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两条狗

2011-1-21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让我来讲一个关于两条狗的故事。

  一条叫大黑,一条叫二黑。

  这两条狗不是兄弟,它们互相不认识,一条在城里,一条在乡下。只是因为它们都是狗,在本书中就把它们的故事放在了一起。

 

二黑的故事

  狐狸有仙风,黄鼠狼有鬼气,而狗通人性。

  猴子和人类算是近亲,它们可以惟妙惟肖地模仿人类的一举一动,那仅仅是表皮的技术,只有狗那静默的眼睛,才流露出一种和人类心灵上的通会。

  狗对人类的眼泪、微笑、手段、伎俩、创造、计划、恩爱、仇杀、语言、本性、私心、杂念……都了如指掌,洞若观火。

  你信不信,它甚至知道你的电脑密码。

  只是,由于形体的限制,狗无法心摹手追,于是,它保持着局外人和旁观者的姿态,冷冷地看戏。

  最初,陕南并没把二黑当人。

  乡下的狗不像城里的宠物那样娇惯。陕南从来不管它,饿了它自己去找食,冷了它就钻进干柴里,反正死不了。

  陕南和它建立起感情,是在一年前。

  那时候,陕南要搬家,搬到几十里外的一个村子。他不想带上这条狗,就把它卖到了镇上金贵开的狗肉馆,换来了几张脏巴巴的票子。

  那天晚上,它就应该变成桌子上香喷喷的狗肉了,可是,陕南却听到了它熟悉的叫声。

  他和老婆都吓了一跳。

  他撩开窗帘望出去,见二黑趴在黑糊糊的院子里,昂着脑袋,保持着随时都要出击的姿势,双眼闪着幽幽的亮光……

  二黑没死。鬼知道它怎么逃回来了。

  搬家那天,陕南又把它送给了本村的一个亲戚。他叮嘱那个亲戚说:“你要是不想养它,就卖几个钱———除了金贵的狗肉馆,卖给谁都行。”

  他搬到另一个村子的第三天,半夜时听见窗外有动静。

  他打开灯,朝外一看,竟然是二黑!

  它一边“哧啦哧啦”挠窗子,一边“呜咿呜咿”地叫———它竟然闻着气味找到了主人!

  从此,陕南不想再赶它了,对它好起来,经常甩给它几根骨头吃。

  说来也怪,自从搬了家之后,陕南的身体就出了毛病———白天浑身无力,夜里噩梦连连。

  他是个庄稼人,没有充沛的体力不行。

  村里的老中医给他开了几包药,老婆天天晚上给他熬,喝了一段时间,没效果。

  于是,老婆给他请来了巫师。

  巫师一进门,把房子的四个角都看了看,当即指出:“这房子盖在了死人的脑瓜骨上,得驱邪。”

  陕南问:“怎么驱?”

  巫师说:“要用四盅黑狗的血,分别洒在房子的四角。”

  二黑就是一条黑狗。当时,它就趴在屋里的地上,一双狗眼直直地看着巫师,不知道它有没有听懂。

  巫师又说:“记两点———第一,必须是活狗的血。第二,必须是四条腿放的血,每条腿一盅,不能混淆。”

  陕南糊涂了。虽然他没文化,但是他总知道血是循环的———为什么非要从四条腿放呢?

  他向巫师请教。

  巫师有些不满地说:“这个不是你该知道的。”然后,他掸掸袖子就朝外走了。

  二黑突然窜起来,张开血盆大口扑向了巫师的裆部。

  它一声都没叫。

  巫医慌乱地伸手保卫小兄弟,二黑叼住了他的手。

  一声惨叫。

  老婆急忙冲过去,狠狠把狗踢开。

  在巫师一溜小跑到诊所打狂犬疫苗的时候,陕南家已经开始放二黑的血了。

  四个壮汉,把二黑关在屋里,然后开始围捕它。

  陕南和老婆站在屋外。

  老婆是不敢看,陕南是不忍看———二黑跟他几年了,一直忠心耿耿地看宅护院。被遗弃之后,它固执地寻找这个家,追赶这个家……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场!

