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神话故事大全 >> 其他神话 >> 正文

懒神造山

2010-12-14 来源:网络整理 网摘加载中...

出处——巴拿马

    大家一定知道拉丁美洲吧?拉丁美洲在遥远的西半球。它东临大西洋,西临太平洋,北起北纬三十多度处的墨西哥,南至南纬五十多度处的阿根廷,纵贯南北回归线和赤道。东西不阔而南北狭长。有人说,地球上陆地的形状,好似有人从北极倒下一盆稠稠的粥,地球转呀,转呀,这粥向南淌呀,淌呀,分布得不均匀,不规则,却一直向南奔去。结果,就形成了一块块北边阔、南边尖的倒三角状的陆地。用这种理论来形容拉丁美洲,是最形象不过了。  

    拉丁美洲有世界上最长的亚马逊河和最大的冲积平原,有著名的安第斯山脉,还有许许多多火山。这儿仅活火山就有九十多座,世界上最高的活火山图彭加托火山,就坐落在拉丁美洲南部的阿根廷境内。拉丁美洲不但火山经常爆发,蔚为壮观,还时常有地震发生,是世界上地震最频繁的地区之一。这一切,加上茂密的森林、咆哮的长河、变幻无常的大海,使得拉丁美洲充满了神秘色彩。这里至今还有许多无法解释的自然现像之迹在困惑着科学家们,远古时代的人类就更觉得大自然神秘不可测了。于是,他们用充满瑰丽想像的神话,解释自然,在想像中征服自 然。下面的故事,就是居住在这块土地上的巴拿马土著印第安库纳族人的一则神话。

    在久远的世界初创时期,世上的一切都还十分简陋、原始。 那时,只有天,没有地,大海像横冲直撞的野马,满世界乱逛。 众神之父、太阳神奥瓦从水底捞出砂石,铺成坚硬的大地,让它承起万物;又在月圆时砍来千年古藤,做成千万条拴住大海的带子,不许它再乱冲乱跑。干完这一切之后,奥瓦看着平坦的大地和蔚蓝的、平静的海洋,满意地说:

   “嗯,地有了,大海也安静了,我该休息休息了。你———” 他命令自己的大儿子,“去做地上的神,让你的后代在大地上定居,他们的名字叫做 ‘印第安人’,靠耕种和渔猎为生。你———”他转向二儿子,“去做水里的神,你的后代要生活在水里。你要留神系好大海的带子,别让海水跑到陆地上去。”

    两个儿子领命而去,奥瓦把最年幼的三儿子奥洛几图尔留下,在天宫里过起悠闲的日子。

    大儿子的后代在大地上耕作渔猎,他们种庄稼,猎野兽,盖起房屋,筑起宫殿,生活得很幸福。二儿子在大海里繁衍了许多鱼、虾和贝类,供人们捕捉。他还经常运送人们从这里到那里,人们十分感激他。

    可是,二儿子是个粗心大意的家伙,他常常忘记照看系住在海的带子,海水冲呀,荡呀,带子慢慢给挣松了,挣脱了,就掀起滔天巨浪,跑到平原上奔腾咆哮。人们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一 切,都转眼之间给卷入大海,无影无踪了。许多人被卷入大海,又成了鱼虾口中的美味。几天之后,当水神想起照看系住大海的带子时,风浪才会平息下来,海水才像被一位大力神重重地甩回大海似的,乖乖地安静下来。

    奥瓦的二儿子实在是太粗心、太贪玩了,所以海水冲上陆地的事情时有发生。人们恐惧至极,想不出制止海水泛滥的办法,只好祈求天父奥瓦拯救他们。他们长跪在地,向上天发出悲哀的祈祷。
    天宫里的奥瓦听到了人们的祈求,十分生气。他把二儿子叫回天上,严厉惩罚了他。他命令二儿子要忠于职守,绝不允许海水再出现在大地上。二儿子唯唯诺诺地答应着,回大海去了。果然,大海和大地安宁了许多日子。

