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无限内存(5)

2011-11-1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道:“我认为越是别人在意的东西,就像蛇的七寸一样,他们保护的就越周全,相反如果我们拿到了就越对我们有利。”

  瞥见宋凡身后用木刻盾牌安置回原位的机关后,吉尔随后转怒为喜,心中的兴奋难以言表,她突然觉得宋凡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了,虽然她也明白那盾牌肯定有大用,但是如果让她用命来换,她认为也是不值得的,现在看到宋凡将问题解决了,不免高兴一番,毕竟得了便宜卖乖谁都有这种心理,吉尔也不例外。她现在只能用惊喜来形容宋凡带给他的感情。

  “你……还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呢。”吉尔笑道。

  “过奖。”宋凡笑道:“走吧,去看看这东西到底能开启什么宝贝。”说着宋凡率先离开了酒吧,直径朝食堂大厅走去。吉尔跟在他身后直觉的浑身充满了干劲。

  来到食堂大厅宋凡走到暖炉旁,在那墙壁上赫然也有一个盾牌形状的缺口。当然那个是先前存放木刻盾牌的缺口,站在宋凡身后的吉尔显然也看到了那个缺口,颤声道:“宋凡,那里……”

  宋凡点了点头,虽然他早知道,但是当他亲身经历着一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中澎湃。玩游戏是一回事,自己干又是一回事,就当自己欺负那些怪物机关门一把好了,谁叫自己有熟知攻略剧情的优势,相对于那些恐怖的怪物们来说,似乎宋凡的存在才是他们最恐惧的。宋凡不止一次在心里喊“嗨泼米”,只不过是替那些怪物们喊得。老天,谁来救救那些可怜的怪物们啊……

  当然,宋凡只是在心里yy了一下,便收回情绪,将那个金属盾牌放到墙壁上的缺口出弄好。

  这时,听食堂大厅里响起咔嚓一声,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宋凡和吉尔都听到了。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身后的钟表。见那钟表在经过一阵剧烈的颤动后,随后向一旁缓缓移开,露出墙壁里的一个方形暗格。

  不得不说生化一代里的机关的确令人匪夷所思,如果不是熟知剧情的人,很难想到到一些重要的机关往往隐藏在一些极为普通,让人太容易忽略的地方。

  宋凡毫不迟疑的跑过去看,他心里明白那暗格里放的什么东西,但是对于一个穷学生来说,那东西他也只能够在电视上看看,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亲手摸摸。所以他表现的比谁都积极。很快就到了暗格旁,瞪大眼珠盯着暗格里摆放着的那枚蓝宝石,宋凡努力地咽了口吐沫,看着棱角分明的形状,以及从那上面泛起的彩色光芒,只是单单看就已经觉得非比寻常了,别说宋凡了,就连随后赶来的吉尔也忍不住看呆了。只不过她定性好,没有宋凡那么失态罢了。不过仍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在宋凡颤抖着手将那宝石收起,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接下来我们去哪?”吉尔看着宋凡魂不守舍的样子,以为他被宝石迷了双眼,忍不住提醒他一句。

  “当然,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吉尔,你杀过杀过BOSS么?”宋凡忍不住坏笑一声。

  “BOOS?”原来他是在想这个。虽然对宋凡老是没头没尾蹦出一句话来感到无奈,但她能够感受到宋凡内心的激动。

  他凭什么这么自信……

  吉尔暗自想道。


第十五章

  出了食堂大厅,宋凡和吉尔再次来到中央大厅,没有废话,宋凡直径上了二楼,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宋凡直接从右侧走廊过去,打开门房走了进去。吉尔紧跟在宋凡背后,咔嚓一声将门关上,吉尔扭过身来赫然发现在宋凡对面站着一个丧尸,二话不说拔枪将其射倒。

  直到那丧尸倒地身亡,宋凡才反应过来,扭过头神态僵直的看了吉尔一眼。不是他不小心,而是他太过于震惊了,像这种突发事件,完全考验的是对敌时的反应能力。观吉尔拔枪射击一气呵成的动作,那可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宋凡震惊的便是如此。前几次他还没有注意,眼下却非常的震惊。吉尔的枪法果然不是盖得。原来他只以为吉尔除了有一颗聪明的大脑外,就只有过人的运气了,现在看来她的枪法远比她的运气好太多了。

