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百鬼夜行_序篇 夹竹桃的眼泪

2011-10-2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序篇 夹竹桃的眼泪
 
  想来开始看见那些东西的日子是什么时候,我有记不清了。从小到大,因为出生日期的关系,就和这些东西脱不了干系。我生于农历7月15日的凌晨0时0分,是鬼气最重的时候,鬼门正好打开。有个得道多年的大师说我活不过25岁,我身上的鬼气重得连他都没办法。

  从懂事开始,妈妈就一直带我四处寻找法师,身上有一大堆西洋,佛家,道教的,甚至还有些不知道从哪来的护身符,有没有作用我是不知道。但那些白衣服,蓝衣服,还有红衣服的哥哥、姐姐有的时候对我还挺好的。虽然,有时候感觉他们的表情有那么一点点奇怪。我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我的外婆曾经告诉过我,鬼,只要你不怕他,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他就不会伤害你的。

  在我10岁的时候,真的碰到差点死掉的事。后来想想,也许那就是后来所有事情最初的开始.

  据说夹竹桃有毒,误食之,能致人死命。妈妈说,夹竹桃的花开的越妖艳,就越不干净。因为在树下一定埋着些什么东西,让夹竹桃可以吸取养分的东西。比如尸体。

  那件事情,发生在那年春天,我们家门口的那株夹竹桃开得格外妖艳,花瓣红得好象可以流出血。隐约中,好象可以听见女人的哭声。

  “妈,那株夹竹桃前有个好漂亮的阿姨!”

  妈妈皱起眉头,有些恐惧的拉着我加快脚步:“小零,不管你看见什么,你都要当做没看到。那些什么……都是不存在的。你看到的只是幻觉。”

  “可是妈妈,那个阿姨对我笑了,她真的好漂亮!”

  “没有什么阿姨!快走吧!”

  “唉~~~~~~~~~~~~”明明已经走了很远却还能听见那声无奈的幽幽的叹息声,“你没有遵守约定呢……”再回头时,夹竹桃前已经没有人了,只剩下花娇艳的开着。

  春天,梅雨季节。从那天晚上开始,我们这边就开始下雨了。倒也不是很大,就这么淅沥的下着。在梦里老是回想起那株夹竹桃和那个阿姨。鬼使神差的爬起来,往窗外望去。老屋很大,明明以前从我房间的这个角度往外望是看不见那株夹竹桃的。但是很奇怪,现在可以清楚的看见那株夹竹桃在月光下显得更加妖艳了。雨好象变小了,我披上外衣,轻手轻脚的走过长长的走廊,推开门,再拐个弯,夹竹桃就在那。

  “好漂亮!”

  “很漂亮是吗?”我回头,看见下午那个阿姨就站在我身后。苍白的脸,红色的连衣裙,还有一头飘逸的长发。真的很漂亮,就像这花一样妖艳但又有些忧郁。

  “你不怕我?我知道你知道我不是……人……”她笑了笑,冰凉的手摸上我的脸。好冷,我打了个哆嗦。

  “我……因为你很漂亮……所以我不怕……”我望着她的眼,有种奇怪魔力,让我移不开眼。

  春天晚上,有些微凉的风此时竟有些刺骨。

  “冷吗?我在这里已经一个人待了好久了,都没有人注意到我。只有你……我一直都感觉很冷……”

  风吹过,夹竹桃的花香刺鼻。我回头看见那个阿姨的脖子上开始淌血,她的长发变得凌乱。

  “我好痛苦,被勒得好痛苦……”冷的感觉更深入体内,“这么久了,只有你来陪我说话……好寂寞啊。”

  “以后我每天晚上来这陪你吧!”我拉住她的手说,“阿姨,我知道我也经常一个人在家,也都是一个人的。”

  “真的吗?”她又变回刚刚那样美丽的感觉,“那我们就这么约定了……如果没有遵守的人要付出代价哦……”那抹笑有点诡异,只是那时我还小,并没有注意到。

  月夜下的夹竹桃,花香刺鼻。刺鼻到让人感觉有点窒息。

  “我们都是一个人,那就让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吧!”

