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无限内存(3)

2011-11-1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是第一次摸真枪,心里激动的要死。正所谓一枪在手,天下有我。信心空前的膨胀,连那早就找不到北的勇气也升起了不少。

  “走吧,我们别让队长等得太久。”吉尔说道。

  “好的。”宋凡答应一声,然后走到烟筒炉子旁面,将镶在那上面的木刻盾牌取下来揣在怀里。

  吉尔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做什么?”

  宋凡神秘的笑笑,说道:“秘密,秘密!”

  吉尔有些好气,无奈的摇摇头,大步朝中央大厅走去。

  宋凡扭头看了看那个早就死透了的丧尸一眼,看到他的惨样,忍不住又打了个机灵,急忙跟在了吉尔背后。


第八章

  “咦?队长到哪里去了?”吉尔推开门后看到空荡荡的大厅一个人也没有,不免惊讶一声。

  “队长,还有巴里去那里了?”吉尔左右看了看,然后又围着大厅转了一圈,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宋凡早知道会这样,所以并没有表现的多么惊讶。而吉尔此时有些六神无主,根本没注意到宋凡的反常,他过于平静了。

  “怎么办,他们会去哪里呢?”吉尔自言自语道。宋凡一边把玩着那个木刻得盾牌,一边脱口说道:“你还是省点力气别找了,说不定他们到别的地方调查去了呢。”他心里雪亮,但有些话可不能随便说,虽然明知道威斯克两人是布置安排陷阱去了,但此时他也不能说。

  “你说的没错,这个地方太过诡异了,好像隐藏着什么巨大谜团一样。局面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吉尔点头说道。

  “这里是安布雷拉公司的别墅,我们奉命前来调查,有什么谜团只有在调查以后才能明确。现在我们更应该考虑自己的安危。”宋凡苦笑一声。

  吉尔扭过头看向他,眼中充满了惊奇,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蹦出这么一句来。

  宋凡撇了撇嘴,说道:“刚才那东西你也见过了,他不可能凭空出现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才会出现那东西。”

  “什么意外?”

  “比如说实验意外。”

  “你是在说,他们在研究生化实验,结果实验发生意外导致那些科研人员全部片成……活死人了。”吉尔满眼惊恐的看着宋凡。

  “不止如此,恐怕还有别的东西也产生了变异,比如说……动植物。在来的路上你不是领教过了么,那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在大街上能碰到的。”

  “没想到安布雷拉公司居然背地里在搞生化实验。”

  “准确的说是生化武器。那东西的厉害,我们都领教过。”

  “如果真如你推断的那样,那就不单单是生化实验泄露的问题了,很有可能会涉及其他地方,扩展下去就坏了。”

  “那倒不一定,事情还没有你想得那么糟,也许,这只是刚开始,而我们接到命令到发现也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这里是郊区就算扩散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扩散到城市里去。”

  “而且……”宋凡看向身后的大厅,说道:“如果实验室就在古堡里的话,那么我们反而不用着急。毕竟游荡在外面的怪物们还是少数,只要我们能将危害缩小到最低,那岂不是更好。”

  吉尔听宋凡说吧,似乎有所明悟。迟疑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趁着事情还没有到严重的程度,将它扼杀在摇篮里。毁掉这里……”

  宋凡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却听吉尔冷笑一声,说道:“有时候,我还真怀疑你是安布雷拉公司派过来的卧底。我们奉命前来调查这里,希望能找到一些非法的证据指控安布雷拉公司,而你却要我们在调查未果的情况下毁掉这里。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难道你想掩饰什么么?”

  吉尔飞快的拔出抢来指着宋凡,喝道:“说,你到底是谁?”