  吉尔似乎看出了宋凡眼中的惊诧,也学着宋凡那样淡淡一笑作为回应。心想,怎么样,以前老是你故作神秘装酷,现在轮到你傻眼了吧。总算扳平了一局。

  宋凡切了一声,走到走廊另一边的石像前站定,和画室的石像一样,这个石像也是一个女子仰头做举状。

  环顾四周,二楼的楼台成环形布局,边缘是过道,中间则是中空的,从上向下看去,下面正对着的是食堂大厅的长桌。石像前面的楼台扶手不知道什么原因早已经断裂,看上去摇摇欲坠的样子。

  宋凡扭头看了吉尔一眼,然后扭身一脚将那石像踹了下去,只听砰得一声巨响,那石像跌落到下面摔了个粉碎,巨大刺耳的噪音回荡在整个楼内。

  “喂!你做什么?你一个大男人度量怎么这么小,有本事你打一枪试试。”吉尔捂着耳朵,神态不悦的瞪着宋凡。她以为宋凡是因为不服气才找东西发泄一般。

  谁知宋凡也不理她,只是蹲下身子朝下看着,似乎在找寻着什么东西。吉尔早就对他的动作见怪不怪了。走过来极不情愿的说了一句:“怎么了,有问题么?”

  “那里有一个图章。”宋凡指着楼下摔成一堆碎石的石像说道。

  “图章?”吉尔闻言也努力的在那堆碎石中间找寻着。很快她就发现了躺在碎石里露着半个角的铜牌。

  “那是什么?”吉尔问道。

  “肯定是打开机关锁的钥匙。”宋凡说道。

  “那我下去拿。”吉尔说罢起身便走,却不想被宋凡一把拉住了,开什么玩笑,虽然眼下周围已经没有丧尸了,但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他也是不愿意,纵然是他手中有枪,熟知剧情,那也是很不情愿的。

  “不用了,待会我们还会回去。”宋凡说道。

  “好吧,一切听你的。”吉尔点点头。

  站起身来,宋凡拉着吉尔的手朝走廊另一头的门房走去。

  不知道什么被宋凡拉着手,吉尔默默地居然选择了承受,静静的看着宋凡的背影,吉尔突然发觉宋凡越发像个孩子了,拉着自己的手很紧很紧,就像孩童生怕自己最心爱的玩具突然消失一般。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想法了,似乎在自己年少的时候有过这么一段美好的回忆,能在古堡这样的险境再次重温这种心境,吉尔只感到内心深处一阵温馨。

  “小心了,楼梯下面还有一只丧尸,等会我先下去,然后引他出来,最后你干掉他。”宋凡头也不回的说道。

  “好的,我记着了。”吉尔笑道。接着宋凡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走廊过道,不过中间穿插着一节通向一楼的楼梯,得绕过楼梯才能到楼道那里。

  看着满墙的花纹装饰,还有侧面的一扇玻璃窗户,空间狭小的过道内总是弥漫着一股令人焦躁不安的气息。

  “我下去了,你站在楼梯口……”宋凡说道,他并不想以身犯险,但是狮子座与生俱来的傲气又不允许他完全依靠别人,所以很多时候他宁愿自己亲力亲为。

  “还是我去吧。”吉尔说道,目光中竟然多出了一丝关切。宋凡愣了一下,没想到吉尔会主动请缨,也不废话,点点头,说道:“小心点,下了楼先走两步在扭身开枪,切不可停顿。”

  “OK!”吉尔笑道。然后朝楼梯走去,随后下了楼。

  宋凡也紧跟着吉尔背后,来到楼梯口给她观望着。

  摸摸注视着吉尔下楼的背影,很快就吉尔下了楼然后又向前走了两步,这才猛地转身警惕着。待到看清身后什么也没有后,吉尔不免心生狐疑,难道宋凡估计错了?还是那丧尸隐藏在什么地方。

  宋凡也是奇怪,按理说只要吉尔一下楼可定就会有丧尸扑过来的,可是等了好久都不见有什么动静,宋凡心里着急,时刻警惕着周围,漫长的等待好像亿万年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宋凡开始有些焦躁不安了。

  吉尔也是一脸奇怪的看向站在楼梯口的宋凡。似乎在向他询问着为什么一样。

  宋凡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心里面却担心了起来,虽然说爆机生化多年,可是对生化通关的记忆却犹新,那个地方有丧尸,那个地方有BOSS,他还是记得的。不可能出错啊。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到来改变了什么剧情么?想到这里宋凡开始不安了起来。

