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外国鬼故事 >> 正文

宇宙怪物

2011-10-31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这个故事是某一宇航员所经历的恐怖与绝望的记录,敬以献给没有遇到过这种倒霉事情的幸运者们。

  一艘高速飞行在银河系宇宙中的宇航船,在辽阔无际的太空中,无论速度有多快,看起来仍象是蜗牛在地上爬行。

  宇宙实在太大了,四周上下都是一团漆黑。发光的星体虽然很多,可是彼此相距甚远,若干光年前的光线,来到宇航船边时,已经照不亮它的任何部位。因此,这艘巨大的飞船,简直就象出没于好望角上的一艘幽灵船。

  这只商业运货船“诺斯特罗莫号”,全体船员共有七名,载着从外太空某星球取来的稀有矿砂,供地球解决能源问题之用。现在是返回地球途中。

  “诺斯特罗莫号”的航行,全靠电脑自动驾驶。休息时间,驾驶舱里根本没有人,只有桌上的一只玩具小鸟,不时地把头伸进杯子里去喝一滴水。

  船上的七名船员,这时都躺在密封卧铺里,以超低温休眠停止有机活动,来度过漫长的无所作为的旅途时间。

  经过一定时间之后,由电脑自动控制的密封卧铺的盖子慢慢启开。这是该到船员起床活动的时间了。

  他们醒过来后,首先是到中心室去吃饭。当然,饭菜都是由电脑准备好的。休眠了许久没有见面的宇航员们,都欢欢喜喜地聚集在餐桌旁。

  船员中的黑人机械员帕克和机务长布雷特都是喜欢绕舌的家伙,他们的话题总离不开工资和奖金。

  “进密封卧铺以前我忘记对你说了……我想谈谈奖金的事啊!”帕克又开始对船长唠叨开了。

  “好吧,你就谈谈吧……”

  “我希望大家都说说,我们这次运货,是不是应该把全部收入都归我们才对……”

  其他船员都不作声。布雷特只好出来给帕克帮腔。

  “我和帕克两人是说应该改进奖金分配的规定,现在这样总有点……”

  船长达拉斯象开玩笑似地说:“可你们也得和别人一样……按合同规定拿报酬吧!……”

  “按合同规定就是问题呀,别人都比我们拿得多啊。”布雷特抱怨地说。

  忽然,电脑系统呼唤船员的蜂音器响了,他们的谈话被打断。达拉斯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下。

  船员中的科学家阿什催促达拉斯说:“达拉斯,‘妈妈’叫人去工作哪!”

  “好的,我知道!……行啦,大家都去工作吧,换衣服!帕克,你别慢慢腾腾的呀!”

  帕克情绪很坏地说道:“我喝完这杯咖啡再去还不行吗?”

  “那你就喝吧,真叫人没办法!”达拉斯说。

  “很难得呀……在这条船上,今我满意的,也只有这杯咖啡了……”

  帕克慢吞吞地喝着那杯他并不怎么喜欢的咖啡来磨时间。

  奇怪的电报

  所谓“妈妈”是电脑系统的代名词。在渺茫无际的字宙航行中,真是多亏电脑系统象妈妈一样,照料他们的饮食和作息。

  达拉斯走进电脑系统工作室。室内到处都是仪表和灯光,如果关掉室内的照明灯,这里简直就像是一具天象仪一般。

  达拉斯来到中央集成电路控制台前坐下,按一下报知器的开关,眼前的荧光屏上立刻现出了录字的情况报岔:船内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变化。

  达拉斯又按一下另一个开关,这是问下一步该做什么事情,因为宇航船的一切工作,都已事先记入电脑之中,每一阶段的行动,都要按照这位“妈妈”的指示进行。

  这时,屏幕上忽然出现这样的一句话:

  “座标2036,准备探查。”

  达拉斯不明白出了什么事,只得再问集成电路报知器:

  “‘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在驾驶室里也收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怪电波。引起职员们的议论。

  “地球在哪里呀?”

  “那是你应该知道的,怎么还问别人呢?”