  梅雨季,这里的雨没有要停的意思。回去以后,我开始发起低烧。忘了说一件事,从小由于一直都很接近那个世界的东西,我的身体一直都不好。经常发烧生病的。妈妈又回市里工作了,她很忙,一直都是这样。爸爸也是,总是那么忙。从小开始我就和奶奶一起住在乡下的这幢古宅里。每次生病,就这样躺在床上,透过房间里那扇窗户看外面的孩子上学放学。我没有朋友,经常生病,上课的次数都不怎么够,但我们家在这是望族,有钱,老师也就让我这么半休半读的过了。而且我成绩好,最关键的是小学是九年义务教育。我没有朋友,只有奶奶是唯一对我好的人。可是她也在今年年初去世了。我一直是个早熟的孩子,我知道我能看见那个世界的能力一直让人有些恐惧,所以我也一直都想小心翼翼的藏好,就在这乡下活到25岁然后死掉。我才10岁,可是感觉好象已经勉强的活了很久了。看了很多那些东西,可是就没见过奶奶,大概……她已经去那个世界了。死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不知道。

  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昏昏沉沉中感觉我家的保姆来给我换毛巾。奶奶去世后,妈妈就请了这个保姆陪我住在这里,照顾我。她说,等我小学毕业,就带我回城里。

  睡着的时候,想到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隔壁出车祸去世的叔叔在头七的时候,跑来找我哭诉了一个晚上。我看着他那半掉不掉的头,有点恶心,但想到他以前对我很好,还是坚持安慰他。结果快天亮时,他要走的时候对我说,本来,他是准备来把我带走的。但是看我这么好,还是不忍心。他说,一般人都看不到鬼的。所以,鬼没办法对他们怎么样。只有看到他们的人,鬼就会找机会把他们带走。因为,鬼是很寂寞的。难得找到可以看见他们的人,都会忍不住想把他们带走的。寂寞的感觉,一个人的感觉,不只是人会害怕的。他走的时候,亲了一下我的额头,低声说:“你这么辛苦,不如跟我一起走吧?”我楞了一下,然后,他就笑着消失了。

  好象又闻到夹竹桃的花香,令人窒息的甜腻。

  半夜的时候,醒过来,想起和那个阿姨的约定,我随便披了件外衣,又跑了出去。她已经在那了。

  “你来了?真守时!”她淡淡的笑了,有种不真切的忧郁。

  “你在等人吗?要不你为什么一直在这里?”

  “我在等一个约定结束的那天。那个人……也许不会来了。他不像你,他从来就是个不喜欢遵守约定的人。”

  “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等下去呢?”

  “不知道……大概是希望一个人的日子早点结束吧!”

  “……你想带我走……是吗?”我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从那天和她定下约定以后,回去就开始一直发烧,那时候我就该明白为什么了。

  “你知道了?知道你还来?”

  “我想知道为什么。”

  “你真是个好孩子……可惜出生的时间错了,你不该看见我们的。你遇见我还算好了,因为我在这一带是最强的,所以我的猎物他们不敢下手。现在你回头,看看在一带有多少鬼想带你走。”

  背后一阵冷风,我回头,一阵恶心,忍不住想吐。在我后面至少有一百个冤灵。他们的道行可能不如我面前的这位阿姨那么高,只能维持死时候的样子,有很多是断手断脚,肠子外流的。他们都用一种恐怖的眼神望着我。

  “看见了吗?其实你身上的味道也和我们差不多。虽然你还活着。这一带的冤灵非常多,这经常发生车祸你也知道的,所以徘徊在这的灵很多。大家都很寂寞,当然想找更多的活人来做伴。而被死人带走的活人不甘心就这么死了,又去找其他活人,这么循环下去,只会有更多的冤灵。”

  “但你是最厉害的。”我勉强忍住干呕,对她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忘了……”她低下头,“我是个地缚灵,已经在这很久了。久得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唯一记得的是脖子上的伤痕,还有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

  “我必须在这等一个叫雷的男人,否则我不能走?”

