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无限内存(7)

2011-11-1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尔说道。

  “是么?实验区?那是什么地方?”巴里讶道。

  “我怀疑古堡其实就是安布雷拉公司的研究所,在里面肯定会有实验室什么的。一定是研究室发生了实验意外,不然这里不会出现这么多丧尸的。所以我敢肯定一定有一个实验区。”吉尔说道。她完全是按照宋凡告诉她的一切再复述一遍。

  “你确定?”巴里问道。

  “是的,看图纸上的布局图的分布我很确定古堡里肯定有实验室,我们现在站的地方和实验室是区分开的住宿区。”吉尔说道。

  “是么,我看看那张图纸。”巴里说道。

  宋凡从怀里掏出一楼的图纸递给了巴里。巴里在那上面扫了一眼,看到宋凡先前标注的记号,抬头看了宋凡一眼,说道:“这是做的什么标记?”

  “那些标注是被吉尔打死的丧尸的位置。”宋凡说道。隐瞒了他提前标注的事情。

  “你在B队的时候,你们队长会允许你这么胡闹么?现在你算是半个A队的人,记住你是在执行任务不是在做文案工作,不是秘书,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多做点有意义的事吧。”巴里说道。

  宋凡点点头并不作答。

  “好吧,我会尽快汇报给队长的。看他有什么打算。”巴里扭头对吉尔说道:“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你继续调查吧。”

  “对了,你们三个分开调查,我这里有部对讲机,你们先拿着,有什么事就呼叫一声。”巴里说道。

  “我们……”瑞贝卡刚要说她们是跟着宋凡的,却不想被宋凡拉了一下,才没有说出口。

  “好的,我们会分开调查的。”宋凡说道,同时心里暗恨,刚才对巴里升起的一丝感激片刻荡然无存,他自然明白巴里的险恶用心,让他们分开调查不过是想他们孤军奋战没有后援,到时候惨死是必然的事。

  巴里点点头,有些奇怪的看了宋凡一眼,然后说道:“好了,我要去找队长了,将这份资料给他。你们等待队长的指令吧。”指了指吉尔手里的对讲机说道,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瑞贝卡在巴里走后,才扭头问宋凡道:“为什么不让我说。你信不过巴里么?”

  宋凡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让他怎么说。

  “你真的打算分开行动。”吉尔掂了掂手中的对讲机说道。

  宋凡哼笑一声:“谁让我死,我就让谁死。看笑到最后的是谁……”


第二十二章

  S.T.A.R.S是特别战术营救小队(SpecialTacticsAndRescueService)的简称,由浣熊市警署组建,是以特殊战术和救助活动为目的之特殊部队,队员除了浣熊市警员外,也向一般大众招募。全部队员12人,分成两队,Alpha组由威斯克领队,Bravo组由恩里克领队。

  然而在生化危机里威斯克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物,他当初从Umberlla(安布雷拉公司)转到了STARS做卧底,主要是为了公司打掩护。在与STARS交手的过程中,安布雷拉公司的目已经转变成了从内部瓦解S.T.A.R.S,引诱他们并将其歼灭在古堡里。

  可惜威斯克生来就是个野心极大的人,他并不甘心为公司卖命,他有他的想法。所以安布雷拉公司的计划似乎出了一点小瑕癖。

  古堡监控室内,威斯克仰卧在皮椅上,黑色的墨镜遮挡住了他的眼神,不知道是他的目光太过骇人了,还是他为了掩饰自己真实情感所以才带的墨镜。

  一身S.T.A.R.S的特种战服穿在他的身上,丝毫没有别人那种负重别扭的感觉,仿佛那就是他的铠甲一般,只会给人一种强有力的压迫感,是气质还是别的因素,没人知道。似乎从威斯克的身上你只能感觉到绝望,和一种压倒性的力量。它仿佛在告诉别人,不要试图攻击他,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吱呀一声,这时巴里推开门走了进来。说道:“我碰到吉尔他们了。”

  哦了一声,威斯克淡淡说了一句:“他们还活着啊?真是叫人惊讶呢。”

  “是的,不止如此,他们还找到了这个。”巴里将手里的病毒报告书递给威斯克。

  威斯克愣了一下,虽然看不清他眼中的变化,但是从他坐直了身子接过报告书的动作还是可以看出他有些惊讶。

  翻开页面,威斯克大略的扫了眼里面的内容,然后放到桌子上,站起身来到大屏幕前,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整个古堡的主要据点的情景。

  “还有贝瑞卡。她也和吉尔宋凡呆在一起。”巴里说道。

  “哦,吉尔的快抢,瑞贝卡的近身搏斗。哼哼,也难怪他们能挺到现在……”威斯克说道:“他们还发现了什么?”

