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无限内存(8)

2011-11-1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门前,大声吼道:“你很厉害么!挡在我面前。你是BOSS就了不起了么!我凭什么碰到你要绕道走,欺负人是么!我是没有信仰,没有追求,但是我只想活下去,活着去见我的父母,我绝不能让你这个恶心的家伙害死,就算死,也要死在我父母的跟前!要我死凭你还不配!”

  吉尔和瑞贝卡愣愣的看着宋凡对着大门咆哮,吉尔将贝瑞卡扶起来。两人默默走到宋凡背后,瑞贝卡说道:“宋大哥……”

  “走吧。”宋凡说道。

  “就等你这句话了。”吉尔正了正贝雷帽。

  深吸一口气,宋凡打开门走了进去。吉尔和瑞贝卡跟在他身后。

  这是一间陈旧的储藏室,里面存放的物件早就被搬卸一空,除了几只破箱子,空间还算充裕,不过由于被闲置很长时间了,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潮味。三两根石柱子上爬满了蜘蛛网,在角落的破木箱子上沉积着厚厚的灰尘。地板全部是木板做的。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好像阴暗的地下室一样,这里死气沉沉的。

  突然就在三人打量屋内设施的时候,从对面墙角处传来阵阵剧烈的抖动和摩擦声。很快三人就注意到墙角那处有一个大洞,一条巨大的蟒蛇猛然从里面钻了出来。显然三人进门时的动作惊动了这条盘踞在旧储藏室的巨蟒。

  只见它高傲其头,两只锥子一样的眼皮一旦睁开露出里面拳头大小的眼珠好不骇人,身上黝黑泛着异样冷芒的鳞片仿佛中世纪骑士的铠甲一样,一眼看去坚硬异常。很快见它从洞里钻了出来,朝三人张嘴吐信,似乎有意在示威一样。或许像这么大的食肉动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过生人,才会表现的那么凶悍。

  它通体就有十二米之长,竟然比亚马逊森蚺还要长出两米。从体型上看最少有两百五十公斤以上,完全是重量级的生物,虎豹群狼这些凶猛的动物和它相比便如同刚孵化的鳄鱼一样小的可怜。劲力十足不说,恐怕它的毒液也不在其力量之下。

  再看那条粗壮的身体,只要稍微甩一甩估计就是铁柱子也会被打折。没有任何生物能让人如此的惧怕敬畏。而眼前这条巨蟒显然便在其中。

  吉尔和瑞贝卡直接看呆了。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瑞贝卡惊叫一声。

  “不管是什么,我们今天都要超度它,不然的话我们谁也别想活着出去,更不要说再向前走半步了。”

  作为生化危机里第二个出场的BOSS,巨蟒的实力隐然已经超过了第一个出场的巨藤。它的攻击不再单样化,不再被动攻击防御,更重要的是它还有一颗会活动的大脑。可以视情况变化而做出相应的举措。不论是在狭小的空间还是广阔的平原,巨蟒的威力总是无穷大的。再加上它那身变态的防御铠甲。致命的毒素。没有人知道当它喷射出毒素的时候会有多远的攻击范围,而那些被它喷出的毒素会不会通过空气传播进入到人体。更重要的是它的速度。这是你无法忽略的。可以说这次宋凡真的碰到了实力超强的对手了。敌人的强大是他们无法想象的,甚至比宋凡预想的还要强上许多。

  纵然是宋凡熟知剧情,但是你也不能否认它的强大。

  “吉尔!”宋凡大叫一声。

  吉尔也不吭声扛起火箭筒摆好姿势瞄准那头巨蟒咔一下扣动了扳机,噌的一声火起,火箭弹直线朝巨蟒射去拉出一条长长的火尾,气势如虹。

  看到火箭弹射出,每个人心里都稍微安定了下,毕竟子弹打不穿巨蟒的表皮,并不代表火箭弹也不行。

  那巨蟒似乎没想到被它看作是食物的三人居然会反抗,而且来势还如此汹涌。只见它猛地一甩尾巴砰地一声砸断了柱子,半截石柱子飞出正好挡在巨蟒的面前,然后见它猛地盘踞起来脑袋紧紧缩在盘成一堆的身体里。

  轰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被炸做粉碎的石柱碎片从爆炸中心向四周射出无数碎石片。房间里瞬间弥漫起阵阵尘雾。

