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别墅·惊魂·迷情

2011-11-5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第一章 小茕小姐

  北京,天上人间。

  小薇正睁着她那双看似很无辜很清纯的大眼睛左顾右盼着,眼神中透着迷茫,原本就很梦幻的她又凭添一分吸引力。

  不错,她的职业在常人口中有一个脍炙人口的名称,叫“小姐”,曾几何时,这个本是用来称呼大户人家千金的词,已经成为灯红酒绿的城市中一个特殊人群的代称。

  当然,小薇不是街边那种50~200块不等的低等货色,她可是正牌的大学生,就读于一所名气很大,但名声不是很好,盛产美女的学院,每到周末,这个学院的门口,简直就是名车展会,奔驰,宝马,凯迪拉克……一个个大腹便便或年轻或年老的“成功人士”,搂着、挽着、抱着用金钱交易来的美丽侗体扬长而去。

  扯远了,简单来说,小薇是一个高级妓女,她长得非常漂亮,身材姣好,可以在人群中一下吸引住大多数的目光,她打扮得极为清纯,可以熟练地操着四种不同的外语来谈“生意”,气质高雅,谈吐得体,眉目之间,还隐隐透出一丝羞涩,柔柔弱弱的样子,很能激起某些男士心底中的保护欲望……所以,她从来不用愁“客源”问题,只要在这个高级迪吧角落里的小圆桌上坐下,不出五分钟,必定会有包藏着龌龊念头的男人过来搭汕。

  只不过,小薇是个很讲究的人,或者说,是个很挑剔的人,她做小姐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她,是为了寻求刺激,在不同的夜晚,和不同的男人,睡在不同的床上,做同样的事情,却每每有不同的感觉,不论是感官上亦或是心理上,都能拥有最大的快感,当然,有额外的收入,为什么不要呢,谁也不会嫌钱少的。

  “你好,小姐,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又一个凯子上勾了,只是不知道这个凯子的成色如何?

  小薇闻声转过头来,一个年约三十,还算得上高大英俊的男人彬彬有礼地冲着她微笑着,但眼中赤裸裸的欲望出卖了他,在剥起优雅的外衣之后,这个男人会像野兽一样疯狂地需索。

  长相75分,一身阿迈尼的西装熨得笔挺,雪白的衬衣上一尘不染,是个很懂得收拾自己的男人,+5分,而且,他的举止还算得上得体,再+5分,85分的男人,若是在平时,小薇会点头让他坐下来,谈上一会,然后决定是否把这个男人作为今晚的猎物——她从来都把自己放在狞猎者的位置上。

  但今天不同,小薇的心情莫名地有点烦燥,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她,让她等待,等待一个未知的目标,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显然不是她等待的东西。

  “不好意思,我约了人……”小薇懒洋洋地用一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的理由拒绝了这个暧昧的邀请。

  那个男人没想到以自己的条件还会被拒绝,有点尴尬地汕汕一笑,依然很有礼貌地说道:“那不好意思,打扰了。”随即离开了这张桌子,四周形形色色的美女会很快让他忘掉了刚才的此许不快。

  “给我来一杯威士忌加冰,谢谢。”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走进迪厅,径直走到吧台边坐下。

  威士忌,现在流行的喝法是加上一些鲜橙多,当作鸡尾酒喝,是以,点威士忌加冰的人已经很难见到,调酒师一边熟练地从制冰机中舀出冰块,一边有点好奇打量起这个男人。

  从他的气质和点的酒来看,这不是一个常常光顾此类场所的男人,可他偏偏又像很多来此寻欢的熟客一般——坐在吧台,而非坐在舞池周围的圆桌上,眼神肆意地打望着迪吧中的美女们。

  如果一来就坐在小圆桌上,那么,迪吧中那些长相出众,身材高挑的美女们,立刻就会用热情来回应,争先恐后地说“帅哥,和你聊天可以吗”云去,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的,一会儿就头脑发热,随便带上一个就走了。

  坐在吧台就不一样了,这儿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小姐不能主动上吧台旁边问台,那么,一个老手,完全可以坐在这里,慢慢地品着酒,在舞池里的众美女中,挑选一个最合适,最喜欢的……

  很快,男人选中了目标,他招了招手,叫来一个服务生,随手递过一张红色的钞票,然后附耳低语吩咐着什么。

  服务生仔细地听着,然后走向小薇,轻声说道:“小姐,那位先生想请您喝杯酒,问您是否赏脸?”说完,指了指吧台。


第二章 陪我一夜

  小茕顺着服务生的手指,一眼就看见那个男人,顿时眼睛一亮,今天整晚的莫名期待有了着落,心底的兴奋告诉她,这个就是她今晚的目标!