  “他们……”巴里瞥了眼背对着自己的威斯克,支吾两声便说没有了。

  威斯克哼笑一声,扭过身子看着站在一旁低着头的巴里,说道:“真的没有了么?你不要忘了你的老婆孩子还在我的手里,说话的时候,你要考虑清楚。”

  巴里被威斯克身上散发的气势压制的差点瘫了,他不明白威斯克明明毫无防备,自己身上又有枪,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怕他。为什么不敢向他出手。但是,长期处在生死边际的经验告诉他,不要试图攻击威斯克,否则他会死的很惨的。

  “真的没有了。”巴里说道。

  威斯克也不理他,扭过身去,说道:“那样最好。不用管他们,会有人送他们去见上帝的。除非他们找个地方躲起来,否则,那可就怨不得别人。只能怪他们自己要向地狱方向走。”突然,在威斯克的脖子上一条暗红筋脉猛地鼓起好像蚯蚓一样爬伸到他的脸上随后消失不见了。

  就像宋凡先前所说的那样,越是接近真相,就越会遇到越来越厉害的对手。

  默默地退了出去关上房门,巴里整个人好像虚脱了一样靠在墙上一动都不动,心中暗暗祈祷,吉尔我能帮你们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这时宋凡他们三人也出了画室来到中央大厅。宋凡将散弹枪上好膛,这可是他到现今为止唯一一个能够自保的武器,手枪他没准头,散弹枪却不会过分要求准头,虽然它的射程有限,但是在一定范围内的杀伤力绝对不是手枪可以媲美的。像宋凡这种菜鸟级的枪手,散弹枪无疑是最适合他的武器了。

  “我们真的按照巴里说的那样分开行动么?”瑞贝卡问道。

  “别听他的。跟着我没错。走,我带你们去拿剩下两把钥匙。”说完宋凡上了二楼,来到二楼走廊,直径朝左边最近的一个房门走去。那是他们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吉尔当初想去调查但是因为宋凡有自己的计划所以作罢了。

  “ForestSpeyer的尸体就在那边尽头门后的阳台上,你要不要去看看。”吉尔突然说道。

  贝瑞卡怔了一下,就要走过去看看,却听宋凡说道:“看什么看?要看早在食堂那就看另一个战友了,不先看人家,到了这儿却看他。太不公平了。走吧,别啰嗦了。”宋凡是怕瑞贝卡看到ForestSpeyer身上的弹孔,会在心里留下疙瘩,所以才这么说的。

  瑞贝卡觉得宋凡说的很对,索性狠下心来决定等事情完结之后,自己一定将他们的尸体收官。

  三人来到二楼的偏房走廊,和其他地方不同的是,走廊呈90*度角走向,没有乌七八糟拐弯抹角的分岔口。

  向前走了两步,宋凡来到标注着展览室的门房前停了下来,转身对吉尔和瑞贝卡说道:“里面是展览室,我知道如何打开机关,但是我却无法保证我能有命出来。让你们去我又不放心。所以,咱们还是一起吧。”

  吉尔听罢,嗤笑一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了。”

  “我本来就很谦虚。”说完小心翼翼的握住门鼻子,轻声说了一句:“到了里面动作一定要轻一点,千万不要说话。也不要乱动,就站在门口掩护我。一旦有变故要立即出手。”

