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背面_这个故事的思路,来自一个恶梦

2011-10-30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第一部 背面
 
  这个故事的思路,来自一个恶梦。

  记得有这样一段话:

  上帝看人类,有如人类看虫子,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虫子一思考,人类就发笑,

  那么……

  上帝一思考,虫子就发笑。

  师父常说,出家人看红尘中人,是虚幻,红尘中人再看网络中人,是虚幻,而网络中人再看一切人,就都是虚幻了。这样的思路有些乱吧?简单说,就是在我的世界里看师父,师父是去世了,不是死,是去世,只是不在回到你的世界而已。

  师父不再来我的世界,我们现在这个世界。

  师父是一个妖,她在我们这个世界里,是变化莫测的。妖和精不一样。妖本无形,精却有形,比如蜘蛛精、狐狸精等等,遇到稍微有些道行的人,便被打出了原型,妖却无形。

  在师父和我认识的这二十年里,一直是以一个除灵师的身份出现。我跟着他,自然学到了不少本事。

  我和师父除恶,靠的是看背面。

  不错,就是背面。

  我们通过照镜子可以看到自己的正面,我平常也会最多的在人前展示自己的正面,但自己的背面却不能轻易看到。我们还常常悉心打扮和武装自己的正面,而背面常常被忽视。你的背面和你的名字一样,大部分是属于别人的。

  师父说:看一个人的弱点,先看他的背面。

  师父如今回到她自己的世界了,开心地生活、工作和一大帮好友聚会,当然,还有恋爱。而我,却还依然留在这个旧世道,看着这人来人网的背面。

  我是小翼,师父说我前世是天使的被折断的翅膀,所以取名,小翼。

  现在的我背着行囊,独自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的陌生街道上,饥饿难忍,身无分文。师父交代的那个叫什么朱什么白的人,也未曾来接我。朱小白!哼!什么“朱小白”!我看是白小猪还差不多,因为总是食言,才会肥得像小猪!哼!

  正在暗自发着脾气,正前方一个高挑得美女香气扑鼻地迎面而来,我马上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我对劣质香水过敏,却又忍不住处于职业习惯打量她的背影:正面虽然无懈可击,背面呢?看出她的高跟鞋有些松,每走一步鞋跟都会悄悄脱落一下,背有些弯,小腿无力。暗笑:看起来她是打起脸充胖子,心中十分没有底气。一个人自信与否,常常会表现在他们地背面——这是师父地话。

  “太阳当空照,肚子咕咕叫!”我转身,却看见一个面相温文得中年男子在我身后眯着眼睛,我不想理他,继续往前走,偷偷向后瞄一眼,却见那人一直跟着我,咦?这人怎么有些眼熟?猛地停步转身,那人一头撞在我身上,我面红耳赤大叫:“哇!我想起来,我见过你的照片,你就是那白小猪……哦,不,是朱小白!”

  朱小白不紧不慢道:“不用那么大声吧?免得一会我的FANS听到,都跑过来找我签名,那你就之后继续“太阳当空照,肚子咕咕叫了”!

  “嘁!你有那么有名气吗?”我正说着,就见旁边几个女孩在一边嘀嘀咕咕:“咦?那不是朱小白吗?”

  “呀!果然是朱小白!”

  “啊!朱小白给我签个名吧!”几个女孩向这边跑来。

  朱小白闻言,一把拉起我上了旁边一辆轿车,飞驰而去。

  朱小白是这个城市闻名遐尔的风水大师兼钻石王老五。

  开车的是个看起来比较冷漠的女人,戴着很酷的墨镜,那墨镜如同她的人一样——冷。我在后座悄悄问朱小白:“那个司机是谁?”朱小白的嘴形刚刚要发出“bing”这个音,就听那司机道:“冰山”!