  她站起身来,随手拨了拨一头飘逸的长发,曼步轻摇,充满自信地跟在服务生的背后走向吧台。

  她穿得很保守,比这个迪吧中其他任何一个女人都保守,纯白的高领毛衣,长及脚跺的布裙,除了脸和双手,全身上下没有一寸肌肤露在外面,不像是一个常流连于迪吧的女人,倒像是行走于校园的学生妹——呃,她也的确是个学生妹没错。

  但这保守的穿着非但没有掩盖住她的傲人身材,那完美的酥胸将毛衣挺起一个浑圆而完美的曲线,一双完全手工制作的精美布鞋,在吸引目光的同时,也告诉别人,她的天足是多么的纤小,在毛衣领子下,若隐若现的那截雪白的脖子,更是引人暇思……在这人欲横流的场所,她的特别像是一道清彻的风景——也不是没有人想过学她的样子,只是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是别人学也学不来的。

  “来,尝尝这杯酒,看你喜欢吗?”男人用对熟识了很久的朋友说话的语气对小茕说着,递过一杯鸡尾酒,炽热的火舌从杯口舔过,酒杯里呈现出由蓝紫到殷红的神秘。

  小茕征询地看了一眼调酒师,调酒师微微地点了点头,表示这杯中没有被放入某种不良的药物,小茕放心地用吸管吸上一口,先辣,后苦,继而麻,转而酸甜的味道,好特别!她不禁问道:“这杯酒叫什么名字?”

  “叫战胜非典,很有趣的名字吧,把柳汁、蓝橙、伏特加、朗姆调到一块,就有了这种独一无二的酒,是什刹海一家酒吧的老板教我的,它的味道是不是很契合北京人对抗非典的心路历程呢?”男人满意地笑了笑,介绍起这杯由他亲自调出来的酒。

  “呵呵,谁想的名字,真有创意!”小茕恰到好处地掩嘴轻笑着,取悦着男人的自尊心。

  看着小茕动人的样子,男人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伸出手:“我叫邵风,很高兴认识你,不知小姐可否愿意告之芳名?”

  好文绉绉的话哦,这个男人也很有趣嘛!小茕心底又有一种想笑的冲动,她伸出葱白玉嫩的小手,轻轻地握住邵风那宽厚的手掌,好温暖,好结实,指缝之间,有几个薄茧,像是长年握笔而形成的,她不由自主的用纤细的手指在笔茧上划过,粗糙的触感给她很异样的感觉。

  “我叫小茕,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就是用得这个茕了。”小茕自然是所谓的“艺名”,在这种场所的女人,很少会告知别人她们的真实姓名,这个茕字只是正好在她取艺名的时候,胡乱用输入法敲打出一堆字中的一个,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此时此刻,小茕很想借这句古诗试探一下这个不像是来寻欢的家伙。

  “好一个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你果然是个特别的女孩,我很想和你聊上一整夜,不知道……价格……”邵风轻轻地拍了拍手掌,赞扬过后,话锋一转,有点吞吞吐吐。

  小茕在听到前半句时,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神色,却没料到邵风会这么直接,惊讶得不顾矜持,睁大了眼睛,再度审视起眼前的男人。

  他有着都市化的俊朗外形,帅气,而忧郁,双眸之中清澈无比,高大的身材,宽阔的肩膀,一身的名牌,就光那件黑色的风衣就得七八千块,像这样的男人,会上迪吧找小姐过夜?怎么看怎么不像啊!

