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变态灵异学园

2011-10-31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第一部
 

  在这个世界上,鬼怪之类的东西很多。虽然大部分人看不见,因而并不把它们当成一回事,但是无论如何,存在的东西始终也是存在的。就跟人类一样,鬼怪也有好有坏,他们本来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居民,但是因为重重原因而滞留在这里。如果他们不捣乱倒也罢了,偏偏大多数的鬼怪都是很喜欢开玩笑的,而他们开的玩笑,很多都让人类无法忍受--  比如说,早上一起床,你要上厕所,厕所的里蹲着一只鬼。

  你上吗?还是不上?

  大多数人只有一个选择--昏死过去。

  这就导致了人类社会秩序的混乱,尤其是近几百年来,拥有灵异能力的人越来越多,能看到鬼的人也呈逐年递增趋势,自然,患心脏病的几率也比过去高出了34.156%……为了阻止这样的情况再继续恶化下去,政府终于开始批准专门的灵能学校,培养优秀的灵力人才,以求维持灵界和人界的平衡。

  我们要讲的,就是发生在其中一个灵能学校的故事……


第一章、入校·见面·大混战……

  这里是变态云集的拜特灵异学园,九月开学。

  这里从外观上看来其实和其他的普通学校并没有什么不同,普通的校门、普通的教学楼、普通的宿舍、普通的学生……

  开学的那一天和别的学校一样,都是热闹非凡,不过,在这里引起“热闹”的,却不是普通的“东西”……

  楼厉凡拖着一只大箱子出现在拜特灵异学园门前。

  这所学校在他来之前就有耳闻,由于校长奇怪的癖好,把学校建在了深山之中,而且据说是在“鬼门”上面!

  所谓的鬼门,就是人界和灵界相通的地方,是人界死气最重的地方,而它开口在灵界的那一端则被称之为“生门”,是灵界中生气最重的地方。

  在这种地方盖校舍,真是个无比大胆又变态的决定!一般在别的地方的话,灵感很轻的人是不可能感应到鬼的,而灵感重的人就能轻易地感应到。

  可是在鬼门附近,灵感重的人反而会感觉不到(这被称之为灵感麻痹症状)或者感觉轻微,而灵感轻的人却经常被鬼压、被鬼追……

  所以在这里,受不了而退学的学生基本上都是灵感过轻的,这也算是淘汰选拔学生的一种方法吧!

  楼厉凡四下看了看校门的布局,觉得有些奇怪。他之前所上的那些灵异学园在校门口都会布有结界,因为灵异者聚集太多的时候,会出现灵感反冲的情况,就是灵感之间互相干扰,导致气冲紊乱,这对教学可没什么好处。如果是中高级的灵异者就不会有问题,可是在灵异学园中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初级的……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就会以学校内外的建筑、树木或者符咒建立庞大的结界系统,梳理灵气气机。可是在这所学校中,他感觉不到任何结界的存在。

  难道会是校长的疏忽吗?如果是新学校还有可能,这所学校可是建立了二百年以上的老资格,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不过这个学校虽然久负盛名,可听说校长却是一个大变态,那种混乱,说不定就是他想看到的……

  他和其他学生一起往校门口走去,他发现所有的人在经过校门口地上那一条黄色的线的时候都会显得小心翼翼,他再次以灵力探测那里,但是结果还是显示那附近没有结界……他走到黄线旁边,刚刚想一脚踏过线的时候,忽听身后有人大叫一声:“小心!”

  他来不及收回脚,一股强大的屏障力量猛地升起,金光一闪,他轰地一声就被推得倒飞了出去。

  感应结界……!!

  他的身体撞到了身后的什么东西,某种生物惨叫一声,被他结结实实坐垫在了身下。

  所谓的感应结界就是指只能感应到某种程度以上或者某种程度以下灵感的结界。一般是在特殊情况下起阻止灵感过高或者灵感过低的人进入结界内部的作用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从刚才那一撞看来,这个结界是低级结界,也就是阻止灵感过低者进入的结界,这么说来的话,这里没有防止灵感反冲结界的原因就在于这里!它根本不允许无法控制自己灵力气机的人进入,当然就不需要那东西了!

  这里的校长真是独具匠心呢……怪不得在全世界的另一学校排名中这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楼厉凡托着下颚陷入沉思……

  “对……对不起……你……思考完了……吗……?”