  宋凡三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待到尘雾散去已然露出盘成一圈的巨蟒。赫然竟是毫发无损。

  “没有作用么?连火箭弹都打不到它。可恶,忘了它可是不会站着不动让你攻击的。”宋凡暗恨。

  吉尔和瑞贝卡也是皱着眉头看着,对于这样的结果她们无法接受,也接受不起,更赔不起。毕竟输了就代表命没了。

  “吉尔,你时刻准备,只要时机成熟就朝它放一炮。不用担心弹药问题,只要搞定它,我帮你们去找流弹枪。”宋凡说着拿出散弹枪。

  吉尔点了点头。

  “我来吧,我的速度比你快。”瑞贝卡说道。

  宋凡愣了一下,说了句小心点,然后将枪交给了她。

  瑞贝卡接过散弹枪,然后跳开和宋凡他们拉开距离,随后几个迈步跑到巨蟒跟前抬手一枪打在它的身上。

  巨蟒身上的鳞片虽说防御性很高,但这并不代表它不知道疼,沙子一样的子弹分散着打在他身上,那绝对是大面积范围的。就好比塑料气枪PP弹虽然打不死人,但是被它打着还是很疼的。

  巨蟒吃痛猛地扭头瞪向贝瑞卡,这时瑞贝卡早已跳开,跑到另一边又打了巨蟒一枪,巨蟒再次吃痛红了眼睛又掉头朝贝瑞卡扑来,而这时瑞贝卡跳开又跑到另一侧开了另一枪,就这样瑞贝卡打一枪换一地方。

  虽然巨蟒的反应速度不慢,但是在瑞贝卡有意缩短距离的攻击下,在有限的空间里巨蟒庞大的身躯就成了它速度上的累赘。根本跟不上瑞贝卡,只能任由她不断的骚扰自己。

  巨蟒被她折腾来折腾去早就记了仇。满脑子都是抓住瑞贝卡然后如何好好折磨她,完全没有意识到隐藏在背后的危机。

  宋凡和吉尔在瑞贝卡开始攻击后就一直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蹲在角落等待时机,在巨蟒进入角色完全忽略他们俩的存在的时候,吉尔终于捕捉到了巨蟒恼怒时大脑的刹那空白,咔嚓一声再次扣动了扳机,火箭弹拉出一条火线再次朝巨蟒射去。同时宋凡大喊一声:“瑞贝卡!”

  相比巨蟒的投入,瑞贝卡就显然不太敬业了,她一边骚扰巨蟒,一边注意这边的情况,早在吉尔扣动扳机发射出火箭弹的时候,她就一个漂亮的凌空翻,翻了过去。

  这次巨蟒就没那么好运了,在精神过度集中再加上瑞贝卡最后一记倒地凌空翻正好遮住了它的视线,而当瑞贝卡翻过巨蟒眼睛余光高度的时候这才露出了背后飞射过来的火箭弹。

  巨蟒愣了一下,时间已经不容许它再多想,这时火箭弹已经到了它的眼前,仿佛心知必死,巨蟒做出最后的咆哮,这是它在世间最后一次的咆哮了,因为火箭弹已经准确无误的射入到它的口中。

  瑞贝卡这时也已经落地站稳。跟着听砰地一声巨响,巨蟒那颗巨大的头颅瞬间炸开,鲜红的血夹杂着骨头碎片好像喷泉一样涌出来,而那头无头的尸骨也在失去中枢神经的控制后轰然倒地。

  “YES!”宋凡在空中挥舞着了下拳头。

  “干得漂亮吉尔。”宋凡拍了拍吉尔的肩膀。

  “你也酷毙了瑞贝卡。”宋凡看到瑞贝卡走过来,大笑一声。

  “谢谢。”瑞贝卡俏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可见干掉巨蟒对她来说不单单是保命那么简单。这其中还隐含替战友报了仇的意思。

  宋凡也不管她,走到蛇洞跟前,蹲下身子往里面掏了掏,好一会才从里面掏出一个物件。那赫然就是第四枚铜牌图章——月之冠!