  宋凡愣了一下,迎上吉尔冷漠的眼神,宋凡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战。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会陷自己于这种地步。他一点侥幸心理也不敢有,在这里山高皇帝远,只要自己一句话说得不对,吉尔一枪干掉自己,然后抛尸荒野喂狗去,到时候神仙也难查,吉尔那里会负一点法律责任。

  当然吉尔是不会这么做的,毕竟她也是执法者,不过是要宋凡吃些苦头,好老实一些。这点宋凡早就想到了,他现在倒不是怕吃些苦头,挨揍什么的。而是他想一旦被人怀疑,那么自己先前所做的一切都会被人怀疑,就算他做的合情合理,也一样会遭到别人猜忌。到那时候他就百口莫辩了,将永不超生。心里着急,冷汗一下子就流下来了。

  他不敢想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没有朋友的帮助能存活多久。所以为了掩盖先前自己犯的错误未免遭到吉尔的猜忌而引发一系列的严重后果。宋凡飞快的转转动大脑,眼珠子也跟着转啊转。猛然,似乎想到到了什么,心中稍作镇定说道:“呵,你理解错了。我只是善意的提醒你一下。你别误会,先把枪收起来。”

  “误会?你别拿我开玩笑,一开始我就觉得你有些不对劲。现在想来,你身上的问题还真多。”吉尔说着握着枪的手紧了紧,吓得宋凡连忙解释道:“别……你听我解释。”

  “那你快说!”

  “我刚才只是说了一条道。你要是不想走这条,那自然还有别的路可走。只不过……要比第一条路难了点。”

  “什么路?”

  “第一条我已经说了,既然你不同意,也别拿枪吓唬我。先把枪放下再说。”宋凡丝毫没有放弃劝服吉尔放下枪的举动,他可没有死在走火误伤的枪下的觉悟。主要是他害怕自己接下来的说词过火,吉尔一激动走了火那可就不好了。

  “不行!”吉尔张口回绝了,彻底打消了宋凡侥幸的心理。

  宋凡撇了撇嘴,送了耸肩膀,说道:“好吧,那你就端着枪吧,不过你可要注意点,千万不要走了火。”

  吉尔冷笑一声,:“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宋凡接着说道:“其实这事不难猜想,我们奉命前来调查这栋别墅发生的离奇命案,单单只是突破外围来到古堡,就已经让我们几乎全局覆灭。如果再深入调查,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恐怖的生物等着我们呢。到时候恐怕你和我,队长和巴里都要交代在这里。我让你通知警局炸毁这里,都是为了大家着想。”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引我们到这里来,然后一举歼灭?”

  “这我可不敢保证,谁知道有没有这事呢。”

  “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可能会走火呢。”

  “别……我只是为大家着想。你不过是了解了事情的冰山一角,就已经付出了几乎全军覆没的代价,如果再继续调查下去,就算清楚了又能怎样?连命都没了,到时候别说调查清楚了,就是连这点消息都传不出去,那我们的牺牲,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得来的消息还有什么意义?”宋凡嘴上不说什么,心里骂开了,心说,你这娘们可够黑的。

  “哼,刚才我还不确定,现在我相信了。”吉尔冷笑一声。

  “相信我的一片真心了?”

  “相信你是个卧底了!”

  呃……宋凡彻底无语了,被吉尔一阵抢白,气的七窍生烟。心说,我找惹你了,你这么挤兑我。

  又听吉尔说道:“你虽然是S.T.A.R.S.的人,但S.T.A.R.S.的队员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从你说的话就可以看出,你没有信仰,更没有组织纪律。这一切的一切都只能说明,你被人收买了!既然我们是奉命前来调查,哪怕就算最后战斗到一兵一卒,也要继续调查下去。哪怕全军覆没。就算前面挡路的是魔鬼我们也不怕!别把我当白痴。”这句话说出了吉尔的决心,也表明了她战斗到底的意志。

  “我……我只是怕死而已。呃,不,只是不想白白牺牲……”宋凡努力地掩饰这真么。只可惜当他迎上吉尔那不屑的的眼神后,他明白了,人家压根就不信他那套。

  “呃,好吧,就算我是卧底。没错,我是安布雷拉公司派过来的间谍。”宋凡说了句别蹩脚的谎言。

  “就你,哼,不是我小看你,你连给间谍打掩护的资格都没有。”吉尔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吉尔在听到宋凡嘟囔的一句后,竟然收起了一脸的戒备。在她看来就算给宋凡天大的胆子,也肯定掀不起多大浪来。不是小看他。

