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幻城

2011-9-12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第一部分 幻城

(1)

  很多年以后,我站在竖立着一块炼泅石的海岸,面朝大海,面朝我的王国,面朝臣服于我的子民,面朝凡世起伏的喧嚣,面朝天空的霰雪鸟,泪流满面。

  在黑色的风吹起的日子,在看到霰雪鸟破空悲鸣的日子,在红莲绽放樱花伤逝的日子里,在你抬头低头的笑容间,在千年万年时光的裂缝与罅隙中,我总是泪流满面.因为我总是意犹未尽地想起你.这是最残酷也最温柔的囚禁吗?

  我的名字叫卡索,我在雪雾森林中长大,陪伴我的是一个老得让人无法记得她的年龄的巫师,她让我叫她婆婆,可是她却叫我皇子,幻雪帝国的长子。和我一起长大的还有我的弟弟,他的名字叫樱空释。我们两个,是幻雪帝国仅存的两个幻术师。

  我的名字在幻术法典上的意思是黑色之城,而我弟弟的名字翻译出来是幻影。我们有不同的母亲和相同的父皇,幻雪帝国的老国王。我的父皇是幻雪帝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国王,在两百年前的圣战中瓦解了冰海对岸火族的几乎全部势力。而那一战也让我的王族受到近乎不可挽回的重创,我的三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在那场持续了十年的战役中死亡,于是家族中的幻术师就只剩下我和樱空释,而那场战役中死亡的巫师占星师和剑士更是不计其数。

  那场惊心动魄的战役成为所有人记忆中不可触碰的伤痕,而在我的记忆中,就只剩下漫天尖锐呼啸的冰凌和铺满整个大地的火种,天空是空旷而寒冷的白色,而大地则一片火光。我在宫殿里,在温暖的火炉旁,在雍容的千年雪狐的皮毛中,看到父皇冷峻的面容和母亲皱紧的眉头。每当外面传来阵亡的消息,我总会看见父皇魁梧的身躯有不经意的晃动,还有母亲簌簌落下的泪水。窗外的红色火焰,成为我童年记忆中最生动的画面。而画面的背景声音,是我的哥哥姐姐们绝望的呼喊,这种呼喊出现在我的梦境中,而且经久不灭,我挣扎着醒来,总会看见婆婆模糊而年老的面容,她用温暖而粗糙的手掌抚摩我的面颊,对我微笑,说,我的皇子,他们会在前方等你,你们总会相见。我问她,那么我也会死吗?她笑了,她说,卡索,你是未来的王,你怎么会死。

  那一年我99岁,还太小,连巫师的资格都没有取得,所以很多年以后的现在,我对那场圣战的记忆已经模糊不堪,而当我问婆婆的时候,她总是满脸微笑地对我说,我亲爱的皇子,等你成为了国王,你就会知道一切。而对于那场战役,我弟弟几乎完全没有记忆。每当我对他提到那场圣战的时候,他总是漫不经心地笑,笑容邪气可是又甜美如幼童,他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哥,这是天理,你不用难过。说完之后,他会靠过来,亲吻我的眉毛。

  我和释曾经流亡凡世三十年,那是在圣战结束之后。我记得在战役的最后,火族已经攻到我们冰族的刃雪城下,当时我看到火族精灵红色的头发和瞳仁,看到漫天弥漫的火光,看到无数的冰族巫师在火中融化,我记得我站在刃雪城高高的城楼上,风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灌满我的长袍。我问父皇,父皇,我们会被杀死吗?父皇没有回答,面容冷峻,高傲,最后他只是摇了摇头,动作缓慢可是神情坚定,如同雪神山上最坚固的冰。

  我和弟弟被四十个大巫师护送出城,我记得我在离开的时候一直望着身后不断远离不断缩小的刃雪城,突然间泪水就流了下来,当泪水流下来的时候,我听到一声尖锐的悲鸣划过幻雪帝国苍白的天空,我知道那是我姐姐的独角兽的叫声。我的弟弟裹紧雪狐的披风,他望着我,小声地问,哥,我们会被杀死吗?我望着他的眼睛,然后紧紧地抱住他,我对他说,不会,我们是世上最优秀最强大的神族。