  “终于集齐了。全,四把钥匙。”宋凡拿出先前的三枚铜牌图章,将四枚铜牌图章摆放在一起,忍不住心中澎湃。纵然是先前辛苦点又如何。

  吉尔和瑞贝卡先后来到宋凡跟前看到宋凡手中的四枚铜牌图章,眼中也尽是兴奋之色。

  终于,终于可以前往实验区了……


第二十六章

  回到中央大厅,宋凡三人穿过画室来到走廊,然后一路直行打开走廊拐角处的一扇铁门三人走了出去,来到外面的半露天小道。

  说是半露天小道那是因为它像亭子的走廊一样头顶上有棚子两旁有矮栏和白玉柱子。

  只是周围杂草丛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气味。在这儿荒郊野外是很静的,除了三人的脚步声,还有隐隐的虫叫声。如果不是此时他们的心思不在此,恐怕还真会被这时的气氛吓住。

  来到尽头的大门前,宋凡依次将四枚铜牌图章按放在大门旁边墙壁上的空缺处。只听一声轻响过后,大门里上的锁顷刻被解除了。

  吉尔和瑞贝卡相对看了一眼,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推开大门三人走了进去。宋凡了两步找到露天走廊的一个休息室,扭头对吉尔和瑞贝卡说道“你们先去,在前面等我。”说完推门走了进去。吉尔和瑞贝卡也不理他朝前面走去。

  宋凡进的房间是一间水管工人的住房,里面摆放着许许多多形态各异的铁家伙,各种工具应有尽有。摆放还算整齐,没有一般工人房间里的杂乱,可以看出安布雷拉公司的员工还是很有素质的。宋凡翘起脚从架子上翻找着什么东西,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扳子。

  收好扳子,瞥见桌子上的草纸和笔,拉开椅子坐下写写画画一番,嘴里嘀咕道:“不是我不放过你啊,是你自己不放过你自己。”然后揣好退了出去。

  这时,吉尔和瑞贝卡也已经到了户外。前面大门口一个很大的水池挡住了去路。旁边有一个机关可以用扳子拧动。

  吉尔和瑞贝卡走过去看了看在确定无法通过后,只得站到一旁等待宋凡来了再做打算。

  吉尔拿出对讲机接通了威斯克那边的信号。

  “喂。是队长么,我是吉尔。”吉尔说道。

  远在监控室的威斯克此刻正仰卧在皮椅上闭目养神。突然从写字台摆放的对讲机里传来吉尔的声音。

  “吉尔?”威斯克愣了一下噌的声坐直了身子,显然没想到她会联络自己。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起了对讲机,说道:“喂,我是。吉尔你们现在在那?”

  “我们现在在户外,很快就会进入到实验区了。”吉尔说道。

  “什么!”威斯克听到吉尔的汇报,大吃一惊,站了起来,问道:“你确定……”

  “是的,我很确定。我们找齐了开启实验区的四把钥匙,所以我现在到了实验区。”吉尔说道。然后将所在的地理位置情景描述了一遍。

  威斯克不再怀疑她所说的真假,只是他不能明白,为什么吉尔他们没有死。这就让人怀疑了,他们是怎么逃过巨蟒追杀的,难道有什么人去帮助他们么?想到这里威斯克马上回到写字台旁连接上了巴里的对讲机,通过聆听两方所处环境的动静,确定巴里和他们不在一起后,威斯克知道巴里并没有去援助他们。

  同时暗暗心惊吉尔他们的实力。看来还是小看了他们了。他们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顽强。

  刚想在询问什么却听那边传来了宋凡的声音。

  “喂!是队长么!是队长么!喂喂……”宋凡一阵抢白根本不给威斯克留说话的机会。

  “喂,是队长么?我是宋凡……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大声点,大声点!再大点!我听不清啊,吱啦吱啦的……”宋凡说着扭动对讲机上的几个按钮。从里面发出吱啦吱啦的响声。

  威斯克皱着眉头将对讲机挪开。不明白宋凡在搞什么鬼。

  “我这边信号不好啊……”宋凡说道。然后一边走一边说,来到水池旁。

  “哎呀!”