  “哦,冰山姐姐好!”我故意露出一副很乖很可爱的样子,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我心里没底儿。

  “第一,我不是你姐姐,第二,我也不是司机!”冰山冷冷地说。

  我尴尬地吐吐舌头,而朱小白则在一边坏笑。

  我不知再怎么搭话,干脆眯起眼睛看起了窗外的风景。

  窗外,人潮涌动,每个人的背面,都有一个不同于正面的故事。

  看着那些背影,我有些晕,有些感伤,每个人都有一个不能召见于阳光下的背面。

  突然,一个妇人的背面映入我的眼帘,那绿绿的衬衣上,明明白白地爬着一只大大的肉虫子,那肉虫子占据了妇人的整个背部,好像是她的一个随身背包一样!

  “朱小白!你看那女人!”我指着背上爬着肉虫子的妇人说,“被妖精附体了!”我说。

  朱小白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茫然地说:“没什么啊?”

  我一拍脑门,忘了朱小白只是凡人,可能看不到这些异像,于是大叫:“司机!停车!”

  汽车不但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加快了车速,淡淡地说:“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司机!”我狠狠地坐在下,虽然不服气,怎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真不知我那师父如何认识这帮古怪的朋友的!

  不一会,车子到了一个隐蔽的院落,一进门,我便有些蒙,想不到钻石王老五朱小白会呆在一个四合院里,呵呵!四合院你见过不?正宗的四合院!

  朱小白有些骄傲地说:“小翼,我这院子不错吧?”

  我点点头,不,确切说是猛点头!

  “小白,已经第35个巧克力圣代了!”冰山还是淡然地说,面无表情,真不知道她脸上的肌肉是否已经僵掉了!

  小白笑笑,对一脸疑惑的我说:“去年我跟她发誓,再不许没来一人就自夸自己的院子好,夸一次就欠她一个巧克力圣代……”

  我笑道:“原来冰山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我还以为……”

  话没说完,冰山回头瞪我一眼,道:“不要用可爱来骂我!”

  “我……”我愣在那里,“我好像是在夸你吧……”

  小白大笑道:“走吧,去认识一下大院里的家人吧!别和冰山计较,她是极好的一个人,就是有些冷,以后,就都是一家人了。”

  走近一个看起来像是正屋的房间,就见一个10岁左右的小孩子在大吃西瓜,小孩抬起沾满西瓜汁液的脸,扑闪着大眼睛,道:“这个姐姐是谁?”这个问题倒是一针见血。

  “是小翼,以后你要叫她小翼姐姐哦!”小白用难得的温柔的声音说。

  “那,那,那”小女孩站起来,认真地说:“那她是刚刚被收容进来的新家人喽!”

  收容?我一脸疑惑地望着朱小白。

  “不是的,”朱小白弯下身子轻轻擦去小女孩脸上的西瓜汁,说:“小翼姐姐是我的朋友,她和冰山姐姐一样,是专门帮助咱们的!”

  “哦……”小女孩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那,那,那,那小翼姐姐好!我是幽幽。”

  我拍拍她的脑袋,转身轻声问朱小白:“她为什么叫你叫“那”?

  朱小白白了我一眼,道:“搅局你又?那是幽幽的口头语!”说完小白对幽幽说:“幽幽,你去叫其他的哥哥姐姐们都到大厅来好么?”

  “好!”幽幽笑着说,走之前还不忘把桌子上的西瓜皮收拾干净。

  “这里是收容所啊?”我问朱小白。

  朱小白道:“不完全是。圈里的人都叫这个地方是灵异大杂院,呵呵,其实没什么,就是收些孤魂野鬼,能投胎的就让他们投胎,不能投胎的就想办法让他们投胎,然后呢,镇压一些害人的恶鬼。然后呢,那些妖妖怪怪一类的……总之啊,是什么都干,唉!大杂院!”朱小白说道一半就没了耐心。不过大概意思我也明了了,大杂院嘛!

