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地板下的尸体(6)

2011-9-25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去看去想。 

  今天所见到的那一幕应该是发生的上次所见的那幕之前,但是很难以一个确定的时间概念来衡量,因为萧郁飞根本不知道这些人和事是否真的曾经存在过。即使真的存在过,那又是发生在什么时候,五年前?还是十年前? 

  湖水平静得可怕,天空的云层好像正在慢慢地压下来,让人喘不过气来。 

  萧郁飞抬头望着黑压压的天空,轻声叹了口气。虽说秋风秋雨愁煞人,但秋风秋雨总有平息的时候,可是他生命这风雨却要到何时方能停歇? 

  一瞬间他突然又有了种想要大醉一场的冲动,醉是一种逃避,但有时候逃避也未必一定是件坏事。因为这世上本就没有人足够坚强到永远无畏无惧,每个人都需要逃避,就好像人累了就要睡觉一样,这就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丢人的是你在该醒来的时候不愿醒来,而在该面对的时候却又不敢去面对! 

  惊雷响过,大雨立即滂沱。萧郁飞并没有离开,他甚至没有动一下,任凭黄豆一般的雨点敲打在自己的身上、脸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就像是上天赐予他的鞭打。不消转瞬,他身上衣服已经彻底湿透了,雨水顺着他的头发躺下来,流过他苍白的脸颊。 

  他依然没有走,似乎只有这冰凉的雨水才能减轻他深藏在心中的痛苦。他仿佛看见面前有许多张脸正在不断围绕着他打转,其中有苗晓白的脸,柳燕的脸,王小波的脸,刘惠芬的脸,还有那梦中英俊男子的脸。他有两张脸,一张微笑的脸,另一张是淌满鲜血的脸! 

  头上依然是轰雷阵阵,一道闪电突然劈落,萧郁飞身边的一株白杨顿时从中断裂,栽倒下来。可是他依然没有动,仿佛就算天立刻塌下来,他也不会有丝毫放在心上。 

  这时一双温柔的手突然从背后伸了过来,紧紧将他冰冷僵硬的身躯抱住,温暖的体温从他的背上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骨肉和血液,甚至还有他的灵魂。 

  萧郁飞突然转过身,望着湿透的杜静言,她的眼眶中微微潮湿,已分不清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一刹那萧郁飞觉得自己已快要爆炸了,胸中有太多太多的火热需要澎湃,有太多太多的情绪需要发泄! 

  他紧紧将她拥进了怀里,疯狂似的吻着她的唇。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拥吻,杜静言没有抗拒没有挣扎,在这场秋寒的冷雨中他们的心已融合在一起,彼此努力迎合着对方。 

  雨只会愈加冰凉,但他们的唇却如火一般炽热,这种炽热已将他们的身躯和灵魂全都熔化,然后凝铸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疾风骤雨终于平息下来,萧郁飞的身子仿佛也渐渐变得虚弱而无力,仰面平躺在湿漉漉的草地上。喘息着喃喃说:“我又见到他了。” 

  杜静言坐在他的身边,问:“你见到谁了?” 

  萧郁飞缓缓闭上眼睛,声音显得愈加低沉与虚弱:“他,就是我梦中那个男人。” 

  “啊——”杜静言惊呼了声,急切问:“什么时候,你在哪里见到他的?” 

  萧郁飞幽幽地说道:“就在下雨之前,我在篮球馆看见他了。” 

  “篮球馆,又是篮球馆——”杜静言仿佛是在喃喃自语。 

  “不错,又是篮球馆。”萧郁飞接着说:“我今天去教务处办理搬出宿舍的事情,出来之后便独自沿着湖边闲逛,结果就到了篮球馆。篮球馆里正巧有一支高中球队在练习,我便进去看看,谁知却好像着了魔一样抢了别人的球,还挑衅对方比试一下。之后眼前的环境就突然改变了,他便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着他跟别人说话、打球,就好像看电影一样。” 

  萧郁飞突然又道:“不!不是看电影,看电影绝没有这样真实的感觉!这种情况就好像我突然隐形了,明明就站在他们身边,但他们却都看不见我。” 

