,就呆在家里,她可以十多天不出门,甚至不下楼。但冯小刚却坐不住,喜欢到外面和朋友一起玩,不到睡觉的时间很少回家。徐帆纳闷地说:“以前恋爱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这些?”冯小刚嘿嘿地笑着说:“恋爱的时候,谁不装啊?人家都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我不顺着你,能俘虏你吗?”

        出生成长于武汉的徐帆,父母都是楚剧演员,徐帆11岁就进入戏校,专攻青衣和花旦。后来徐帆虽然离开了戏剧舞台,但她对戏剧情有独钟。在家里偶尔有空闲,徐帆喜欢甩着长长的水袖,在客厅里跟着伴奏带咿咿呀呀地吟唱。唱完一段,徐帆高兴地问冯小刚:“怎么样?我唱得好吗?”冯小刚认真地说:“唱得不错,如泣如诉。”说完忍不住笑起来,“邻居要是听到,还以为我是地主恶霸,你在我这里受尽委屈,才唱得这么哀怨凄惨……”

        终于在北京有了自己的家,徐帆对家充满了感情,只要不外出拍戏,她每天清晨很早起床,把家里打扫得纤尘不染。冯小刚喜欢熬夜,临近中午才伸着懒腰起床。徐帆见被子乱七八糟地堆在床上,喜欢整洁的她急忙去叠被子。随后她又把冯小刚洗脸时溅到地上的水擦干净。“下次洗脸时,动作小一些,要不你洗一次脸我就要再擦一次地板。”冯小刚笑着说:“有必要这么干净吗?”“干净还不好啊?这是优点。”徐帆笑眯眯地说。

        冯小刚起床后喜欢抽支烟,坐到沙发上看一会新闻再吃饭。冯小刚一边看新闻一边抽烟,不经意间把烟灰弹到了烟灰缸外面,徐帆赶紧过去帮他清理。冯小刚起身后,沙发上的座垫歪歪扭扭的,徐帆又跑过去把座垫抻平摆好。见徐帆老跟在他身后忙个不停,冯小刚浑身不自在地说:“在自己家里还要这么讲究,你至于吗?” 徐帆理直气壮地说:“正因为是自己的家,才要更讲究爱惜呢!”冯小刚无可奈何地说:“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我习惯了,恐怕一时半会儿很难改过来。”

        徐帆很会烧菜,吃饭时,她精心烹制了四菜一汤,色香味俱全。见冯小刚吃得很欢,徐帆高兴地问:“怎么样?好吃吗?”冯小刚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你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徐帆说:“当然听真话!”冯小刚说:“那我说出来,你别生气。你做的菜味道太浓,跟吃炸药似的,受不了!”见徐帆有些不高兴,冯小刚又急忙说:“瞧我这张嘴,真是该打,吃了你做的菜,还敢说不好……”冯小刚夸张的表情把徐帆逗乐了:“你说你喜欢吃什么,以后做给你吃。”冯小刚随意地说: “我很简单,烧个醋熘白菜,清炒土豆丝,我都喜欢吃。别只顾我啊,你喜欢吃什么?”徐帆苦着脸说:“你也知道我是武汉人,无辣不欢!吃那些清淡的,跟吃木头似的难以下咽。”冯小刚为难地说:“这可难了,口味差那么远!”

        徐帆经常在外面拍戏很忙,每次从外地拍戏回家,不管多累她都要把家里先打扫一遍,再出去买一些鲜花回来,焚上一炷檀香,屋子里顿时香气宜人。冯小刚一进屋,就和徐帆开玩笑说:“徐老师营造的氛围不适合冯小刚导演啊!”徐帆惊讶地问:“不适合你适合谁呀?”冯小刚笑了:“适合赵宝刚导演,写一些风花雪月的剧本。”

        结婚的头几年里,他们时常会为一些生活琐事争吵,但徐帆的较真一遇到冯小刚的京式幽默,马上就笑声一片,矛盾迎刃而解。

        家长里短,恩爱夫妻成“倦属”乍现危机

        冯小刚喜欢在夜晚写点东西。他思考的时候,一边抽烟一边咬手指。徐帆看得心疼,觉得这个习惯既不卫生又不雅观,就不让他咬手指。冯小刚无奈地说:“我这都是很多年的习惯了,要改恐怕很难!”徐帆说:“再难也要改呀,把手指咬变形了,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再说,手指多脏呀,干吗要咬它?”冯小刚看着徐帆哭笑不得:“行,我改。但是我思考的时候,你别来打扰我好吗?”

        后来,这样不大不小的矛盾又发生了不少,一番争执后,两人虽是相安无事,可心里总觉得有些疙瘩。

        一天,冯小刚在拍一部电影,晚上回到家里,他累得倒头便睡。徐帆体贴地把洗澡水放好,喊冯小刚起床洗澡,冯小刚昏昏沉沉地说:“我太累了,求你别让我洗了。”徐帆说:“不洗澡也行,至少得洗洗头和脚,换换内衣。”冯小刚生气地说:“你就别让我洗头了,我最讨厌洗头。”徐帆像哄孩子一样耐心地说:“那我帮你洗头,这总行了吧?”

        冯小刚迷迷糊糊地跟徐帆到洗手间,徐帆一边细致地帮他洗头,一边问他:“你说实话,这会儿心里是不是特恨我?”冯小刚说:“我恨洗头。”徐帆说:“我是问你恨不恨我。”冯小刚说:“打死也不说。”徐帆停下了手:“那就是恨我了?”