  不一会儿,大杂院其他三个人就都来了,小白说:“这些都是大杂院的工作人员,收容的人员你以后就慢慢认识吧!我现来介绍……”朱小白把目光移向一个看起来很普通很亲切端庄女孩。这时,却听另一个在屋子里也戴着墨镜的男人说:“算了老白,还是我们自己来吧!我叫1999,以前是个城市猎人,代号是1999,不过现在不是了,你可以叫我199!”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下象棋你可以找我!”

  接着,那个亲切女孩才说:“FREE!以后多了解,我们会成为朋友得!”

  我笑着冲FREE点点头。

  最后是一个看似严肃的老头,有点像这个大杂院的家长,他说:“叫我老鬼就好了!我以前开的酒吧,叫做天涯鬼话,那个时候人们叫我老鬼,呵呵,现在酒吧不开了,人家还叫我老鬼。”

  我愣在那里,看着那个老鬼,居然没有眼珠,老鬼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道:“瞎了!被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是什么?”我问.。

  老鬼道:“不提也罢,陈年旧事了!”

  以后,这个大杂院就是我的家了。我小翼的家。这个大杂院究竟有多少故事?

  这日,正和199下棋,199最善用巡河炮,常常把我打的一败涂地,我用求饶的眼光望着他的眼镜,(因为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眼睛,他总是带着墨镜。)却见幽幽跑过来,在199的耳边说了句什么,199听后,一步跳马,道:“小翼,你又输了!”

  说完便穿上外套急匆匆除了大院。

  无趣!自从来了大杂院,他们什么都不让我做!郁闷死了!

  我一把拉过幽幽,问她:“幽幽,你刚才和199哥哥说什么?”

  幽幽向后退了一步说:“那、那、那,那老白说不可以让你知道事情太多,老白说,你师父特别交代要好好待你的。”

  “可是我闷啊,而且啊”我蹲下来,和幽幽面对面,说:“而且小翼姐姐的本事也是很厉害的哦!”

  “那、那、那你说你有什么厉害?比冰山姐姐还厉害吗?”幽幽似乎来了兴趣。

  “当然啦!只要你让我看看你的背面,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啊?”我说?

  “那,那,那好”幽幽说完就转过身,说:“你说我在想什么?”

  “嗯……”我说:“你一定再想:我什么也不想,看看你说我想什么?”

  “哇!小翼姐姐你怎么知道!”幽幽高兴地跳起来,我暗笑,我只是随便猜猜而已,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啊!“你还有什么本事?”幽幽问。

  “这个,这个本事是天生的哦,我啊,又阴阳眼,比阴阳眼还厉害,简直就是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一看便能看出妖魔鬼怪的原型!”我说。

  “那那那那你不要看我!”幽幽说完转身跑了,眼里还含着泪花,我暗叫不好,这也许是幽幽的痛楚,她是一个怨灵,可是那又如何能怪她呢?她生下来就是如此,错得是那些期待她出生的人。

  还是给幽幽买些好吃的哄哄她吧!正这样想着,却见199又匆匆返回大院,眉头紧锁,道:“小翼,听老白说你是火眼金睛啊?”

  “可以那么说”

  “好!跟我走!”

  说完不由分说拉我出门,上了他的跑车。

  城市的中心酒店,门口立着“包场”的牌子,我和199走到门口,门口的服务员说:“对不起,请问有请柬吗?”

  199不知从哪里变成了二张请柬,看也不看那服务生一眼,拉我进入酒店。

  一个集会,是什么集会暂时还不知道,却见那些机会的人的每个人的背上,都背着不同的东西,呀!上次在街上背着肉虫子的那个妇女也在!

  天啊!这是什么集会啊?

  那些参与集会的人自然是看不到自己的背后的东西。

  我悄悄问199道:“这个是什么妖精聚会啊,怎么一多半的人背后都不干净啊?恐怖了太!”

  199道:“听说是一个网友聚会。”

  “什么网?”我问。

  “没人提及,让你过来,就是想让你看看这些人身上的都是什么?”