    可是,水神的马虎大意真是不可救药。他倒是小心得多了,却照看了东边,忘记了西边,照看了南边,忘记了北边。海水还是不时或多或少地冲上陆地,人们的苦难还是没有消除。人们又 在向他们的祖先太阳之神奥瓦哭诉了,请求奥瓦拯救他们。奥瓦明白,必须有神去帮助人类挡住海水才行。
    奥瓦决定让小儿子奥洛几图尔去完成这项工作。他叫来奥洛几图尔,对他说:  
 
  “你的两个哥哥都下凡去了,也尽力按照我的旨意行事。现在,大地上需要一位神 去拯救人类,我希望你也像你的哥哥一样,到人间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奥洛几图尔在天上生活得很舒适,不愿到大地上去拯救什么人类。他满脸不高兴,问父亲,“我到大地上去干什么呢?”   
  
    奥瓦向他讲述了大地上发生的事情和人类的祈祷,告诉他说:   
  
  “你要做的事,仅仅是使大地的边缘变得高耸,挡住海水的威胁而已。” 
  
  “好吧!” 奥洛几图尔答应了,心里却还不清楚该怎样使大地的边缘高耸。把它的边缘卷起来吗?怎样卷呢?

    第二天早晨,他起床之后,就想起了父亲交给他的任务,心情立刻变得不那么愉快了。可是,当他透过粉红色的朝霞向下界张望的时候,不禁又笑起来了:

  “父亲真是多虑。海那样温柔,那么平静,对人类会有什么威胁呢?一定是二哥把拴住大海的带子重新系牢了。地上的人们真是太胆小了,况且,光秃秃的大地实在乏味。我没有什么必要匆匆忙忙下凡去了,明天再说吧!” 他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走开了。
    第二天,第三天,天气晴朗,大海平静。好几天过去了,什么灾难也没发生,奥洛几图尔也一直呆在天上。他已经完全放了心,到后来,连看都懒得看下界一眼了。他对自己说:
  “我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办法。找到了,我自然立即下到人间去的。”

    就这样,奥洛几图尔一天天拖延,拖延,直到有一天,被父亲叫到面前:

   “为什么大地还像从前一样平坦?为什么大海的吼叫仍然使人们恐惧万分?你为什么留在天堂里迟迟不去人间?”
    奥洛几图尔立在父亲面前,内疚使他抬不起头来,父亲怒气冲冲,他的心怦怦乱跳。他说:

   “请息怒,父亲大人。求您原谅我辜负了您的器重和期望。可是,我确实一直记着您的吩咐,在寻找制服大海和帮助人类的最好办法。只是,至今还没有找到。”

    听他这样说,奥瓦的怒气平息了。他嘱咐儿子尽快想出办法,到下界去阻挡海水,就离开了。

    奥洛几图尔来到人间,降落在海边黑色的大礁石上。他发现,大海并不像他在天上望见的那么平静、那样温柔。它简直是一个龇牙咧嘴的猛兽,不断地向海岸跃动,总想挣脱系住它的带子,肆虐一番。

    奥洛几图尔在岸边来来回回踱步,不知道该怎样阻止海水扑上大地。他想啊,想啊,想得头都有些疼起来了,终于想出了一个聪明的主意:

   “在大海边竖起一些比海浪还高的大石头,堆成高大的山脉,海水不就上不来了么?”

    奥洛几图尔笑起来了:自己毕竟比人类聪明得多。

    可是,竖巨石、堆大山是件很费气力的活儿。奥洛几图尔一想到要在烈日下运巨石,要汗流浃背,要受海风的戏弄……就发起愁来。唉!他实在是讨厌这些海啦、陆地啦、人类的安危啦,种种令人烦恼的事儿。天上的生活多么美好啊!他虽然才离开那里一小会儿,却觉得已经离开天堂很久了,突然强烈地怀恋起天上的生活。他立刻忘记了自己到大地上来的目的是什么,怀着迫不及待心情,飞回天上去了。
    第二天,奥洛几图尔想起该做的事情,想起父亲的怒气,一阵不安涌过心头。他决定到人间去造大山了———惹父亲发怒可不是好玩儿的。他恋恋不舍地、深深地望了自己的宫殿最后一眼,来到云端,准备下降。可是———大海多么平静啊!从遥远的天上望下去,看不见岸边腾起的浪峰,听不到大海发出的威胁的咆哮,一切似乎都很安详、美好。奥洛几图尔又笑了:
  “我可以过些日子再下去,现在急什么呢?休息几天,攒攒劲头,再下去不迟。”
 
