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怨灵的诅咒

2011-9-14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第一章 地狱

  梨裳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既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到这儿来的,也想不起这是什么地方了。

  四周布满了黑色的暗影,“呼啦呼啦”的阴风不知道是从哪里吹过来的。到处都是黑糊糊的,只有前面一条长长的隧道的尽头,露出一丝微弱的白光。

  要不要过去呢?

  梨裳犹豫地向前迈了一步,但马上又停了下来。忽然间,一种从来没有的恐惧像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害怕?

  那个地方又是哪里呢?

  那个地方……

  一想到隧道尽头的白光,梨裳竟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一股莫名其妙的压力,使得她连呼吸都困难起来。恐惧像是炉子上的体温表一样,那条白色的水银柱,不断地向上攀升。

  “梨……裳……”

  忽然间,一缕微弱的声音,顺着风声传到耳朵里。

  “谁?谁在喊我?”

  “是我啊!连我的声音都不记得了吗?你……好绝情啊……”那缕轻微且隐隐约约的声音变得幽怨起来,说来也怪,明明是很细很轻飘渺得仿佛随时会消失的声音,但是梨裳却偏偏把每个字都听得一清二楚。

  就好像那声音并不是来自于外部,而是钻入她内心深处,在她的灵魂里对她说话似的。

  “你、你到底是谁啊?”

  “唉!”那“人”叹了一口气,“我是雨萱啊,难道你真的把我给忘了?”

  “啊,原来是你啊!”梨裳松了一口气,雨萱是她在岳麓书院的学妹,由于年龄相仿,两人的关系很好,在她离开书院之前,两个人总是一起偷偷跑到后山去玩。

  岳麓书院分为“梅、兰、竹、菊”四个书屋,学生们按照年龄和天分分别在四个书屋中学习。兰屋为初级,竹舍和菊室分别为中、高级学生就读,只有梅苑,所招收的均为具有极强灵能力或是具备各种特殊天分的学生,不受年龄的限制。由于梨裳的头发具有特殊的力量,所以从六岁她就进入梅苑学习了。雨萱在兰屋学习,而兰屋所招收的学生,最小也要十六岁,因此,在书院已有十年的梨裳和刚入书院的雨萱,反而年龄相仿。

  “雨萱,你还在不在啊?”隔了一会儿,因为雨萱不再说话,梨裳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管怎么说,在这么一个可怕而诡谲的地方,有个熟人在身边总是好的。

  “我……在这里啊……梨裳……”

  还好,雨萱马上就回答了她。可不知道为什么,梨裳总觉得她的声音怪怪的,怪的不是声调也不是说话的语气,而是某种内在的东西,就好像一个外表好看的梨子,表面上水灵灵的、很好吃,然而里面却早已腐烂,甚至于长满了让人恶心的蛆虫。

  “雨萱,你……你出来好不好?你呆的地方太暗了,我看不见你啊!”

  “好吧。”对方考虑了一下,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答应了。

  梨裳隐隐约约地看见前面某一个暗影处忽然出现了一团白乎乎的东西,然而由于离得太远,根本看不清她的脸。

  “不行啊,我看不见你!”

  “唉!”雨萱又叹了一口气,“你真的那么想看我吗?”

  “嗯……”不知为什么,梨裳竟然犹豫了一下,“我想,我想是吧?”她不太肯定地说道。

  “既然如此,”对方的声音变得尖利起来,仿佛带着一种怨毒的恶意说道,“那好吧——记住了,这可是你自己要看的!”

  话音未落,梨裳就感到一团冰凉的、白乎乎的东西“嗡”地一下贴到了她身上。梨裳感到一股寒意直窜上来,全身上下立即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一种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恶心感,使她本能地舞动了一下她那充满魔力的头发。

  周围顿时亮了一下,那团白色的东西发出受伤般的嚎叫,猛地又退了回去。

  “你是谁?”梨裳厉声问道,“快说,要不然我就……”

  “是我啊,我真的是……”那团白色的东西喘息着说道,“真的是雨萱啊!你忘了,那次我们在后山捡到一只受伤的狐狸,你为了救它,还被它咬了一口!”