  “这个,我得好好看一下”说着便挽住199的胳膊,走近那一堆人。只见每个人身上背的东西都不同,有的人身上背的是花,有人是树,有人是云,有人是雨,还有人身上背的是耦,不知为何,见了那耦,就让我想起那个治疗便秘的广告,呵呵!(不知大家有没有见过。)

  那中年妇女背上的肉虫子,似乎看出我能看到它们,还冲我笑了笑!可恶!我走近肉虫子,刚要做法收了她,法力刚施展到1/4,就听那妇女说:“呀!背好疼啊!”说着就痛苦地倒下去,我忙收工,只看到那肉虫子对我嘲讽的一笑。可恶!

  “那些东西好像和他们本人合为一体了,消灭它们,也会危及那些人的性命!”我小声说。

  “我知道!小翼,别急,先查出这些东西的来头再说吧!”

  我收了法,那妇女神色好些了,这时一个头目模样的男人走上讲台,说:“咳咳!请安静!”

  场内立刻安静下来,那人继续说道:“欢迎各位斑竹和管理员还有各位技术人员这些年来对“我最恐怖”网站的支持!没有你们,就没有“我最恐怖”的今天!今天,全国各地的网络优秀写手和管理员都到了这里,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要犒劳大家!在这7天时间里,希望大家多多交流,玩得高兴!”

  “啪啪……”掌声热烈。

  这时听下面有人小声议论:“咦?今天其他四位斑竹怎么没来?”

  “不知道,可能是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吧……”转身望去,却见那说话的是一男一女,见我望向他们,立刻压低了声音,小声嘀咕了几句,就退了会场,那两人身上,倒是没有什么妖精。

  “什么是管理员和斑竹啊?”我问

  “这个……就是管着其它网民的人吧!”199含糊其词,我也似懂非懂。

  接着无非就是一些喝酒啊、跳舞啊之类的事情。

  199说:“网络冰山是高手,你回去找她帮帮忙,我去跟踪刚才说话的那两个人!”

  “好!”我和199无声无息地退出了会场,到门口回头一望,却发现那肉虫子正在冲我坏笑!可恶!早晚灭了你!

  回到大杂院,见冰山正在和幽幽在玩跳房子(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游戏,不知大家有没有玩过),

  只听幽幽笑着大叫:“那,那,那冰山姐姐,你踩到线了,退一格!”

  冰山也笑:“偏不退,刚才你都踩好几回线了呢!”

  幽幽跺脚:“那,那,那是你说不和我计较让我的嘛!我又没说我让你!”

  冰山刚要说话,见我愣在院门口,立刻又摆起了扑克脸,酷酷地说:“愣什么?”

  我调皮一笑:“没见过冰山笑,此一见,觉得……”

  “罗嗦!”冰山打断我后面肉麻的话,问道:“你不是和199出去办事儿了吗?怎么一个人回来?”

  我原本想逗逗她说199壮烈牺牲了,可是又怕再被她骂,只好说:“遇到些麻烦,请冰山帮忙。”

  “幽幽,姐姐该天再和你玩,好不好?”冰山不理我,只是对幽幽说道。

  “那,那,那我去找老鬼伯伯玩了,让他给讲故事。”幽幽说完,就颠颠地跑走了,我和冰山来到东房的工作室。

  “什么问题?”冰山问道。

  “一个网络聚会,发现聚会的人中有一半以上的人都被不知名的妖精附了身,那些妖精居然和人合二为一,我曾试着制服其中一个看着不爽的,结果差点连那人也伤了,那妖精真是可恶临走……”

  “说要我帮什么吧!”冰山打断我的话,我吐吐舌头,道:“查一下我最恐怖这个网站有没有什么问题?”