  “可这不是地球发来的呀。”

  “可能是宇宙射线干扰造成的电波扫描误差吧?应该问问地球通讯中心。”

  船员中有两名是妇女,一是驾驶员兰伯特,另一个是二副里普利。里普利在妇女之中是比较沉着冷静的,她向地球发电联络。

  “我们的船号是180924609号……你们听到了吗?我们是商业运货船‘诺斯特罗莫号’,现在是从所罗门星群返回地球途中……不行啊,没有回答……”

  大副凯恩是个很出色的船员,他担心在紧急情况下女船员因慌乱而造成失误。镇定地说:“继续与地球联系。”

  里普利奉命照办。

  “南极监听中心,你听到了吗?——”

  这时,兰伯特查到了怪电波的发出地点,放心地说;“我知道了,是Z系第二星——色魔星附近发出的电波……我们的船没有到达那个星球的外围引力场……所以那个星球对我们还没有引力作用……”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凯恩说。

  正与地球通讯中心联系的里普利也插话说;“那个星球与我们的物质结构完全不同呀。”

  全体船员都集合在中心室里,想问问船长究竟应该怎么办。

  船长的话直截了当:“看来大家都已知道发生的事情了,‘妈妈’已经改变了我们的航线。”

  “为什么?”凯恩问道。

  “在原定计划中已经规定,如果发生某种情况,就要改变航线……总之,‘妈妈’似乎是收到了—种未知天体发来的信号……于是就叫我们去调查。”

  “发来的是什么样的信号呢?”

  “是用声波发来的信号,每隔十二秒钟重复一次。”

  “是SOS遇难呼救信号吗?”凯恩问道。

  “这个嘛,目前还不清楚。”

  “那里有人吗?”里普利问道。

  “尚未肯定……”

  方才为工资发牢骚的帕克,这时又插进来说:“喂,喂,别谈这个啦!我们是商业运货船,不是救护船。合同没规定的事,我们为什么要多管呢?如果能额外给钱,那……又当别论……”

  科学家阿什不慌不忙地说道:“对不起……若说去救人的事,合同上可是有规定的:如遇已知的某种生物发出遇难呼救信号时,必须前往调查营救……”

  帕克的好朋友布雷特又帮腔说:“可是,那是不是已知的某种生物,不是还不清楚吗?”

  “还是快点回家,去参加欢迎晚会吧!”帕克又加上一句。

  阿什毫不让步,继续坚持自己的主张:“如果不按合同办事,就不能付给合同规定的报酬,就是说,一分钱你也拿不到啦……”

  这话使帕克哑口无言。

  船长达拉斯像教训帕克似地说:“怎么样啊?”

  帕克耸了耸肩膀无可奈何地说:“好吧,那就去吧……”

  于是,事情就这样决定了。达拉斯望了望大家,命令说:“好啦,那就向色魔星前进!”

  不速之客

  “诺斯特罗莫号”一直向色魔星飞速前进。来到近处,才看清它像土星一样有一个光环,周围还有三个小卫星。

  离色魔星距离越来越近,信号也越来越清晰,似乎发信地点就在这个大星球上的某个地方。尽管宇航船有一切现代化设备,可是到达吉凶未卜的地方去,仍然使人有些提心吊胆。

  不多时,宇航船进入了这个星球的轨道。为便于行动,“诺斯特罗莫号”的探查船从母船分离出去,全体船员乘探查船向该星球表面进发。

  接近星球表面时,看到的是一片荒凉景象。没等船员们仔细观察,就遇上了一场可怕的风暴。探查船被吹得摇摇晃晃,就象大海里的一叶扁舟。

  驾驶室里,充满了紧张气氛。

  “DC阀加压!……”

  “开始下降。”

  “三、四、五号探照灯启动!”

  “快要到达了……”

  “可现在还什么也看不见哪。”

  不管船员们如何议论,船长达拉斯命令着陆。

  “开始下降!”

  领航的里普利准确无误地执行船长命令。

  “已接近目标区……”

  “前进!打开航行灯!”

  探查船开始着陆。高度仪报告目标距离:“五,四,三,二,一……”

  着陆大体上是成功的。着陆时虽将气压管及船体的一部分碰伤,但并不是致命的损害,据帕克说,机械修复至少要二十五小时。

  在驾驶室里,人们的话题不外是那个信号到底是从哪里发出的。

  科学家阿什向船长达拉斯报告与母船联系的结果。

  “据‘妈妈’说,这里的‘太阳’将在二十分钟后升起。”

  “发信地点离此有多远?”

  “在此东北两公里处。”

  站在旁边的凯恩插进来说:“可以走去吗?”

  达拉斯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因为谁也不知道实际情况,无法回答。

  “阿什!能检查一下外界大气状况吗?”

  阿什立即按动一个仪器的开关,屏幕上现出检查结果:“非活性氮……结晶体二氧化炭……甲烷……”

  “别的还有什么?”