  突然,宋凡“手一滑”对讲机掉进了水池里。接着威斯克便失去了与吉尔他们的联系。

  在感觉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后,威斯克不得不确信的确失去了与对方的联系,不明白宋凡胡扯些什么,什么信号不好,他到底在搞什么鬼。不过很明显,宋凡的举动在向他传达着一种信息,那就是他不想让他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可能,随后威斯克否定了这个想法。先不要说宋凡不是自己小队的人,就算是自己小队的人,也不可能看的出自己的破绽。

  倒地问题出在哪里呢?威斯克想道。

  “真是叫人头痛的一群家伙,连巨蟒都杀不了你们么?很好,你们还真是不亏“精英”两个字。越是深入里面的家伙就有厉害,连我都有所顾忌。看你们能撑多久……”威斯克砰地一声捏爆了对讲机。

  原来,宋凡拿了扳子过来看到吉尔正在向威斯克汇报着什么,心里咯噔一下,顿感不妙,于是跑过去从吉尔手中夺了过来,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索性吉尔也是刚开始汇报,还没有说出太有价值的情况。要不然如果威斯克知道了他认为厉害无比的巨蟒被他们干掉后,恐怕就不是刚才的脸色了吧。

  宋凡之所以这么顾忌,那是因为他现在还有些优势,毕竟威斯克还没有注意到他,自己在暗威斯克相对于他来说就等于在明。这样还能防备着他。一旦威斯克注意到他,那么故事还能不能按照原剧情走,那就不好说了。一旦改变了剧情宋凡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到那时他怎么死都不知道,你说他能不着急么。

  当然,他也不能做的太明显,要不然早把对讲机扔出去了。

  “宋大哥,你做什么,吉尔正在给队长汇报情况呢。而且还……还那么的不小心把对讲机调到水池里了。”瑞贝卡皱着眉头说道,显然不能理解宋凡的举动。

  吉尔也是怒目相视的瞪着,看来宋凡要是不给她一个说法,她是不会罢休的。

  “要说法是吧……哎呀,讲不清楚的。总之一切由我做主。”宋凡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必然会引起两人的不满,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能眼看着自己暴露吧。不过话说回来了,自己刚才的动作会不会太明显,哎呀不想了,头痛死了。反正威斯克一副吃定我们的架势,怀不怀疑都无所谓了。

  宋凡刚走两步吉尔趁他不注意,抬脚踢在宋凡的脚踝处。宋凡被她一绊顿时摔了个七荤八素两眼直冒金星。翻过身来刚要破口大骂,却不想就在宋凡摔倒的同时从对面草丛扑来一条丧尸犬,吉尔刚才那一脚正好让宋凡闪开,随后抬手一枪射穿了那条丧尸犬的脑袋。

  宋凡张口连说两声你,最后看到那条丧尸犬后还是没有话说了,气得他直跳脚。这次吃了暗亏他也不想计较。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可骂开了,这娘们心狠手辣不说,还贼聪明,谁娶了她铁定要倒霉。别说上她了,被她伤了都有可能。

  瑞贝卡现在才反应过来,看到宋凡狼狈的样子,不免嬉笑一番,走过去扶宋凡起来。

  宋凡被瑞贝卡扶起来,心里感动,扭头瞪了吉尔一眼。心说看人家多好,你整一条霸王龙。

  吉尔哼笑一声,扭过头去也不理他。当做没他这个人。

  不知不觉间,三人已经建立起一丝感情,虽然表面上看去他们三个在一起很不对口,但是内在的他们却连成了一个整体,做到了相互间的初步信任。要不然吉尔为什么要在气头上还救宋凡一命,虽然也是暗下“黑手”,可那也是为了找个台阶,表达下她的不满。毕竟她踢了宋凡一脚后再没有提刚才的事,这件事就算这么结了。吉尔不问,宋凡也不说。至于原因让它见鬼去吧。


第二十七章

  宋凡拿出扳子在机关台上转动几圈,原本堵在大门口前面的水池突然震动起来,水面上荡起阵阵涟漪,水位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不断下降。很快就干涸了。

  吉尔和瑞贝卡相互对看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眼中看出了惊喜。虽然她们知道宋凡一定会解决这个问题,可当她们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高兴一把。

  毕竟在古堡里,谁也不敢保证水池的水有没有毒,或还有什么可怕的机关。唯有宋凡对这一切了若指掌。她们对于宋凡的依赖只会越来越多,因为她们同样知道越是深入调查就越是危机重重。

  单单是从住宿区到达这里,就已经机关重重了,谁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呢。

  宋凡将扳子收好说道:“一会跟我下去,切不可回头看,不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停顿。一口气冲到对面。”宋凡指了指前面的地方。

