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无限内存(2)

2011-11-1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话说这时候,宋凡强忍着劳苦奔波饥肠辘辘的疲惫身子坐在电脑前,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手底下也不闲着飞快的点开“我的电脑”,在分区找出释放好的游戏,然后按着快捷键将那几个游戏拖动到了psp里面,谁知这时突然蹦出一个对话框,说是暂存盘已满无法存储。

  宋凡一下子傻了,开什么玩笑。不是有八个G么?怎么能出现这种情况呢?就算里面有些文件也不可能这样啊。然后宋凡退出主界面回到上一个界面,鼠标右击点击查看psp内存卡的容量,当看到上面显示说八个G全满了的时候,宋凡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撤掉数据线,退出usb模式,心说,小样看我格式化你。

  这个时侯,他已经隐约开始怀疑这张卡有问题了。随后进入到psp的主界面点开主机设定选项,然后选择格式化内存卡,这时却发现屏幕一灰,然后说无法格式化。

  宋凡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慢慢升起。随后又想法子连接上电脑,想用硬盘格式它,谁知也是无法格式化。如此几回,却把宋凡折腾个半死,心率憔悴再加上一天没吃东西,硬生生的瘫在了座位上。

  这会儿他算明白了,今天这趟算是白跑了。少不得明天还得去一趟。心里一想起那人的嘴脸,恨不得将他撕个粉碎。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现在是五点多,他就是再急也得推到明天。心里恨恨的却无法发泄。最后目光定格在了那个开着机的psp上,心说,既然怎么样都要换了,妈的,老子今天也不能吃亏,非要玩死你不可!

  说着他便想将心中的不悦发泄到psp上。拿起psp胡乱的就点向那个游戏选项,却不想就在这时,那游戏机屏幕一闪,宋凡只感到眼前一花顿时失去了直觉,而他整个人也消失在了宿舍里。只留下那台psp屏幕上闪烁着的游戏界面,赫然竟是psp版的生化危机一……

  原来,那张卡是楚轩从主神空间兑换出来的物件,里面本身就有些游戏电影书籍漫画什么的,每张卡都是固定的事物,不可更改不可调试,它本身是一种单机版的恐怖小世界,是给轮回小队的队员用来在闲暇时模拟训练用的。当然你也可以从里面获取一些有用的东西,比如科技产物,或者提高自身素质的物品什么的。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这些东西完全是财宝级的。

  当然对于轮回小队的人来说,就算那里面能得到什么东西,再一和主神空间里兑换的东西相比还是差太远。相对来说那个内存卡对他们的价值也就是为了训练自己,磨合从主神那里兑换的技能什么才使用的。

  但对于现实社会来说,这东西的意义和价值可就不一样了。虽然只是迷你型的单机版恐怖轮回世界,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你不但能从中训练出一副好身手,更重要的是你还能从里面带出来点什么。

  不要小看那里面的东西,对于轮回世界的人来说那里面的东西不值一提,但对于现实社会的人来说,那些恐怖片里的东西至少要超越现实科技十年甚至二十年以上的产物,这对于国家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而楚轩冒着生命危险传回来的这东西,一方面是为了从中谋取科技利益,另一方面是想国家能够破解这个产物,从而批量生产,借助它来实现训练出超强身手的“最强单兵”的计划。到那时在国际上的地位必定会超越别国,就算称霸全球也是指日可待了!

  只可惜国家的那些科研人员连第一步都还没迈出,就惨遭失窃,最后机缘巧合落到了宋凡的手里。而他自己还不知道这些。不知道是该说一声“傻人有傻福呢,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第五章

  “啊!头好痛啊,眼睛睁不开。”宋凡抱着脑袋蹲在地上,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你没事吧,宋凡。”这时一声清脆的女声响起,宋凡只感到有一个身影扑到自己身旁然后扶着自己的双肩,语调很是关怀。

  宋凡愣了一下,努力的睁开双眼,模模糊糊看到一个身影,似乎是个女人,愣了一下,鼻息间嗅到一股芬芳的体香。这时视线才慢慢的清晰起来。待到他定眼一看,赫然发现扶着自己的是一个头上顶着蓝色贝雷帽的美女,见她蹲着身子双手扶着自己的肩头,一脸的关切。丝毫不作假。

