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无限内存

2011-11-1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第一章

  3月25,郊外一栋别墅内……

  空荡的大厅,在一个巨大的钢化玻璃罩中只有一台银白色的psp机体。悬空由两只机器手臂牢牢地将那台psp固定在半空中。

  钢化玻璃罩外是控制台中心,呈半弧围着巨大圆形玻璃罩的边缘分布。当中来回穿越着不少技术人员,从他们的体貌特征行为素质看去,不难猜出这是一群有着极高修养素质以及内涵的军区技术人员。也只有他们能表现得这么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做着自己份内的事。

  由于他们绝不会做办公室里那种同事间时不时相互打屁来舒缓气氛的小动作。所以室内的气氛显得极为沉闷。

  此时,控制室里高端的电子设备不时的发出滴滴的响声,中央控制台前,一个身穿上校军装的中年人死死的盯着控制台前显示屏上不断转换的数据。好像看出了什么,眉头越皱越紧,似乎就从没有舒展过一般。

  前面的技术人员双手在控制台上不断地舞动,已经快到了极点,见他额头上的汗珠越积越多,似乎预示将要发生什么可怕地事情一般。

  果然,没过多久,见在那巨大的玻璃罩中的那台银白色psp的屏幕突然暴射出一团强光散向四周,如同白炽一样的强光比闪光雷要强大好几十倍,尽管如此玻璃罩外的技术人员也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闪光刺伤眼睛,似乎早就知道一般,在那团强光还没有爆射的时候,他们就接到了警报提醒,提前佩戴好了防护眼罩。

  估摸着强光过后,控制室的众人将防护眼罩摘了下来。房间里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到响声,与先前严谨的气氛截然不同,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神经绷紧。是什么让他们产生这么大的变化,让一向严谨遵守纪律的军区技术人员表现得如此失态?

  包括那名中年上校在内,每个人都死死的盯着那层透明玻璃罩看着。瞪得眼泡都肿了。

  突然,就在众人想要松弛神经的刹那,从室内的接收喇叭传来一声刺耳的惨呼声,音调沙哑,如同阴雨天里风吹树叶般哗啦的的响声,使人感到莫名的恐惧,也许是他们心理作用。

  “救命啊!救命啊!我不要死,不……我不要。放过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吧!”那人是随着psp里的强光一同闪现在玻璃罩内的大厅里的。

  这些是那些技术人员们司空见惯的,而这不是使他们失态的根源,真正使他们如坠冰窑的是那人的精神状态,那恐惧的表情,还有绝望的呼救声,本不该出现在他的脸上的。

  所有人都记得那张脸,那是一个特种部队出身超级精英战士的脸,听说曾经拿过数种奖项,对于射击;搏斗;拆装炸药;暗杀潜伏;开动各种机体;电脑黑客技术等都是一等一的人物,反正是除了原子弹外,几乎没有他不会的学科。他临接受实验的时候,在场的每个人都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以为他能凯旋而归,替他们解开心中的疑团。像这样的一个人,像这么精英的一个人物。恐惧;绝望;无助;情绪失控的表情本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脸上的,到底是什么让他变成了这样。他到底在“那里面”经历了什么事?反过来说……能让他一个受到过高等教育;严格训练;有着超越常人十倍甚至百倍毅力的铁汉变成这副模样的人或物,那是个多么恐怖的事啊。让人一想起就不禁后怕。

  然而更加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就在那人疯了似的敲打钢化玻璃板时,从那台银色psp机子的屏幕里突然伸出无数只腐烂的手臂拥簇着抓向那人。手臂似乎已经超出了人类肢体长度的的极限限制,像一个根根杆子一样不断的延长。

  那人似乎有所察觉,惊恐的扭过头来望了身后一眼,当看到那些个腐烂的抓向自己的手臂时,神情更加激动,撕力的嚎叫着敲打着钢化玻璃罩。室内的接收喇叭里不断传来那人的嚎叫声,惨呼声。