  “之后呢?”杜静言问。 

  “之后?”萧郁飞仔细回想了一下,也许是当时太紧张的关系,有些记忆变得模模糊糊的:“之后一切便有恢复了原样,我猛然觉察到自己之前行为的失常,便立刻离开了那里。” 

  杜静言低头沉思着,许久才缓缓道:“为什么一切事情都跟篮球馆有关,篮球馆里究竟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而这些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总能在那里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人和事。还有柳燕和苗晓白的死,这些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可是我相信它们彼此之间一定有一条贯穿始终的线索,但是这根线索有时什么呢?” 

  萧郁飞失神地摇着头,幽幽说道:“我不知道这根线索究竟是什么,但是我却有一种感觉,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正在告诉我一些什么,而内容就是我所见到那些人和事。但是我始终想不明白,这股力量为什么要将这些事情告诉我,而苗晓白和柳燕又为何要死,她们本就和这件事没有一点关系。” 

  杜静言长长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我想不出来,这些事情都不是常理所能解释的。但我相信无论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立刻远离这里,永远不要在回来,只有这样才能摆脱它们的纠缠!” 

  萧郁飞拥着杜静言的肩,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离开这里。只要有你在我的身边,即使再可怕的事情也都无法将我击倒,因为我们要永远都在一起!” 

  杜静言深情地凝望着他那恢复神采双眸,只是淡淡地微笑,已没有再说任何话。此时此刻任何语言岂非都是多余的,因为他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他们的灵魂也是连在一起的。 

  ×    ×    ×    ×    ×    × 

  空气中还残留着雨后青草的香味,可是夜已经很深了,萧郁飞躺在那张熟悉的床上,却辗转难以入眠。 

  杜静言原本打算今天便让萧郁飞搬出宿舍,然而萧郁飞却拒绝了,因为今天晚上高强他们已准备了为他饯行。 

  分别虽然有一些感伤,但是他们都知道,离开对于萧郁飞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决定。而且他现在也算是因祸得福,抱得美人归,所以席间祝福多过于惜别,气氛也还算十分欢娱轻松的。 

  而欢娱轻松的结果,就是六个人中有四个都口吐黄箭,差点回不了宿舍。其中以高强最甚,几乎是被萧郁飞扛回来的,一沾床便开始鼾声如雷。 

  萧郁飞今天喝得也略微多了一些,脑子里晕忽忽的,然而却偏偏就是睡不着。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映在他的床沿上,三年多来每一个夜晚都会有不同的月光洒在这里,这种熟悉的感觉仿佛已在他的心里的凝固成了永恒。但是离别总是如此突如其来,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尽力抑制着心中的感伤。 

  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阵幽幽的萨克斯的乐曲声,乐曲悠扬而婉转,就像情人的手,温柔的抚摩着你的耳朵。萧郁飞猜想一定是楼下一年级的男生,在大学这片自由的天空下找到了初恋的滋味,正兴奋的睡不着觉,半夜里起来放音乐。 

  萨克斯的声音似乎永远都有一种令人心绪宁静的功效,萧郁飞慢慢合上眼睛,让自己的心绪随着音乐的抑扬而起伏。渐渐地他的神志已在音乐中慢慢模糊,他的灵魂好像被带到了另一个地方,那里十分明亮却又十分朦胧,就像电影中的仙境,到处都是氤氲的云雾。 

  萧郁飞疑惑地向四面张望,但云雾很浓,他的视觉最多只能看出一米左右范围内的距离。正当他想要大声叫喊的时候,却惊异地发现,面前的雾正在渐渐变得稀薄透明起来。但仅仅是面前两米见宽左右的范围,其他地方依然是难以视物,面前的云雾越来越淡,渐渐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而那个人影也越来越清晰,他慢慢转过头,正是那张熟悉的脸,带着温馨的微笑望向萧郁飞。 