  宋凡一下傻眼了,她是谁?我怎么会在这儿?顾不得答话,迷迷糊糊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一看之下不仅冷汗直流,只感到周身冰冷,气息不稳,一股寒流顺着指尖脚底流遍全身。

  宋凡所身处的地方赫然就是生化一代里的经典开场地——恶灵古堡的宅院大厅。只见那一件件古董样子的花瓶家具,幽暗带着冷色调的灯光,古世纪装扮的墙面和阁楼造型布局,天花板上的吊灯还有那楼梯上的扶手;地毯;以及全部是木板做的楼梯阶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宋凡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是幻境么?如此身临其境,面对真实的背景,绝对不是ps生化一代那种粗劣的画面可以比拟的。虽然没有紧迫的音乐,但那种深深叫人窒息的浓郁的恐惧色彩却丝毫没有减少,此刻,已经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眼前的一切了。

  虽然游戏里的季节只是夏秋交替之际,宋凡依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古堡大厅寂静冷漠的气息。古堡里上演的一幕幕剧情在宋凡脑中闪过,咆哮的丧尸,凶厉的剥皮恶狗;血淋漓的Chimera;MA-121Hunter(猩猩变种);以及最终boss——T-002。还有……

  这时,宋凡机械的扭过头看向那个站在不远处,一身劲装戴着招牌墨镜的威斯克。没错,就是他。在宋凡看来他才是整个生化危机系列里最恐怖的家伙。

  那个一脸冷像的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瞒过剧情人物的。在宋凡看来,威斯克的阴险程度丝毫不亚于岳不群。

  威斯克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只是轻轻的瞄了宋凡一眼,便叫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宋凡,你怎么了?”

  清脆悦耳的女声在无数次的呼唤下终于引起了宋凡的主意,虽然那声音一直在宋凡的耳边回荡。宋凡抬起头打量着那个女子,见她一头柔顺的棕发,细弯的眉毛,高挺的琼鼻,还有上下两片诱人的红唇,以及那柔美的双瞳。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冲击着宋凡心灵的并不是她那张迷人的面孔,而是那最熟悉的感觉。

  宋凡心里再次咯噔一下,是吉尔!一个呼之欲出的名字。一个上演了两部生化危机系列里的女主角。

  宋凡现在心里想的不再是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而是这里是幻境还是真是的存在。当他轻轻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在感觉到一丝痛楚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看来,老天和他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他真的穿越到了生化危机里了。

  “你没事吧?”吉尔再次问道。并没有因为宋凡多次不理她而表现出不悦的神态。

  这次,宋凡表现的好多了,努力挤出一点笑容,回应了一下。

  吉尔见宋凡并没什么大碍,微笑着站起身来。说道:“我们刚进来就发现你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还以为你出事了呢。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们队的其他成员呢?”

  宋凡愣了一下,心想我们队?难道她把我认成了生化危机里的某个角色了?不对呀,她明明叫的我本名。虽然叫人费解,但宋凡还是表现出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似乎整个人还没从恍惚中完全清醒过来。

  原来,进入小恐怖世界的人,系统会自动根据剧情需要安排穿越的人一个合理的身份,这样有利于减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至于是什么,那就很随机了。吉尔会叫出宋凡的名字也就不奇怪了。

  吉尔见宋凡要死不活的样子,苦笑一声,无奈的朝威斯克和巴里看去。

  这时,宋凡也注意到了一脸络腮胡子的的巴里。对于这些剧情人物他当然了解不少了。回想起自己曾经为了通关而付出的几个通宵,不仅感到好笑。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剧情人物一同参与进来,同样要经历这样那样的考验,面对重重机关,和各式的怪物,天知道自己会不会在这里挂掉。

  一想到死亡,宋凡心理就感到怪怪的。虽然情况有些不妙,但他也不是毫无凭借,好在他还有些通关心得,否则换了没玩过这游戏的人身处绝镜,铁定是要挂的。

  就在宋凡胡思乱想之际,突然一声急促的枪响起。

  宋凡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坏了,剧情展开了。

  果然,见吉尔他们三人眉头皱了下,相互对视一眼。吉尔脱口说道:“枪声?那里来的枪声?”