  本来,即使只是陪聊也要500块钱的小茕在刚才过来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打算好了,像这样的绝种好货色,就算是没钱拿,免费陪他聊上一会也无所谓的,哪想到邵风会突然提出带她出场过夜,促不及防下,她习惯性地伸出一个手掌,5000。

  邵风沉默了一会,没有马上作出答复,小茕的心怦怦地跳动着,生怕这个在天上人间很普通的价格会把他吓跑,犹豫了一下,甚至想主动地降低价格,这时,邵风点了点头,绅士地牵起小茕的手,向迪吧外走去。

  小茕在衣帽间取出一个大包,和邵风并肩走向停车场,一阵秋天的凉风吹过,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邵风见状,脱下风衣,披在小茕身上,然后不由分说地抢过她手里的大包背在背上。

  好有风度,小茕看向邵风的眼神又多了几分迷醉。


第三章 博学男子

  载着邵风和小茕的奔驰,缓缓停在了四环外的一幢别墅门口。

  “哇哦,好漂亮的房子!”小茕像个小孩一样欢呼着,她的“客人”多半都会选择在天上人间三偻的包房里解决问题,偶尔有一些带她出场的,也曾有过住在漂亮别墅里的,但从来没有人有这样的品味,将客厅布置得很雅致,客厅角落有座迷你的调酒吧台,还有一架钢琴,乳白色的意大利软沙发,美丽的雕花吊灯,深米色的地毯和窗帘……客厅正中的墙上挂着大幅的风景油画,颜色淡淡的,显得很朦胧,有一种迷离的美感,仔细一看,上面的落款赫然就是这房子的主人——邵风,美中不足的是,这个房子里似乎很少住人,缺少一种生气,也许,摆上几盘花会更好一些吧,小茕已经忘了来这的目的,一个鱼跃倒在柔软的沙发上,对客厅品头论足起来。

  “冒昧地问一句,你每天都带着这么大的一个包吗?里面装着什么呢?不过倒是不沉,呵呵。”邵风似乎对小茕的冒失举动并不在意,手里提着那个大包,问她道。

  这句问话,让小茕醒起自己的身份,顿觉有点失落,她没有急着回答邵风,而是先问道:“你喜欢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护士服?OL套装?学生服?还是……?”

  邵风不知小茕这句问话的含意,随口说道:“你穿学生装应该最合适了吧,你的气质就是那样的。”

  “OK,我可以先洗个澡吗?”小茕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接着说道。

  “Of  couse。”说着,邵风又一次牵起小茕的手,带着她来到卧室,打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无比的床!不夸张的说,整个卧室的十分之九都是床了,而这个卧室的面积足有60平方米,请读者自己想像吧……

  小茕不敢置信地看了看那张大床,再回头看了看邵风,难道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竟有狂野的一面?这张床得能睡下多少个女人……

  邵风笑了笑,没有给小茕答案,只是说了一句:“我在客厅等着你。”便转身而去。

  小茕泡在舒适的按摩浴缸里,脑海里却猜度着邵风,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呢?多金,帅气,有风度,这些都不像是装出来的,但在这个表面之下,那张床……是否能说明他那清澈的眼神是装出来的?其实他是一个超级大色狼?

  不会的,他不像是那种人,可是,如果他不是色狼,那又为什么会去迪吧找小姐呢?真是个迷一样的男人!小茕用力地甩了甩头,想把这些纷乱的念头甩掉,但刚把这些念头抛诸脑后,又想起邵风那帅气的面孔,宽阔的胸膛……看起来很强的样子,不知道在床上……会不会很猛?想到这里,小茕的脸不禁红了起来,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般诱人。

  半个小时后,小茕穿着一身水手服出现在客厅,没错,那个大包中就是她的行头,里面装着各种服装,可以按照客人的某种特殊需要而随时换上,全部的服装都是新的,在这里,我不得不赞叹,中国什么时候有了这么敬业的色情工作者?天上人间,果然不愧是天上人间!高标准,严要求,作新时代的“小姐”!

  “洗好了?”换上一身睡衣的邵风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本英文的著作,听到洗手间门响之后,转过头来,看到小茕的学生妹打扮,神情无比惊讶,“Oh~太完美了!你真的很适合穿这身!”