  梨裳愣了一下,这件事除了雨萱之外,确实没有别人知道了。

  “那好,你慢慢过来,不许挨着我的身体。”

  “好,好吧。”雨萱一边答应着,一边逐渐显露出自己的身体。原来她穿了一件灰白的长裙,再加上脸上苍白,所以远远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团白色的幽灵。

  梨裳刚放下心,忽然间又发现在她身后有两团仿佛具有生命一般的黑影,一跳一跳地动着。

  “它们,它们是什么?”梨裳再次厉声问道。

  “她们也是书院的学生啊?你不记得了,和我一起都在兰屋……”

  那两个人也显现出身影,原来她们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并且一直低着头仿佛犯了错一样站在雨萱身后,因此梨裳才没有看清。

  这两个人的脸色跟雨萱的脸色一样苍白,仿佛血液在一瞬间都被抽干了,但梨裳还是认出她们的确也是书院的学生。

  “求你,求你帮帮我们吧……”三个人一齐用一种带着哭音的可怜巴巴的语气说道。

  “怎么?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个地方好冷啊!只有你能带我们离开,快,快救救我们吧!”

  “可是,可是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呢?”梨裳不解地问。

  “我们……”雨萱正要解释,忽然间远远吹过来一股阴风,那三个人的身影顿时变得模糊起来。

  “来,来不及了!”雨萱用尖细得吓人的声音大声叫道,“你要救……救我们……”

  尽管她看上去像是用了全力,但那声音却越飘越远,她们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

  “可是,我怎么帮你们啊?”梨裳焦急地问道。

  “来,跟我们来……”那声音用最后一点儿力气说道,然后那几个模糊的白色身影便不由自主地朝隧道尽头的白光所在地,飘了过去。

  “喂,你们要去哪儿?那儿又是什么地方啊?”梨裳连忙问道。

  “快……跟……我……来,不然就……来不及……”

  那几个白影越飞越远,眼看就要消失在隧道尽头了。

  梨裳不由自主地跟了过去。就要接近那团白光的时候,她忽然感到呼吸困难,连头发丝都要竖起来了。

  梨裳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地方可能通向任何世界,也许它和人们所生活的那个世界很近,但却绝不是人间!

  如果让她猜的话,她觉得它更像是——地狱。

  还有雨萱。

  梨裳虽然精神恍惚得厉害,但她仍然能感觉到,雨萱她们有些地方不对劲——不是她们那苍白的脸色,也不是她们那飘忽的身影,甚至不是她们那甜蜜得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而是另外一种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东西。

  “可是,不管怎么样,那是雨萱——她是我在书院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不能就这样丢下她不管呀!”

  梨裳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不,不要跟她去!”

  可是她却又在自己内心深处听到另外一个声音在那里尖叫,“太危险了,那个地方,你会看到……看到可怕的……”

  而此刻,隧道的出口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仿佛放大了一般倏地出现在梨裳眼前……

  
第二章 久雪初晴

  晨。

  久雪初晴,酷寒使得长街上的积雪都结成了冰,屋檐下的冰柱像狼牙般交错,仿佛正等待着择人而噬。

  街上没有人,家家户户的门窗都紧紧地关着,密云低压,天地间竟似充满了一种足以冻结一切生命的杀气。没有风,连风都似被冻死。

  交界湾繁华的最主要原因是它依山傍水。南边的岳麓山和北边的塞壬海的交界之处,恰好就是这个小镇,它因此才被称为交界湾。

  “什么?你说那个地方真有海妖?”奥兰多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桌子上的食物,一边问道。

  “是啊,不然怎么叫塞壬海呢?”旅店老板放下手里正在擦拭的酒杯,认真地说道,“据说很久以前,那里是由半人半鸟、会唱歌的海妖控制的,听到那种歌声的人,全部都会七窍流血发狂而死……”

  “那是好几千年前的事情了吧?”理查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奥德修斯——欧洲最勇敢的人之一,率领船员早就把她们全部铲除了……”

  “你不会……跟这个人也有什么血缘关系吧?”克鲁森从桌子上又拿了一片面包,夸张地问道。

  “这可不好说,他们这些欧洲骑士啊,勇士啊什么的,几乎全都有那么点儿血缘关系吧?”克拉莉从梨裳手里接过放盐的瓶子,接口说道。

  “和勇士有血缘关系不算什么,如果那些海妖是贵族的话,没准理查还是她们的表亲呢!”安东尼咽下嘴里的食物,一本正经地说。

  由于傍晚时分,大家一起坐在充满了怀旧气氛的小旅店里吃饭,那种温馨的家一般的感觉把向来不爱说话的安东尼都感染了。

  正围在一起吃饭的七勇士,除了理查,其他人全都笑了起来。

  “你们以为我在说笑话吗?”店主不高兴了,“我说的可不是几千年前的海妖,我说的是现在的海妖!”