  英俊男子的手心中托着一只篮球,而他的身边已不知在何时多了一座篮球架。他的手缓缓翻了过来,篮球落在地上,又弹起,他开始不紧不慢地拍着球。 

  但篮球触地的“砰——砰——砰——”的声音却越来越快,越来越重,每一下都好像敲打在萧郁飞的心上。萧郁飞觉得自己的心逃也随着那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重,血管仿佛已快要爆裂,眼前阵阵晕眩。 

  他的手捂着心口,身体已开始蜷曲佝偻。大约一两分钟之后,他已虚脱般瘫倒在了地上,但心跳仍在不断加速,几乎已超出了人类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萧郁飞痛苦地将手伸向那个男人,他想要乞求他停止,可是此刻他的嘴里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就好像一个哑剧演员,不停变化着口形,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萧郁飞觉得自己仿佛已快要死掉了,即使隔着衣服也能看见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全身的血液都在血管中疯狂地奔腾。就在这时篮球触地的声音却突然停止了,一瞬间萧郁飞的心跳也跟着停止,他险些晕厥了过去! 

  但就在随即的几十秒中,他已在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真的晕厥过去。 

  那男人将篮球抓在手中,突然腾身掠起,在空中翻身面向篮架,“轰”的一声将球扣入了篮框内! 

  篮球没有落地,那男人下落之时已再次将球接在手中。他微笑望着萧郁飞,笑容依然是那么温馨和亲切,然而萧郁飞却只从他的笑容中看到了种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 

  因为正当他将篮球扣入篮框的那一瞬间,篮框上已多了一个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具尸体,苗晓白的尸体。尸体晃悠悠地挂在篮框上,鲜红的舌头伸出来,鲜血从舌尖和嘴角一点一点滴落在地板上! 

  萧郁飞失声尖叫起来,那男人依然在微笑,可是额头上却已开始有鲜血一点点流下来。他继续拍球,他的身后已出现了第二座篮球架,他再次转身掠起,将球重重扣入篮框。一切都好像是刚才另一个翻版,但唯一改变的是,这一次篮框上挂着的尸体已是柳燕。 

  那男人还在拍球,还在微笑,可是萧郁飞却已经无力再尖叫。他望着篮框上挂着两具尸体,苗晓白和柳燕的脸似乎都在慢慢地改变,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透明。慢慢的另一个面容出现在她们的脸上,一个淌着血的英俊男子的脸,脸上还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微笑! 

  一时间萧郁飞已完全无所适从了,三张同样可怕的血脸一齐微笑盯着他,他觉得自己仿佛已来到了地狱。周围的环境正在飞快地改变,除了那男人和两只篮球架所在的那块位置之外,其它地方的样子都已改变了,变得阴森而诡异! 

  无数行尸走肉一般的人,被一条铁链锁成一串,慢慢向前移动着。旁边是各式各样的刑具,有人的舌头被拔下来,有人的心被挖了出来,有人被锯成两段,有人被推下了沸腾的油锅,但他们都不会死,不断发出一阵阵微弱的呻吟。 

  此刻情形已变得很奇怪,那男人和苗晓白、柳燕的尸体反倒像是虚假的,如同用投影仪投射出来的影像,显得那么不真实。行尸走肉一般的队伍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铁链突然剧烈地颤动起来,一端好像触手那样飞射了出去将篮框上挂着的两具尸体卷起,拖了过去。她们便跟在队伍的最后,同样毫无意识地慢慢向前走着。 

  队伍被带到了刑具的边上,每个人都有属于的自己的刑罚,柳燕和苗晓白相继被推进了烧开的油锅。油锅里还在不断冒着翻滚的气泡,柳燕和苗晓白不断痛苦的呻吟着。 

  这声音就像无数锐利的针尖不断刺痛着萧郁飞的心,他已不忍心再看下去、听下去了,他紧紧合上双眼,奋力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脸上的肌肉已开始痛苦地抽搐起来!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周围的动静终于慢慢地消失了,萧郁飞再次睁开眼睛,那地狱中的一切已恢复成了先前的一片迷雾。只有那血脸的男人依然还矗立在那里,手中依然不紧不慢地拍着球,刚才的一切似乎都没有真的出现过,而柳燕和苗晓白的尸体依然静静悬挂在两只篮框上。 

  萧郁飞惊骇地望着面前不可思议的一切,整个人似乎都已快要崩溃了。 

  那男人还在微笑,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似乎笑得更加开心。他慢慢转过身,望着背后远处的一片虚空,仿佛若有所思。但片刻之后他却已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眼中放出一道狡黠阴森地光芒来,这时他拍球的手,速度再一次加快了。 

  随着篮球触地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重,他的身后已出现了第三座篮球架。瞬息间萧郁飞似乎是意识到了一些事情,整个人已变得冰凉,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来! 