  “为什么会在夹竹桃这?”

  “说起来,很好笑,以前有个人告诉我夹竹桃象征热恋时的爱情。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做几件事,你要是都做到的话,我就不带你走。你要是做不到的话,一周以后,你就会因为发高烧的关系,窒息死掉。这是我给你的新的约定。”

  又是一阵风,吹动夹竹桃的叶子,沙沙的响了起来。风吹起她的头发的时候,我看见她脖子上有一道淡淡的伤口的痕迹,有点像勒痕。

  梅雨季,雨淅沥的下着。

  “什么约定……”我的声音有点沙哑,因为什么呢?是这令人窒息的花响还是其他什么的。我不知道。

  “我是谁。为什么来找你。就这么简单。要是你能在这一周内做到这两件事,我说不定就会去投胎。”她笑着,忽然在我的耳边说到,“说不定你的心里一点都不想我去投胎吧!因为……你也很寂寞吧!呵呵!”她一转身,红色的衣裙飘动,“拜拜了!一周后我们再见面了。或者,你觉得一个人无聊的话也可以到这来找我。我都会在这的哦!因为我是地缚灵嘛,除了这哪都去不了!”

  夹竹桃有毒,误食之,能致人死命。

  我出生的地方,是中国南边的一个小村庄。我的家是那种传统的大宅院,大得有点让人寂寞。在屋外那条通往外面世界的路还没建起来以前,我们这的灵只有一些很早以前的,穿着和戏子一样华丽服装的男人女人们。他们总是陪着我一起在田边看星空。有一天,他们对我说他们必须走了。其实在我小时候,我并不厌恶能看见鬼的这个能力。因为我总是一个人。大宅院里除了奶奶外能陪我的就只有他们了。奶奶的身体不好,经常被妈妈接到省城的医院去养病。我很奇怪,他们一直都是维持那个面貌的,对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眷恋的,为什么要走。他们说,因为村子要修路了,通往外面的大路。等路修好以后,这就不会像以前那么干净了。我一直不明白,他们所谓的干净是什么。

  他们说,从那以后,这可能就看不到这么干净的星空了。人的欲望也会变多,恨,执念什么的也会增多。当仇恨成为旋涡的时候,他们不能保证还能像现在这样和我相处。说不定被影响了,会把我带到不该去的地方。

  “你是个好孩子……你不该有这种能力……当你看见什么你不愿意接受的事实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忘记你所看见的一切。”这是他们走的时候说的话。从那以后,再也看不见穿着华丽衣服走来走去的叔叔阿姨们了,只能看见一些因为车祸去世不甘愿的徘徊的幽灵,还有出去淘金却失败的曾经的村人们。他们总是对我说:“妹妹,你一个人吗?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大家一起就不会寂寞了……”我总是装着看不见的样子,从那以后我深深的厌恶起这种能力了。一再的被提醒总是一个人的事实,非常的讨厌。还有,他们即使不想带我走,也会对我说他们生前的不甘,有的时候,看着他们,我会觉得自己讨厌长大。比如,去村外做生意成了大富翁的丁大伯,他因为在外面花天酒地染上爱滋病而去世,他就曾经找我说了很多……我不想再回忆起来的事。我讨厌这个能力,深深的厌恶。

  开始发烧时,头感觉昏沉。我不想刻意去找和夹竹桃阿姨约定的事情的线索。说不定我的潜意识里倒希望能早点离开这个世界。因为这样我就不是一个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一直回想起那个讨厌的丁大伯,他在超升前似乎对我说了什么事情。很重要的事情。我忘记了。好象,有什么东西非常重要。睡着前,又想起夹竹桃阿姨脖子上的淡淡的勒痕。

  “丁家的那个男人,听说最近迷上酒店的小姐不回家了呢!”

  “你不知道吗?男人啊,有钱就会变坏啊!”