  七勇士根据碎片上的神谕,一路向西来到交界湾,住进了这家“探险者之家”旅店。店主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伯,人挺好,就是有点儿唠叨,调皮的奥兰多总是跟他开玩笑。

  “现在的海妖?”安东尼听他这么一说,脸上的神情不由得变得严肃起来。上一块碎片的神谕上,比较明确地提到剩下的碎片会在塞壬海出现,因此他们才一路来到这里。

  “塞壬海上现在又出现什么异常了吗?”理查显然也注意到这一点,接口问道。

  “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老头儿见众人目光的焦点全部集中到他身上,忍不住得意起来,“最近沿海的渔村经常有人失踪,还有些船只说半夜听到大海上有女人唱歌。最可怕的是,一个星期前,潮水村的一家人,无缘无故地死在船上,七窍流血,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潮水村?”

  “对!据说在塞壬海上。离潮水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无名荒岛,那个地方就是海妖的聚集地,半夜里总有可怕的东西出现。现在他们那个村子的人,一到晚上都不敢出门了……”

  无名荒岛!

  安东尼和理查互相看了一眼。

  看来,神谕所说的,大概就是这个地方了。

  “生活在黄河之源里的神鱼,保存碎片在腹内,七彩的身体是华丽的容器。

  “海妖塞壬迷惑人心的歌声,藏匿暗黑城堡中,纯正的爱情保存完整碎片。

  “神魔的交锋一个变成两个,一半和一半相连,才能让被毁坏的再次复原。”

  安东尼大声念着抄在纸上的一块碎片的神谕,众人纷纷露出冥思苦想的神情。

  这时已是早晨。昨天晚上从店主那里打听过有关塞壬海的情况之后,大家都很早就休息了,

  想等第二天一早出发去塞壬海。可是,安东尼总觉得这次的神谕和以往有些不同。比如说,以往神的预言一般只有一句,但这次却有三句,而且黄河之源和塞壬海显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于是,大家重新拿出神谕,准备研究一下,再决定下一步如何行动。

  “‘一半和一半相连’?这是什么意思?”凯奇露出茫然的神情。

  “是啊,还有‘一个变成两个’,‘被毁坏的’,你们觉不觉得似乎在暗示什么东西被打碎了?”理查犹疑地望着大家。

  “难道说的是那柄……神剑?”安东尼看了看他们两个,脸上忽然露出想起什么的神情。

  “你说的是不是关于‘天神手指’的传说?”克拉莉也想了起来,连忙问道。

  “对,就是那个!”安东尼点点头,对她露出会心的微笑。

  “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呀?”心急的奥兰多不乐意了,大声问道。

  “是这样的,”克拉莉解释道,“在南美洲始终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神和魔决斗的时候,用自己的小手指造了一把无敌的神剑,由于这把神剑力量太大,所以只能使用一次。神用它向魔砍过去,魔知道自己无法抵御,只能用手中一块碎片来保护自己。虽然魔没有被砍伤,但由于神剑的力量太大,竟然把这块碎片劈成了两半……”

  “啊,明白了!”理查点点头,“就是说,我们现在要找的,实际上是两个半片的碎片,只有把它们拼在一起,才能变成一个完整的碎片。这就是为什么神的预言上要说:‘一半和一半相连,才能让被毁坏的再次复原’。”

  “对,这也是为什么这个神谕提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地点的原因——这两个半片碎片本来就藏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安东尼点点头说道。

  “那现在,我们还去不去塞壬海啊?”奥兰多是从海底来的孩子,听说要去海上,心里自然高兴,他生怕这么一来就去不了了,连忙着急地问道。

  “一个办法是大家先一起去一个地方找到碎片,再赶去另外一处,找另一片。”安东尼想了想说,“但是我们在找碎片,暗黑战士肯定也在找,如果从效率上考虑的话,就应该用另外一个办法……”

  “兵分两路!”理查接着说道。

  “什么?要分开啊?”一直没说话的克鲁森露出吃惊的表情,七勇士自从组合在一起以后,还从来没有分开行动过。

  “现在说这个还早,毕竟我们还不知道那半块碎片所在的地点。”安东尼摇摇头说,“我们得先确定第二个藏碎片的地点,才能决定怎么行动。”

  “‘生活在黄河之源的神鱼’,从这一句看,显然这半块碎片也在中国黄河嘛!”理查想了想说,“对了,这个应该问梨裳啊!她不是亚洲人吗?”

  “咦,梨裳呢?”

  “是啊,吃早饭的时候就没见她出来……”理查这么一说,大家才想起来梨裳从早晨就没有出现。

  “她、她……”克拉莉支支吾吾地说,“大概还在睡觉吧?”

  昨晚,她和梨裳一起住在23号客房。

  “什么?”

  “没有这么简单吧?”

  “对啊,梨裳又不是奥兰多,她似乎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吧?”