  “明白了……”瑞贝卡凑到宋凡耳旁学着他那样子调皮的说道。

  宋凡只感到鼻息间嗅到一股芬芳的女儿家气息,淡淡的清香很是诱人,忍不住心中升起一团火,狠狠的看了瑞贝卡一眼,似乎要将她印在脑中一样。

  瑞贝卡被宋凡粗暴的看了一眼,心中同样升起异样的感觉,脸上顿时潮红一片。不自觉的低垂下头去,然后又瞟了宋凡一眼。

  吉尔在接到宋凡的提醒后,正全神贯注的防备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之间的道道。

  咔嚓一声轻响过后宋凡打开了展览室的大门。一束昏黄光束射了出来,照应在三个人的脸上一片金光。

  “这是……”

  吉尔和瑞贝卡同时被里面的情形震呆了。


第二十三章

  “好美……”瑞贝卡看着迎面而立的一幅画卷,不自觉的赞美一声,那是一幅少年迎风而立在茫茫草原悠然散步的画卷。不论是从画的风格还是色调上看,无不刺激着人的感官,的确很生动形象,就连那无形的风作者也捕捉到了。

  “嘘!你看……”宋凡皱着眉头指了指展览室灯光管子上站成一排的乌鸦。

  瑞贝卡和吉尔同时看去,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瞧那些乌鸦扭头正看向门口,通体乌黑的它们在昏黄灯光的对比下,更显的狰狞,一双泛着冷光的利爪和血红的眼珠好不骇人,还有那一张尖锐弯曲成钩子的利嘴,任谁一眼看去都知道它的厉害。很显然那是一排被感染了病毒的乌鸦。

  和丧尸以及丧尸犬不同的是,被感染了病毒的乌鸦失去了原本的畏惧感,不只是会蚕食死尸,甚至连生人它们也不会放过。只会更凶残,体积更小更不容易瞄准,速度更快,尤其是它们展翅飞起攻击时一片漆黑很容易遮蔽敌人视线,往往别人还没反应过来,它们就会一拥而上杀掉对方。足以看出这群小家伙的凶残绝对不会输于丧尸犬。

  瑞贝卡知道差点坏事歉意的看了宋凡一眼。

  宋凡三人轻手轻脚来到展览室,说是展览室其实也不是很大的地方,也就一个直角的走廊范围,似乎更像是一个画廊。

  画廊的墙壁上摆放着八幅画,分别叙述的人一生的各个阶段成长过程。从生命诞生初始;孩子;少年;青年;壮年;中年再到老年。描述了各个阶段得成长。还有一副无关紧要的画。而展览室的机关就隐藏在这些画卷当中。必须按照从生命初始的画卷开始挪开一直到老年为止。当中只要出现差错,必然会引发乌鸦的攻击。当年宋凡过关的时候,着实被这些乌鸦弄得头痛死了。

  所以,到目前为止,只要不做出太大的响动,然后按照排列顺序挪开那些画,中间绝不能出现一丝的差错,否则只会引来麻烦。

  宋凡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他将吉尔和瑞贝卡叫进来,就是为了已备后患。其实就是他一个人只要不出差错,也是能完成的。只是他不喜欢做无用的赌注。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去赌。

  轻手轻脚来到场中,宋凡知道只要别做太出格的动作,那些变异乌鸦绝对乖的很。大致看了下各个画轴的内容,然后宋凡依次按照生命初始;孩子;少年;青年;壮年;中年;老年挪开。

  听咔嚓一声轻响,画廊里第八幅无关紧要的画突然划开露出里面的暗格来。宋凡轻轻嘘出口气,走过去见里面摆放的一枚钥匙拿出来收好,然后摆摆手示意吉尔和瑞贝卡出去,两人点点头,轻轻的退了出去。

  宋凡几乎大气都不敢喘的迈步到了门口,回头看了眼傻愣着排成一排的乌鸦们,松开了绷紧的神经。暗道真是要命。总算还顺利。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喝道:“发可又!”这可是他蓄力好久才喊出来的话,也是他迄今为止最想做的一件事。

  只见那群乌鸦被宋凡一声大叫惊动,尖叫着扑腾翅膀朝着宋凡这个大声源扑来。宋凡也不含糊,喊完了立马砰地一声关上了展览室的大门,隔着木门只听到里面叽叽喳喳的乌鸦们叫个不停。闹得很。而作为事件的主事者却背对着木门傻笑个不停。

  吉尔瞧他那样哼笑一声。瑞贝卡说道:“宋大哥,你怎么骂人呢?”