        冯小刚抬起头来:“过去是我妈老揪着我洗头,现在轮到你了。在你和我妈两代妇女的轮番管制下,我别想有好日子过……”徐帆说:“那你为什么还娶我?”冯小刚一时嘴快地说:“不知道。一时糊涂呗。”徐帆看着冯小刚,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眼泪顿时涌出眼眶:“既然是一时糊涂,那你就清醒过来吧,我们离婚。”

        听徐帆说离婚,冯小刚急了:“你这是小孩过家家呢,说离就离啊?”见徐帆不说话,冯小刚又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怕麻烦替我洗头。可是我真的不喜欢洗头。你为什么非要这样,自己费神费力,还让我不高兴!”

        徐帆说:“我就是爱干净,我不想让你活得灰头土脸,像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光棍汉。你如果觉得烦,那就离婚吧。你自在了,我也解脱了。”

        见徐帆真的生气了,冯小刚退让说:“这样吧,我们谈了六年的恋爱才结婚,即使要离婚,就等结婚六年后再离吧?”

        徐帆瞪大了眼睛:“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我看是真的,干吗等到六年以后,现在就离吧。”说完,她扔下头上满是泡沫的冯小刚,自己回卧室了。

        徐帆和冯小刚开始了冷战。冯小刚回到家,徐帆不叫他吃饭,也不管他洗不洗澡。没有了徐帆的管束,冯小刚看书写文章时又开始咬手指了。冯小刚也觉察到了徐帆的冷淡态度,但他觉得,与其每天都为一些琐事争吵,还不如这样安安静静地过日子。于是,他也没有向妻子表示和解,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心里满不是滋味的徐帆,出来进去的,对冯小刚没有个好脸色。

        不久,冯小刚和徐帆应邀参加在纽约举办的中国电影周。白天,他们在媒体面前手牵着手,笑着面对大家,可到了晚上,两个人各自睡下,谁也不理谁。冯小刚觉得自己没错,徐帆也觉得自己有理,谁也不肯先说一句软话。

        一天夜晚,冯小刚从梦中惊醒,他的心脏扑腾狂跳,胸口憋闷得透不过气来。冯小刚在拍摄《大腕》时因劳累过度患上了心脏病,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无论去哪里都带着速效救心丸。过去几年了,冯小刚以为自己的心脏病已经彻底康复了,所以没带救心丸。

        本来还对徐帆有些冷淡的冯小刚紧张地对妻子说:“完了,怎么办,我可能要死了!”

        见冯小刚真的犯病了,徐帆把所有的怨气都抛到了脑后。为了转移冯小刚的注意力,不让他过度紧张,徐帆把冯小刚揽在怀里,和他一起回忆过去恋爱时的点点滴滴。在徐帆的温柔抚慰下,冯小刚渐渐平静下来,后来在徐帆的怀抱里酣然入睡。徐帆悬着的一颗心才缓缓平静下来。见睡梦中的冯小刚脸上还带着孩子一样无助的表情,徐帆心里涌起一阵怜惜。她轻轻抚摸着冯小刚的头发,喃喃地对自己说:“这个男人是你最亲近的人,他把自己的软弱缺点都暴露在你的面前,你还跟他计较什么?还有什么坎迈不过去呢?”

        第二天清晨,冯小刚醒来时,还紧紧地攥着徐帆的手。想起昨天夜晚,自己像抓救命稻草一样紧抓住妻子的手,冯小刚有些不好意思。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一声叹息》里的经典台词。徐帆调皮地望着冯小刚:“现在再摸我的手,看有没有感觉。”冯小刚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有感觉。”徐帆笑着追问:“什么感觉?”冯小刚认真地说:“温暖,安全,踏实。”

        冯小刚拉开窗帘,揽着徐帆一起俯瞰第五大道的时代广场。冯小刚感叹说:“生死关头,才能体会谁是最值得我爱的人。”

        冯小刚感慨地对徐帆说:“娶了你,我三生有幸!”徐帆故意和他开玩笑:“你不是说是因为糊涂才娶我吗?”冯小刚尴尬地笑着说:“这事儿以后咱就别再提了吧!”

再爱一次,让我们一起白头偕老

        走过了这次危机,冯小刚和徐帆的心贴得更近了。

        以前冯小刚专注于自己的作品,对徐帆的作品不太在意。冯小刚在网上订购了徐帆主演的所有电视剧的光盘,每天晚上再忙也要抽出时间看几集。徐帆和他开玩笑说:“有必要这么认真吗?”冯小刚说:“还记得有次你拍完戏时对我说的话吗?你说拍一部戏,你整个人都掏空了,所以我一定要认真看看。”

        几年前自己说过的一句话,居然被他记到现在,徐帆心里一热,忍不住夸他:“你居然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冯小刚又恢复了他以往的幽默:“我是外松内紧,粗心那是对别人。”

        2006年5月,徐帆在大连旅顺口拍摄电视剧《错爱》。在这部戏中,徐帆和男主角有一些亲热戏。这些亲热戏集中在一天拍摄。开拍的前一天,导演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徐帆:“明天冯小刚不会碰巧来探班吧?万一被冯小刚看到,发起脾气来,不让你拍下面的戏,我们就惨了。”徐帆笑着说:“不会的。我们都老夫老妻了,他又那么忙,探什么班呀?”

        第二天清晨,徐帆要拍的第一场戏是男演员侯传皋抱着她从屋子里冲出来往外面跑。抱起徐帆之前,侯传皋有些不好意思。导演一喊开始,侯传皋鼓足勇气抱起徐帆往外面冲,刚跑到院子外面,就撞上从车里下来的冯小刚。侯传皋低声对徐帆说:“我一抱你他就来了,真会踩点!这戏没法拍了。”在侯传皋怀里的徐帆没看到冯小刚,她问:“谁呀?”冯小刚高声回答说:“我,冯小刚。”

        看到从天而降的冯小刚,徐帆也大吃一惊,忍不住说:“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冯小刚说:“我怎么不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