  “好像是食堂那里传来的……”宋凡忍不住插了一句。

  “食堂?”吉尔三人同时惊讶的看向宋凡,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你怎么知道的一样。像他们在枪声过后也不过大致确定了枪声响起的位置,而宋凡能准确的说出虽然不很奇怪,但连地名都能说出来,恐怕这里面就有些让人怀疑的因素了。

  宋凡从他们看过来的时候就知道说漏嘴了,恨不能抽自己两个嘴巴子,不过好在他拿出本身出场时晕倒在地为由,编排说自己先前去过那里,后来由于疲劳过度才昏迷在大厅的,所以才知道那里是食堂。

  吉尔三人原本也只是惊讶,听他解释的合情合理,倒也没深究。

  这时,身为队长的威斯克发挥了他上位者的优势,开始点将了。

  宋凡早知道剧情的发展,所以也没太惊讶。只是心里面慌得很,他自然是知道被点将的人这次出去铁定是要遇到丧尸的,心中默念千万别点他去。

  谁知越怕什么越来什么,威斯克先点了吉尔的将,然后顺口又点了自己的将。本来自己不是他们小队的,但问题是自己的小队除了他和贝瑞卡外,都他妈死光了,自己这个残兵败卒自然就归入威斯克摩下了。

  再说他就是想不去也不行,谁叫他刚才多口,说自己勘察过这里的地形来着,是个人都会先考虑他的。真是作茧自缚。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

  本想再啰嗦两句,可转念一想未免别人起疑,他还之乖乖的听命罢了,反正也就这一次,过会儿回来,威斯克那老屁眼铁定跑路,到时候他想使唤自己也是不可能了。大家都唱对台戏了,你还使唤老子个球。宋凡心里骂哼哼的。

  看了看两手空空的自己,心里苦笑,只得硬着头皮上了。于是跟在吉尔身后屁颠屁颠朝食堂走去。

  在看到宋凡和吉尔离去后,巴里眼中闪过复杂的神情,他心里无奈,但此时他已和威斯克站在同一条船上,自己的老婆孩子还在威斯克的手中,无奈只能替他出卖自己的队友。一想到S.T.A.R.S.即将全灭的结局,不免心中惆怅,轻声叹了口气。

  “不用叹气,这世界本就是适者生存,你有你的任务,他们……哼,已经一只脚踏进地狱了。”威斯克看了食堂入口一眼,黑色的镜片反射出一道厉芒,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神,猜不透他心中所想,他的身上透着太多的神秘。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想做什么。就像克里斯说的那样,威斯克只相信他自己。

  “是。”巴里轻声答应一声,然后紧跟在威斯克身后消失在了大厅深处。

  转眼间空阔的大厅再次陷入沉寂当中,仔细听去,似有似无的轻微嘶哑的低吼声在隐隐回荡着……


第六章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和空阔的中央大厅相比,食堂的大厅不仅要小很多,而且是长条形的布局,像欧美古世纪风格的长桌竖在中间,只留两旁很窄的小道过人。

  正对着大门的是一个早已熄灭炉火的烟筒炉子,两旁分布着白玉般的花盆承载着不知明的植物,对面墙上的钟表咯吱咯吱响个不停。

  与残败破损的鬼屋相比,在冷色调的陪衬下,原本干净整洁的大厅以及一尘不染的装饰物,再加上咯吱咯吱响个不停的钟声更显得空寂吓人了。

  鬼屋是在视觉上给人一种恐怖色彩,而食堂大厅沉闷的气息却是在心灵上给人一种恐惧感。

  虽然宋凡到现在为止仍然把眼前经历的一切当作是在虚幻之中,但这未免也太真实了点吧。刚一进食堂,食堂大厅那沉闷压欲的钟表声就咔嚓咔嚓的响个不停,使宋凡原本就忐忑的心灵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恐惧阴影。