  护送我和释的四十个大巫师全部阵亡在出城的途中,我在马车内不断看到火族精灵和巫师们的尸体横陈驿路两旁。其中,我看见了和我一起在雪雾森林中成长的笈筌,她是那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天生有着强大的灵力,可是她也死了,死在一块山崖上,一把红色的三棘剑贯穿她的胸膛,将她钉在了黑色的山崖上,风吹动着她银白色的长发和白色魔法袍,翩跹如同绝美的舞步。我记得马车经过山崖的时候她还没有闭上眼睛,我从她白色晶莹的瞳仁中听到她对我说话,她说,卡索,我亲爱的皇子,你要坚强地活下去。

  我记得最后一个倒下的巫师是克托,父皇的近护卫。我和弟弟从马车上下来,拉载我们的独角兽也倒下了,克托跪在地上,抚摩着我的脸,他指着前面的地平线对我说:卡索,我亲爱的皇子,前面就是凡世的入口,我不能再保护你了。他对我微笑,年轻而英俊的面容上落满雪花,我看到他胸口的剑伤处不断流出白色的血液,一滴一滴地掉在黑色的大地上铺展开来,他的目光开始涣散,他最后一直在呼唤我的名字,他说,卡索,卡索,未来的王,你要坚强地活下去,我亲爱的皇子,卡索……

  我抱着释站在大雪弥漫的大地上,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释用手捧着我的脸,他问我,哥,我们会被杀死吗?我望着释幼小的面容,我说,不会,释,哥哥会保护你,你会一直活下去,成为未来的王。

  已经是冬天了,幻雪帝国下了第一场雪。幻雪帝国的冬天会持续十年。而且在这十年里面每天都会下雪。我仰望着天空弥漫的大雪,想到雪雾森林,在雪雾森林里,永远也没有大雪,四季永远不分明,似乎永远是春末夏初,永远有夕阳般的暖色光芒在整个森林中缓缓穿行。

  天空传来一声飞鸟的鸣叫,我回过头,看到了樱花树下的释。樱花的枝叶已经全部凋零,剩下尖锐的枯枝刺破苍蓝色的天空,释的身影显得那么寂寞和孤单。他微笑地望着我,他的头发已经长到地面了,而我的头发才刚到脚踝,冰族幻术的灵力是用头发的长短来衡量的,所以,释应该有比我更强的幻术召唤能力。他从小就是个天赋很高的孩子。

  释望着我,笑容明亮而单纯,他说,哥,下雪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雪花纷纷扬扬地落满他的头发,他的肩膀,他年轻而英俊的面容,而我的身上却没有一片雪花。我问他,释,你为什么不用幻术屏蔽雪花?我抬手在他头上撑开屏障,他举起左手扣起无名指,轻轻化掉我的幻术,然后对我说,哥,你那么讨厌雪花掉在你的身上吗?他望着我,笑容里有隐忍的忧伤。然后他转身离开,望着他的背影,我的心里感到隐隐约约的难过,这就是整个幻雪帝国头发最长幻术最强的人,这就是惟一一个不用幻术屏蔽落雪的人,这就是我惟一的弟弟,这辈子我最心疼的人,樱空释。


(2)

  流亡在凡世的三十年,我还几乎没学会任何幻术,我只能把水变成各种各样小动物的冰雕造型,以此谋生。而且我们还要不停地走,躲避火族的追杀。有一次,一个人拿走了我所有的冰雕,可是没有给我钱,释挡在他前面,咬紧嘴唇,一句话也不说地望着他,那个人把释推倒在地上。于是我拿起一碗酒走到他前面,递给他,那个人狰狞地笑,他说,小王八蛋,你想用毒酒毒死我吗?于是我就拿着酒喝了一口,然后笑着对他说,原来你也那么怕死。那个人暴跳如雷,端过碗去一饮而尽,他说,我他妈的会怕你一个小杂种。然后他就死了。在他临死前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的时候,我对他说,你错了,我不是小杂种,我有最纯正的血统。

  我只是将那些流进他身体里的酒结成冰,结成一把三棘剑的形状,贯穿了他的胸膛。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杀人,也是我第一次发现凡人的血和我们的不一样,不是白色,而是炽热的鲜红色。我压抑着自己的恐惧,而当我望向释的时候,我不明白他的脸上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笑容,残酷而且邪气。不过那个笑容一晃即逝。