  “岩石……溶岩地层……还有这里象是很冷。在零度以下……”

  凯恩又插进来提出积极的意见:“我愿意去探险。”

  “好吧,就这样决定,除你之外,还有兰伯特和我……”

  探险队的第一梯队由三个人组成:船长达拉斯、大副凯恩和女驾驶员兰伯特。

  打开排气防尘的舱门,看到外面是遮天盖地的暴风雪。

  三个人都穿着宇宙服,样子很象甲胃在身的古代骑士。他们笨拙地向未知世界迈出了第一步。

  探查船的外形,像个半圆球。它在高空时,从地面看来,象一个会飞的碟子。因此,也有人叫它飞碟。

  科学家阿什在探查船中与探险队员保持联系,通过宇宙服上的电视摄象机,三名探险队员所见到的一切,都如实反映在船内的电视接收屏幕上。

  探险队在一种与地球完全不同的环境中迈步前进。

  为了检查探查船的损坏情况,二副里普利来到机器舱。

  帕克和布雷特正在忙于修理工作,然而帕克对于这次出来探查,仍然持有不同意见。

  “哎呀,里普利,你来了,我正有事要问你哪。如果我们找到了那要找的东西,是不是真能得到超额奖金呢?”

  “帕克!不用你操心,该给的也会给你的呀!”里普利的反应很冷淡。

  帕克心想,你们敢情是能得到好处的,可我们又怎么样呢?我们弄得满头大汗,结果是一无所得。他妈的,跟这种滑头女人是谈不到一起的。

  这时,在探查船外,探险队员正在怪石嶙峋的山谷中搜索,不时地看到岩石缝中冒出缕缕的天然气。宇宙盔上的照明灯,随着他们沉重的脚步而晃来晃去。

  还要走多久呢?该是发现目标的时候啦,可是……

  从他们的宇宙盔顶上喷出一股股水蒸气,说明他们是呼吸急促的。

  忽然,他们都停住了脚步。前面是个什么东西呀?真是奇形怪状,从来没有见过的。

  它比一座小山包还要大。这样一个大家伙,是怎么被抛弃在这里的呢?它是宇宙船?还是什么建筑物?

  从外形看来,这东西大致是个马蹄形,就象一个大蘑菇。看样子,那奇怪的电波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一来到这个东西附近,探险队与探查船的联系即行中断。

  他们慢慢走到这个东西跟前,找到它的入口处。

  “看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还是进去看看吧?”凯恩这样说。

  船长达拉斯心里琢磨,这倒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这是另一种有机物。可能在遥远的古代即已死亡,如今变成化石。”

  他们三个人试探着走进里边去探查。

  这时,在探查船内,二副里普利正与科学家阿什进行争论:

  “阿什!‘妈妈’已经把那个信号译解出来一部分了,根本不象SOS遇难呼救信号呀。”

  “那么,是什么呢?”

  “可能是一种危险警告。我得去把探险队追回来。”

  “你又何必去追呢?他们一到现场,不就知道是不是警告了吗?你说是不是?”

  里普利听他这样一说,觉得也合乎情理,就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在那个大东西里边,达拉斯一行正在通过一条化石的走廊。夫廊两旁排列着象鲸鱼肋骨一样的根根化石柱。一定出这条走廊,就是一个大洞穴。他们手拉手向洞穴的上方走去。因为宇宙服很重,所以脚下必须时刻注意才行。

  三个人抬头往洞穴的顶部一看,不由得感到吃惊,这里简直就象罗马教皇的圣殿一样高大……这倒底是个什么东西呢?最上方有一门大炮,射手座上是一副宇宙人的巨大骷髅。巨炮的炮口直指天空,炮身则象天文望远镜一般又粗又大。看来射手是在长期搜索射击目标过程中化为白骨的。可是有谁接近过该星球?他搜索的敌人又是什么呢?

  这时,凯恩发现有一个通到下面去的孔道,孔道周围附着一层粘液,看样子也许是由于下面冒出来的湿气造成的。

  他们三人离开这奇怪的说不上是什么的“天文台”或“射击台”,想拉着绳子试着到下面去看看。

  第一个下去的是凯恩。他来到下面,看到里边很宽广,简直如同来到一个钟乳洞。不,与其说它象钟乳洞,不如说它象古罗马兵船的奴隶划桨舱。

  下面光线昏暗,凯恩只好慢慢往下滑,最后终于到达了船底。

  这里虽说是船底,可他落脚的地方,只能说是在船的龙骨上。往下面看龙骨与龙骨的间隙中,射出一种淡兰色的光芒,象是罩着一层薄纱一般。

  船底表面粘滑,使得凯恩跌了一跤。这时,他从耳机中听到上面达拉斯担心的声音:“凯恩!不要紧吗?”