  无奈又等待了一会,这才下楼和吉尔汇合。

  “怎么回事……”吉尔问道。

  摇摇头宋凡有些颓废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苦笑一声,从和包里掏出烟卷用火机点着。

  “咦!”就在宋凡点燃火机的刹那,接着火光的打亮吉尔看到楼梯角落的阴暗角的某些东西。随后指着很快又陷入一片漆黑的楼梯角落,说道:“那……那里……”

  宋凡闻言愣了一下,“那里?”看向一片漆黑的角落,什么也看不到,下意识的打着火机照亮了那片角落,赫然发现在那角落里静静的躺着一具丧尸的尸体,而且整个脖子被人切掉大半。只剩下一点皮肉连接着才没有身首异处。

  难怪过了这么久都没出现,原来是被人干掉了。宋凡松了口气,随后走过去查看。两人先后蹲下身子靠着打火机微弱的火光打量起那具丧尸的尸体来。

  当看到那具丧尸身上除了脖子上一道整齐的切口外,浑身上下再没有其它的伤口了,可以断定那道整齐的切口就是致命伤。

  是谁?是谁有这么高超的刀法,居然能够将丧尸一刀毙命,从整齐的切口看去,确实是一刀划开,因为那伤口上并没有留下锯齿状的碎肉,这足以说明对方是个高手,而且是用刀的高手。

  就在两人为丧尸身上那道骇人的伤口震惊不已的时候,从背后突然响起一声开门的声音。两人条件反射般的扭头看向背后。

  “你们不用看了,那个丧尸是我杀的!”

  看着那人宋凡两人眼中尽是惊诧骇然之色……


第十六章

  “瑞贝卡!”宋凡和吉尔看清来人后同时惊叫一声,不同的是宋凡眼中的是惊艳,而吉尔眼中的是振奋。

  不得不说,瑞贝卡一身特种军医的行装的确很艳丽,比一般女子的着装打扮更具挑逗性,不知道是不是日本人就好这口,凡是设计的女性人物无不具有挑逗性,不得不说日本人对于美女的研究在亚洲来说真不是盖得。

  和吉尔的美不同的是,瑞贝卡的美完全是一种野性美,不是那种疯狂的韵味,而是让人疯狂的韵味。很别扭吧,这种比喻其实就是她本身并不疯狂,而是男人在她面前往往会变得疯狂。不论是贝瑞卡的着装还是她肢体的美感无不散发着引人犯罪的美。

  绷紧的腰肢,羸弱的小臂,纤瘦的美腿,配上墨绿色的军装,白色军医坎肩;在腰间挎着的的医疗小荷包,以及一头棕色的头发,还有一双清澈的蓝瞳,满脸的稚气,清纯到了极点。让人忍不住有种想要紧紧抱住她的冲动。当然,更重要的是瑞贝卡的形象有百分之七十是按照滨崎步的形象来设计的。美艳自然更胜其人。

  看的宋凡为之一呆。

  “宋凡!吉尔!你们怎么在这?”瑞贝卡满脸的兴奋,当见到两人的时候变的如同孩子一般,脸上洋溢着醉人的笑容。能在险境重重的古堡见到这样丝毫不参杂任何杂质的笑容,任谁也会心情舒畅。

  “好了,要叙旧的话不妨换个地方。”吉尔笑道。

  “好啊。”瑞贝卡高兴的跳开为两人让出道来。“请进吧。”推开门说道。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吉尔看了宋凡一眼。瞧见他失神的样子,以为他是因为太过兴奋而失态了呢。

  “呃……”宋凡愣愣的答应一声,站起身来跟着两人到了房间里。

  “怎么样,这里很安静的。你们可以坐下来休息啊。”瑞贝卡说道。

  宋凡和吉尔打量起这家房间来,其实看房间的摆设就知道这是一间储藏室,用来摆放杂物的。空间不是很大,也就是和一个人住的地方。

  “对了,你们怎么会来这儿?”瑞贝卡问道。

  吉尔看了宋凡一眼示意他来解释。宋凡耸了耸肩,说道:“我是和队友们失散了,吉尔他们则是调查古堡和找寻我们的。”

  “你们来晚了,我们一到这里就遭受了攻击,我和其他队员也失去了联系。”瑞贝卡失神道,眼中闪过一丝的苦涩。作为候补队员,而且是战地医护人员,她不是战斗人员所以不能配备攻击较强的武器,在没有其他队员的配合她孤零一人和队员们失去联系,在古堡正可谓寸步难行。也难怪她会选择躲避到这件储藏室来。

  “咦?那不是ForestSpeyer的火箭筒么?”瑞贝卡瞥见吉尔扛在肩上的火箭筒道。“你们见过他?他在那里?”