  在那个人倒下的时候,天空又开始下起鹅毛大雪,我抱着释,站在大雪中。释望着我,他说,哥,我们再也不会被别人杀死了,对吗?我说,对,释,没有人可以杀了你,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如果我死了,你就是未来的王。

  当我139岁的时候,我遇见了梨落,幻雪帝国最年轻也是最伟大的巫师。皇族的人在长到130岁的时候就会变成成年人的样子,所以当时我抱着还是小孩子模样的樱空释走在大雪纷飞的街道,每个人都以为我是释的父亲,没人知道我们是幻雪帝国仅剩的两个皇子。我还记得当梨落出现的时候,地面的大雪突然被卷起来,遮天蔽日,所有人都四散奔逃,只有我抱着释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我感觉不到任何杀气。雪花的尽头,梨落高高地站在独角兽上,大雪在她旁边如扬花般纷纷落下,她下马,走过来,跪在我面前,交叉双手,对我说,王,我来接您回去。

  那一个冬天是我在凡世的最后一个冬天,大雪如柳絮,柳是我在凡世最喜欢的植物,因为它的花,像极了刃雪城中纷纷扬扬的大雪,十年不断的大雪。

  七天之后,当我和释还有梨落站在刃雪城下,我突然泪流满面。离开家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孩子,而现在,我已经长成和我哥哥们一样英俊挺拔的皇子,幻雪帝国未来的王。新的城墙更加雄伟,我看到我的父皇和母亲还有所有的巫师和占星师站在城墙上望着我,他们对我微笑,我听到他们在喊我和释的名字。释抱着我的脖子问我,哥,我们回家了吗?我们不会被那些红色的人杀死了吗?我吻着释晶莹剔透的瞳仁,说,释,我们回家了。

  当城门缓缓开启的时候,我听到满朝的欢呼,欢呼声中,我牵起梨落的手,我说,我爱你,请当我的王妃。

  很多年以后我问梨落,我说,梨落,我在看见你七天之后就爱上了你,你呢?你什么时候爱上的我?梨落跪在我面前,抬起头来看我,她说,王,当我从独角兽上下来,跪在你面前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说完她对我微笑,白色的樱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落满她白色的头发,花粉落在她长长的睫毛上。梨落的白头发泛着微微的蓝色,而不是和我一样是纯正的银白色。因为梨落没有最纯正的血统,所以她只能成为最好的巫师,而无法成为幻术师。不过我一点也不在意。

  当我200岁的时候我对父皇说,父皇,请让我娶梨落为妻。当我说完的时候,整个宫殿中没有一个人的声音。在那之后一个月,幻雪帝国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雪,在那场大雪中,梨落就消失不见了。

  后来母后流着泪告诉了我一切。因为父皇不允许一个血统不纯正的人成为我的王妃。我的王妃,只能是深海宫里的人鱼。

  我记得我冲进父皇的寝宫的时候,他正端坐在高高的玄冰椅上,而我,用尽了我全部的幻术将他击败了。当他躺在地上而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他已经老了,我心中那个征战天下统令四方的父皇已经迟暮,那一刻,我难过地流下了眼泪,而父皇,也没再说什么。我的弟弟,樱空释,那时就站在旁边,抱着双手,冷眼看着这一切。最后,他笑了笑,转身离开。

  有人告诉我梨落去了凡世,有人说梨落被化掉了全身的巫术遣送去了幻雪神山,而星旧告诉我,其实梨落已经被葬在了冰海的深处。

  后来释问过我,他说,哥,你有想过去找她吗?

  找?也许她已经死了。

  只是也许。也许她还活着。

  不必了,找到了又怎么样,我终将成为幻雪帝国的王,而梨落,永远不可能是皇后。

  哥,你就那么喜欢当国王吗?难道你不可以和她一起走吗?