  “哈,我骂人?骂得好,让它们在里面斗去吧。该死的东西,你不知道他们多么可恶。”说完宋凡招呼两人朝走廊另一侧的绿色大门走去。用刚才从展览室里得到的那把钥匙打开了绿色的大门。

  这是一间摆放中世纪骑士盔甲的房间,仔细看去摆放在房间两侧款式各异的骑士盔甲都不是凡品。似乎是从世界各地收集过来的,并不是一般的仿制品。从色泽和形象质感就能分辨的出来。

  这次,瑞贝卡学乖了老老实实的跟在宋凡背后一句话都不说。

  房间的正中央有一个透明的玻璃展台,里面赫然就摆放着第三枚铜牌——日之冠。在它旁边两尊石像好像门神一样镇守着它。在两尊石像前面的地板砖上还有两个排气孔。宋凡知道那是排放毒气的排气孔,要想拿到日之冠,他必须将这两个排气孔赌住。

  “没错,是日之冠。”吉尔走过去透过玻璃罩看到雕刻着一个太阳的铜牌图章,从形状大小看和前两枚铜牌图章一样。

  宋凡当然知道,只是一旦他们开始动手,那么房间里的机关必然也会启动,先是两个排气孔向室内缓缓排放毒气,然后是一道铁阑珊落下封死大门。待到过一段时间铁阑珊才会收起,如果不把排气孔赌注的话,在铁阑珊落下收起的时间段中,他们铁定是要丧命的。如果换作其他人,一定不会注意到那两个排气孔,直接砸烂玻璃罩触发机关,不刻即会毙命于毒气之中。可惜,在熟知剧情的宋凡面前这种机关有和没有一个样。甚至提不起他一点的兴趣。

  摆了摆手,宋凡说道:“吉尔;瑞贝卡,你们过来帮我将这两尊石像推开堵住这两个排气孔。”

  吉尔和瑞贝卡答应一声,三个人一起将其中一尊石像推动着堵在了前面的地板上的排气孔。虽然以前玩游戏的时候没感觉,但现在宋凡感觉到了,那尊石像的确很重,简直是重的不像话了,不过这样也好越重密封性越好,能更好的保护三人的周全。随后又将另一尊石像推开堵住了另一个排气孔,做完这一切,宋凡拍了拍手,在确定了确实密封好了后,又检查了检查其他地方,虽然知道基本就是这样,但宋凡还是觉得小心一点好。随后拿出散弹枪一个枪托砸碎了那个展台上的玻璃罩。

  跟着听一声警报器响起,随后他们背后的大门前突然落下一到铁阑珊将后路封死了。又听到脚下传来阵阵咕噜咕噜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向上涌一样。吉尔和瑞贝卡显然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况,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宋凡轻轻拍了拍一尊石像的脑袋,说道:“不用怕,只要等几分钟就好了。”说完小心翼翼的从碎玻璃渣子里挑出日之冠收好,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拿到三枚铜牌图章了,还有最后一枚,就可以打开通向实验区的大门。


第二十四章

  宋凡很狭隘的坐到一旁抽起了烟,这似乎还不过瘾,他还时不时的吐几个烟圈。

  吉尔在一旁看得大皱眉头,嘀咕一声:“真受不了你了,还有多久我们才能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很快,很快。”宋凡吐出最后一口烟气。将烟头踩灭。

  “刚才那是什么?怎么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啊。”瑞贝卡问道。

  “还能有什么,毒气呗。”宋凡说道。

  “毒气?你怎么能确定……”吉尔说道。

  “毫不客气的说,古堡内的设施除了设计者外,我就是最熟悉的人了。怎么样,有我这个准建筑师在旁协助,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宋凡说道。

  “但愿如你所说的那样。希望一切快点结束吧。”吉尔淡淡说了一句。

  “怎么,害怕了?”宋凡不是实际的挖苦一句。

  “我是不想再看到什么不敢想象东西。我的良知在受到极大的挑战。”吉尔怒喝一声。

  宋凡耸了耸肩,不再说什么,他能说什么,安布雷拉公司所做的一切的确是在做着人神共愤的事,那些一个个活体实验完全是没有人性的实验。就连宋凡这个局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就在几人各怀心思的时候,隔在背后大门前的铁阑珊突然收起,总算放开了退路。