  你……我操你大爷!你丫就不能留点口德。宋凡在心里骂开了,他本来就不善言辞,那斗得过言辞犀利的吉尔。

  本着沉默是金的原则,宋凡整个人变得有些垂头丧气,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那意思是说,有种你来吧,大爷皱一下眉头,就不姓宋。

  吉尔瞧他那副样子,颇感好笑,说道:“说吧,你的第二套方案,呃,善意的建议是什么。”说罢收起枪来。

  宋凡见她把枪收了起来,吸了口气,说道:“那就是一个字“察””

  “别废话,我们来干什么的。”吉尔笑骂一声。

  宋凡看了他一眼,心说,丫,不知道了吧。爷给你慢慢说道说道。

  “察?查什么?察安布雷拉公司的罪证?别搞笑了大姐。你现在还天真的想要找到罪证揭发人家?说不定人家巴不得你跟傻帽似的在古堡里来回转悠呢。屁证据。就算你能找到,你有命传出去么?就算你能传出去又能怎样?”

  “恐怕等你传出去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将沦为那东西的天下。到时候天下大乱,警察局都倒闭了,你到哪去告人家,抓人家。”

  “你的意思是说……”

  “眼下最主要的就是找到破解那东西的东西。尽量将危害扼杀在摇篮里。而这里如果是实验室的话,那么一定有造成这场意外的试验样本,找到样本就等于找到了破解的方法,或许还有解药什么的。那么就算那东西到了外面,我们一样能将危害降低到最小,而不会给外面的人造成恐慌和灾难。就这么简单。这就是我说的第二条道。”宋凡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说的这两条路都是为了外面的人着想,你以为我真的怕死。我真的是没有纪律,我是为了更多的人的利益才这么说的。”

  吉尔愣了一下,似乎明白了过来,柔声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你……”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宋凡一下子打断了吉尔的话,独自一个人昂头挺胸,沉吟道:“没错,我就是英俊与智慧并存英雄与侠义的化身,人见人爱,风靡千万少女,改变社会风气,提高年轻人内涵,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有一双分辨是非黑白的双瞳和打不死的信心,我的名字叫宋凡。”

  吉尔噗哧一声被宋凡自恋的赞美词给逗乐了,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察!察他个七零八落,察他个四脚朝天。”别看他当着吉尔面说得这么大义凛然,转过身子宋凡那张老脸一下拉了下来,样子比哭还难看。语调也颇为可怜嘀咕一声:“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既然你都决定了,那么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奋战到底!”

  其实他原本打算劝服吉尔炸毁这里,那么他就不用跟着继续冒险了。谁曾想吉尔这么死板,没办法在这里多一个朋友多一条活路,为了能够活下去,他不得不委曲求全……


第九章

  炸掉古堡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如果吉尔按照宋凡先前所说的那样,直接不安套路出牌炸掉古堡,说不定在威斯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能连T—002和他一起炸掉。虽然接下来的剧情会被宋凡篡改的面目全非。但至少宋凡不用跟着担惊受怕,身陷绝境举步艰难了。

  当然,威斯克死了那自然就不会有接下来的浣熊市事件了。这样对自己对吉尔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可现在宋凡苦恼的是,人家根本就不信任自己,他又不能全盘托出,省得人家把它当作是安布雷拉公司派过来的卧底。

  “喂!你干什么去!”吉尔快步跑到宋凡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面色带嗔的说道。

  “你老跟着我做什么,你不会去别的地方转转?”宋凡苦笑一声。

  “从现在开始,你要跟我在一起,我走哪,你就跟着到哪。听到没有?”吉尔从腰包里掏出手铐,将宋凡和她铐在了一起。

  宋凡显然没有想到吉尔会使出这招,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似乎吉尔的作为触犯了宋凡的忌讳似的。宋凡怒喝一声:“你这是干什么,快点打开。”