  吉尔下意识的看了看背后的火箭筒。

  “咳,是这样的……我们发现ForestSpeyer的时候,他已经死在了阳台上,而且已经开始丧尸化了。”宋凡说道。

  “EdwardDewey也死了,他死在了食堂大厅对面的走廊里。”吉尔说道。不免有些伤感。

  “死了么……”瑞贝卡微闭双眼,一滴晶莹的泪珠滚落。当听到昔日战友命丧时,任谁也会忍不住流泪。

  “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外面。”宋凡问道。

  “我听到你们说话了啊。”瑞贝卡说道,眼中尽是兴奋之色,毕竟在这里遇到生人,尤其是战友,那种心情总是激动的。

  宋凡嗯了一声,点点头。

  “这么说门外的那个丧尸是你杀的?”吉尔说道。

  “你还不知道吧,瑞贝卡的近身搏斗术和你的枪法有的一比。如果给他足够的火力支援,她甚至可以秒杀以速度著称的丧尸犬。”宋凡回忆着生化危机系列里有关瑞贝卡的资料。不论是他熟知剧情还是他身为B队的成员,于情于理由他来介绍瑞贝卡都是合情合理的。

  “那你刚才怎么没想到是她。”虽然吉尔反驳宋凡一句,但是她的眼中依然闪过一丝震惊,她本身就是天之骄女,遇到对手难免起了好胜之心,虽然对方是她的战友。

  瑞贝卡被宋凡一番赞誉,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但还是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

  说实话,瑞贝卡身为战地医生不会没有防身术,一般的战地医生对拳术都是很热衷的,唯独瑞贝卡对刀术感兴趣,实在很难想象一个文静的女孩居然喜欢切肉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她是医护人员吧,对手术刀特别的钟爱。虽说还没到庖丁解牛的的地步,但对人体骨骼脉络的认识还是相当高的,由于是医护人员不可能有过多的火力武器,再加上瑞贝卡又轻易不服输,所以狠下功夫练就了一副好刀手。这对于一个羸弱的女孩来说的确不容易,不过谁让她是一个任务比天高的女孩。

  而宋凡一开始却也忘了她,所以一时间没想到而已。

  “对了,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瑞贝卡回过神来问道,似乎早已耐不住寂寞,不情愿老呆子一个地方。遇到宋凡两人似乎又燃起了她覆灭已久的激情一般。不只是她,对于习惯接受任务的S.T.A.R.S.队员来说,没有任务或呆在一个地方待命跟要了他们命似的。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一个任务他们就会赴汤蹈火。不论那个命令的人是谁。谁让他们的天职就是任务比天高呢。这正好便宜了宋凡这个代理领导。

  “我现在啊,受命于他呢。”吉尔白了宋凡一眼。搞得宋凡唯有傻笑一番。

  “啊”瑞贝卡惊诧的看着宋凡眼中精光闪闪,她原以为三个人在一起多少有个照应行动起来也方便很多,没想到的是更让她喜悦的是居然还有一个“代理领导”。

  当然,宋凡两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她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这般兴奋的,还以为她是因为听说宋凡做了领导才高兴成这样的,吉尔看向宋凡的眼神都变得怪异了,瞧那眼神,似乎在说,就他那样也会有女生崇拜?