  你要我如何放得下父皇,母后,我的臣民,还有你,释。

  哥,如果我爱一个人,我可以为他舍弃一切。说完之后释转身离开,而我,一个人站在苍茫的大雪之下。我生平第一次没有用幻术屏蔽,于是,大雪落满了释和我的肩头。

  那天晚上,我梦到了梨落,就像星旧说的那样,她被埋葬在冰海的最深处,她微笑着对我说,王,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爱上了你。然后,梨落就一直呼唤我的名字,她说她在等我,她叫我卡索,卡索,卡索……

  她从独角兽上下来,轻移莲步,跪在我面前,双手交叉,她全身有着银白而微蓝的光芒,她仰起头对我说,王,我接您回家……

  星旧是刃雪城中最年轻也是最伟大的占星师,也是惟一一个替樱空释占过星之后而没有死掉的人。释成年之后,有着和我一样银白色的头发,可是里面,却有一缕一缕红色如火焰的头发。父皇叫过七个占星师替樱空释占星,前六个都在占星的过程中,突然暴毙,口吐鲜血而亡。星旧是第七个,我只记得他和释互相凝视了很久,然后两个人都露出了笑容,他们的笑容邪气而诡异。星旧占星完毕之后,走到我的面前,跪下,双手交叉,对我说,卡索,我年轻的王,我会用我全部的生命来确保你的安全。说完他转头看了看释,然后离开。他没有把占星的结果告诉任何人。

  只是很久之后他叫侍女给我一幅画,画中是一片海岸,岸上有块伫立的黑色岩石,岩石旁边,开满了红如火焰般的红莲,天空上,有一只盘旋的白色的大鸟。

  后来释在我的寝宫看到了这幅画,他的眼中突然大雪弥漫,没有说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不知从什么地方吹来的风,突然就灌满了释雪白的长袍。

  我拿着这幅画回到我阔别已久的雪雾森林。那些参天的古木依然有着遮天蔽日的绿阴,阳光从枝叶间碎片般地掉下来,掉进我白色晶莹的瞳孔里面。草地无边无际地温柔漫延,离离的野花一直烧到天边,森林中依然有美丽流淌的溪涧,溪涧旁边,有美丽的白鹿和一些小孩子,他们都有纯正的血统,有些是占星师,有些是巫师,只是,没有幻术师,幻术师已经长大了,带着一幅画回来。

  我站在婆婆的面前,望着她满是皱纹的脸,我说,婆婆,我是卡索。

  她走过来,举起手抚摩我的脸,她笑了,她说,王,你长大的样子和你父皇一样,英俊而挺拔。


(3)

  婆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幅画的意思?

  好的,我年轻的王。那片海岸,叫离岸,那块黑色的石头,叫炼泅石,幻雪帝国触犯禁忌的人就会被绑在那块石头上面,永世囚禁。

  婆婆,那么那只鸟呢?

  那是霰雪鸟,这种鸟总是在冬天结束春天开始的时候出现,因为它们的叫声,可以将冰雪融化。

  那么我在雪雾森林中为什么没看见过这种鸟?

  卡索,我年轻的王,因为雪雾森林里没有冬天,没有雪。

  婆婆,那么那些红莲呢?它们代表什么?

  卡索,我不知道,也许星旧可以告诉你,可是我不能,我老了。我只知道曾经有个很老的国王告诉过我,他说那种红莲,在火族精灵的大地上长开不败,它象征着绝望,破裂,不惜一切的爱。

  婆婆,我和释已经过了幻术师最高层的考验。

  是吗?卡索,成绩如何?剩下多少樱花?

  婆婆,没有,一片也没有剩下。

  我看见一个温暖的笑容在婆婆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一圈一圈晕染开来,像是美丽的涟漪。耳边传来那些小孩子清亮如风铃般的笑声,我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释的笑声了。

  落樱坡是幻雪神山下的一块圣地,漫山遍野长满白色的樱花,而且永远不会凋零,我和释在那里经过了最后的考验,成为最顶尖的幻术师。我们要做的是将地上的雪扬起来,用每片雪花击落每片樱花花瓣,然后用雪花替换樱花的位置。我记得那天父皇和母后还有释的母亲莲姬都格外开心,因为我和释创造了幻雪帝国历史上的奇迹,我们没有留下一片花瓣。不过惟一不同的是,当释的最后一片樱花瓣飘落到地上的时候,我还有很多的雪花飞舞在空中。

  离开雪雾森林的时候,婆婆一直送我到森林的边缘。我抱了抱她,发现她的身躯又佝偻了一点,只到我胸口。而以前,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总喜欢坐在她的膝盖上。