  “谢谢!”小茕羞涩地低着头,绞着手指——这个是她的必杀技,穿着不同的衣服,便表露出不同的风情,她自认为自己的表演非常到位,当然,她的客人通常也这么认为!

  “来,过来!”邵风招了招手,示意小茕坐到她身边。

  好戏就要开场了,小茕默默地对自己说,心里有一种极大的期待,不知道这个男人会用什么样的花样让我欲仙欲死?她缓缓走到邵风身边坐了下去,轻轻地闭上眼睛,一副任君采缬的样子,楚楚动人,试问,血气方刚的男人,哪个经得起这般的诱惹?

  很抱歉,这里就有一个,那就是邵风同志,他并没有像小茕所想像的那样急色地展开手脚,而是稍稍往后退了退,问道:“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啊?我是学法语的。”小茕没等到邵风热切的反应,却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有点奇怪地回答着。

  “法语呀,那号称是世界上最优雅的语言,没有双元音,卷舌音也不像英语那样轻浮,呵呵”

  “是啊,你说的很对,你也会法语吗?”一聊起自己的专业,小茕顿时忘了探究邵风奇怪的举动,饶有兴趣地反问着。

  邵风端起沙发前茶几上的一个高脚杯递给小茕,然后说道:“呵呵,懂一点点吧,边喝酒边聊……”

  ……

  他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小茕越聊越是心惊,她发现,邵风简直是无所不知,没有任何问题可以难倒他!她已经完全沉迷于想找问题考住邵风,哪还记得其他的事……


第四章 快乐七夜

  “好了,时候不早了,休息吧。”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深夜两点了,邵风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带着小茕往楼上走去。

  ???卧室不是在下面吗?上楼干嘛?莫非……小茕胡思乱想着。

  “今晚你就睡这里吧,被子什么的都干净的,”邵风把小茕领到楼上的客房,说道,“我回房间去了,晚安!”

  “啊?!”小茕听到这里,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可是……”

  邵风像是被小茕提醒,想起来了什么,打开抽屉,露出一沓子钞票:“哦,对了,这是给你的酬劳,你点点吧!明天早上你起床的时候不用叫我,记得把大门关上就行,出了小区门口,搭出租车很方便的,所以,明天我就不送你了。OK,我下去了”说完便径直走向楼梯,留下一头雾水的小茕……

  这个男人花5000块钱,真的只是要我陪他聊一晚上?这太不可思议了吧?!如果不是,那他又有什么目的呢?!不会是想骗我睡着了,然后玩强奸,SM之类的戏码?也不会呀,像他这样一个强壮的男人,真要想那样,我根本没有办法反抗,那到底?

  小茕的脑子乱成了一团糨糊,打死也不肯相信邵风真的只是要她陪聊一个晚上,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可能性,翻来覆去地,直到天蒙蒙亮,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下午一点,等小茕醒过来的时候,别墅的主人已经离开,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小茕,看你睡得那么香,不忍心打扰你,睡了这么久,一定很饿了吧,冰箱里有做好的饭菜,放到厨房的微波炉热一下就能吃,请自便。

  啊!啊!!啊!!!小茕本来已经是一团糨糊的脑袋更是变成了一团缠在一起的线,乱七八糟的:这个男人究竟想干什么?起床时身体的感觉告诉她,昨天晚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而这个男人竟然还这么放心地让她一个人呆在这里,不怕她拿走点东西吗?还细心地准备好饭菜……难道,这个男人是天使不成?!

  是夜,小茕又一次来到天上人间,等待的欲望比昨天更加强烈了,因为,目标,当然是神秘的邵风!