  “从现在起,我说了算。在你还没有原形毕露以前,我有权利监控你。”吉尔说道。

  “你在怀疑我什么?我把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别忘了,我现在和你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我怎么可能出卖你。”宋凡说道。

  “我不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吉尔盯着宋凡说道。

  宋凡哼笑一声,拔出那把先前吉尔送给他的手枪,一枪打断了将他和吉尔连在一起的手铐链子。然后挣脱出来,活动了活动手腕,指着铐在手上的半截手铐,说道:“这东西只会给我们带来不便。如果你相信我,我会还你一个固若金汤的后背。”

  “如果你不相信我,看到没有,这里……”宋凡指着自己的脑门,说道:“一枪,只要一枪,我就再不会对你造成你所谓的什么威胁了。”

  吉尔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宋凡,无奈的笑笑,说道:“在事情还没有结束之前……好吧,我可以和你做一个口头协议。”

  “哼,在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宋凡收起抢来说道。

  吉尔笑笑,说道:“可我还听说,你们中国人最擅长使诡计,装孙子。”

  “那是日本人。和我们中国人没关系,哦,不,是那些日自己的人将我们中国文化坏的一面发扬光大了。”宋凡说道。

  “好吧,作为交换,你要我做什么?”吉尔摆出一副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样子。

  宋凡瞧了她一眼,说道:“别老拿枪指着我。”说完,朝着大厅右侧的蓝门走去。

  吉尔愣了一下,看着宋凡的背影撇了撇嘴。然后跟在他后面走去。

  大厅右侧的蓝门是间画室,空间不是很大,但是别看地方小,机关以及暗藏的玄机却是不少。宋凡进门后抬头望了眼正对着大门的一个女人雕像。

  由于是画室,所以灯光打得很高,这里用得不是那种节能灯或是礼堂大厅的那种明亮的灯光而是瓦斯灯泡。那种散发着昏昏沉沉暗黄色光晕的瓦斯灯泡。加上暗红色厚实的窗帘,还有屋子里的其它布置,虽然没有一点冷色调,但昏暗的光晕还是无形中散发着压欲的气息,隐隐透着神秘感,刺激着人类的感官,使之想入非非心跳不自觉的加快。那种感觉丝毫不比影楼的暗房少多少。

  “真奇怪,我以为是办公室呢,没想到距离大厅最近的房间居然只是一个画室。”吉尔进门后打量着房间说道。

  “别小看它,越是古怪,就越说明有问题。”宋凡说道。

  “来帮我一下。”宋凡走到梯形梯子前招呼吉尔过来一起帮忙推到石像背后,然后踩上去将将隐藏在石像顶上的一楼地图取下。铺开大略的看了下,似乎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标注,然后收了起来。

  吉尔愣愣的看着宋凡,想不明白他怎么会知道石像上会有地图。问道:“那是什么?”

  “一楼的布局图纸。”宋凡淡淡回应了一声。

  “你怎么会知道哪里有图纸?”吉尔问道。

  “从现在开始,不许问我为什么。我说过,你要是不相信我大可一枪干掉我,否则,就别问那么多为什么。”宋凡说道。

  吉尔还想说些什么,却听宋凡又说道:“总之,我答应你一定帮你走到最后。有我的帮助,至少你会少走许多弯路,不要问我为什么。帮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当我和你站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命运既然已经注定,那我只好放手一搏。”

  还有一句话宋凡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谁要他死,他就要谁死。不把对方整垮他是不会收手的。

  吉尔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宋凡如此坚决,还是闭口选择了相信他。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响声?”就在两人相对沉默不语的时候,隐隐约约传来阵阵呻吟声,被吉尔敏锐的察觉到了。