  而宋凡也是一般认为,着实自恋了一把。拍着瑞贝卡的肩膀,大义凛然的说道:“小卡,跟着你宋大哥,不敢保证你锦衣玉食,但华丽的任务还是少不了的,你放心吧,只怕你体力吃不消,杀到手软。”

  “是,长官。”瑞贝卡答应道,并没有因为宋凡的形象问题而产生任何质疑,连吉尔都听命于他,她又怎么会怀疑宋凡的能力呢。只是稍微兴奋了一下,并没有表现太不济,毕竟她也是一个有着良好素质战地医生。虽然任务高于一切,但还没到让她失态的地步。刚才只是压欲太久释放情绪吧了,情绪释放完了自然回归了她本来的面目。身上隐然散发着英姿飒爽的气息。

  吉尔却对宋凡的话嗤之以鼻,哪有这么奖励别人的。先前对宋凡的评价不免又降几分。宋凡的表现越来越没有形象了。真想不明白他在S.T.A.R.S.训练时是怎么过关的。


第十七章

  “待会小心丧尸犬。吉尔在我后面,瑞贝卡你走前面。”宋凡说道。

  吉尔点点头,瑞贝卡则是一脸惊奇的望着宋凡,似乎对他的肯定有些不解,但还是按照他说的去做了。

  三个人排成一条直线,吉尔在后,宋凡在中间,瑞贝卡在前面,三人出了门拐个弯走到另一边的走廊,大概三四步的距离,突然从背后的窗户跳进一条丧尸犬,如同前面所描述的那样,剥了皮的丧尸犬比猎狗更加凶残,更加没有畏惧感,像这种以速度著称的变异物种,如果不及时发现会很棘手,如果不是在空阔的走廊,换做其他地方,很可能会遭到致命的伏击。

  吉尔早就接到宋凡的警告,所以一开始就警惕着四周情况,一有变故立马做出反应,早早的将枪拿在手里,抬手就是一枪,子弹急速旋转,出膛拉出一条火线笔直的射入了丧尸犬的左眼,然后从后脑勺炸开,几乎和以前一样的死法,在还没有落地时就已经瞬间毙命了。

  瑞贝卡虽然也接到了宋凡的警告,但由于和宋凡接触的时间比较少,对于他的一些事还不太了解,所以她并没有把宋凡的警告当真,只是将它作为一种警示,一个善意的终告。

  但当预言实现的时候,瑞贝卡惊呆了,满脸惊诧的看着宋凡,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未卜先知。看着他,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你……你……”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你的任务是完全服从上级命令。”宋凡并不想解释太多,就算解释给她们听,她们也不会明白。自己不需要向她们解释什么。要想活下去,他只能这样。他并不想惹什么麻烦,可往往麻烦总是找到他身上来。

  吉尔能完全的听从自己的,那是因为自己答应帮她调查找到安布雷拉公司犯罪的证据以及实验样本。虽然两人还没有建立起完全的信任,但是这种微妙的合作却是必不可少的,谁也不会计较对方做事的因果,只求目的。

  而瑞贝卡却是另一种态度,她不像吉尔那样,骨子里那种士兵的信仰要比吉尔强烈许多,再加上她是新人的缘故,所以不需要向她许诺什么,只需要严格控制她的思想,始终贯彻和实施与她骨子里忠于上级忠于命令的信仰相结合便能驾驭她,毕竟她刚刚进S.T.A.R.S.不久那种部队上的宗旨尚未完全泯灭,和吉尔这个S.T.A.R.S.老人不一样。

  宋凡显然摸透了两人的性格,这要归功于他熟知剧情上。

  瑞贝卡听宋凡说罢,便不再疑问什么,眼睛瞥见那具躺在地上的丧尸犬的死尸,注意力才转移到那上面。

  当看到丧尸犬身上的伤口时,不免多看了吉尔几眼,眼中闪过一丝的骇然,她的眼力很好,一眼就看出了丧尸犬身上的致命伤,和其他队员不一样的是,也许是因为医生的通病。瑞贝卡能够更加理性的面对死尸。同时对吉尔的快抢暗暗心惊。

  吉尔仿佛发觉了瑞贝卡眼中的惊讶,只是淡淡一笑作为回应。

  宋凡不是部队的人,不能体会到那种技能较劲的心思,对武者的比斗之心更无半点明了。只是摆摆手示意两人动作快点,不要在这里磨蹭。

  “瑞贝卡你走在前面……”过后哪句小心丧尸还没有说出口生生地卡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就见瑞贝卡走到走廊尽头夺门而入。宋凡大惊喝道:“小心,吉尔快!”大手一挥,吉尔早就蓄势待命,宋凡一声令下她早就飞扑过去了。