  人群里有些心软的已经不忍再看下去,扭过头去闭上眼睛,甚至伸出手来捂着耳朵都不愿意再听到任何的声音。

  “上校……”一个技术人员实在不忍看着那人那样。似乎想开口求情。不料被中年上校狠狠的瞪了一眼,这才闭口不言。

  听中年上校叹了口气,说道:“不是我不想救他,是救不得。你忘了前几次因为要救这些“失败者”,几个技术人员连同几名战士被那里面的手臂拉扯着一同到了“那里面”了么?我们损失不起啊。”

  那名技术人员听罢不再说什么,只是盯着钢化玻璃罩,喃喃自语道:“他们真的是“失败者”么?可他们曾经都是精英。是各军区最优秀的战士。可是,当他们从“那里”出来时,无不都带着恐惧;绝望的面孔,这是只有失败者才会有的神情呀。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楚轩大校带回来的内存芯片有问题,有很大的问题?”

  然而不管钢化玻璃罩外的众人如何感想,里面的那个已经半疯的人最终还是被那无数双腐烂的手臂牢牢地抓死,然后在所有人面前一步一步的将其拖进了psp屏幕里消失了。

  每个人都傻傻的站着,他们怎么也忘不掉,那人在临近消失时,双手手指因为在地上抓扯摩擦,留下两道触目惊心的血痕,那需要多大的力道才能在平滑的地面留下的啊。还有那双怨毒的眼神,似乎在咒骂这里所有的人一样。那是要多么大的恨呀。

  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那个眼神的意思,那是在怨他们为什么放弃他;欺骗他;丝毫没有人类同情心般来救助他。那一刻,他只感到深深的愤怒,什么命令;什么服从;在他看来他不过是一个没有用的弃卒而已。

  “不行,绝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我们到底要损失掉多少精英战士才能证实楚轩所想的是真是假。我决不允许再有人因此而死了!”那个技术人员被那人临走的时的眼神深深地触动了,心里暗下决定就算被开除军籍,逮捕入狱也要拿走那个内存芯片,绝对不能留给他们继续搞研究了。


第二章

  3月26日火车站……

  “各位旅客朋友们,开往边疆的列车已经进站,开始检票了。请您做好准备,拿好您的行李进站检票。”

  一段柔美带着温端人心的女声通过候车室的扩音喇叭回荡在整个大厅里。虽然现在既不是春运,也不是寒暑假期,更不是佳节来临,初春的早上北京站的客流量依然没有递减,人来人往的很多旅客拥挤在候车大厅,竖排着的几百个座位已经满满当当的了,站着的人也为数不少。再加上每人的大包小包,以及排队等候检票的人群队伍,在这里能站着的地方已经很少了。连厕所都有不少的人。当然在那里的大部分人都是烟民。

  商文正了正礼帽,将一条浅色的围脖使劲缠了缠掩住口鼻,然后用从背包里掏出墨镜挂在鼻梁上,镜腿架在双耳上,拿出车票又仔细看了一下。

  商文深深地吸了口气,虽然厕所的气味实在不好闻,本身腥臊的空气在丑球和浓厚的二手烟气的混合下,更是让人阵阵作呕。

  在大镜子前整了整衣服,这才回手想要拉上背包的拉链。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矮个子农民工撞了他一下,差点将他手中的背包撞在地上,商文眉头一皱,条件反射般的伸手抓住了即将掉在地上的背包,然后拉上拉链向怀中抱了抱,这才抬头打量起那个冒失鬼矮个子。

  只见那人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连脸上都好像好几年没洗过一样,头发更是脏的不成样子,让人一见就烦,不愿意靠近他。

  商文也是皱着眉头,幸好他用围脖捂住口鼻,要不然实在受不了那人身上所散发的阵阵恶臭。甚至比厕所的气味还要浓重一些。

  “对不起,对不起!”那矮个子一边道歉一边点头哈腰。神态举止很是恭维,甚至有些过了,似乎很害怕城里人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商文无理取闹欺负人家一样。

  商文大概也觉得没什么,既然对方不是有意的,他也不打算为难他,毕竟他现在的情况也不允许他节外生枝,清了清嗓子后,说道:“没事,你走吧。”然后说完便率先离开了厕所。不知道他是受不了那人身上的气味,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