  宋凡皱起眉头,斜眼瞄了下立在墙角的书架。他知道吉尔的判断没错。那阵阵低吟声就是从那书架背后的暗门里传来的。在那里面赫然有两只丧尸,一只健全的,一只半身不遂。

  一想到刚才被吉尔算计差点被扑过来的丧尸吓死,宋凡心中愤恨,倒不是他记恨吉尔,而是记恨那些把他吓得半死的丧尸。想到自己身旁有吉尔这个贴身保镖,心中稍定,原本他是想藏在背后暗自指点吉尔过关的,既然话都说开了,也不想隐瞒什么,反正剧情人物和自己也没多少交情,只要保得住性命,管他暴露不暴露自己为什么知道攻略呢。哼笑一声,说道:“你说的没错,那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宋凡伸手指了指立在墙角的书架。

  吉尔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隐约分辨出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虽然不肯定宋凡怎么会那么确定声音的来源,也许是归功于S.T.A.R.S.平常的特训,也许是别有隐情,反正他现在看宋凡浑身上下都透着股神秘感,也不问为什么,走到书架旁边自己打量了一番,然后又敲了敲听了听声音。然后扭头看向宋凡说道:“中空的。里面似乎有暗道。”

  宋凡点点头,然后走到吉尔身旁,说道:“来,一起推开它。”而后,在两人的相互推挪下,将那个重达几十斤的书架推开,果然露出了里面的暗道,入口大小宽度和别的房间的门框一样大小,如果在门框上镶一道门,那就跟一个房间一样一样。

  暗道打开,虽然宋凡知道那里面的空间并不是很大,通风也不很差。但依旧能够嗅到阵阵腐肉般的恶臭传来。

  吉尔捏起鼻子,使劲的扇了扇周围的空气,探身朝黑漆漆的暗道看去。从荷包里掏出手电筒,啪的声打亮刚朝里面照了下,却被背后扑过来的宋凡一把摁住了。

  “小心,你想把他们引出来?”宋凡低声说道。

  还不等吉尔点头,却不想被宋凡压下的手电筒正好照在了躺在地上的那个半身不遂的丧尸身上,适应了一片漆黑的丧尸被突如其来的光照惊动了,两只血红的双眼一瞪,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怒嚎一声,翻过身子飞快的朝拿着手电筒的吉尔爬来。那速度快的根本反应不过来。吉尔被丧尸一把拽住了脚踝,跟着惊叫一声,手电筒啪一声掉在地上,暗道一下子陷入了黑幕当中。使吉尔本能的产生一种未知的恐惧。

  “糟糕!”来不及悔恨,宋凡猛地向后仰去,可是已经太迟了,那只半身不遂的丧尸一声怒吼已经惊醒了另一只丧尸,就在吉尔被那只半身不遂的僵尸缠住的时候,另一只丧尸已经扑到宋凡眼前……


第十章

  1945年,在德国即将战败的最后时刻,一艘潜艇载着纳粹“保护伞”标志的精锐研究人员向南大西洋驶去……

  自此,“保护伞”和纳粹有关生化武器的秘密一同消失在茫茫冰原。

  直到1967年,美军在越南陷入泥潭,美军高层开始了与“保护伞”的接触。从此,“保护伞”的研究进入了全盛期,一个表面是大型制药企业的跨国集团诞生了。

  系统屏蔽卫军军官埃德蒙·冯·阿修福德最早发现了始祖病毒。然而病毒的试验一直从A持续到T,之间几乎全部失败,主要原因是病毒对大脑的破坏,直到……

  1998年

  5月11日

  在ArklayMountains中的研究设施内,由于病毒外泄而发生BIOHAZARD,其中大多数研究人员被感染并丧尸化,而实验制造的未完成生物武器Tyrant也在变乱中走脱。而从这次劫难中侥幸逃生的WilliamBirikin博士,在有关组织的帮助下于浣熊市地下及周边再次建立了进行专门研究的秘密实验室。

  5月20日

  浣熊市市外古堡内出现BIOHAZARD,发现丧尸袭击女性尸体,见到大型犬类怪兽。在次日发表的《RACCOON时报》中对此加以了头条报导。BrianIrons警察署长在警局的会议上制定了《RACCOON市警紧急行动纲领》。与此同时,安布雷拉公司为了得到生命有机体兵器的实战数据,指使S.T.A.R.S.组成特别行动小队介入事件的调查。