  唯一能缓解压力的就是盯着吉尔那凹凸有致的背影意淫。宋凡从进门的那一刻起就走在最后,然后在吉尔走开后从长桌前拉出椅子一屁股坐在那,动也不动。

  他可不想亲自体验用第一人称效果来感受丧尸特写的机会,他已经受够刺激了,在这里每分每秒他都坐如针扎。心脏早就提到了嗓子眼,那里还肯主动去找麻烦。

  刚想缓口气,却不想吉尔一声尖叫,差点没把他吓得从椅子上惊倒在地。心说,没想到巾帼不让须眉的吉尔居然也有失态的时候。

  随后就听到吉尔喊道:“宋凡,快过来看,这里有一滩血迹!”

  “哦,我知道了。”废话,宋凡能不知道么,玩了那么多遍的生化危机一,对于开场的剧情他是在熟悉不过了,那里会表现出一丝异动。只是无精打采的应和一声。动都不带动的。

  就这样宋凡在椅子上坐了好一会,数着钟表的秒针都十几圈了,仍不见吉尔再说话,心里着急,心说,你倒是快去调查啊。还在那里玩血泊做什么,难不成老子不动,你就不走么!

  一想到这里,不免迟疑了一下,心说不会真叫他给说对了吧。于是起身来,战战兢兢的朝吉尔走去。

  果然,见吉尔蹲在地上看着地上的一滩血迹,愣是没变换过动作。

  宋凡心说,别呀大姐,您不去,难道还让我去么?

  宋凡慢慢的转向吉尔,眼看越来越近,却不想吉尔猛地站起身子来,几乎贴着宋凡的鼻子和他对立而站,差点吓得宋凡瘫在地上。心里一惊,咯噔噔的向后退了好几步。

  “你……你干什么,你想吓死我啊!”宋凡听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跳声,不免有些恼怒。

  吉尔笑了笑,说道:“抱歉,刚才想得出神,叫了你好多声都没听到你回答,于是才想站起来看看你在做什么。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

  “没……没事。”宋凡答应一声。

  听吉尔自言自语道:“这里怎么会有血迹呢?”心中生疑左右看了看似乎想要找出什么疑点一样。

  宋凡心里好笑,走过去蹲下身子看着那摊血迹,用手指沾了点然后捻了捻,说道:“从冷却度上来看,这血……”还想说些什么,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刚才没有看清,现在仔细看起来那滩血迹泛着深红,而且是很深很深有些发黑的颜色,再加上刚才宋凡用手沾了点,感觉有些黏。这才感到不对。脸色刷一下就惨白了。忽的一声站起来,将刚才沾了血的手指在桌布上擦了又擦,生怕擦不干净一般。

  吉尔见宋凡那样,有些惊讶的问道:“怎么了,宋凡。你发现了什么么?”

  宋凡现在脑子里很乱,他恨不能剁了自己这双手,干吗非要没事乱动,这下好了吧,惹出些事端来,那些血是哪里来的他比谁都清楚,刚才是一时迷糊居然忘了这茬,真是悔不当初。

  心里着急,怎么办,要是被感染了怎么办?我不要变丧尸啊。怎么办?怎么办?脑中闪过无数念头,突然定了一下,那东西是通过血液传播的吧,只要自己的皮没破,估计就没事。T病毒虽然强大,但还没有到透过皮肉就能传播的程度。想到这里心中稍定,转头看向吉尔,心中一动,心说,我刚才还在想怎么让她去调查来着,老是被动似乎不好。这下好了,正好有借口了。

  打定主意,宋凡挤出一点笑容,说道:“这血有问题,这种血泊的形状似乎更像从人的嘴里呕出来的。而且颜色不纯,只有死人身上的血才是这种颜色。”

  “什么意思?”吉尔问了一句。

  “相信我的直觉,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难道还不能令你明白,再来的路上你不是已经见识过了么?”宋凡说道。

  “你是说……哎,你……怎么会知道?”