  九点,邵风准时得如墙上的钟表一样,出现在吧台上,不等小茕主动过去,便又用100块小费的代价让服务生叫她过去,事情一如昨晚那样上演着,邵风再一次把小茕带到了别墅。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真的只是为了找我陪你聊天?”在车上,小茕再也忍不住了,直接问邵风道。

  “呵呵,是呀,没错,你不觉得我很寂寞,很需要有个人陪我度过漫漫长夜吗?钱算什么,怎么都是花掉,何不花在一个能让我觉得赏心悦目的女孩身上呢?”邵风开着车,微笑地答着。

  这个答案……有点牵强,但大体还可以让人接受吧,小茕不知道,她已经开始宁愿相信这个男人的每一句话了。

  迪吧相见,上车回到别墅,洗澡,换上学生装,坐在沙发上,品着上好的红酒,陪邵风聊得很晚,然后,各自睡觉……

  一连七天,小茕和邵风之间似乎有了一种默契,他们愉快地进行着上述的过程,天南地北地聊着,只是绝口不提小茕的真实姓名和就读的学校,也不问邵风的职业,中间曾有一次,小茕都觉得不好意思收邵风的钱了,拒绝了抽屉里的钞票,但在第二天,她回到学生公寓时才发现,在那个大包的侧袋里,装着一个厚厚的信封,里面,当然是5000块钱……

  小茕越来越享受这种生活,从一开始的不解,到后来的放松,她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个小姐,也开始厌倦以前那种所谓“刺激”的生活,被一个男人养着的感觉真好!她甚至有一种错觉,那幢漂亮的别墅,就是她的家,而那个优雅得像个贵族,博学得像个学者的男人,是她的老公……

  但是,第八天……直到半夜12点,邵风也没有出现在天上人间……他,去哪了?是不是有事来不了了?小茕焦急地想着……


第五章 烦恼七夜

  第九天,小茕依旧一个人坐在小圆桌上等到十二点,依旧回绝了过来搭汕的男人,依旧没有等到邵风的出现,她开始担心,她害怕邵风出了什么事……

  第十天,小茕有了一种想跑到那别墅看个究竟的冲动……

  第十一天,小茕决定,如果明天邵风还不来,她就去别墅找他!

  第十二天,小茕又犹豫了,她在想,邵风真的是为了找了她聊天吗?会不会是……他一见钟情爱上了她,所以找出理由让小茕去陪他,后来,他发现他真的爱上了她,又碍于她原来的“职业”,所以,不愿再找她?女人,有的时候,想像力实在是让人佩服……

  第十三天,小茕的心已经如刀绞一般,千奇百怪的想法都冒了出来,又担心,又伤心……

  第十四天,小茕在九点过后,打了一辆车,直奔别墅……

  别墅亮着灯光!在小茕在看到那微弱的灯光之后,心里像是被一柄巨棰重重地敲击了一下。

  我的心好痛!邵风,他真的是不愿意再来找我!小茕这样想着,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但在心痛之余,她又有一丝欣慰,邵风没有出事就好……

  她在别墅的门口俳徊着,犹豫着,几次想伸出手按动门铃,又收回了手,唉,就算能再见邵风又能怎么样呢?算了,还是走吧,她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卡”一声门响又让她扭回头去,别墅的门敞开了,灯光之下,高大英俊的邵风站在门口,温柔地说道:“是你呀?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坐坐呢?”

  小茕脑子里一片空白,木然地跟了进去,才发现,客厅之中,那个她坐了七天的位置上,赫然坐着一个穿着十分暴露,气质粗野,但单从容貌来说,丝毫不输给她的女人!小茕顿觉本已撕裂开来的心,变得粉碎!

  “来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小丽小姐~”邵风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小茕的心事,一只手拉着她,另外一只手拉着那个女人,介绍起来,“这位是小茕小姐。”

  已经稍稍缓过劲来的小茕,渐渐理清了思路,这个叫小丽的,很可能是另一个“小姐”,而邵风真的就是想找不同的女孩陪他聊聊天而已,这个结论,让小茕无比失落,她苦笑着安慰自己,谁让我自作多情呢,爱上这样一个特别的男人……

  爱上?对!爱上!小茕经过这一连串的心境变化,早已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对邵风牵肠挂肚的。