  “丁大婶,别怕!我们会帮你做主的,怎么说你也跟他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日子,怎么说也不能不明不白的就这样离了,怎么样也要叫他把财产分你一点。到时候有什么好处,别忘了分点给照顾你的乡亲。”

  “哎呀,不得了,丁大婶……喝农药自杀了。”

  “真是歹命啊,这么多年的苦日子,以为熬到头了……”

  “她生前最喜欢夹竹桃了,我们就把他埋在村口的夹竹桃下面吧!”

  不对!夹竹桃不是在村口吗?怎么会到我家门口那呢?路?对了,那时候第2次修路的时候,要征用很多土地,大家就把那花移到我家门口了。可是,丁大婶不是早就火化了吗?为什么,为什么她又回来了呢?

  我忽然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到底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我忘记了呢?丁大伯走的时候到底说了什么,是我忘记了的。

  我匆忙的跑到那株夹竹桃那,她果然在那。

  “丁大婶是你吧!因为你和以前变了很多,所以我都认不出你了。”

  “你知道?”她笑的时候,额头上和蔼的笑纹依稀可以看见原来丁大婶的影子。“很了不起的能力吧!因为死的时候怨念太强,所以有了可以随心所欲变化相貌的能力。不过,我可不想变回丁大婶本来的模样,毕竟那已经满是皱纹的脸是不能和现在这样子比的。何况那老头子到死的时候,还是只喜欢美女。要是我以前有这么漂亮,他大概也不会去找小姐了。”她低下头,眼里隐约可以看见眼泪。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幽幽的声音有点不真切,似乎不像我自己在说话,可是我好象想起来丁大爷走的时候说了些什么。想起来的时候,眼泪就想留下来。

  “跟我走!我告诉你连你自己为什么都不知道要来找我的真正原因。”我伸手用力去拉她。冰凉的感觉,她真的是鬼呢!也许发烧真的有些让我变得神志不清了,因为我居然想带一个地缚灵走呢。

  “小零,你疯了!我是不能离开这的,你不知道吗?我的执念全在这,我离不开这的。”丁大婶大叫。

  “一定可以的!我一定要让你看到,不然这么多年你会一直都留在这,一个人……一直都是一个人……”身后的重量好象有千斤,可是我不能放手。寂寞,是连鬼都会害怕的东西。

  我们在这样的状况下僵持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吧,因为发烧的关系,我的全身都是汗水,好象感觉自己真的快死了。夹竹桃的花香刺鼻,但隐藏在花香下的是深切的寂寞。

  “不要努力了,傻孩子~~~没有用。我的执念,我的怨已经太深了,深的连我自己都没办法解决。所以才会一直留在这夹竹桃这边。你再这样下去,不用等一周了,再过一点时间,你就会死。”

  我没回答,只是努力想拉着她往前走。好象,有一点点移动了。

  “你真是傻孩子……”脖子上有点凉凉的感觉。身体好象变轻了。我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死了吗?我不知道。

  很久很久,脑袋里一片空白,只能闻到夹竹桃的香味,只是这次一点都不刺鼻,反而是很柔和的感觉。

  我醒来了。前面是丁大婶家屋后的铁轨旁。

  “可惜了呢。这原来是大片的夹竹桃呢!南方很少见的。我还以为这次能看到,想不到变成铁路了啊!”

  丁大婶坐在我的身旁说,“你醒了?看样子你还不到走的时候呢!”

  我爬起来,望着她:“你怎么知道我想带你来这?”

  “不知道。忽然想起来,你小的时候也经常到这来找我玩,那时候你丁大伯还是个庄稼汉,这是他唯一懂得浪漫的地方,就是这片夹竹桃。我年轻时一个城市女孩愿意嫁给他这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农村庄稼汉大概就是因为这片夹竹桃。那时候,我还以为自己会这样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一辈子呢!”

  “你等的人是丁大伯,他的全名是丁大雷不是吗?”