  “不用怀疑,我和你们一样也遭受了那东西的袭击。而且我们小队几乎全军覆灭。只不过,我比你们早一些感受到罢了。”宋凡说道。

  吉尔听罢神态有些惆怅,他们又何尝不是几乎全军覆灭。

  “刚才的枪声很急促,说明开枪的人受到了突然袭击,情急之下才开的枪。”宋凡说道。

  “就算是那样,那……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解决掉一个人吧。而且还有尸体,再加上这么集中的血泊,就算有人受到袭击,那血一定溅到不少地方。为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吉尔问道。

  “你说的没错,关键是,我并没有说这里就是第一现场。答案就在你背后的门里。”宋凡指着吉尔背后的一道门说道。

  吉尔闻言看向身后,果然见后面有一道门,她刚才光注意血泊了,对周围的环境没怎么在意。这次被宋凡提醒才反应过来。

  “你是说……”

  “嗯,那东西是从这里经过,穿过那道门进去的。然后突然袭击了……我们的人。”

  “我们的人?”

  “我们经历了列车事件,后来受命来到古堡。不过很可惜,在来的路上我们被打散了。至于其他的队员是生是死,我也不很清楚。”

  “那……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吉尔似乎有些恼怒,心说你明知道开枪的人是我们的人,而且也知道他在那里遭受袭击的,你为什么不早说。居然还在这里和我卖关子。眼下救人要紧。跟着就要拔门而入。

  宋凡哪里会不明白她想什么,说道:“你不用这样,那人铁定死了。从刚才急促的枪声你就可以知道,他遭受袭击后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要不然为什么在第一声枪响后就再没了动静。一定是他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所以才会令他反应不过来被敌人所趁。是真是假,你完全可以打开那道门进去看看。”宋凡说道。

  吉尔眼神充满了恐惧,盯着那道门的瞳孔不断收缩。问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不知道,总之你要小心。”宋凡说道。

  “死人真的能活么?”吉尔突然扭过头来看着宋凡。说道:“你刚才说,只有死人身上的血才是这种颜色。”

  宋凡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吉尔仍记得他刚才说过的话,只是漠然的点点头,说道:“祝你好运。”


第七章

  宋凡当然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至于为什么没有说给吉尔听,主要是那种丧尸在古堡里随处可见,属于最低级种类的敌人。如果吉尔连这个都解决不掉的话,那她还有什么理由活在这个世界上。更不可能成为两部生化危机系列里的女主角。

  “LabCoatZombie”这种是最为普通的僵尸,攻击力不强,常见于洋馆中。虽然是最低等的敌人,但是他的速度丝毫不会比正常人慢多少,一旦让他欺近三米之内,他所爆发的速度足可以快到让人反应不过来的地步,再加上他们还有一点智商,那就是他们不只是毫无意识的游荡,他们还会自主的寻找猎物,开门关门。时不时的会从你的背后出现。对于生化一代来说,没有稳固的后方,无疑是最可怕地。就算你有强大的武器作为后盾,你无法保证自己的后方安全,早晚是要还的。

  而恶灵古堡不仅是生化危机系列里的开山之作,更是生化危机系列里游戏度最难的一款。虽然整个故事背景发生在古堡里。但是它的地图以及各种繁琐的机关却是为数最多的。

  宋凡现在不仅要面对重重危机,繁多的机关,还要面对那一种又一种可怕变态的生物袭击。虽不敢说是举步艰难,但也是相去不远了。他才不会去尝试自己被挂掉后会不会重返现实。

  命,只有一条。他不会轻易尝试。

  就在宋凡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想起两声清脆的枪声。虽然距离危险还有一定的距离,但宋凡此刻仍是忍不住心中的激动。毕竟身处生化危机里本身就是一种刺激的事情。他如何能以平常心去对待。

  过后,又过了好一会,都再没有动静。宋凡就那样傻愣愣的站在那道门对面,整个食堂大厅只能够听到钟表咯吱咯吱响个不停,宋凡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一世纪那么漫长。

  怎么回事?不会是挂了吧?