  依然是聊天,只是内容有点变化,这个小丽明显不如小茕那么有知识,和邵风聊的,都是一些很市井的东西,甚至……有些内容很下流,黑暗,小茕在旁边一言不发地听着,再一次见识到了邵风的博学,例如,他们聊起了“袍哥”这种地方性旧社会帮会组织——这个四川特有的东西,小茕压根没有听说过,可邵风依然将什么“十禁,十要,十条”等说得头头是道,只是在提起一条娼妓不能参加袍哥的禁令时,略微停顿了一下,看了小茕一眼,显然,他是不想让小茕不高兴,小茕在接到那个略带歉意的目光之后,心里又舒服了许多,毕竟,这个男人还是关心自己的嘛,而小丽,则根本不在乎这个。

  聊了深夜,邵风又将小茕和小丽送到楼上,不过这次小茕睡的不是以前的那个,而是另外一个同样格局,同样干净的房间,真不知道,这个完全没有佣人的大宅,怎么能保持得这么整洁的。

  不同的是,这次,邵风没有在抽屉里放上钞票,这是自然,因为他不可能事先就知道小茕会过来的嘛,但第二天,在小茕起床之后,还是发现衣服的口袋里装着一沓钱,还有一张纸条:

  非常感谢你主动陪我度过这美妙的夜晚,这些钱是你的酬劳,不过,小丽和你的价码不一样,你别告诉她你的价钱了……

  还有不同的是,冰箱里的饭菜,不是单份,是双份……


第六章 意外邀请

  这样特殊的经历,让小茕和小丽,这两个原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女人认识了,在小茕的第十四夜,小丽的第七夜过后,小丽也成为了邵风的过去式,她也差点陷入了那个男人别样的柔情中,还好她认识了小茕,在第一时间,便明白了自己对于邵风的价值,她,比小茕要幸运得多……

  一来二去的,小茕和小丽,在那个秋天成为了朋友,小茕也得知了小丽的身份以及她和邵风认识的过程。

  小丽是个陪Hai妹,也算是比街边流萤高出一个档次的小姐吧,所谓陪Hai妹,故名思议,就是陪客人一起Hai(废话),现在的声色场所中,摇头丸,K粉之类的软性毒品日渐盛行,这类东西有两种,一种是飘药,一种是Hai药,简单的来说,飘药就是在吃完之后,会觉得飘飘欲仙,产生幻觉,想要什么就来什么,而Hai药,自然是能让人Hai得不得了的东东喽,既然要Hai,女人少不了,于是,陪Hai妹便应运而生,一起吃药,一起随音乐起Hai,一起滥交……

  而在一个Hai吧之中,同进一个包房里的,通常会有一个“局长”,他是不嗑药的,只是坐在一边,先把粉划成一道道,等着大家把药吸完,药性上头之后,再去开音响而已,不用多猜,聪明的读者已经可以想得到,邵风,就是作为一个“局长”而认识的小丽……

  这么说来,他并不总是只一个人,一起和他去Hai吧的,当然应该是他的朋友吧,那样的男人,他的朋友会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小茕听着,想像着。

  像是猜到了小茕的想法,小丽继续说道:“他的朋友们啊,跟他可完全不一样,一进包房,就问我有没有被轮奸的准备!”

  呃,不是吧,真难以想像……

  日子一天天地流逝,很快,两个半月过去了,小茕终于渐渐地把邵风在记忆中藏了起来,只是深夜自慰的时候,才把那张帅气的脸从心灵深处拉扯出来,哦,我忘了交代,小茕已经不再去天上人间,不再做那不需本钱的生意,因为,她对那种生活已经再也提不起兴趣了,而钱,对她来说并不是很重要——她兼职作翻译所赚的,已经足够她的开销了。

  一阵悦耳的和弦铃声响起,很陌生,小茕先是一惊,然后是激动,因为,这是邵风打来的!在第七天的夜里,她把手机号码给了邵风,同样的,也从邵风那里拿到一个手机号码,只是,邵风事先就说过,那个号码,只有在特别的时候才会用,她也试过,不论怎么打,听筒里传来的都是机械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候再拨”,小茕,专为那个号码设置了一个铃声,当作回忆也好,当作其他的什么也好,即使她那个铃声可能永远不会再响起……

  而现在!那个铃声响了!小茕飞快地从随身GUUCI皮包中取出小巧而漂亮的红色手机,迫不及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