  “算了,直说吧。”克拉莉本来答应帮梨裳瞒着这件事,但现在看到大家一脸责问的神情,性格豪爽的她,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吃完晚饭之后,我们俩回到房里,本来想早点儿休息,谁知道梨裳从窗口看见一只迷路的小羊,非要出去帮它找到回家的路。你们也知道,她这个人有多喜欢小动物,我只好让她去了,没想到左等右等,怎么也不见她回来,最后我实在困了,就先睡了。大概是凌晨三四点钟吧,我听见门口有动静,看见梨裳站在那儿。她一副疲倦至极、精疲力尽的神情,我问她难道现在才回来,她也不回答,“扑通”一声,倒在床上。我一摸,她的头跟冰一样冷,皮肤蜡黄,眼睛也黯淡无光。我怕她生病,就没再问什么,让她赶紧睡了。

  “早晨,她求我别告诉你们这件事,而且想再多睡一会儿,让我等出发的时候再叫她。

  我见她身上虽然已经不那么冷了,但脸色仍然不好,就答应下来。”

  “是不是发烧了?”奥兰多不安地问。

  “没有。我临走的时候,摸了摸她的头,一点儿也不烫。我觉得她就是特别的疲倦,一种精神上的透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身体里抽走了大量的精力似的……”

  “真的是凌晨三四点钟才见她回来的吗?”安东尼皱皱眉头问,在这七个人当中,梨裳始终是最让他担心的一个。

  有时候安东尼真弄不明白这个“又傻又笨”的女孩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为了一只迷路的小羊累倒自己?要知道,虽然表面看起来一切都进行得挺顺利,但是哪一次他们寻找碎片的时候,暗黑战士不会出来捣乱?梨裳又是那么一个天真善良、容易轻信人的女孩子,这么晚一个人出去,万一碰上暗黑势力……

  “我不太确定,因为昨天夜里我睡得挺沉的。也许我刚一睡着她就回来了,只不过当时她正好站在门口。如果真的那么巧的话……”克拉莉耸耸肩说。

  “一直到凌晨才回来……她这一夜到底去了哪里呢?”凯奇把安东尼未说出口的担心讲了出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啊!”

  就在这时,突然走廊里传来女孩的尖叫声。

  众人连忙冲出房门,让人觉得可怕的是:那个尖叫声就是从梨裳和克拉莉所住的房间传出来的……

  旅店老板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情景就是这样一幅画面:房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劈成了五六块;安东尼手里举着他那柄日月神剑,呆呆地瞪着屋里;另外剩下的五个人,也全都露出一副吃惊的神情,死盯着屋子的一角。

  屋子的一角是那个叫梨裳的漂亮女孩。

  她穿着睡衣,手里抱着枕头,坐在床边的地下,两手不断地揉着朦胧的睡眼。看样子像是做梦的时候,一不小心从床上掉了下来。

  “你们……怎么都来了?”梨裳终于醒了过来,张大了嘴,看着站在门口的这些人。

  “你刚才怎么了?”克拉莉问,“怎么发出那么可怕的尖叫?”

  “我,我……”梨裳抓了抓自己乱蓬蓬的头发,“我好像是做了一个噩梦……”

  “天哪!”

  众人全都露出疑惑的神情。

  “你昨天晚上那么晚回来,到底去哪儿了?”安东尼生气地问。

  “我,我刚才梦见……”

  “我们没问你的噩梦,是问你昨天一夜去了哪里!”

  “对啊,那么晚你一个人出去,多危险啊!”

  梨裳顶不住大家责备的目光,连忙辩解:“不是,我梦见……”

  “你怎么还顾左右而言他呢?”克拉莉也生气了,“大家都是这么好的伙伴,有什么事不能跟我们说?”

  “天哪!”梨裳着急地抱着自己的头说,“我的意思是我梦到的人,恰恰就是昨天晚上和我在一起的人,明白了吗?”

  “什么?”

  “有这种怪事?”

  “那你昨天晚上又和谁在一起呢?”