  刚到门口,一条黑影闪了出来,吉尔见罢急忙闪身让了开去,扑通一声,那黑影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待到看清吉尔赫然发现,倒在地上的那人分明是一个丧尸。和楼道的那具尸体一样,眼前的这头丧尸也是被人生生切断了脖子,只靠一层皮才没有身首异处。猩红的血流得满地都是,空气中瞬间弥漫起浓浓血腥气味。

  与上一个不同的是。吉尔能清楚的看出那丧尸先是被人从右向左折断胫骨,而后一刀切开脖子的,因为人体工程学有说过人的胫骨从右向左拧是最容易折断的。由此不难猜想瑞贝卡的手段,如果不是这样,凭多锋利的刀具也不可能切开胫骨,脖子上的切口也不可能这么整齐。震惊于瑞贝卡手法的同时,更是对她快速的反应力惊骇不已。

  这时,瑞贝卡也探出身来,示意宋凡可以通过了,余光瞥见吉尔的反应,不免得意一番。总算扳回一局。

  宋凡只求目的不会在乎过程,自然对她们俩之间的事无法明了。只是点点头作为回应。随后走了进来,吉尔也反应过来跟在他身后进去。

  宋凡来到进门直接来到侧面走廊,细窄的走廊中间过道里有一个隐藏的空间,那里有一尊石狮像,宋凡拐个弯走进去来到石狮向跟前。

  仔细看去那狮石像的右眼上有一个缺口,正好和宋凡从食堂大厅钟表暗格里得到的宝石大小形状一样,宋凡从和包里掏出宝石然后放在石狮像右眼的缺口上按好。

  这时听咔嚓一声,那狮石像缓缓转动起来,朝里面转去露出背面的暗格,在那上面赫然是一把金色的钥匙。宋凡将钥匙收好,转身出了隐藏空间,由于以藏空间地方小,只容许一个人进出,所以宋凡刚才的动作吉尔和瑞贝卡都没有看清。只是听到阵阵机关触动的声音过后,就见宋凡走了出来,然后见宋凡转身朝走廊尽头的铁门走去。

  来到门口,宋凡迟疑了一下,然后转身对吉尔和瑞贝卡说道:“待会无论如何也要记住不要向前靠近。站在门口最好别动。”

  两人点点头作为回应。

  宋凡扭过身将钥匙插进钥匙孔里,虽然宋凡的话说的没头没脑,但是吉尔和瑞贝卡还是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就隐藏在那道铁门的背后,不知道为何会那么压欲,平静已久的心再次澎湃起来……


第十八章

  吱呀一声,铁门被打开。一股芬芳的花草气息迎面扑来。直叫人心旷神怡。哪里有半份的危险。

  吉尔和瑞贝卡同时皱了皱眉头,怎么会这样,刚才宋凡开门时她们还能清楚的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但是当铁门被打开后,那股危险的气息却荡然无存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心理作用?吉尔和瑞贝卡想道。

  “小心,花香能迷惑我们的感觉。”宋凡自然也嗅到了那股奇香,只是以前玩游戏没有这般神奇的感受罢了,毕竟当时只是个游戏画面还不能做到百分百的感受。虽然有些奇怪,但是通关经验时刻提醒着宋凡,切不可冒失大意。

  吉尔和瑞贝卡也觉得这香味太浓了。听到宋凡警示,也暗自提防了起来。等到她俩朝房间里看时,不仅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

  实际上铁门背后是一见花室,摆放着各类名贵花种的花室。让她们惊讶的不是房间里百花齐放的绚丽景色,而是立在中央一个上顶天花板下顶地的超大植物,准确的说是一种超巨大的变异植物的茎部。

  形态巨大的变异植物直径大概有七八米,高有七米以上,周身成墨绿色,它本身并不是一个整体,而是由无数只藤条合并在一起的怪异植物。在它的顶端有三个巨大的花骨朵,隐隐作开。

  从上面看去包着花骨朵的绿叶粗糙不堪,棱角层出不齐,好像锯齿一样,给人一种摩擦碎肉的感觉。再看那花骨朵上三条暗红分割线竟然排布着密度分布均匀的锯齿,总让人联想起食人花一类的恐怖植物。

  在茎部顶端有为数不少的巨大锯齿叶子分布,往下茎部也有几条藤条或圈或伸的的当啷着。

  整体给人一种野性十足的感觉,当面对那个庞然大物时,就仿佛回到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