  7月9日

  S.T.A.R.S.对ArklayMountains的突发事件进行调查,EnricoMarini做为此次行动的指挥官,准备率领Barvo小队向RACOON市郊进发。

  7月23日

  为解决事件而派出的S.T.A.R.S.的Barvo小队,乘坐的直升机不久就失去了消息。

  7月24日

  为寻找Barvo小队和调查现场,S.T.A.R.S.又派出Alpha小队,刚下直升机就遭到丧尸犬攻击,JosephFrost死亡,为躲避“丧尸犬”,威斯克;巴里以及吉尔进入古堡,开始调查。

  宋凡脑中闪过生化危机编年史的布告,回忆着一幕幕的惨剧发生,我要死了么?死在这个地方。

  还是小看了那些感染病毒的丧尸了。

  快,太快了!

  转眼间宋凡就被黑暗中扑过来的丧尸摁倒在地。面对巨大的威胁,宋凡的垂死挣扎显然无力得很。

  和没有意识的活死人相比,宋凡的反抗丝毫起不到救急的作用。越是害怕受到伤害,就越无力。

  那丧尸长着血盆大口,泛着惨白惨白的一张脸上到处坑坑洼洼,皮肤软组织早已化脓,顺着疮口向外滴淌着红绿黄灰相间的脓液。

  宋凡被他压在身下,双手架住那丧尸压过来的脑袋,尽量保持住不让他咬到自己。这时不少的脓血滴了宋凡一脖子。为了避开丧尸身上所散发的阵阵恶臭,宋凡屏住气息,但隐约感觉到有软体蛆虫在黏在脖子里的脓血里翻滚,顿时浑身泛起鸡皮疙瘩。越发无力了。

  就在宋凡分神之际,那丧尸突然扭头朝宋凡的手臂上咬去。宋凡大惊之下撒开那只手,另一只手顿时无力支撑来自丧尸身上传来的巨大压力,而那丧尸显然也是得势不饶人,奋力的向下压去,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宋凡咬住牙关,索性放开手搏,中门大开的同时一挺身子撇过头去,死死抱住了那丧尸。

  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宋凡刚才的动作完全无法避开,更不要说杜绝对方到伤害自己了。可是丧尸不同,由于丧尸处于半死状态,身体组织肢体早已僵化,无法做到灵活运动和弯曲,所以宋凡急中生智死死的抱住丧尸,用胳膊卡住他的脑袋,然而丧尸的手却无法做到弯曲来抓挠宋凡。所以虽然那姿势难看了点,但对于眼下的情况来说却是最安全的。只要撑到吉尔来救自己就行了。

  当然也就是宋凡吧,换了别人不敢说能否做出这样不雅的动作,但也肯定会有所迟疑,毕竟溺死的都是会浮水的人。那些放不下架子把自尊放在第一位的“高手达人”往往就是死在放不下上的。

  你能说S.T.A.R.S.的人都是庸才。那为什么强如他们最后却也全军覆灭了。那是他们放不下架子,做不出像宋凡一样无耻带点不要脸的防御架子。他们总自傲的认为自己能行。却往往错失良机。

  果然没过多久,吉尔就从那个半身不遂的丧尸身上挣脱了出来,看到宋凡的糗样愣了一下,当然她自己也好不了多少,整条裤子已经沾满了血迹。

  迟疑归迟疑随后拔枪;瞄准;扣动扳机一气呵成,只听砰地一声,被宋凡死死抱住的那只僵尸的脑袋炸开了,从里面溅出红白相间的脑浆血水淌了一地。

  “我现在越来越信任你了。”吉尔收起枪来说道。试想一个连自保都不够的人如何能威胁别人的生命。

  宋凡知道她是在糟践自己,也不搭理她,只顾自己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可把他吓坏了。等他休息够了,才坐起来反驳了吉尔一句:“头发长见识短。”

  吉尔自然不能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但隐约还是能听出来不是什么好话,沉着一张脸说道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