  宋凡他们当时反应过来,宋凡还好说早知道事情结果,而吉尔和瑞贝卡的脸上却是闪过一丝兴奋。

  三个人出了大门,吉尔和瑞贝卡刚要询问宋凡接下来去哪里,巴里却从对面走廊大门走了出来,看到三人明显愣了一下,真是地方小抬头不见低头见啊。也不多说走了过来。

  “咦?巴里,你怎么会在这儿?”吉尔瞥见巴里过来,问道。

  “我是来给你们送弹药来的。”巴里苦笑一声从背后掏出一盒流弹递给了吉尔。

  “呀,是流弹枪的子弹,你从哪弄到的?”吉尔忍不住惊喜的叫道。

  “可惜只有子弹没有枪。”宋凡插了一句。

  巴里听罢尴尬的笑笑,也不反驳。

  “对了队长有什么指示么?”吉尔问道。

  “队长说让你们继续调查。遇到特殊情况不需要汇报可以自行做主。”巴里说道。

  吉尔哦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

  “好了,就这样吧。我去别的地方调查了。祝你们好运。”巴里说完扭身走了出去。

  “你也小心点。”吉尔望着巴里的背影说道。看着他离开走廊这才收回了目光。

  “宋大哥,你好像对巴里很有成见啊。”瑞贝卡看到宋凡盯着巴里的背影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没有。”宋凡冷哼一声。转身朝拐角走去。

  瑞贝卡那里会信他,瞧宋凡那样子,那里是没有的意思,而且是很有,大有可能。

  其实这也不能怪宋凡,表面上看巴里是来给他们援助的,但实际上这里面还暗藏着杀机。这是一个心理暗示问题,也是一个心理陷阱。通过给他们流弹枪的子弹可以成功的增加他们的信心,蒙蔽住他们的感官,使他们的信心空前的膨胀。然而盲目的自信并不是好现象。有子弹没枪不过是一个空头支票,但是这样做会在心理上给他们造成一种盲目的期待,让人忘记恐惧。在这个时候看似是一个希望,如果把握不好就有可能为此丧命。希望也可能变成绝望。

  可以看出这一毒计是出自威斯克之手。

  果然,在巴里离开走廊后,来到一个阴暗的角落,戴上耳机然后扯出伏在衣服领子上的麦克风,说道:“他们是在一起的。”

  “很好,下面的事你不用关了,也管不了了。他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哼哼,谁也救不了他们!”从耳机里传来威斯克的声音。很冷很冷。从那里面你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恐怕让威斯克改变注意转头对付宋凡三人的原因是他接到了公司要测试生物武器战斗数据的指示。而眼下他也很想知道那些变异的怪物到底有多强的实力。

  当然,作为主事者宋凡是不会知道这一切的。不过威斯克的毒计用在他身上却也不是那么好使的,先不说他熟知剧情,别说你给他子弹了,你就是不给他,他也能找出自己需要的武器来。所以威斯克制定这条毒计恐怕会丧失大部分的效用。

  宋凡心中愤愤,心说等着吧,等老子找出流弹枪看不气歪你的鼻子。

  三人走出拐角尽头是通向一楼的楼梯,吉尔和瑞贝卡跟着宋凡来到一楼又拐了个弯来到一扇铁门前。宋凡也不多说打开门走了进去。赫然发现里面走廊里竟然躺着一个人,而且从服装上看是“S.T.A.R.S.”B队的人。

  这时,吉尔和瑞贝卡也看到了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那人。瑞贝卡惊叫一声,便扑了过去。

  原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S.T.A.R.S.小队B队队长恩里克。只见他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胸腹起伏不定,从胸口到小腹并排着好几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向外不断冒着血。身上青筋绷挺,密密麻麻排布着好不骇人,每一条筋脉都好像具有生命一样奇异的扭动着。