  “啊,没事。只不过是滑了一跤。”

  这时,那淡兰色的光芒已经缭绕盘旋在凯恩的膝部。他向下一看,不由得一惊。他的脚边竟有许多不知是什么蛋立在那里。

  凯恩走到那怪蛋跟前,俯身察看它的形状,看到它的内部似乎还在呼吸的样子。凯恩就告诉同伴们:“这象是还活着的,是有机物。”

  凯思再看那个蛋时,它慢慢地张开了嘴,就象一朵食虫植物张开花瓣一样。在它的嘴里,可以望见有着如同人类大脑的一堆内脏。

  凯思俯身临近细看时,蛋里突然飞出一个什么东西,贴在他的宇宙盔上。凯恩一惊,一跤摔倒在地上。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及至其他探险队员从上面下来,赶到他跟前看时,那个奇怪的东西已经把凯恩的宇宙盔溶化出一个洞,紧紧附在他的脸上,再也弄不掉了。

  凯恩这时已昏迷不省人事;只好由其他两人把他抬回探查船中。

  异形之物

  他们三人回到探查船,立即校关进隔离舱。所谓隔离是与船内各舱室隔开的单独一个舱室。这是为防外界病毒侵入的一种防护措施。

  关在隔离舱里的达拉斯与站在船桥上的里普利争论起来:“里普利!用得着把我们关在这里吗?”

  “用得着。”

  “我们没受感染,让我们到里边去吧!”

  “凯恩发生了什么事呢?”

  “是有什么东西附着上啦,必须立即把他送进医疗室去。”

  “是什么东西附着上啦?请你详细说说!”

  在这种时候总是女人不肯通融的。船长有些恼火了。

  “肯定是有机物。快把隔离舱打开!”

  “你先等等。如果你们进里边来,全船就有被感染的危险。所以你们必须隔离二十四小时观察变化。这个制度你是知道的呀!”

  “这样过二十四小时,凯恩就会死的。赶快把隔离舱打开!”

  “请你听着!如果你们不隔离,我们全体都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你是扎大概也会采取同样措施的……”

  “里普利!这是命令。打开隔离舱。你听见了吗?”

  “我听见了。但我的回答是‘不行’。”

  这时,隔离舱的门忽然开了。达拉斯在里边自然是打不开的,而里普利也当然不会给开的。那么究竟是谁呢?这是科学家阿什在里舱按动开关电钮把门打开的。

  里普利一看隔离舱的门开了,当时感到很吃惊,船长和大副都在隔离舱里,有权打开舱门的,这时只有二副里普利一个人。她的措施本来是正确的,如果有谁想知道“诺斯特罗莫号”的命运,那就是从这一瞬间发生了毁灭性的变化。

  在医疗室里,来不及给他脱宇宙服就把凯恩放在了手术台上。科学家阿什用电动手术刀切开他的宇宙盔,看到凯思的脸上紧紧贴着一个像鲎鱼一样的生物,它的长尾巴像蛇一样地缠在凯恩脖子上。用手在下拉这个东西时,它的尾巴就缠得更紧了。显然无论如何是拉不下来的。

  达拉斯命令阿什把这东西的触手都给切掉。

  阿什用手术刀割开这东西的触手,只见从刀口溅出一些黄色的液体滴落在地板上,忽然,地板立即被腐蚀出一个洞。

  达拉斯嚇得面如白纸,大喊:“全体集合到这里来!”

  然后立即飞奔出去,从船梯上滑到下层舱室。

  到下面一看,医疗室下面的屋子,顶棚出了一个大洞。上面滴下来的液体,落在下面舱室的地板上,那里的地板又开始溶化

  “到下甲板去看看!”

  更下面的舱室,顶棚也开了一个洞。达拉斯小心地用圆珠笔把剩余的液体蘸起来。这时,看到圆珠笔尖冒出白烟立刻开始融化,直到笔尖化尽,那种极强酸的液体也消失不见了。

  跑过来的船员们,都吃惊地望着那支圆珠笔。

  里普利一个人来到科学家阿什的房间,想了解一下阿什擅自打开隔离舱的用意何在。因为她觉得作为一个普通船员是无权代替二副打开隔离舱的。

  阿什这时正在屋中分析化验那种液体。

  ‘我很吃惊啊,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呀?”

  “现在还不知道……你来有什么事啊?”

  “想和你谈谈……凯恩的情况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没有变化。”

  “那种外来的生物是个什么样的有机物呢?”