  挤过人群,好不容易排上了队,商文手里捏着去边疆的车票,在排了近一分多种的队伍后,终于挨到了他。将手中的车票递给检票人员。

  那名检票人员看了看把自己包的跟粽子似的商文,心中起疑不免多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身份证。”

  商文听罢不由皱了皱眉头,问道:“为什么前面的人不用检查身份证。”

  “那你把脸藏起来干什么,捂汗么?”检票人员冷笑一声。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不给身份证可以,把脸露出来看看。”

  商文自然是不敢把脸都露出来,他似乎很害怕有人认出他来一般。未免节外生枝,他便直接将身份证从钱夹子里掏出来递给了那个检票人员。

  那人看了看他的身份证,商文又对着他小露了把脸,他仔细瞧了瞧,觉得没什么可疑的了,又赶上后面的人起哄,这才准备要放行了。

  商文接过身份证和检好的票,原本要松弛神经缓口气,却不想突然感到手腕一凉,低头一看,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原本松弛的神经被铐在手腕上的手铐再次绷紧拉直了。大吃一惊下,商文惊恐的扭头看向那个将手铐铐在他手上的便衣警察。

  “国家安全局。商科长不好意思,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说完那人将他从队伍里拉了出来。

  一时间如此变故,显然是众人没有预料到的,当场就傻了。就连检票人员也是看的一愣一愣的。

  商文早已吓摊了,骨头都软了,被那人拉着走,连一点的反抗心理都没有。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从研究所里逃出来不过两个小时的时间,国家安全局的人就找到了他。

  真不知道他是学知识学傻了,还是真的不通世事。连这点常识都没有。他本身就是机密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不要说他走失两个小时,更何况他又带走了重要的机密内存芯片,这是研究所负责人和国家部门都不允许出现的情况,更扯得是他暗路不走,非要走明路。研究所和国家本身又极为看重这次的研究,和国家作对他能走多远。

  很快他就被带离了车站,被两名便衣押解进了一辆加长型的面包车里。

  随后两名警员将他的身上和背包都搜了个便,都没有发现那个机密内存芯片的踪影,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人拿起对讲机向上面回报说没有找到芯片的踪迹。

  这时,原本两眼失去光彩,骨头都软了的商文听罢,好像烫了屁股一般,猛地跳起来抓过一名便衣手中的背包,然后没头没脑的在里面翻找着什么东西。口中还喃喃自语:“没有?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放在里面的啊?”

  两名便衣看着商文在哪里发了疯似的翻动着背包,瞧他那疯狂的样子丝毫不似作假。两个人对看一眼。不知道如何是好。

  过了好长一会,商文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将那个不知道被他翻了多少遍的背包仍在车上,然后瘫倒在车厢里,神情又恢复了刚才的死样,满脸的绝望和恐惧,口中喃喃自语:“没了,没了,真的没了……”

  两名便衣看到他那个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其中一个拿起对讲机,说道:“上校,商文情绪有些失控……”

  那边沉默了一会,说道:“把人带回来。人没丢,东西一定还在。”

  那名便衣听罢向着坐在驾驶座上的一个便衣打了个眼色,那人会意发动起车子,不一会便消失在了车站……

  然而,那个被楚轩带回到现实社会中的内存芯片真如商文所说的那样放在包里丢了,还是他装包的时候掉在了研究所里?


第三章

  3月27日某大学内……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实在人的话,那就是宋凡了。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不想伤害别人的人,那也是宋凡了。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于心不忍太容易同情别人,为别人处处着想,宁愿自己吃亏的人,那这个人还是宋凡。当然,前提是对方是被宋凡认定为朋友的人。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傻实在,傻老实,不是他脑子笨,而是他在开口说话以及在作出某种行为动作之前,大脑就已经先一步下达了不许伤害别人,给别人留点后退余地的指令。所以,每当别人调笑他,或者对他动粗时,他总是想方设法的回避,不是他脑子笨,而是他很懒,很懒,觉得和别人斗嘴打架,争强好胜是件非常浪费时间的事。他宁愿独自待到一个地方静静的听着音乐,或者看书。