  非常颤抖的声音从楼厉凡的屁股底下传出来,他这才想起自己下面还压着一个人。

  他不慌不忙地站起来,看着被自己压倒的高个儿青年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似乎还听得到他被自己压到的腰骨发出咔咔的声音。

  “对不起。”他慢吞吞地说。

  那个是个很英俊的青年,尽管被他压得脸都快变形了,却并不为此而生气,只是微笑了一下,回答:“没关系。”

  “刚才……是你提醒我小心吗?”楼厉凡问。

  青年笑着点头:“可惜我发现得太晚了,否则你一定不会被摔出来。”

  楼厉凡看了一眼青年,没有说话。

  灵能者在一起的时候,本能地就会去探测对方的能力深度和性质,如果相反或者差距太大,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很深的交情,不过当然也有例外。刚才楼厉凡在说话的时候已经扫过了青年身上全部的灵能源,发现自己居然不能测出他能力的范畴。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只能有两种解释--一是这个人的能力实在太低,比普通人还要低几倍,让人感应不到;要么就是他的能力实在太高,高得让他无法接触……当然不可能是前者,出现在这里的人都不可能是前者。

  这对楼厉凡来说可是一个很奇怪的概念。在他出生的那天,身为灵异界一员的父亲就曾经抱着他狂呼楼家出了一个灵异天才,在之后的这么多年里,他的灵能也的确比其他人增长得更加惊人,到了现在,连灵异协会的会长也惊叹自己已经快不是他的对手,而建议他的家人将他送入了相当于普通学校研究生部的拜特灵异学园。因此对于这样一个会比他的灵能高出这么多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还像前面讲的,一般人对与自己差距太大的人是不会主动结交的,可是楼厉凡不同,他不是“普通人”,于是他主动对青年伸出了手:“楼厉凡。拜特学院一年级新生。”

  青年也微笑着伸出手:“霈林海,也是拜特学院一年级新生。很高兴认识你。”

  “我预言你会给我一抓……”

  一股阴森森的感觉从身后无声无息地袭来,楼厉凡本能地一回身,五指抓向对方面门:“何方妖孽……啊!”

  他硬生生收住了自己的势子。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女孩。是那种个子特别高、身材特别瘦、裙子特别长、头发特别飘、晚上出去特别容易引发伤亡事故的女孩。不过虽然她拥有普通人称之为“鬼气森森”的特质,但其实她本身并没有任何鬼怪的气息,只能说是个怪人罢了。

  此时的她正抱着一个本子记着什么,嘴里还念叨着:“预言准确率到现在为止81.25%……我叫天瑾,楼厉凡和霈林海你们好。”

  即使是打招呼,她的头也没有抬一下。

  霈林海毫不在意地回应:“你好!”

  楼厉凡没有反应。

  天瑾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那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很恐怖地盯着楼厉凡:“难道你不叫楼厉凡……”

  “不,我是。”楼厉凡慢吞吞地回答。但是他不喜欢跟这种奇怪的人打交道。

  现在的楼厉凡还不知道,在他踏入这变态云集的拜特学园之后,还会跟多少变态打交道……

  天瑾又低下头记:“遥感准确率92.74%……”

  记完之后,她又像来的时候一样,无声无息又阴森森地飘到别的人身边。

  “我预言你会……”

  “哇------!!我的妈呀!!!”

  “…………”楼厉凡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霈林海倒是对这种事情似乎司空见惯,全没把那女孩的事情放在心上,他看看楼厉凡的大箱子,笑道:“这么大的行李,你一个人拿着很辛苦吧?我帮你好了。”

  不等楼厉凡说话,他已经弯下身体捡起了箱子,表情却不知为了什么而微微一变。

  “……原来是这样……”

  楼厉凡的内心也相当惊愕,这箱子是妈妈为他特制的,似乎在上面增加了一层念力或者符咒一类的东西,非经主人同意,他人根本无法碰触,可是这个人却这么毫不在意地拿起来……

  可惜他永远都是那种101号的脸,否则他的表情肯定有趣得很。

  他不知道的是,楼妈妈其实在那上面加上的不是普通的念力,而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平常人根本就不会用在防盗上面的念力……

  “走吧!”霈林海拖着箱子,和楼厉凡一起往那条黄线的结界走去。

  刚才楼厉凡之所以会被弹出来,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在不用的时候把全身所有的灵力蜷缩起来,在接触黄线的时候他根本就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两样,如果不被弹出来那才见鬼了。

  这一次他将灵力放开到最高限,很轻易地就过去了。霈林海自然也是一样。

  过了结界,他又想将灵力蜷缩回去,霈林海发现了这一点,立刻叫道:“不行!继续放开!!”

  正欲睡去的灵力唰地一下又伸展了开来。

  楼厉凡不解地望着他:“干吗?”