  “现在正在研究。它的表皮似乎是一种蛋白质构成的。它的体内有极度强化了的硅,所以它改变环境的力量似乎很强……懂吗?”

  “很难道。”

  “就是说,它的这个细胞组织都结合得很完善,所以只那么一点点的东西,也能生出强大的怪物来……”

  “可是,把这东西放进船里来的却是你呀。”

  “我是照命令行事的。”

  “凯恩和达拉斯不在船内氏我是负责人。

  “啊,我倒忘记了。可是,在那种情况下,除了放他们进来,还有什么挽救凯恩的办法呢?”

  “遗憾的是,你不经过隔离观察就把他们放进来,使得全体船员的生命都有危险哪!”

  “大概也不一定非把他们放进船内不可的。不过在紧急情况下,冒险一试也是允许的。”

  “这个危险太大了。你作为一个科学家,怎么……”

  “你对你的工作负责就行了,我对我搞工作负责。”

  谈话到这里谈不下去了。里普利感到阿什的态度有些暧昧,但因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也对他无可奈何。

  “诺斯特罗莫号”即将修复,帕克和布雷特两人正在修理着陆时碰伤的部位。

  一个宁静的夜晚,船长达拉斯站在船桥上望着星空沉思默想。这时,忽听阿什报告说凯恩已经醒过来了。

  达拉斯来到医疗室,看到凯恩坐在床上。那个怪东西已从凯恩脸上被弄下来死掉了。

  里普利听到消息也跑来看望凯恩,兴奋地说道:“这太好啦,起快把那个东西扔掉吧。”

  “里普利!这样稀奇的生物是一般很难遇到的。应该把它保存起来,进行化验……”阿什这样主张。

  “你是开玩笑吧!它会分泌极强酸液腐蚀一切的。如今虽说是死了,可也叫人放心不下呀。”

  “不要紧的。这也不是鸡尾酒,我也不会去喝它。这一定得带回去的呀。”

  达拉斯同意阿什的意见。说道:“到现在这种程度,似乎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科学家,应该由你来决定。你说是吗?阿什。”

  “达拉斯,你!”里普利并不相信达拉斯所说的再没有问题的话是正确的。

  “我不过是一个船长,关于科学的事,还得听科学家的呀!”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问题,你想过没有呢?”

  “该发生的事就发生吧。这是公司的指示,我有什么办法呢?……”

  达拉斯说到这里就不愿再说下去了。

  探查船修好之后,离开这个星球,与母船又连接在一起,整个“诺斯特罗莫号”以风驰电掣速度在归途上奔驰。就是以这个速度,到达地球还须十个月的时间。

  几个月后。在中心室内,酣睡醒来的凯恩觉得自己已完全复原,正在和大家一起吃饭。

  “在那个星球上发生的事情,如今你还记得吗?”达拉斯问道。

  “你最后记得的事情是什么?”里普利又加上一句。

  “我觉得像是做了—场恶梦,“凯恩说。“呼吸困难……总之,现在我们是在什么地方呢?”

  “正在返回地球途中。”里普利回答说。

  “你还得回到冷冻室去休眠呀……”布雷特说。

  在船员中,又恢复了许久不见的欢乐气氛。凯恩吃得很香,这说明他的身体似已康复。然而,这只不过是暂时的表面现象而已。

  不多时,凯恩的脸色忽然改变,吃下去的东西全都吐在了食桌上。腹部的剧痛使他的脸完全变了样子。全体船员人心惶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凯恩疼得满地乱滚,达拉斯和帕克把他扶起来,叫他伏在桌子上休息一下。尽管有两个人扶着他,他还是浑身乱扭,不停地哆嗦。他的腹部抽搐不已,越来越膨胀。接着,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凯恩的肚子爆裂,衣服全部都撕破,从他腹中钻出一个奇异的生物来。这是一个浑身血污类似鲸鱼胎儿的一个可怕的生物。这东西无眼无鼻,一张大嘴里满是锋利的牙齿。它站起来张嘴要咬周围的人。

  帕克拿起一根铁棒,想要去打这个怪物,可是又有些迟疑,下不了决心。生怕一棒下去,打得不好,又出别的事情。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这个怪物忽然不见了。

  凯恩已死,怪物失踪。在这种情况下,只好先安葬凯恩,然后再考虑别的事情。

  所谓安葬,也并没有什么坟墓,只不过是用白布把尸体包起来,然后丢到无限广阔的宇宙中去罢了。

  遗体最后告别仪式,也没有抚棺凭吊等内容,只是大家站在监视屏幕前望着他飘向广漠宇宙中去而已。大家都知道,为时不久,凯恩的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