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民间鬼故事 >> 正文

现代真实灵异事件薄:宅异

2011-1-19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宏是我初中时候的校友,比我低一级。本来我们是没有任何交集的,有次体育课,两个班级碰一起,于是两个班级的人就共用一个场地。我羽毛球打的还不错,班里的女生没几个是我的对手,再加上我打起来很猛,一般女生不是我的对手,没打几个球,人家就跑的气喘吁吁了,于是她们都打乒乓去了。我只好独自坐在边上休息。这时宏走过来说,我刚才看你打的很用劲,女生吃不消的,这样吧,我们来几个回合怎么样?有人陪我玩,我自然开心不已。

  几个回合下来,我们谁也没分出高低。不过两人感觉像久违的朋友一样,很合得来。于是就留下各自的姓名和qq号码再联系。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宏和我住同一个小区,哈哈~~他们家就在我家后面的其中一排房子里,真是太巧了,有时候不得不相信缘分这个词啊!我问他,你家和我家这么近,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啊!呵呵,一点都不面熟。宏尴尬的笑笑:我们刚搬来几个月。难怪……对于他异样的神情,我并没有多做怀疑。

  此后,我们并没有在学校经常碰面,初三的生活也是很紧张的。某次,我在家里附近的球场打球,看到很多人扛着一把椅子,上面躺着一个昏沉沉的人,那群人的神情很焦急。他们的样子引起很多人侧目,包括我。一向好奇心严重的人,自然走上前看个究竟。他们把椅子上的那女人抬到附近的医院后,我看到了宏。虽然住的近,却很少看到他,这时看到他自然上前打个招呼。我以为宏也是凑热闹就取笑他,原来你也这么八卦啊!他无奈的说,我妈病了。我一惊,“刚才那女人是你妈?”宏点点头。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说,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其实我一紧张就容易胡言乱语,说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这样说。

  这时,宏的父亲从医院走出来把宏叫走了。我也回家了。中考很快就结束了,我想好好玩玩,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宏,顺便我也想问问他母亲身体好了没有。于是凭着宏之前和我说过地址的记忆,我找上门去。一到他家门口,我就呆住了。怎么说呢?一个字,怪。当然我不是风水先生,我觉得怪是他们家的门上挂满了东西,有黄色的符、镜子、铜钱、还有一些我说不出名堂的东西。

  这……我没走错吧!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是这个地址呀。不管了,三七二十一,先问了再说,不是的话,立马就闪人。按响了门铃后,过了好一会才有开门的声音,我觉得自己的心都快提到喉咙口了,觉得住这样房子的人要么是什么算命婆子,要么就是狐狸精变身的。一紧张,脑袋就乱糟糟的。门开了,是一个中年妇女,骨瘦如形,脸上不满细细的皱纹,两只眼睛深深的陷在眼窝里,看起来一点精神气都没有。这么面熟?想起了,她就是躺在椅子上的那个女人啊,那她就是宏的母亲咯!我连忙打个招呼,然后说:请问这是宏的家吗?他母亲一听是找儿子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笑容,不过由于她的脸看起来很诡异的感觉,这丝笑容让我觉得阴冷极了。

  她连忙说:在。于是请我进去坐坐。一进她家,我发现原来他家不只门怪异,连里面也一样怪。红红的窗帘布,红的沙发套,一眼看去,红色一片,感觉自己向走进了动物内脏一样,暗红的颜色真让人压抑。宏的母亲叫了一声儿子的名字便进自己房间了。宏出来看到我,很是诧异,看的出也很开心。宏看出我别扭的样子就提议,外面天气很好,出去逛逛吧!宏告知他母亲后,便和我一同出门了

  看着外面的天空感觉真是神清气爽,真不敢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样布置的家。我毫不迟疑的向宏告知我的疑惑,宏听了还是微微一笑,然后开始述说他从未对人言启的事情。

  搬进这个小区以前,宏一家住在自己家的地基上建起来的房子。宏的母亲就是从住在那里以后开始生病的,生病以前经常半夜惊醒,然后指着墙壁说,那里有人。宏的父亲以为是小偷就把家找个遍,连人影也找不着。宏的母亲身体是越来越差,去医院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大问题,只说是气血不足,精神不好。没过几天,宏的母亲总要闹上一回,折腾的家里人精疲力竭。宏的外婆知道后,就找了个会看风水的来他家瞧瞧。那个高人说:这里风水不好,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这门前有一正对着的高建筑物,刚好对着这户人家的正门,这是墓碑的意思啊!估计已经有妖邪入侵了,没事才怪!要马上搬家。

  宏的父亲压根不信,他说那他怎么没事呢!这看风水的就是一骗吃骗喝的。没过几个月,宏的父亲就被车撞了,好在没生命危险。宏的母亲整天要么精神不振,要么就胡言乱语的说什么床地下有人、墙上有人。后来,有个远房老亲戚听说了他们家的事情,就对宏的父亲说,搬吧!有些事情本来没打算和你们说,怕招人骂,现在看来告诉你们还是为你们好。这地基刚刚要建房子的时候,我也来帮忙过。在建房子的时候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房子建不上去。宏的爷爷就请了个风水先生,风水先生一看说,这地底下可能埋在什么。于是大伙就挖呀挖,挖了七八米深,见一腐朽的棺角。当下,有人就说这房子还是别建了,不吉利。宏的爷爷不肯,他没钱再买一处新地,他要算命先生解决下。后来在算命先生的帮忙下,那口棺木又重新安葬,房子也建起来了,没过几年,宏的父亲当兵回来了,宏的爷爷就走了。那件事,知道的这几个人都避而不谈,宏的家里人反而不知道。

  然后,宏的父亲才另觅房子。可是宏的母亲身体还是不能完全康复,不过相较以前已经恢复学多了,宏家里的布置有些是经高人提点也许是自己的心里安慰,不管怎么说,能离开那不祥之地总算是好事。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