  霈林海道:“这个结界不像其他的感应结界,只限制在结界线的附近,而是被圈住的全部范围之内都有感应,如果你的灵力一旦低于某个限度,不管你在哪里都会被毫不客气地扔出去……”

  “……”真是够变态的!要是总把灵力放开那不是累死人了吗?万一生病或者睡着,难道也要被扔出去吗?楼厉凡没有说话,但是眼睛显现出了他愤怒的情绪。果然是那种变态校长才会干得出的事!

  霈林海挠了挠头,有点困惑地微笑道:“真伤脑筋……难道你都没有看入学通知书吗?”

  楼厉凡在全身所有的口袋摸了一遍,终于摸出了一张已经皱巴巴的纸。

  通知书上半部分的眉栏中填写着楼厉凡的姓名、年龄、性别等等,下半部分的注意事项中用大大的几行红字标明了学校门口感应结界和鬼门的事。

  霈林海将那几行字指给楼厉凡看,楼厉凡摇了摇头。

  “这种东西我没有看过,通知书来之前的半个月我姐姐就已经预感到,所以通知一来我就动身了,还需要看这个吗?”

  霈林海无言。

  拜特学园的占地面积非常之广,不过有围墙的部分只有学校的正门而已,侧面和后半部分全部是由大片的森林围合而成的,结界也都设在做围墙之用的森林树木以及溪流之上,看来是将整个山脉都包围进去了。

  在前面说过,这个地方是鬼门的所在地,鬼门所影响的范围恰恰就是这个拜特学园的范围之内,楼厉凡不禁稍微有些怀疑这所学校其实就是在封印鬼门……

  然而在他见到那个拜特学院的校长之时,他就不再那么想了。

  拜特学园的校长室在学校中心教学楼的最高层--第一百四十七层上,没有电梯。

  本来和霈林海一起从校门口走到学校中心就已经很累人了,到了这里居然还要爬那么高的楼!那不是要人命吗!要不是霈林海帮他把那个大箱子存放在一楼专门的储物区内,提着那么重的东西上去肯定会死人的!果然是变态的校长啊!

  两个人互相扶持着,和其他报名的人一起气喘吁吁地爬上第一百四十七楼,等爬上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毫不意外地看见上面有百十来个学生全部都瘫倒在那里,谁也不想动,不过为了不要堵住后面的人,他们还是很努力地挪挪身体,不要拥挤在楼梯口那里。

  他们两个总算没有跟那些人一样倒下。对霈林海来说似乎负担并不是很重,所以不倒下并不奇怪,而楼厉凡则是因为很讨厌和那么多人一起躺在满是灰尘的地上……简而言之,他就是死要面子。

  一百四十七楼上是一个整个的大厅,什么办公用具和家具也没有,只有在离楼梯口N多远的地方--也就是在另一边的角落里,有一个小房间,旁边有一个用铁杆钉着的铁皮的牌子,上面写着“校长室”,旁边画了一个似乎是蝙蝠的东西,就像小学生画一样粗糙。

  走近了,楼厉凡这才发现那个牌子的铁杆竟然是被硬生生地插进水泥地板中的,不由微吃一惊。难道会是那个变态校长……

  勉强支撑着还在发抖的腿肚子,楼厉凡跟着霈林海往校长室走去,不料刚走几步便忽然被后面冲来的一股大力猛撞到了霈林海身上。

  “让开让开!我们还有事!让我们先报道!”

  四个年轻人又喊又叫地拨拉开挡在身前的人,向着校长室横冲直撞地跑去。

  整个楼层的人都非常惊愕地看着十分有精力的他们。

  楼厉凡身上几乎一点劲都没有了,被这么一撞之下自然是将所有的撞击力都卸在了霈林海身上,霈林海啊了一声,看来撞的满痛的。不过他并没有抱怨,只是接住了楼厉凡的身体。

  校长室的门在那几个人跑到那里的时候就自动开了,等他们进去之后又自动关上。

  “真奇怪……”霈林海说。

  楼厉凡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当然不是门,而是那几个人的精力--爬了一百四十七层楼,正常人的话还能有那么大的精力么?

  不过那个房间看来虽然神秘,却非常不隔音,大家可以很清楚地听见里面传出的对话声。

  “你们几个,叫什么名字?性别?年龄?超能力?灵力几级?”发问的声音好像被捂在了一个很厚的东西里,分不清是男是女是大人是小孩的声音尖细地挤出来。

  “我,罗天舞!男,20岁,能力是诅咒。灵力C级!”

  “我,苏决铭!男,20岁,能力是徒手次元洞。灵力C级!”

  “我,乐遂!男,17岁,能力是以水净。灵力C级!”