  第一座篮球架上挂着苗晓白,第二座篮球架上挂着柳燕,那么第三座呢?第三座上会挂着谁? 

  除了杜静言之外,难道还可能有第二个人选! 

  “不要!”萧郁飞突然再次嘶声尖叫起来:“求求你,不要!不要带走他!求求你!”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的声音,那个男人已又一次掠了起来,只要篮球扣入篮框,杜静言的尸体便会也挂在上面。萧郁飞仿佛已快要疯了,像野兽一般不停地嘶吼着, 

  “哐——!”一声清脆的响声,篮球已入了框内,没有丝毫偏差,即使同前两次也绝没有任何差别! 

  “不要——!”萧郁飞顿时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整个世界好像都已经倾倒了,耳边只剩下自己嘶哑的吼叫声仍在不停地回荡! 

  ×    ×    ×    ×    ×    × 

  萧郁飞用床边的毛巾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梦中的一切实再是太恐怖了,以至于他醒来之后依然心有余悸。但使他唯一感到庆幸的是,篮框上并没有出现杜静言的尸体,就在尸体即将出现的那一瞬间他终于惊醒了过来。 

  窗外的萨克斯仍未停止,他看了看表,才凌晨一点二十分,换句话说,他这个梦最多只做了一二十分钟,因为他上床睡觉的时候就已经是十二点整了,而且又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将近一个小时。 

  萧郁飞此刻已连一丝睡意也没有了,他打开台灯,那个英俊男子的脸依然在脑海中如此清晰。他随手取了支铅笔,在纸上一笔一笔地画起来,不出片刻纸上已赫然出现了一张微笑的面容。 

  修长的脸颊,炯炯有神的双眼,两道剑眉微微扬起,还有那微笑的嘴角。萧郁飞怔怔望着这张脸,遽然一股寒意从心底里涌了出来,立刻将自己的目光挪开,竟已不敢再看了。 

  他将纸摺了起来,塞进了床铺的被褥下面,然后终于长长地吐出口气。 

  明天他便将要离开这里,但愿这已是恐怖的最后一夜。但愿从今以后,再不会有任何噩梦纠缠,更没有死亡和恐惧,只有他和杜静言的永远相爱!


第八章 谁打的电话
 
  萧郁飞一夜都没有睡着,七点多便起床梳洗整齐,坐车赶到宛平南路。面试很顺利,相信学校的领导一定为他说了不少的好话,只问了些简单的个人情况,便通知他次日上班。虽然这里的工资并不算太高,但萧郁飞已经觉得很满意了,最主要的是他终于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下午他回到学校,开始收拾行李。其实他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收拾,就是一些简单的衣物,至于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索性便留在了这里,等到毕业的时候再来取走。 

  黄昏时分杜静言如约来到学校,同萧郁飞一起将东西搬回了自己家。 

  这是萧郁飞第二次来到这里,房子虽然并不大,但却异常的整洁。雪白的床单,光可鉴人的地板,仿佛每件事物上都带着一股芬芳的茉莉花香,萧郁飞深深地吸着气,精神显然振奋了许多,欣然地说道:“这里真香!” 

  杜静言微笑问他:“有多香啊?” 

  萧郁飞浅笑不语,慢慢将目光投向了窗外的天空,黄昏的余霞好像一泓金色的湖水,深邃而悠远。 

  杜静言已抱住了他的腰,缱绻地将头靠在他的胸口上,有些唏嘘地说:“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我就是你的家人。你不可以离开这个家,也不可以离开我,知道吗?” 