  大家纷纷问道。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正打算睡觉,忽然听见窗外有个声音呼唤我。我往下一看,原来是一只迷路的小羊。我本来想,等一会儿肯定会有人来找它的。可谁知道,那只羊一直向我求救,哭得好可怜,我没有办法,只好跑出旅店,打算把它送回家。“但是等我走到大街上,却不见那只羊的踪影了。我正想回去,却看见街角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雨萱。雨萱是我在书院一起学习的同学,在岳麓书院的时候,我们俩很要好。她现在应该还在书院学习,但我一想我们现在是在交界湾,而岳麓书院就在交界湾的南边,离这里很近,所以在这儿碰见她也是正常的。

  “我连忙喊她的名字,没想到她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走得更快了。我估计可能是离得太远她没听见,所以一着急就追了过去。哪知道越追越远,虽然没有被她落下,但是却始终也赶不上她。雨萱的家在平原地区,不像住在山区和乡下的孩子经常走路,她没有道理走得那么快。而且我逐渐发现,她走路的姿势很奇怪,与其说她是在走,不如说她是在飞快地移动,她那纤细的身体,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拖着,飘飘忽忽的没有重量。

  “我这么一想,可就真有点儿害怕了,不由自主地停了一下。再去找她的时候,却已不见她的踪影。更可怕的是,我发现我自己竟然呆在一片荒地上,再往前走两步就是深不见底的沼泽。就这样,我在那里迷了路,天又黑,我绕了好半天,才终于找到一个小酒馆。里面的人告诉我,我早已出了交界湾的市区,这个地方是一个叫做妖之子的沼泽,里面住着为了报仇而发誓要杀死所有人类的可怕魔兽,除了法力高强的魔法师,从来就没有人敢在那个地方逗留。”

  
第三章 黄金血液人

  呼吸着早晨的清新空气,走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两旁尽是清泉、古树,不知名的野花漫山遍野地开着——梨裳走在山路上,早春的阳光像一只温暖的手,在轻抚着她的头发和肩膀。雪季似乎过去了,路是干燥的,阳光斜射在山峡的水面上,反映着点点耀眼的光华。梨裳把那件黑色的外套搭在手腕上。有些热了,外套就穿不住了。以前曾经来过这里的安东尼,还不觉得怎样,很少来亚洲的克拉莉,一路上不住嘴地夸奖着岳麓山优美的风景。

  梨裳听到朋友称赞自己的家乡,心里自然高兴,忍不住如数家珍地介绍起岳麓书院的历史。

  “公元1194年,宋代大学问家、时任湖南安抚使的朱熹接管岳麓书院。作为黄金血液人,他在书院最深处的后山购买土地,建设了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别院——狱麓书院。专门培养有‘超能力’的人。1200年,因当时朝廷奸权当道,认定其学说为‘伪学’,施加迫害,朱熹无奈,于70岁时,提前转生……”

  “超能力者?”克拉莉不解地打断她,“都是和我们一样的黄金血液人吗?”

  “好像不都是吧!”梨裳犹豫了一下,似乎她对这点也不太肯定。

  “那么他们的力量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既然不是神赐予的,难道是魔的力量不成?”

  “那倒不是。”梨裳连忙摇头,“也许他们中有一些是还没有觉醒的黄金血液人,这倒是极有可能的。不过,书院的超能力指的是某方面的灵能力或灵领悟能力超过常人即可,不一定都像我们黄金血液人,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灵能力和灵领悟能力?”克拉莉更加不明白了,“那又是什么呢?”

  “在中国,上古时代的人认为宇宙间的万物都是由‘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组成的,称之为五行。无论是种在土里的花花草草,还是能走会动的飞禽走兽,全部都是由五行组合而成。而人类自己也是由这五种元素组成,所以人生下来对这五种元素就具有感应能力。比如说,中国古代有个叫列子的人可以驾着风在空中飞行。风为金,其实他就是掌握了控制金这种元素的灵能力者。”

  “那你学的又是哪种呢?”

  “书院分为金、木、水、火、土五个法术系,但并不是每人只能学一种,感应能力强者五行皆可学习,能力差者专学一种也可以。我们书院向来都是因材施教,以老师指导为辅、学生自行学习为主。我因为前世行过医,又从小喜欢钻研医术,而中国的医术之道讲究的也是五行生克,所以,金、木、水、火、土这五个法术系,我全都学过……”

  “行了,小书呆子。”安东尼苦笑着摇摇头,“别再得意了,我们已经到了!”

  梨裳兴奋地冲上石阶去敲门。

  克拉莉则抬头仰望着书院的大门,只见两扇朱红色大门上方,苍劲地写着:岳麓书院。

  院门一打开,梨裳便一路飞奔向梅舍。梅舍是山长任安所住的地方,岳麓书院历届主管都被称为山长。梨裳本来是一个弃婴,被山长任安捡到,收留在狱麓书院,因此她与任安的感情极深。

  可三人在梅舍等了又等,却始终不见山长任安的踪影,一贯性情柔和的梨裳这次耐不住性子了,安东尼只得陪她一起去找,留下克拉莉在梅舍继续等待。

  急性子的克拉莉等了一会儿,不见梨裳和安东尼回来,便悄悄地溜了出来。长期居住在南美洲的她,哪里见过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