  婆婆,其实我一点也不想长大。

  卡索,你是未来的王,怎么可以不长大。

  婆婆,以前我以为王高高在上,拥有一切,可是现在我却发现,王惟一没有的,就是自由。而我,那么热爱自由。其实我很想走出这座城堡,走出大雪弥漫的王国。婆婆,其实凡世的三十年里我很快乐,我目睹凡人喧嚣而明亮的生活,有喜庆的节日和悲哀的葬礼,还有弟弟释,那三十年里我用生命保护他,觉得他就是我的天下。婆婆,你一直在森林里,你不知道,其实大雪落下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得寒冷,何况城堡中的雪,一落十年。

  说完之后我就离开了雪雾森林,当我跨进刃雪城的大门时,我听到身后传来婆婆飘渺的声音,她说,卡索,我年轻的王,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会汇聚,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请您耐心地等待……

  当梨落死后——我一直认为她是死了,葬身在冰海深处——

  我总是有一个重复的梦境,梦中我和释走在凡世一条冷清的街道上,漫天鹅毛大雪,释对我说,哥,我好冷,你抱抱我。我解开长袍抱紧释,然后听到前面有踩碎雪花的脚步声,然后我看见梨落。她走过来,交叉双手,对着还是个小孩子的我说,王,我带您回家。然后她就转身离开了,我想要追上去,可是却动不了,于是我眼睁睁地看着梨落消失在飞扬的雪花深处,不再回来。

  梦境的最后总会出现一个人,银白色的长发,英俊桀骜的面容,挺拔的身材,白衣如雪的幻术长袍,像极了父亲年轻时的样子,他走过来跪在我的面前,对我微笑,亲吻我的眉毛,他说,哥,如果你不想回家,就请不要回去,请你自由地……

  然后我就会突然感到寒冷,那个人总会问我,哥,你冷吗?我点点头,他就扣起左手的食指,然后念动咒语,我的身边就开满了如红莲般跳动的火焰,本来我对火族的火焰格外害怕,可是我感到真切的温暖,而当我抬头再看那个人的时候,他的面容就会模糊,然后渐渐弥散如雾气一样。

  从小我就是个沉默的孩子,除了释之外我不喜欢和别人说话,从雪雾森林中回来之后,我一直失眠。每个晚上我总是站在宫殿的房顶上,看月光在瓦片上舞蹈,听北面雪雾森林中静谧的呼吸声,然后一个人茫然地微笑,脸上有落寂的月光。

  我不想当国王,当我的哥哥们没有死的时候,我希望自己长大之后可以和释一起隐居到幻雪神山,我告诉过释我的这个愿望,我记得当时他的笑容格外灿烂,他说,哥,你要记得,你一定要记得。可是,当我的哥哥全部于圣战中死亡之后,我就再也没对释说起过这个愿望,而释,也再没有提起过。

  后来我遇到梨落,我们两个就整夜整夜地坐在屋顶上,看星光舞蹈,看雪纷纷扬扬地下落,铺满整个帝国的疆域。

  梨落死后,星旧给了我一个梦境,他要我走进去。

  在那个梦境中,我看到了白衣如雪的梨落,她高高地站在独角兽上,我听到她的声音,她说,很久以前,我是个简单而幸福的人,每天有深沉而甜美的梦境,直到我遇见卡索,他夜夜失眠,于是我就夜夜陪他坐在空旷而辽阔的宫殿顶上,夜夜看星光在他银白色的头发上舞蹈,翩跹如扬花……

  我240岁的生日盛宴上,父皇端坐在高高的玄冰皇座上,他对我微笑,然后说,卡索,我宣布你为下一任幻雪帝国的王,我将在你350岁生日的时候,将整个帝国交给你。

  然后我听到满朝的欢呼,看到所有巫师与占星师的朝拜,而我,面无表情地站在喧嚣的中央,心里有着空空荡荡的回旋的风声。

  父皇,也许我比哥哥更适合当国王。释站到我旁边,微笑,但坚定地说。

  释,你在说什么?父皇望着他,所有的巫师也望着他。

  我说,也许我比卡索,更适合当国王。

  然后释转过身来对我微笑,俯身过来亲吻我的眉毛,他说,哥,我的头发已经比你长了。

  我看到母后坐在父皇旁边望着我,满脸关怀。而旁边的莲姬,释的母后,眼神里有诡异的笑容。

  我记得那天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叫泫榻的巫师结束了尴尬的局面,他站出来对我的弟弟说,小皇子,国王不仅仅是灵力最强的人,所以,你不可以代替你哥哥。

  释走过去,摸着他的头发说,泫榻巫师,像你一样头发只到膝盖的人如果当了国王,有人要杀死你,你该怎么办呢?你能当多久的国王呢?泫榻巫师,我要杀你,你有什么办法呢?