  “早说啊!”冰山说完转身打开电脑。

  我退后一步,看着冰山的后背,师父说过,一个人的背,是他的第二张脸,正如星象师们所说的太阳星座和月亮星座一样,太阳星座常常表现一个人表露给别人的印象,月亮星座却反映一个人的内心性格。背部,就是你的月亮星座,冰山的背部,圆润而挺拔,内心是个正直温和的人,只是敲字的时候肩部总是微微发抖,透露出内心的脆弱,也许,之前受到过伤害吧?

  “你又发什么呆?”冰山转身,“呶,你看,很普通的一个网页,这个版块是挂在一个叫银狐的网站之下,里面无非是一些写手在里面写写故事而已。”

  我凑过脑袋细看,整个网页风格简约清新,倒不似其它恐怖网站那样血腥腥的张扬,里面的ID也很普通,什么砖啊瓦的,鸟啊虫啊,妖啊鬼啊的叫了一大堆。

  “注册个ID试试,”冰山说着,就点击了“注册”的字样,名字为“局外人”(各位GGMMJJDD赶紧抢注“局外人”啊!呵呵!——小翼旁注)

  “咦?”冰山道,“注册新ID倒是轻松容易,一般不是特别出名的网站,都是非常支持新用户的,但是等网站作大之后,可能从服务器的负担和论坛管理上来说,就会对新ID的注册比较谨慎”,冰山好像对我说,又好像在自言自语。

  接着,冰山又用“局外人”这个ID在我最恐怖的“新恐怖主义”子版块发了帖子,在帖子里随便发了一个大杂院的小故事,不一会,就有人回复。看来在线的人还不少。

  “真的一点可疑的地方都没有吗?”我有些失望,原本指望这个网站是神秘的难以进入的网站或者一进去电脑就出现异常(别的故事里都是这样写的),可是这个网站如此正常,真是让人失望。

  冰山紧接着又打开了几个点击率比较高的帖子,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简略一看,那些故事文字一般,故事新编的倒是多。

  “笑!”冰山说:“改天让这些当事人看看后人写他们的故事,不知会不会哭笑不得。”

  “当事人?”我不解、

  “你以为大杂院就幽幽一个怨灵啊,孤魂野鬼多着呢,其中不乏传奇人物。”

  “问题出来了,”冰山严肃地说:“有没有发现其中有些ID的发言语气一样?进入他们的网站主系统看一下。”

  冰山摸出一张软盘,插入电脑,黑屏,接着,就一步一步进入我最恐怖的主服务系统(专业术语是这样说吗?若说错了,还希望指正,谢谢!)

  到了最后一关,却怎么也破译不了密码。

  “密码会是什么?”冰山把后背重重靠在电脑椅上,随后用椅子转了几个圈,输入了几个字符:

  错误密码

  再输,再错!

  嗯,冰山皱起眉头,说:“小翼,把幽幽叫来。”

  “哦!”我转身冲门外大吼:“幽——”

  “别那么大声,非得把那些孤魂野鬼吓死啊,大白天的!”冰山有些生气,我不语,乖乖的走出工作室去叫幽幽。

  “幽幽!到那里去看看怎么回事,密码怎么也破译不了!”冰山温和地说。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冰山对别人地态度都那么好,偏偏对我……

  “那,那,那,想不到冰山姐姐也有被难住的时候啊,好,看我的了!”幽幽说完,还不忘调皮地眨眨眼睛,看了我一眼,说:“那那那,火眼金睛的小翼姐姐转过头!”

  “好!”我转过身,心中却有些黯然:如此敏感的小小怨灵……

  等我再转过身时,幽幽已然不见,电脑还持续黑屏中。

  “幽幽本事还不小呢!”我说

  “是啊,”冰山叹道:“其实幽幽是个十分厉害的怨灵,一般的厉鬼见了她都要让路呢!可是她十分可怜的怨灵,因为她的命运曾经任人摆布,受人利用。没看到大院每个人对对她爱护有加吗?当初正是老白和大院每个成员的爱心感化了她的怨气,大家希望可以用爱心,将她永远感化下去,也希望她可以早日有个好的归宿。”

  我也不由叹口气,以前跟师父在一起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曾经有一个无相鬼仅仅因为一个八婆女鬼的挑唆,就害了进百条人命,真不知到该恨还是该悲。

  正在独自悲伤,就见幽幽从网线接口冒出来,惊叫道:“那,那,那小翼姐姐,谁让你看到了!”