    他想像着烈日下堆大山的辛苦,觉得很不舒服,赶紧回宫休息去了。  
 
    又是几天过去了,奥洛几图尔在天上过得很愉快、很舒适,他几乎忘记了堆大山的事。   
  
    奥瓦有点儿不放心,想看看儿子的工作进展得如何,就再次向下界望去。他发现大地仍然是平平坦坦的,大海则发出越来越可怕的咆哮。他明白了,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并没有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他还滞留在天上偷懒。   
  
    奥瓦十分生气,叫来奥洛几图尔,厉声责备他,问他为什么至今还不到人间去。 
  
  “我下去过。” 奥洛几图尔垂着头,恭恭敬敬地站在父亲面前,向父亲解释他在大地上堆山脉的设想。当然,他没有说自己的懒惰,更没有说出因此而产生的烦恼。奥瓦听着儿子巧妙的辩解,渐渐消了气,又一次原谅了他。

  “你必须在必要的地方造出山脉!” 他命令奥洛几图尔,“听着,一定要快,系海的带子已经弛了,水神却在遥远的大洋里嬉戏。要阻止一次更大的灾难,只有靠你了!” 奥瓦停了停,望着羞愧的儿子,语重心长地说:

  “你已经长成大人,不再是孩子了。记住,要尽你的一切力量去帮助人类。去吧,孩子。”

    父亲起身离去了。奥洛几图尔责怪自己的疏忽和懒惰,发誓一定要完成造山的业绩。他决定第二天一早就到下界去。
    第二天又是个晴朗的艳阳天,粉红色的朝霞、雪白的流云围绕着天宫,像在奥洛几图尔的窗外垂下一层层美玉的轻纱,映得宫殿金碧辉粕。奥洛几图尔太熟悉这美丽的景色了。他叹了一口气,俯在窗前,向下界望去———这次,首先从哪儿运岩石堆大山呢?

    这一望,不禁令他喜出望外:大海多平静啊,像是沉睡在甜美的梦里;大地上看不到人类的影子,他们离大海远着呢!天上不但没有预示风暴的乌云,连白云也不见,只是偶尔飘过几缕轻柔的云丝。“啊!太好了!” 奥洛几图尔又一次笑起来,“看样子,堆大山的事并不像父亲说的那样急迫。过几天再说吧,等乌云聚集了,大海动荡了,我自然会赶快去堆山的,到时候我会尽力的呀!”

    这样想着,奥洛几图尔又回到他的宫里休息去了。

    奥瓦还是不放心。几天之后,他拨开云层向下界张望,看到大海动荡得越来越厉害了。清流蔚蓝的海水变成深不可测的暗蓝色,一排排大浪无声地推挤着,层层叠叠赶向大地———暴风雨和海啸就要来到!可是,奥洛几图尔造的大山在哪儿?大地平坦得如同一块展开的绿毯,毫无遮拦地摆在将要吞没一切的大海面前。人们的祈求声夹杂着恐怖的哀哭,隐隐约约传到天上来,人类预感到了即在眼前的灭顶之灾。
    奥瓦焦急、愤怒。他把儿子叫来,一言未发,用力抓起他,重重地摔到大地上去。云层被撕裂了,地面被砸开了,奥洛几图尔被摔到深深的地壳底下。大地又在他头顶合拢,他被关闭在永久的黑暗中。

    奥洛几图尔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这个漆黑一片、令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