  然后释转身走出大殿,他的笑容诡异而邪气,我听到他放肆的笑声一直回荡在刃雪城上。三天之后,泫榻死在他的巫术室中,衣服完好,身体却完全融化成水,漫延在玄武岩的地面上,如同死在火族精灵的幻术之下。


(4)

  泫榻的死让整个刃雪城陷入一片死寂。人们在怀疑火族是否又潜入幻雪帝国的疆域,甚至潜入刃雪城。

  我曾经问过星旧,我说,你知道泫榻是怎么死的吗?

  知道,可是原谅我,年轻的王,我无法告诉你。

  连我都不能说吗?

  是,连你父皇都不能说。你应该知道刃雪城中的占星师有自由占星自由释梦的权利,也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好吧,我也累了,我不想再了解下去。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是不是有火族的人潜伏在刃雪城中?

  王,没有。如果有,我会告诉你,而且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王,只要有人威胁到你,我会用我的生命保护你。

  那泫榻是死在火族的幻术下吗?

  星旧转过身,背对着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大雪在风中四散开来,落满了星旧的肩膀,我想走过去为他撑开幻术屏蔽,可是最后我还是什么也没做。当我走进宫殿的时候,我听到鹅毛大雪中星旧飘渺的声音破空而来,他说,卡索,我年轻的王,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会汇聚,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请您耐心地等待……

  泫榻死后三个月,刃雪城中突然火光冲天,每个人脸上都是火光映出的红色。我在圣战之后再一次看到了被烧成红色的天空和父亲冷峻的面容。起火的地方是幻影天,樱空释的宫殿。

  当我赶到幻影天的时候,大火已经吞噬了整个宫殿,我看到里面不断有宫女融化消散,最终变成白色的雾气,如同圣战中那些死亡的巫师。我想到释,我突然看到释的笑容出现在天空上面,于是我扣起无名指,在我身边用幻术召唤出风雪,围绕我飞旋,然后我冲进了火光之中。

  释倒在玄武岩的地面上,周围只残留了很少的风雪围绕着保护他,我把他抱起来,拥进我的雪花中,我看到释用手捂着眼睛,白色晶莹的血从指缝中不断流出来,那一刻我难过得要死,他是我曾经想用生命保护的天下吗?我就是这样保护释的吗?

  释用一只眼睛望着我笑了,然后他就昏迷过去,他在失去知觉前对我说了一句话,惟一的一句话,这句话只有一个字,他说,哥。

  我抱紧他,我对着已经昏迷的释说,释,无论谁想伤害你,我都会将他碎尸万段,因为,你就是我的天下。

  幻雪神山的祭星台。星旧站在苍茫的雾气中。

  星旧,你知不知道幻影天的大火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亲爱的王,你父亲也问了我同样的问题,可是原谅我,我不能说。

  那我问你,是不是有火族的人要伤害释?

  星旧走过来,跪在我面前,双手交叉,他说,卡索,我未来的王,没有人要伤害樱空释,你相信我。只是王,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卡索,我年轻的王,红莲即将绽放,双星终会汇聚,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请您耐心地等待……

  后来释就只有一只眼睛了。我看到释戴着眼罩的面容心里总是空荡荡地难过,而释总是对我说没关系,他的笑容甜美。

  他俯身过来,亲吻我的眉毛,叫我,哥。

  樱花在风中不断凋零不断飘逝,落满我和他的肩膀。

  在发生了这许多事情之后,父皇开始担心帝国的安全,他似乎在考虑将皇位传给灵力高强的释。我每次经过莲姬的旁边,总会看到她诡异而妖艳的笑容。

  父亲曾经在大殿上问过释,他说,释,你真的很想当国王吗?

  释说,对,我很想当国王。哥哥想要的是自由,请您给他自由,给我皇位。

  莲姬的笑容荡漾开来,倾国倾城。

  有天在樱花树下,我问释,我说,释,你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