  “我等他做什么?他早超升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等他。他明明答应过我那天要回来吃饭的,可是……自从路修好后,他开始把这些夹竹桃做成一些工艺品卖了以后,就什么都变了。开始我们以为有钱就能过上好日子了……谁知道……我怎么会变得这么丑了呢?带孩子,洗衣服……我找不到年轻时那个漂亮的自己了……所以一听到他去找小姐,就只会闹……后来……”

  “……丁大婶……”

  “什么都别说了。我来找你,大概是因为我已经累了,这么久都是一个人,一直以来也只知道恨……好象很多重要的东西都忘记了。我想我也该走了。”

  她转身,眼角有些眼泪。“再见!我们的约定解除了……”她亲了亲我的额头,冰凉的感觉。凉得我有些痛。

  “等等!丁大婶!你…………的死…………”

  “什么都不要说,我已经忘记了……”

  风吹过,夹竹桃的叶子沙沙的响着。大家都讨厌一个人活着,但是有时候,你必须去习惯一个人的生活。花香伤感的在风中一点点消失,直到再也闻不到。

  “靠!那个臭娘们,我叫她跟我离婚,她还不要!老子给她100万她还不干。于是我一时认不住,用皮带勒死她,居然她也没有挣扎只是含着眼泪望着我,叫我要对孩子好点。真无聊,她死了,老子自然要去逍遥快活了。不过,还好她床下有敌敌畏,老子开起来倒了,那些村民就以为她是喝农药自杀,也没报警。真是好家在!可恨的是在她走后没多久,我就被那小姐罢了一道,谁知道染上这个病,就……真是的……老子还没玩够呢!”到走为止,丁大伯都在骂……不停的骂。

  春天,夹竹桃花开,过去的已经不会再回来。

  后来,我被发现晕倒在铁路旁,还好那晚没有火车经过。但因为高烧的关系,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好。醒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那株夹竹桃了,据说,已经谢了。天气晴了,妈妈告诉我,无论如何,小学毕业后就一定要回省城。

  一个人的日子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其实,说不定我的潜意识里希望自己就这样死掉。已经反感这样的寂寞了。

  空荡的老屋,死气沉沉。

  早熟的童年,没有快乐。

  其实,我们都是寂寞的。


第一篇 苍白的微笑
 
  还没学会坚强的自我保护以前,唯一学会保护自己的方式就是伤害别人。

  可是,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了别人以后,却发现自己伤的更重。

  谁都希望得到幸福。但幸福就像小狗的尾巴一样,明明感觉近在咫尺,却怎么也抓不到。

  市立第一中学,出了名的百年名校。虽然我的成绩是一部分原因,但能在初二的时候才转进来,爸爸的帮忙是主要原因吧。之前因为刚刚到省城来有点不适应这大得可怕的怨念,在医院呆了好长一段时间。好不容易可以控制自己不去看到那些东西,可是逼人的阴气还是让我很不舒服。

  在乡下最后的几年里,我终于学会控制自己尽量不要看到那些……可是,控制不住的时候还是会看到。

  刚刚进校门的时候,就感觉不舒服了。百年历史的名校,也就是证明遇到鬼的机会也变多了。算了,反正也习惯了。

  父母的工作很忙,所以我选择住校。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旺盛的人气还是不能阻挡那来自莫名的冰冷。比如,现在在拐角的树上就有一个因为跳楼自杀而死的学生在哭。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抬头望向我,眼睛里留下红红的血水,“你不该来这的,你是不净的人,你会带来更多怨念的!”她忽然跳了下来,双手紧紧卡住我的脖子,有点要窒息的感觉。现在是白天,这的念就这么强……

  “同学,同学……你没事吧!”就在我要倒下去以前,一个清脆的声音唤醒了我。“你没事吧!”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感觉就好象小兔子一样。

  “谢谢……我没事。”

  “可是你的脸色很苍白呢!我是初二五班的奈奈,你是哪个班的,要不我扶你过去吧!”她很亲切的笑着。

  初二五班,好象是我要去的那个班级吧!我抬头看了看她身后的那棵树,那个自杀的学生已经不见了。大概是暂时走了吧,毕竟现在是白天,她的能力还比较弱。反正我刚刚来,也不知道路,不如跟着她走好,免得我又逛到乱七八糟的地方。

  “那,麻烦你了。我也要去初二五班!”