  “我,公冶!男,18岁,能力是符咒。灵力C级!”

  这里虽然是灵异学校,但同时也是一个超能力学校。因为一般拥有灵感力的人都会同时拥有一种或者几种超能力,如果能应用得法的话,将会对他们以后的灵异工作发挥很大的作用。

  他们所说的灵力是一百年前才开始推行的世界灵力测验标准,总共分A、B、C、D、E、F六级,A级别最高,但是A之上还有特A级,只是能得到这个级别的人寥寥无几,连灵异协会的会长也不过是A级而已。

  那尖细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桀桀地笑起来。

  “你们几个……不会是用了苏决铭的次元洞走捷径上来的吧?”

  “……”

  “……”

  “……”

  “……”

  “那么,重来一次好了!”那声音很快乐般说,“记得不要作弊哦~”

  “哇呀!!!!!!!!!!!”

  “呜哇呀~~~~~~~!!!”

  只听得几声惨叫,那几个年轻人的身影嗖地一声被从房间之中弹了出去,与楼厉凡和霈林海错身而过,咚咚咣咣地滚下了楼梯。一层一层的楼梯之间充满了非常凄惨的哀叫声。

  楼厉凡和霈林海听着那几个倒霉的家伙凄厉的惨叫,相视无语。

  两人一起走到校长室门口,门静静地滑开,两人走进去,又静静地关上了。

  在外面的时候他们没有任何感觉,直到走进来才发现,这个所谓的“小”房间其实并不小。

  因为这里是在原本小房间的基础上所开出的另一个空间,整个空间之中似乎充满了不知名的东西,却又似乎空无一物。在他们的面前站着一个被一堆黑色的布包得严严实实的人,以及旁边所放的一只办公桌,桌上有高高的几摞文件,其中一摞文件上面悬空竖立着一支笔--就那么立着,没有依凭,就跟那个人以及办公桌一样,空空地站在那里,上下左右,没有任何东西支撑。

  楼厉凡和霈林海当然也是一样。

  这大约就是开这个“空间”的人所设立的“法则”,只要他想,这个空间之内的东西都是由他的意念支撑,刚才那几个人就是因为失去了他的意念支撑而被“法则”弹出去的。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性别?年龄?超能力?灵力几级?”

  楼厉凡觉得自己没有刚才在外面那样疲劳难过了,他放开了霈林海扶着他的手,答道:“我楼厉凡,男,20岁,能力是式神、无媒介接触灵体、徒手封印和灵力搜索。灵力B级上。”

  B级上也就是比B级高一点,但是还够不到A级,是一个过渡的中间阶级。

  “我霈林海,”霈林海答道,“性别男,年龄25岁,除灵感力之外全能。灵力未测。”

  楼厉凡浑身震动了一下。

  所谓的全能就是拥有所有这世界所有已知的超能力,即使没有关于灵感力一类的能力,也是非常罕见的了。

  “灵力未测是怎么回事?”

  霈林海犹豫了一下,尴尬地挠挠头:“呃……是因为我把所有测量灵力的装置都给弄坏了……”

  弄坏了!?楼厉凡和那个黑布包裹的人同时吃了一惊。那也就是说,他的灵力比测量装置的最高限--特A级还要高出三个级别以上!

  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他们在报告的时候,那支笔一直在自动唰唰地写,在听见他把装置全部弄坏的时候啪嗒一声倒在纸面上,但是很快又站了起来。

  不过关于这一点,黑布包裹的人并无意多问,很快便放了他们走。

  在出门之前,霈林海突然问了一句话:“请问,校长在哪里?报道的时候不是要见校长吗?”

  那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用非常颤抖的声音问:“校长……难道我不像校长吗?”

  光从声音就可以听得出他相当地悲愤,然而霈林海还是很不合时宜地“啊?”了一声。

  “你就是校长?为什么穿的像变态一样?”

  楼厉凡来不及去堵他的嘴,那句最不该问的话已经出口了。

  “你说谁是变态!!!!!!!!!!!!!!!!!!!!”

  只听一声轰然大响,校长室飞出了两条人影,比刚才那几个人更倒霉的是,他们没有滚下楼梯,而是直直地冲向校长室正对的楼梯处的那一大片玻璃,哗啦啦几声,他们已经冲向了自由的蓝天。

  “居然说我是变态……我哪里是变态啊!!!我哪里像啊!!!这么酷的打扮可是我想了很久才设计出来的!那个没眼光的居然说我是变态!太过分了!你说对吧~~~~小派?”那句话他是对那支笔说的,一边说还一边靠近它,小派的笔帽上浮现出一大滴汗,好像人一样踉踉跄跄地往后退……

  被丢出去自生自灭的两个人在半空中像纸片一样下坠着,楼厉凡在匆忙之间来不及想许多,一只手拼命地抓住同样下坠着的霈林海,另一手手往空中一挥,大喝:“出来!御嘉!频加!”