  吉尔和瑞贝卡点点头,然后随着宋凡跳了下去。三人排成一线朝对面跑去。果然没跑两步就从上面落下为数不少的盘蛇吐着信子,样子好不骇人。更可怕的是它们不停的从上面落下,不知道的还以为捅了蛇窝一样。看样子很快就会占满道路。

  由于刚才宋凡早就提醒过了,虽然吉尔和瑞贝卡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最终还是放弃,紧跟在宋凡背后上了梯子来到了对面。

  这个时侯她们才扭身朝后看去,当看到身后黑压压的一片蛇群后,仍是忍不住心惊肉跳,幸亏听从了宋凡的吩咐,要不然和它们纠缠下去恐怕最后还是会被蛇群吞噬掉。

  “走吧。”宋凡说了一句。

  吉尔和瑞贝卡答应一声,跟在他后面来到一个巷子内。在拐了个弯后,宋凡停了下来,说道:“前面有两条丧尸犬,你们去干掉它们。”

  吉尔和贝瑞卡点了点头,然后瑞贝卡噌的一声窜了出去,她本身就是近身搏斗高手,身法自然了得。吉尔紧跟在她身后飞快的掏出抢来。而这个时候隔壁的两条丧尸犬也发现了突然出现的瑞贝卡,纷纷朝她扑了过去。

  吉尔在后,趁着两条丧尸犬被瑞贝卡吸引,砰砰放了两枪干倒它俩。

  宋凡从墙角探出头来,看到倒在地上的两条丧尸犬的尸体后,这才从走了出来。

  走到那两条丧尸犬的的尸体前,宋凡用脚踢了它俩两下。迈过去走到前面的大门前。

  里面是研究员的宿舍,距离实验区还有一段距离。和前面的古堡大厅不同的是,这里显然要简陋许多,也现代化许多,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更像是工厂宿舍。

  吉尔早就看出来了,心中狐疑,问道:“这里需要调查么?”

  “需要,任何有关T病毒的资料在这里你都可以找到。这对于初步了解T病毒有很大帮助。虽然这里的地方小,没有古堡大厅那么转,但是危险程度之只高不低。因为这里是离实验区最近的地方。是研究员们住宿和饲养试验动物的地方。越往里面走,里面的碰到的怪物变异的等级和厉害程度就越高。毕竟这里才是最靠近实验意外的地方,很多生物都发生了变异,弱肉强食,物种竞争只会产生更强大的生物。所以我们要要加倍小心,绝不能因为完成了到达实验区的目的就可以松懈的。”

  吉尔和瑞贝卡听罢暗暗心惊,心知宋凡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只是外围的那些丧尸和丧尸犬之类的敌人就够难缠的了。更不要说内侧的敌人了。

  三个人走在宿舍区走廊,宋凡暗自数着门房的数目,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拐弯处,宋凡停下脚步推开了最后一间房间的门。

  打开灯光照亮屋内的设施,宋凡扫了眼宿舍的摆设布局。那是很简单一间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写字台,一张床和一个复合式衣架。其它的再没有别的了。宋凡走进去发现写字台上摆放着一份报告书,拿起来翻看了两页,然后递给了吉尔。

  吉尔接过报告书,那是第三份有关T病毒的报告书,只见上面写道:“T病毒感染人体之后,会形成「阶段式渐进」的程序,或把患者予以「丧尸化」。如同优胜劣汰,对于优秀的基因体会不断产生进化,然而劣质基因体却会成为行尸走肉。

  第一期形态能【加速生物体的新陈代谢】,即使受伤也能在最短时间回复。然而第二期形态由于延续了第一期症状,只要一个生物被T病毒所感染,它本身的新陈代谢速度就会迅速的增快,而人类当然也在这个生物范畴之内。一旦人体的新陈代谢以不正常的方式迅速增进,那么在外表上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他们的皮肤。

  首先,全身的皮肤变成白色,不过这个白色并不代表他们的皮肤好,乃是在快速新陈代谢之下,已死亡的表皮细胞逐渐堆积所造成的。这样也就算了,可是偏偏T病毒又不断的在繁殖,也就是说新陈代谢越来越快,所以当皮肤细胞无法承受这么快的新陈代谢速度时,患者的皮肤就会开始发生软化、腐烂的情形,最后当然就是脱落下来,变成无法想象的样子。