  “难道你是新来的转学生!好巧哦,你就是我未来的室友了!我先带你去教室,等放学后再带你去宿舍。不过那宿舍很奇怪哦,除了我没人敢住呢!大家都说那间是自杀宿舍,可是我都待了一年,还不是好好的没事!现在终于有人跟我一起住了,我好高兴哦~~~我还以为我要这样一个人住到毕业呢!”

  我轻轻笑了一下,看她这个精力大概是属于永远看不到鬼,火焰超高的那种人吧!阳气这么重,没哪个鬼会自讨苦吃冒着魂飞破散的危险去找她的。

  “对了,说了这么多废话,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零,欧阳零。”

  “是哪个ling啊?”

  “数字的那个。”

  “好特别的名字哦!”

  在谈话中我注意到学校的走廊是那种有一定历史的水泥地,虽然从墙壁的油漆味可以感觉到新装修过,但还是可以感觉到年代的久远。

  “到了,这就是初二五班。”奈奈指着一扇木门说。奈奈先进去了,奇怪的是门缝里伸出一支手,苍白的手正向我晃动。手刚刚触碰到门把,就感觉到诡异了。门楣还有门上粘着很多黑影,这不是一般的污垢,而是普通人看不见的冤念。

  这里,不愧是百年名校啊!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希望……不要发生什么事就好了。毕竟这些灵在我来之前就存在了。

  “大家好!这是欧阳零,新来的转学生,也是我未来的室友,大家要看在我的面子上对她好一点哦!”看得出来,奈奈很有人缘。顺便说一下,她还是我们班的班长。

  放学的时候,我跟着奈奈到宿舍去。我发现宿舍的走廊也很奇怪。是那种很老久的建筑格局。走廊的灯很昏暗,很像那种鬼片里会出现的情况。奈奈距离我有一段距离,隐约间发现走在前面的身影变成了两个。

  不对!仔细看是一个只有上半身的女人趴在奈奈肩上,她似乎发现我看到她了。缓缓的回过头,我倒抽一口气。她的七孔,耳朵,眼睛,鼻子什么的,都在流血。

  “不许接近她,她是我的……”她用警告的眼光看着我,狠狠的说。

  我不禁退后了两步。“怎么了,零,宿舍就到了,是身体又不舒服吗?”奈奈发现我脚步慢了下来,停下来说。她越靠近我,我越发感觉到她背后的灵的敌意。

  “没事。”我仔细看了那个灵一眼,发线中分,梳着个小马尾,内眼角下垂,在嘴角右下方有两颗小痣。很奇怪,像奈奈火焰这么高的人,照理说应该不会有灵缠上她的。还有,这个走廊给我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宿舍到了哦!”奈奈推开最角落的那扇门,笑着对我说。

  虽然这是传说中的自杀宿舍,但一点有没有灵存在的感觉,大约是已经超升了吧!我注意到刚刚在奈奈身后的那个灵已经不在,于是问:“奈奈,你最近有没有朋友生病去世,是个梳着个小马尾,内眼角下垂,在嘴角右下方有两颗小痣的女孩子。”

  “没有啊!”奈奈奇怪的问,“我根本不认识这样的人啊!”

  那为什么,那个灵会在奈奈周围,还对我有敌意呢?而且奇怪的是,如果是附身或是缠住奈奈,应该会一直跟着才对,为什么早上和现在我都没发现,只有在走廊上的时候才看到,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那个走廊,让我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那天,我偷吃了伊甸园的禁果。所以我开始堕落。

  我的东西,永远都是属于我的。

  被别人抢走前,我宁愿破坏它。

  占有欲膨胀。

  住宿生晚上是必须上晚自习的。下课的时候要回宿舍难免就要经过那个走廊。有的时候,看多了的事情,你不会去在意它,即使它很危险。人总是这样粗心大意的。

  和奈奈刚刚走上三楼的时候还没感觉,那时候她一直在说话,而我总是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