  恩里克的脸色更是吓人,瞪着一双赤红的眼珠子,不断的有血从他的鼻孔和嘴角溢出,脸上也是青筋满布。胆小的人看到他那副面目不被吓死才怪。

  “不要过来……”恩里克显然也看到了贝瑞卡,不知道什么原因使他这般激动。

  瑞贝卡此刻满心关切哪里会注意到恩里克的警示,还是宋凡反应快一把拽住了贝瑞卡,怕她挣脱开,最后直接将她抱住,不让她在靠近恩里克半步。

  “是谁!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放开我,宋凡,你放开我!”瑞贝卡疯狂的咆哮着想要挣脱开宋凡。

  恩里克脸色稍微好了些,看向宋凡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的感激。

  “吉尔……给他个痛快。”宋凡不忍再看恩里克的惨样,虽然游戏里面并不是这样的,无意中抱着瑞贝卡的手臂更紧了。

  吉尔稍微皱了下眉头,不过还是走过来举起枪指向躺在地上的恩里克。

  恩里克苦笑一声,一脸嘲讽的仰头看着天花板。想想从前,曾几何时他奋勇杀敌是何等的英雄了得,曾经多少犯罪分子被他一一击毙,那是多么的畅快淋漓。只是没想到英雄末路,最终还是不能有一个体面的死法。眼角不免留下一滴泪水。不过总算还过得去,死后盖国旗那是肯定的了。对于一个战士来说,这是何等的荣耀。想到这里又转悲为喜。使出最后的力气断断续续的说道:“不……不要,再向前了。前……前面,越……过我,就……就生死不由……不由命了。”

  其实不用恩里克说宋凡也知道前面是何等的危险。

  “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知道是什么伤害的你。我比你更了解它。”虽然宋凡并没有说和它交过手的话,但是恩里克竟然完全的相信了他。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不明白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所遇到一切。

  “我敢来就有万全的把握。你放心好了,你的仇我帮你报了。”其实这句话宋凡是说给瑞贝卡听得。果然,在听到宋凡说出这句话后,瑞贝卡的反应就没那么激烈了。

  “送他上路。”宋凡说道。

  在宋凡怀中的瑞贝卡听到这句话猛然一怔便不动了,通红着双眼,眼中还含着泪的瞪着恩里克,然后颤声道:“我……我来。”

  吉尔愣了一下,看了宋凡一眼,然后在宋凡示意下将枪递向瑞贝卡。这时宋凡也松开了瑞贝卡任由她去接枪。

  接过枪瑞贝卡复杂的看了恩里克一眼,撇过头去不忍再看他的惨样。

  “谢……谢”恩里克努力挤出两个字来。

  “啊!”瑞贝卡娇喝一声,撇头闭着眼,疯狂的扣着扳机,砰砰的枪声不断,也不知道她放了多少枪,直到手枪里的子弹完全被她打完才见她停了下来,只不过双肩还在起伏不定。

  吉尔和宋凡愕然的看着瑞贝卡,其实打了这么多枪,也只有几枪打中恩里克,其它的子弹完全偏离了目标。其实这也不怪她,她刚才的动作太过疯狂了,实际上她只想恩里克快点死罢了。以及宣泄积压已久的情绪。只是她这种发泄方式太过奢侈了。那可都是一把把的子弹啊,虽然手枪的弹夹也没几发。

  看的吉尔和宋凡肉疼不已。


第二十五章

  “瑞贝卡……”宋凡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瑞贝卡神情恍惚的样子,还是没有说出来。

  “我们走吧,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我们死了那么多的人,不就是要调查安布雷拉公司的罪证么?走吧,瑞贝卡,不要让逝者死的变的毫无意义,你应该振作起来,替死去的战友讨一个公道。”

  瑞贝卡怔了一下,然后猛地扭过身子砰地一声跪在了宋凡跟前,咽呜道:“宋大哥,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我好没用,我什么都不知道,只能看着队长痛苦的死去。我求求你帮帮我,帮我替大家报仇。”

  宋凡张了张口,他知道B队成员的死对瑞贝卡的打击很大,虽然她刚刚进入到S.T.A.R.S.不久,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不习惯看到战友一个个倒下而无动于衷,你让她麻木是不可能的。她还只是个少女,女人天性是对生命的渴望,那种天性的母爱对生命怀着尊重和爱护。

  宋凡越过恩里克的尸体走到对面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