  两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从他的掌心之中拉扯着两条长长的白线长鸣着冲出来,在空中形成两条绞扭的线,好像降落伞一般减缓了楼厉凡二人下降的势子。

  但是那种减缓还是太轻微了,这么摔下去纵然不死也差不多会摔成个残废。

  楼厉凡对她们叫道:“御嘉!频加!难道不能再慢一点吗?”

  长发的女子不满地道:“我们的力量只有支撑您一个人呀!您又抓着一个秤砣,我们当然拉不住了!”

  短发的女子同意地点头:“没错没错!我们可是娇弱的女孩子呢!”

  楼厉凡无话可说。这两个女子是他将死灵用灵力幻化出来的东西,但是因为教育失败,导致性格方面非常恶劣……对他这个主人从来都没有一点尊敬的意思。

  霈林海笑起来,对拉着他的楼厉凡道:“没关系,你放手吧。”

  “可是我要是放手的话……”楼厉凡的脑中忽然显现出了刚才在校长室时霈林海的报告--全能、灵力未测!

  他失了一下神,只是那么一下,抓住霈林海的那只手已经松脱,霈林海向下坠落,他却被御嘉和频加拉向半空。

  “霈林海--!”

  御嘉和频加尖叫起来:“等一下!厉凡!不要分神……”

  她们的话还没说完,身形已经倏地消失在半空,楼厉凡失去了阻挡的身体也像刚才的霈林海一样向下坠落……

  然后,落在一个软绵绵的、气囊一样的东西上。

  那是空气所组成的托举屏障,楼厉凡就落在那上面。屏障之下,是霈林海微笑的脸。

  “对了,我忘记你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帮忙。”楼厉凡说。

  气囊消失,他轻飘飘地落在霈林海的怀里。

  霈林海正欲张口说什么,周围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暴风雨般的掌声,还有口哨声、尖叫声。

  霈林海慌忙放下他,他这才发现他们二人四周居然围满了人,对着他们又是吹口哨又是鼓掌,看来是在敬佩他们刚才从一百多楼上掉下来却居然没死的壮举。

  等到他们去拿楼厉凡箱包的时候,那几个被校长扔出去的倒霉鬼才好不容易滚到了一楼。

  “都是你!说什么超次元好用!看看!呜……好痛……”

  “我……我哪里知道还有这么一条啊!又不是要拿仙人的神圣水!只是报到而已嘛!呜呜呜……我也很痛啊……”

  “都怪老妈她们啦!要打什么赌规定我们必须在这么短的时间来回……呜啊啊啊~~这下完蛋了!……痛……”

  “一定会被打的……呜呜呜呜呜……”

  他们哼哼唧唧地呻吟哭泣着,看来等会儿上去的路会比别的人要困难好几倍吧。

  按照学校中新生报到说明的指示,他们两个又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刚才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楼厉凡说道,“现在才发现,你居然没带任何行李。”

  霈林海手中提的是楼厉凡的箱子,全身上下并没有其他可能会是行李的东西。

  “我的行李……”霈林海笑了,“我的行李都是放在这里的。”

  他空着的那一只手在空中挥了一下,在他的指尖所划出的那个范围之内出现了一个不规则的空间洞--就那样一个平面的洞口,侧面没有厚度但在正面却有深度,里面堆放着几只大箱子。

  “这倒是个很实用的能力。”楼厉凡说,“不如把我的也放进去?”

  “好主意!”霈林海举起那只箱子,放进了洞口里。

  这里毕竟是灵异学园,这种能力在这里遍地都是,因此他们也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继续往宿舍楼走去。

  楼厉凡有点想不明白,像他这样一个超能力近乎全能、灵力深不可测的人,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上学呢?按照他的能力标准,进入灵异协会当个副会长甚至会长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他又是为了什么到这里来?

  好像看出了楼厉凡心中所想,霈林海挥手关掉空间洞,笑着说道:“不要看我的能力很多,但是就是因为太多太杂了,我自己没办法稳定地控制。比如说刚才从楼上掉下来的时候,你可以在瞬间呼叫出那两个式神,可我就不能在瞬间使空气密度改变。这次幸亏是从一百层以上掉下来的,如果是从七八层掉下来的话,我根本没有时间去做气垫。这种能力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所以我要在这里学习如何控制这种杂而不精的情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