  或者说他骨子里的好杀成分在制约着他,将那些无聊的争斗直接忽视开。要么不出手,出手必定非死既残。

  也许,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他的生活会依然这么平淡的过下去。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是他的,抛也抛不掉的……

  连续两天了,宋凡闷闷不乐,心里似乎压着千金的重担。更重要的是他面目有些狰狞,似乎内心充满了怨恨。

  是什么事能让一个老实巴交的人气成这样,是什么能让他这么一个不与人争斗的人下定决心要和对方争斗到底?

  对于他来说,那是要下多么大的决心,以及多深的怨恨程度才能出现的情况。

  原来,这两天他新买回来的psp出了毛病,开机后既不能读档更不能存档了,虽然游戏还能玩,但不能存档读档对于一些大型游戏来说无疑是最致命的缺陷。对他来说这也是一种欺骗行为。

  小打小闹的欺骗他可以不在乎,但是对于千元以上的欺骗,我想任谁都不想就这么算了。他可以不与人争辩什么,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线,甚至说像他这样的人一旦被对方激怒,反而不容易熄火。期间所爆发的力量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他很早以前就有自己的原则,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他的这个原则有些不合群。甚至不能被平常人理解。

  他的原则是。在一在二不再三,或者说别惹着他,一旦惹着他,他就和对方没完。甭管对方是谁,多牛逼,不把对方整垮,他是不会罢休的。甚至骨子里他这种人最容易蔑视法律。只要惹着他就算奋起伤人也不是不可能。

  今天的事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不可以轻易算了的,对于那个价值不菲的psp来说,是他辛辛苦苦积攒了1年生活费才买到手的,而刚买回来的新的psp本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它不是一个鼠标垫,不是一瓶清洁剂,更不是一个劣质的游戏机手柄。它是一个价值一千多块钱的游戏机。

  如果一个新买的游戏机出现这种情况,三天内是包换的。可是他昨天去找销售商的时候,没想到对方的店铺居然紧锁着大门,他透过玻璃罩往里面看,却因为玻璃上贴着的海报什么的宣传物遮挡住了视线,什么也没看到,更不要说人了。很显然他受到了欺骗。这是宋凡所不能忍受的。他只想花同样的钱买到一个放心如意的游戏机,而不是一个次品。

  想想花了那么大的代价买回来的游戏机居然是个次品,任谁都无法忍受,就连老实巴交的宋凡也怒气横生,恨得对方咬牙切齿,恨不能撕烂对方当初向他推荐游戏机时的那副嘴脸。

  眼下他颇有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触,对于一个思想单纯的学生来说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保证自己的利益。无助的心灵逐渐上升到了愤怒。

  于是,他带着满腔的愤怒决定再去找那个卖给他次品游戏机的商铺老板。

  从他们学校到专卖店大厦大概32公里,他整整坐了两个小时的公交车才到了地方。这个时侯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初春的中午还不是很暖和,宋凡紧了紧衣服领子,他实在不愿意跑这么远的路来和人理论什么,但这次有非理论不可的理由。只要对方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对方不配合,那他只能去315投诉了。

  不得不说对于路痴一般的宋凡来说,能够找到那家店铺,实在是他气急之下怒血攻心后激发了他记忆潜力的结果。

  专卖店大厦楼层的布局已经够转的了,在他左拐右拐之下居然真叫他找到了那家店铺。

  远远看去,那家店铺似乎有人。宋凡看罢松了口气,刚才他还在想如果对方依然和他玩失踪,那他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怀着理直气壮的姿态,宋凡快步朝那家店走去。这时熟悉的商铺格局映入眼帘。前几天在场的那几个职员也在忙着各自的活计。