  我装傻:“那,那我刚才什么也没看到啊?”

  “那,那,小翼姐姐你好讨厌!学人家说话!”幽幽嗔怒。

  “好了!”冰山打断我们的话,说:“幽幽,怎样?”

  “那,那,那网站的密码果然诡异哦!”幽幽摆出很严肃的小脸,一本正经地说:“那,那,那密码是:逆我这,这个那个的这,逗号,死!”

  “是这个吗?”冰山在电脑上敲出:“逆我者,死!”

  “那,那,那不是啦,”幽幽说,“是:逆我这,逗号,逗号,死,叹号!”

  “是这个?”冰山又打出:逆我这,逗号,逗号,死,叹号!

  “那,那,那还不是啦,是:逆我这,逗号,然后是那个逗号……那,那,那人家说不清啦,我来打!”幽幽一着急,抢过键盘,打出:“逆我这,逗号,死!”

  冰山哑然失笑:“这个密码倒是独特,我看符合小翼的风格。”

  “关我什么事!”我不平,刚说完,就见冰山已经进入了我最恐怖的主服务系统。

  乱码!主服务系统的所有技术数据都是乱码!

  “幽幽,你刚才可能进去?”冰山问。

  “那,那,那我刚才进去的时候,就是乱码了!”幽幽认真道。

  冰山接着又回到主页,一片风平浪静,不像是网站被攻击的样子。

  正在一头雾水地时候,199风风火火地回来了,“怎样?”我和冰山一起发问,冰山不悦,道:“干嘛和我一起说话?”

  “我……”我不说话,还是不说话为妙。

  199说:“那两人是我最恐怖的比较好的写手,一个网名叫做银银,一个网名叫做波波……”

  “他们为什么背上没有妖精?”我打断他

  199:“不知道,只是知道,他们好像只为写故事而写故事,从来不参与是非。”

  199正说着,冰山早已打开那两人的故事,确实是优秀的写手,而且除了贴故事和回复一些支持他们的网友,别的都不多说。

  倒是其它好些个帖子里,都是出言不逊,言语粗俗的,网络嘛!总得给人一个露出本性的空间,咱们平时里顾及这个,顾及那个,总是把全副武装的正面拿给别人看,至于背面,总也得找个地方展示一下吧?网络,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这个地方。

  难怪师父常说:虚,则实之。

  我可以这样理解:虚幻的网络,却能展示人性的真实。

  背面,我猛然忆起,那些怪物为何都爬在那些人的背面?

  虽然开始我也注意到这个,当时只是理解为,人的背面,是最容易乘虚而入的地方,却不曾想到那些怪物硬生生地附在人地背面,又何尝不是对那人背面地掩饰和保护?

  进而,我又被自己的思路吓了一跳!如此说来,那怪物非但不会伤了被附之人,反而实在保护他们?转念再一想,不对不对,看那些怪物的嘴脸绝非善类哪!

  “小翼!你看这个帖子!”冰山道:“我一时性子上来刚刚说了句反对的话,马上就被封了呢!”

  “那,那,那那封了再自己解开就是,反正这个也难不住冰山姐姐。”幽幽不平

  “网络是网络,咱们大杂院的事情还忙活不过来呢,跟这些人计较什么?”说话的是朱小白,朱小白大大咧咧地说:“幽幽啊,你还是拿着老白的签名照片去街上换西瓜吃吧!呵呵,那个小人国,出了这个鬼网谁认得谁是谁?他们的照片能换西瓜吃吗?哈哈!还是你老白哥哥厉害!^_^!?”

  冰山白了朱小白一眼,道:“不必惹是生非,打草惊蛇。”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