  萧郁飞温柔地吻着她的额头,窗外一阵瑟瑟的风吹进来,秋意仿佛更浓了。 

  眼前的一切对于萧郁飞而言,简直像是一夜之间从天而降的幸福,让他惊喜地仿佛已有些不真实。他迟疑着不敢拥紧怀中的杜静言,仿佛惟恐一用力,自己便会从美梦中惊醒过来。 

  杜静言缓缓抬起头,仰望着他脸上一阵阵奇怪的表情,眼中露出了孩子一般伶俐的笑意。她突然踮起脚凑近萧郁飞的脸,一口咬住了他的嘴唇。 

  萧郁飞疼地“哎哟”一声,伸手一抹嘴唇,已有猩红的血迹。腥涩的味道立刻渗进了口腔里,他的胸口突然间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股炽热的力量正在身体内飞速的膨胀,仿佛立即便要将自己的躯壳也冲破了,喷薄宣泄而出! 

  这时杜静言的唇已再次贴住了他沾满血迹的嘴唇,鲜血也渗入了她的口中。萧郁飞突然收紧双臂,疯狂地吻着她,血液的醒涩仿佛已激起了他那种人类最原始的冲动,甚至已令他失去了控制,野兽般地疯狂! 

  萧郁飞仍在疯狂地吻着杜静言,突然间他觉得有一根冰凉柔软的东西伸进了自己口中,与自己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就像两颗煽情而缠绵的心,互相依偎着对方,缠绕着对方。 

  然后他们便倒了下去,倒在了那张柔软而芬芳的床上。 

  洁白的床单一尘不染,似乎象征着他们的爱也同样一尘不染。无论发生任何事,只要他们心中的爱是纯洁的,那么一切都永远是纯洁无垢的! 

  萧郁飞压在她的身上,双手随着粗重的呼吸显得愈加狂野! 

  杜静言微微合着眼平躺着,任由他肆意的一切,她已准备了接受。甚至就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竟会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产生如此难以抑制的情感,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已完全不重要了。对一个女人来说这是人生最终要的一步,但她已准备要接受,不仅接受萧郁飞,更是接受他的所有! 

  人类的感情岂非总是如此玄妙,你不知道它何时就会到来,但它来的时候,你却绝对无法抗拒! 

  可是杜静言却万万料想不到,萧郁飞却突然停止了!一瞬间他竟似是突然被毒蛇咬了一口,猛得从床上跳了起来,落荒而逃一般仓皇地冲进了洗手间! 

  杜静言仅仅愣了几十秒钟的时间,便也跳了起来,跟着冲了过去。洗手间的门敞开着,萧郁飞凝立在浴缸里,冰凉的水从淋头里喷射出来,已将他全身都淋湿! 

  他的全身都已湿透,可是冰凉的水依然不能洗刷走他脸上的痛苦之色,他痛苦地挺直自己的腰背,痛苦地从紧咬的齿间发出低沉的呻吟! 

  杜静言也跳进了浴缸里,从背后紧紧将他抱住! 

  他的胸膛凉得就像一块冰,杜静言可以清晰感觉到他的身体正在剧烈地颤抖。水终于停止了,她的长发湿漉漉的披散下来,脸上的水已分不清哪些是泪,只有那咸涩的味道正在慢慢溢进她的口中,和她的心底。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窗外的斜阳已彻底淹没在地平线下,萧郁飞的身体才渐渐变得疲软。他抱着膝盖瘫坐在积水的浴缸里,将头深深埋进双臂内,但即使光看他的身躯也能感受到那种无法言喻的痛苦。 

  杜静言依然靠着他,两个人就这样湿漉漉地坐着,天地之间仿佛已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这原本是世上最浪漫的事情,然而现在却只有种说不出的萧瑟与无奈。 

  杜静言幽幽地问:“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萧郁飞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他只是不停地摇着头。杜静言继续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好吗?” 