  第三期的形态就显得较为严重了。因为病毒已经开始侵蚀大脑部分的细胞,使患者的知能低下;不只是知能,连大脑里专司理性、感情的部分,也渐渐被腐蚀。此外,因为之前发生过度的新陈代谢,所以本体需要很多能量,来弥补新陈代谢所消耗的大量能源,偏偏能量又只能从外界摄取,这些生物的食欲就大为昂进,只要看到、听到、闻到生物的存在,立刻会冲过来追杀被他所盯上的猎物,这就是所谓的「狂暴化」。

  第四期形态就是「丧尸」这个形态的末期症状。此时僵尸全身的皮下组织已经开始腐烂,发出了所谓僵尸特有的「恶臭」。此外,动作开始变得迟钝,除了脑部极少数的感觉部门,以及延脑的生命维持中枢仍然正常运作之外,其它部分几乎完全遭到破坏而腐烂,换句话说就是「只剩下自律神经系统存在着,其余的部分早已完全消失了」,此时这个人已不具有理智,只晓得动物的本能:「求取猎物」。尽管头盖骨的大小跟正常人没有两样,但里面简直是空的,所以有时候只要开一枪,就能把他们的头整个打爆,甚至还可以一脚就把僵尸的头踩碎,如果是正常的人头,根本就不会这么脆弱。然而,也就是因为大脑几乎全被破坏,所以他们的痛觉可说是完全消失了,即使用枪打他们,也不会觉得痛。还有就是虽然视觉逐渐消失,但为了找寻猎物,嗅觉与听觉变得十分灵敏,只要一靠近,他马上会察觉你的存在,接着下一步就是袭击过来……”

  第三份病毒报告很全面的介绍了用人体做实验的全过程,以及一些人体的反应。

  再看这份报告的时候,吉尔是硬着头皮看下去的,她实在无法想象,这样恐怖残忍的实验,怎么会有人去做。难道这就是那些科学狂人所谓的造福人类的计划么?如果是用那些无辜的人的生命换取的,那么这将不再是一种神圣的值得赞扬的行为,而完全是一种恶魔的恐怖实验。


第二十八章

  有关T病毒的报告书一共有六份。这只是其中的三分,单单是前半部分就已经骇人如此了,很难想像后面的部分将记载着怎样的实验记录。不过虽然只是一部分,但是已经不难看出T病毒的由来和它的特性了。这就证实了前面古堡里三人遇到的丧尸是如何出现的。

  如果将这三份报告书公布出去的话,安布雷拉公司铁定是要受到舆论和法律的制裁的。而吉尔他们的任务也算有个交代了。

  但问题是他们先前接到的任务虽然完成了,却又牵扯出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有关这份报告书的下半部分的实验报告以及病毒样本在那里。

  这不单单是找到罪证的问题,而是牵连的一个隐藏着的巨大灾难的问题,如果不能找到病毒的详细报告和病毒样本,那么就算吉尔将这份报告书呈交给上级,然后公布出去,那么安布雷拉公司势必会恼羞成怒,如果逼急他们会不会疯狂的选择同归于尽释放出大量病毒。答案是可定的。到那个时候,吉尔不但没有漂亮的完成任务,甚至会将全人类卷进一场灾难性的毁灭当中来。

  宋凡他们没有人会怀疑T病毒的恐怖,它甚至要比核弹的威力还要大。你根本无法想象当我们所处的环境已经处处危机,连吸一口气,喝一口水都有可能被感染时,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所以目前为止他们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全所有的有关T病毒的报告书。必须了解T病毒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病毒。

  宋凡三人走出来,又向前行了一段,前面是一个分岔口,在旁边有个石像。木制的地板上零星有好几个破洞,宋凡知道表面看上去里面漆黑一片没什么新奇的,但是一旦你走近的时候就会有藤条从地下弹出来攻击你,像那种藤条上有尖锐的刺,一旦被它勾住,藤条刺上的毒素会瞬间麻痹你的神经让你无法动弹。不动就会被缠死,那些附在藤条上的刺会像倒钩一样深陷肉中越缠越紧。除非有人来帮你否则等待你的将会是无尽的折磨。

  宋凡对这一切了若指掌,自然不惧这种陷阱。哼笑一声,走过去将那石像推开堵住了其中一个洞口。然后拍拍手,示意吉尔和瑞贝卡跟上。

  三人来到编号为001的房间。同样是宿舍住房,房间的摆设布局基本上是一致的,唯一不同的就是生活用品了。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