  宋凡往里面扫了一眼,认出那天那个卖给他机器的推销员,然后走上前去咳嗽一声。

  那人长得瘦瘦的满脸青春痘,可能是因为推销时说话多的缘故一张口就能闻到一股口臭味,这是他他给宋凡留下的第一印象。

  那人听宋凡咳嗽一声,抬头看向他。愣了一下,随后辨认出是那天那个买走他们翻新版机器的傻帽来了。在宋凡脸上扫了一眼,心中有了计较,这才直起身子,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这时连“您”都不说了,大概是知道宋凡兴师问罪来了的缘故吧。和前几天的模样差了老鼻子了。

  宋凡倒也没在意他称呼上的改变,只是拿出对方开的发票和PSP递给那人,说道:“我要换一台机子,这机子不能存档读档了。”

  那人脸上不带一点色彩,毫不在意的接过宋凡递过来视作珍宝的psp,然后很粗暴的打开水晶盒拿出psp。

  拨了下开机键,在一声悦耳的开机声后,随着psp的操作界面一闪,屏幕一灰然后出现无法读取内存,错误800082的数据。

  这期间宋凡一直都在注意看着,根本没发现对方眼中闪过的戏谑神色。只听对方懒洋洋的说了一声:“这哪是机子坏了,是内存卡出了问题。”

  “是么?”宋凡抬头看了对方一样,实际上他还真对这个不太懂。没办法,被动就要挨打,只能任凭对方说什么是什么。

  “那你给我换个内存卡。”宋凡不声不响的冒出来一句。

  那人抬头看了宋凡一眼,说道:“换卡你交80,给你一张新的4g卡。”

  “什么?”宋凡一听火了,说道:“我才买了不到四天,你这机器出了毛病,我来换你居然还要我倒贴钱。你们不是保证过三天包换五年保修么。”

  “是啊,可问题是你这是一代机器,现在都买不到了,卡不好配,再说了我给你的是原装正版还没开封的,你这张卡是我们送的卡,不一个档次。”

  扯淡,宋凡差点骂上。“你也就欺负我不懂吧,这卡是五年保修,现在坏了,你不保修也就算了,居然还想坑我。再说了,才三天,你给换不该换吧!”

  “请你说话注意点,你什么意思。我说过我们不保修了么,只是我们现在修这东西的人还没来。再说了,这东西就算修也轮不到我们来修,得送到厂家去修。来回也得个把月,你想修也得诚恳点。”言下之意已经毫不客气了。

  宋凡被他一阵抢白差点没气吐血。还不等他说点什么,那人接着又说道:“你还想不想修吧。要换就给80块,要修……哼哼,那可也没那么容易。”那意思是说,要还想弄好,就说得好听的,赔个不是。否则就算给你修,那你也挡不住他给你使坏。

  宋凡就算再迟钝此刻也听明白了,心想,好啊,敲竹杠敲老子头上来了,老子还没兴师问罪呢,你倒是把自个当爷了。你丫给谁当爷呢。也不多说,上去一把拎住那人的衣服领子,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那人从柜台里拽了出来,在大市场众目睽睽之下抡锤就在那人脸上打了两拳。

  周围商场的职员都是些学生打工仔,那里见过这阵势,当时就惊呆了。有的人东西也不介绍了扭头看过来,有的人跑去叫保安了。在场的其他商铺的职员见状纷纷上前“劝架”。

  说是劝架其实是拉偏架,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他们这是把对方架住,然后让己方的人趁机打两拳。这事,在社会上见的多了。人家本来就是一个店里的人,那还能真的帮外人。

  那人道也机灵,眼见宋凡被他们的人架住了,爬起来顺手就给了宋凡两个嘴巴子。嘴里还骂哼哼的。

  宋凡被那人抽了两个嘴巴子,整个脸都发木了。这要是换了旁人,肯定是见人多势众也就强忍了。可宋凡不一样,他是一般不动怒,动了怒,那就跟中了邪一样,管你三七二十一,先揍了再说。以前上初中的时候,曾有同学背后藏着铁棍逼迫他说还敢不敢和他叫板,他那时一忍再忍,最后邪火上来还真的拿起成了两半的桌板子在那人脸上来了一下,当然他也没能躲过对方事先就蓄势待发的铁棍袭击,虽然对方用铁棍打破了他的脑袋,但他同样差点将对方的眼球打爆,尽管如此,后来听医生说那个孩子的一只眼睛这辈子别想再看清东西了,而他不过是脑袋上缝了几针而已。由此可见他的凶狠绝不是那些欺软怕硬的人能够比拟的。