  二黑不是那么好惹的。

  它撞碎了暖瓶,撞翻了桌椅,咬伤了一个对手,挠伤了三个对手……

  最后,它终于被拿下了。

  于是,惨绝人寰的一幕发生了:四个壮汉用菜刀齐刷刷剁下了二黑的四只爪子。

  四盅黑狗血洒在了四个屋角。

  二黑在地上抽搐着,哀号着。

  那四只爪子在二黑身旁微微颤动。

  陕南进了屋,看了二黑一眼,急忙把脸别过去,说:“快把它杀了吧。”

  一个壮汉说:“不如趁它还活着,把它卖到狗肉馆。”

  陕南挥挥手:“你们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四个壮汉把二黑装进袋子里,扔上四轮车,去镇里了。

  陕南捡起那四只爪子,出了门,扔到了村外的野地里。

  陕南的病没有好,反而更重了。夜里,他“哗哗”地冒虚汗,像洗澡一样水淋淋。

  一个噩梦反复引他入彀:

  黑夜,他走在村外的那片野地里。

  好像有个东西在背后跟着他,他清晰地听见它在草上行走的声音。

  他转身看了一眼,不由大惊失色———草上有四只爪子,在慢腾腾地挪动!

  冷汗一下就涌出来。

  这时候,他已经不知道,它对自己穷追不舍,是忠实,还是报复。

  他转过身,拼命地跑……

  陕南一天比一天虚弱。

  中医看了,西医看了,都赶不走他脑海中的那四只爪子。

  这天晚上,老婆下地干活还没有回来,陕南一个人来到村外,来到了梦中的那片永远跑不出去的野地,想看看那四只爪子还在不在。

  天色已暗,月亮还没有升出来。

  突然,他从现实跌进了噩梦中:

  二黑又出现了。

  它移动着四条没有爪子的腿,歪歪扭扭地朝前走,姿势极其古怪。

  那四只爪子还扔在草上,已经露出了白惨惨的骨头。

  二黑走近它们,趴下来,像个没有手的残疾人一样,用两条前腿的前端夹起那白惨惨的骨头,贪婪地啃起来。

  它一边啃还一边四下观望着,生怕别的狗跑过来争抢。

 

大黑的故事

  大黑名不符实。

  你要是见了大黑会哑然失笑———因为大黑是一条很小很小的狗,只有板凳那么大,而且全身雪白。

  它的眉毛很长,挡住了眼睛。

  它的主人是个离异女人,叫仇丽。她老公就是因为这条狗,一纸诉状把她告上了法庭,提出离婚。

  他向法官陈述的理由很古怪:仇丽爱大黑超过了爱自己。对此,他无法忍受。

  他是一个感情细腻、追求完美的男人。在闹到法庭之前,关于狗的问题,他跟仇丽交涉过多少次,均无效果。

  法庭让他提供一些具体的事例,他说了三个。

  一:两周她和狗睡十三天,和老公睡一天。

  二:他们结婚两年,她为老公流过一次泪。她买了这条狗才一年,却至少为它流过六次泪。

  三:天天他给她做饭,天天她给它做饭。

  最后他对法官说:“我觉得这条狗是个不祥之物。”

  法庭调解无效,最后,仇丽选择了狗,她老公选择了房子。

  这是三天前的事情。

  仇丽新租的房子在郊区,挨着铁道。铁道那边是一大片草坪,很开阔,很整洁。

  晚上,仇丽领着大黑,想到那个草坪去玩。

  翻铁道的时候,正巧有一辆火车开过来。

  平时,大黑很乖顺。可是这一次,它却好像中了邪一样,不管仇丽怎么吆喝,它都不听,径直跑上了铁道,然后,回头看。

  它的眼珠挡在眉毛后。

  突然,仇丽好像也中了邪,眼睛一下瞪圆了,射出一种异常的光亮,嚎叫着朝狗扑过去……

  火车像一条巨大的虫子转眼就逼近了,愤怒的汽笛像什么怪叫。

  大黑不慌不乱,在火车撞过来的一刹那,纵身一跃,跳下了铁道,跑到很远的地方,回头看。

  仇丽躺在铁道上,两只脚被齐齐地斩断,鲜血喷出多远。

  大黑慢腾腾地走回来,站在了主人旁边。

  一阵风吹过,撩起了它的眉毛,第一次露出了那双眼珠。

  那是两个像石子一样的东西。

  接着,它走近了仇丽的两只脚。

  那两只脚血淋淋的,白惨惨的骨头露出来……

  狗和骨头对视了一会儿,终于啃起来。

  一个年轻女子舍身救狗……

  报纸不但报道了这件事,还搞了一个读者大讨论,很多市民都发了言。

  有人说,为了一条狗命,搭上一条人命,太不值了。

  有人说:现代社会,薄情寡义,这个女子让人感动。她也是爱护动物的典范。

  不久后,大黑得了狂犬病。

  这件事的恐怖在于———十八年前,仇丽还在小学二年级读书时,曾经被一条野狗咬伤,她的大腿上至今还有一块伤疤。

  由于当时条件限制,仇丽没有打狂犬疫苗。

  医生说:狂犬病的潜伏期最长可达二十年。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