  宋凡心里想到。转念一想不可能,吉尔怎么说也是生化一里的女主角,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挂了呢。如果连这一步都走不过去,他很难想象吉尔如何面对接下来的考验。

  果然,没过多久,在一声吱呀的开门声后,宋凡就看到了吉尔苍白着脸推开木门走进来,见她脸上沾着滴滴血迹,一脸的疲惫的走了过来。似乎经历了什么令人神经崩溃的事情一般。

  这时,宋凡的心才缓缓的落下,看到吉尔胜利而归,他竟然兴奋得不得了,甚至比他自己打了胜仗还要兴奋激动。毕竟吉尔是听信他的话后才取得的胜利。于是走上前去问道:“你没事吧?怎么样?发现了什么没有?”

  吉尔漠然的摇摇头,神情似乎有些恍惚。

  宋凡愣了一下,没发现什么?怎么可能?她不是开枪了么?怎会这种表情?难不成吓傻了?就这点承受力还S.T.A.R.S.呢。宋凡心里暗自鄙视一把。也不管她,走过去想要将门关上,那门开着,他心里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实在不想看着劈开的门缝,那感觉太诡异了。

  谁知就在宋凡刚刚握住门鼻子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只硕大惨白的秃头猛然间从门缝里伸了出来,带过阵阵腥臭腐败的气息。

  宋凡大吃一惊,待到看清,瞳孔快速的收紧。见在那张脸上横七竖八的缺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咬过一样,半张脸上的腮部皮肉早已经没了,只露出猩红的牙龈和泛黄的牙齿,一颗眼珠子凹凸预作掉落,面目血琳琳的样子甚是吓人。

  宋凡见罢怪叫一声,顿时坐到了地上,整个人差点吓摊,而那活死人也借势从门外走了进来,宋凡此刻惊恐万分,心想,怎么回事,他不是死了么?

  再见那丧尸张嘴作势欲咬,从他的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声,身上破败的工作服上沾满了血迹,加上他那僵直的动作,好不骇人。

  宋凡彻底被吓懵了,挪蹭着身子,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原先的游戏画面毕竟只是画面而已,但现在却是不折不扣的真实场景,那种视觉上的冲击绝对不是ps一代那种画面能够比拟的。宋凡原以为自己能够承受的了的,没想到当自己亲自面对时,仍是忍不住惊吓过度。表现得如此失态。

  “吉尔!”

  万分惊恐之下,似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就在宋凡叫出吉尔名字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跟着那个丧尸的脑门上多了一个血洞。猩红泛着暗黑粘稠的血液顺着那个小洞溅了出来。

  而那个丧尸失去了神经中枢的支撑后木然一僵,随后摔向宋凡,死死的将他压在了身下。

  宋凡最后使出吃奶的力气,好不容易才将那僵挺的丧尸推开,在地上躺着大口的喘着粗气,好一会才重新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坐起来转身看向吉尔。

  见她眼神中隐隐泛着戏谑的神情,知道必定是她搞的鬼,故意没打死那个丧尸,用来吓唬他的。

  宋凡心中好气,至于么你。

  谁知吉尔反而递过来一个谁叫你吓唬我的眼神。

  宋凡只得无奈作罢。心说,我不是让你小心了么,谁叫你神经大条的跑去看了。你不会慢慢摸过去么。

  收起玩笑来,吉尔说道:“走吧,看你还是S.T.A.R.S.成员呢,怎么连这点素质也没有。直接吓摊了。”

  宋凡苦笑一声,心说,大姐你看我身无装扮,连把匕首都没有,你想让我英勇也得看情况呀。

  吉尔似乎看出了宋凡的尴尬,从腰包里掏出一把枪扔给了宋凡。说道:“七发子弹,你暂时拿着用吧。节约点用,谁知道后面会遇到什么情况。”

  宋凡接过吉尔扔过来带着丝丝体温以及女儿香的手枪,仔细把玩了一会,说道:“承你的情,过后我会还你个大家伙。武器的事就交给我了。”

  吉尔自然是不信宋凡了,在她看来这地方能找到把猎枪就不错了,还大家伙,你就吹吧。

  宋凡对吉尔表示怀疑的神态并没在意,反正后面的事她不知道,到时候自己先拿把无限发的左轮枪,其它的就交给她吧。

  说实话,宋凡还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