  萧郁飞沉默了半晌,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抬起脸缓缓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萧郁飞继续说:“我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告诉自己,告诉自己不可以这样。就像有一个人在我耳边不停地大声喝令我停止,我无法抗拒,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无法抗拒。” 

  萧郁飞的神情显得十分居丧,他接着说道:“从小到大,好像总有一个声音在不断提醒着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有许多事情我根本一点兴趣的都没有,但却总会不知疲倦地去做,比如说打篮球。我根本不喜欢打篮球,可是无论初中、高中还是大学,我都加入了校队,而且我常常会独自一个人发疯一样的练习。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很讨厌这件事,可是我却还是一直努力的做了下去。而刚才,我越想占据你,心中那个反对的念头便越强烈,直到如同洪水一般澎湃,逼迫我必须顺从它!” 

  杜静言叹了口气,徐徐地说道:“你不必太在意这些事,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都存在着许多不为自己所知的元素,它们或许是你无意识中获取的信息,或许是童年记忆中的残留。在你的意识记忆中早已经将它们遗忘了,但在潜意识里它们依然残留着一些点滴的影子,仿佛时时在影响着你的生活。” 

  萧郁飞望着杜静言的眼睛,她继续说:“比如说你打篮球,那或许是因为你童年时受到的教育,教导你做事一定必须持之以恒,不能半途而废,所以你的潜意识便不断促使你的行为。即使有时候,其实你并不愿意这样去做。” 

  萧郁飞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屋里没有开灯,一阵秋风吹进来,黑暗中阴冥之意愈加浓了。 

  ×    ×    ×    ×    ×    × 

  王小波从医院里走出来,抬头望了眼一碧万顷的天空,酸涩地笑了笑。 

  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局里的同事本打算来接他,可是却被他拒绝了。因为他今天要去见一个人,这个人很可能与他的车祸事件有着十分密切的关联,而这个人就是刘惠芬。 

  昨天有个在电信局工作的朋友来探望他,王小波便委托他查询自己车祸前接到那个电话的号码,而结果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那个电话就是从刘惠芬的办公室打出的。 

  刘惠芬所在的医院,王小波已来过许多次,所谓是轻车熟路,很快便找到了刘惠芬的主任医师办公室。 

  刘惠芬正独自在办公室里研究病例,见到王小波似乎有些惊讶,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你怎么来了?出院了?身体觉得怎么样?” 

  王小波在她的对面坐下,从皮包里拿出一张纸,放在刘惠芬面前的桌面上。 

  “这是什么?”刘惠芬边问,边仔细端详起来。 

  王小波说:“这是我刚从电信局查到的手机通话记录清单,最后的一条号码,就是我在车祸之前所接到那个差点要了我的命的电话。” 

  刘惠芬依照王小波的话,向记录纸的最底下看去,遽然间脸色已变了! 

  “不可能……,这……这绝对不可能……”刘惠芬惊讶地已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王小波微笑望着她,悠悠说道:“这本来的确不可能,即使让我想破头,也绝对想不到那个电话竟会出自这里。不过这张清单是通过电信局查询的结果,绝不可能会弄错,所以就算我想不信都不行。 

  刘惠芬默然地低着头,目光突然变得十分深邃。 

  屋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不约而同地注视着桌上的那部电话。就好像那部电话随时会突然变成嗜血的怪兽,跳起来咬他们一口! 

  其实萧郁飞并非真的怀疑刘惠芬,只是现在这已是他唯一的线索,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追查下去。 

  这时门忽然被推开了,小路走进来,见到王小波微笑着招呼了声,随即向刘惠芬说:“刘主任,杨院长请你过去一下。” 

  刘惠芬此刻才蓦然从思索中惊醒,“恩”了声,向王小波说道:“最近院里的事务比较多,我不陪你了,要是有什么事你问小路也是一样的。” 

  说着她便走了出去,临出门时还回头望了眼桌上的电话,目光却立刻好像触电一样收了回去。 

  王小波示意小路在对面的位子坐下,然后问他:“你知不知道这间办公室的钥匙一共有几把,分别在哪些人的手里?” 

  小路注意到王小波凝重严肃的表情,不敢丝毫懈怠,立即回答说:“应该有三把,一把在刘主任手里,另一把在我这里。” 

  王小波问:“那么剩下的一把呢?” 

  小路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