  果然,见宋凡一脚跺在架着他的一个人的脚面上,趁对方吃痛下奋力挣脱开,然后回头一拳打在另一个人的脸上。那人显然没有想到宋凡火气那么大,被打了一拳,生生的被震慑在了当场了,动都也不敢动一下。

  而这时,那个先前和宋凡起矛盾的家伙正好踹过来一脚,赶上宋凡扭过身子,双手一托架住那人的脚跟,然后顺势向上一抬摔了那人个七荤八素,跳到那人身上,一手拽着他的衣服领子,一手抡拳打在对方脸上。嘴里一边还骂:“你给不给换,你给不给换!”

  “换换,我换!”

  听到对方求饶后,宋凡火气也消了一些,本来他就是来换卡的,既然对方妥协,他也不是得势不饶人的人,松开对方的衣服领子,任由对方连爬带滚的跑到柜台前,低头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

  宋凡看罢,心说这兔孙真是贱骨头,不打你两下,你是不听话。殊不知他在扭过头的刹那,仍没有看见那人眼中闪过的厉色。

  那人也是,太爱耍心眼了。老喜欢坑人玩,就算被宋凡打了,仍然不忘给他使坏。就在他打开柜台柜子的时候,突然想起昨天有一个农民工打扮的混混跑到他这里来卖了他一个内存卡。当然,像这种二手卡,少不了要被他打压价钱的。虽然他只是粗略的看了下那个内存卡,还不知道那卡的好坏。只是以商人的眼观来看,二手毕竟是二手的,先入为主的观念仍他认定,那张卡是个次品。虽然那个卡是8g的。

  他现在将这卡换给宋凡,反正眼下他肯定没有心思去验证好坏。到时候他回家一看又被骗了,哈哈,等到明天再来找自己,那时自己早作准备,不信弄不死宋凡。

  原来,这张卡就是昨天那个农民工打扮的混混从商文包里顺手偷过来的,被国家当作重中之重研究对象的内存卡,机缘巧合被他卖到了这里。最后转手却又到了宋凡的手里。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缘来如此啊……

  那人的如意算盘是打得不错,却不曾想因为一时的使坏,给他带来了无穷的麻烦。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眼下却是赔着笑脸将那张从农民工手里得来的8g卡换给了宋凡。

  宋凡见他挺诚恳的,又过于“热情”的送了自己一个8g卡,也没想太多,心里一阵激动,甚至没要发票,转身就走了。这不能怪他顾头不顾尾,主要是他看到有保安朝这里走来,怕多生事非,这才紧忙逃离此地。


第四章

  宋凡兴冲冲的赶回了学校,对于能顺利解决这档子事,来回奔波4个小时的辛苦也是值得了,丝毫没有觉得一切来得太过顺利。

  整个人还处在兴奋之中,就像打完一场架一样。这种感觉太刺激了。他甚至有种是不是以后每月来几次的想法。在他看来对付那些奸商就需要一些必要的手段。

  回到学校,宋凡顾不得买饭祭奠五脏庙,冲到宿舍里打开电脑,连接上数据线想将早就从光盘里释放的cso游戏拖到psp里。

  说实话,他买psp主要是想玩已经绝版了的ps游戏《北斗神拳》和新出的战神中文版。要说他这个人吧,还真是有些暴力倾向,很少有人喜欢那种有暴力血腥黄色的游戏或影视漫画的东西,而他却对这些乐不疲蜀,时常借助这些东西疯狂的发泄,也许是现实社会中他这种人无法和普通人沟通的缘故,或许是不能够满足他的某些欲望吧。总之他是一个很有暴力倾向的男孩。

  当然,这些他自己是不知道的,就连他身边的人都没意识到有他这么个危险人物的存在。在大家眼中他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不明白的人的确很容易被他的外表所蒙蔽。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