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无限内存(9)

2011-11-1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宋凡扫了眼房间,然后来到写字台旁,拉开一个个抽屉从里面居然找到一个手枪弹夹和一盒散弹枪的子弹。最后翻找时又找到了一枚钥匙。又转了一圈在确定没什么重要物件了。

  宋凡三人离开001宿舍,经过刚才的用石像堵住的破洞,宋凡将其挪向另一条道上最大的洞口。虽不能说那些毒藤来无影去无踪,可是小心起见还是堵上必经之路上的陷阱为好。

  做好一切,宋凡三人来到另一道门前,穿过—条长长的走廊,走着走着突然耳旁响起一阵嗡嗡的声音。吉尔和瑞贝卡皱起了眉头,心中不安了起来。

  宋凡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后来那声音越来越近。宋凡立刻警惕了起来,脑中寻思着到底是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响声。

  还不等宋凡想起来就见一群黑压压的蜜蜂迎面扑来。好像罗盘一样,阵型不变飞快的朝宋凡三人切了过来。夹杂着刺耳的嗡嗡声,给人的冲击力极大,一种紧迫感油然而生,虽然还不知道它的威力有多大,但是光看气势已经很不凡了。

  “杀人蜂!”

  宋凡猛地想起那群蜜蜂是什么了。以前玩生化危机的时候见到那种东西他可都是绕着跑的。虽然它们体积小,防御力差,攻击力也有限,但是它们毕竟也是T病毒的携带者。由于具有超强的再生能力和加速的新陈代谢能力,说明它们永有了无限发的毒针可以喷射。

  不要小看它们身上毒针的毒素,被一只普通的蜜蜂蛰一下都要疼好长时间。更何况这种变异的杀人蜂了。

  他记得有他第一次玩生化危机的时候,自不量力的以为自己手中有枪就天下无敌了,遇到那些杀人蜂,他不但不躲不避,还冲上去想用枪打死它们。谁知刚一接触对方他的血就下去大半,而且那些杀人蜂一沾即走,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早就跑开了,根本无法不捉住他们的运动规律,更不要说是瞄准了。

  一想到这些宋凡心里就暗恨。这些可恶的家伙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眼看杀人蜂将至,吉尔和瑞贝卡摆好架势似乎想放手一搏。可是不论是吉尔的快抢还是瑞贝卡的近身搏斗,都无法有效地制敌。

  怎么办?

  宋凡大脑飞快的运作着,现在跑肯定是跑不过那些杀人蜂的,怎么办?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是决不会这么冒失闯进来的。

  “瑞贝卡!你身上带着酒精没?”宋凡叫道。

  瑞贝卡愣了一下,随即从她腰间的小挎包里掏出一瓶酒精来,那是医疗酒精,一般的护士医生是不会随便戴在身上的,但是战地医生却不同,酒精一般是他们给伤员杀菌消毒用的必备品所以会随身带在身上。

  宋凡见瑞贝卡身上果然有酒精瓶,心中一喜,顾不得赞美自己急中生智想出这么好的法子来,紧忙脱下上衣裹住那瓶酒精,然后将散弹枪交给吉尔说道:“一会我将酒精瓶扔向杀人蜂,你开枪打碎酒精瓶,可以吧。”

  吉尔点点头接过散弹枪然后作势瞄准,宋凡也不含糊喊了声一二三,然后将那瓶用衣服包裹的酒精瓶丢了出去。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宋凡他们能够清楚的看到那瓶酒精瓶慢慢的滑向杀人蜂,很慢很慢,就连包裹住酒精瓶的衣服上随气流而变动的褶皱都看的清清楚楚。

  每个人都屏住了气息,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突然,吉尔在那瓶酒精打入杀人蜂群中的时候,趁着杀人蜂的阵型出现一丝的变形扣动了扳机。

  只听砰地一声轻响,被晃动许久的酒精终于在散弹枪的击打下爆炸了。

  爆炸产生的无数玻璃碎片从杀人蜂群中急射而出,扫罗为数不少杀人蜂,同时爆炸时产生的冲击力也撕碎了不少杀人蜂的身体,还有剩下的一部分杀人蜂却是因为爆炸时酒精粘在衣服上因为高温燃烧出火焰而烧死的。

  不过转眼功夫,那群凶猛的杀人蜂便死伤遗尽。

  随着爆炸过后,无数杀人蜂纷纷落下,或烧死的,或被玻璃碎片插死的,或被爆炸撕碎的。总之杀人蜂虽然无比难缠,可也不是说无懈可击。宋凡总算报了当年惨死之仇。

  看到眼前的一幕,宋凡暗道一声侥幸。如果不是正好带上瑞贝卡恐怕他和吉尔真是在劫难逃了。

  吉尔和瑞贝卡何尝不是呢,如果不是宋凡刚才急中生智,恐怕现在死的就是她们了。劫后余生,大难不死的那种兴奋丝毫不亚于取得某项成果的喜悦。最起码他们赢了自己的命。


第二十九章

  宋凡三人稍做休息便再次启程前往实验区,一直走到走廊尽头的门前,从外面的窗户看去隐约看出来那是一间实验室,里面一层是杀人蜂的巢穴。

  实验的物种是蜜蜂,经过病毒变异后的蜜蜂已经不再是以前那种温和的物种了,人类妄想做创造物种的上帝,可是这种扭曲的基因组合与生命的基因背道而驰。只会诞生出丑陋的残缺的生命体。因为它们把生的希望绝灭了。纵然是它们繁殖力超强,数量庞大,虽然能使它们很快灭绝其他物种,但是过度的膨胀之后也将会导致他们最后自相残杀直到全灭。

  吉尔和瑞贝卡透过厚厚的玻璃窗往里看着,问道:“这是什么?”也许是蜂巢的原因连实验室的窗户上都沾了一层厚实的分泌物,只能大致分辨出里面的情形。

  “前面是蜂房,杀人蜂的巢穴。”宋凡说着点上一颗烟。

  “你怎么知道?如果真的是蜂巢,从实验室的密封程度上看,是不可能有杀人蜂飞出来攻击人的。”吉尔说道。

  宋凡没有说话,指了指实验室那面墙上的排气口。

  吉尔和瑞贝卡扭头顺着宋凡指的地方看去,果然看到了安装在实验室内的排气扇的通口。以刚才杀人蜂的体积来看,它们的确很轻松的就能从里面穿出来。

  “前后没路了左右也都是研究员们的住房,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如果要继续调查就必须穿过蜂巢到达对面的区域。我知道那地方有地图。”宋凡说道。虽然宋凡熟知剧情可并不代表他连地形都记得死熟,所以他必须借助地图才能占据更有利的优势。

  “记住,这次不能恋战,必须快速穿过。”说罢宋凡打开了实验室的大门,吉尔和瑞贝卡紧随其后。其实就算宋凡不说她们俩也不会狂妄的认为自己能单挑整个蜂房的杀人蜂。

  在那些杀人蜂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三人快速的穿过蜂巢,有惊无险的躲过了一场劫难。出门口往右转,来到尽头,便是002号房间。宋凡用刚才拿到的锁匙把门打开,看到房里的床上有本报告书,宋凡拿起来翻看两页交给了吉尔,说道:“这是第四份,还有两份。”

  吉尔接过宋凡的递过来的病毒报告,见那上面写道:“舔食者是T病毒在感染人体后的第五期形态「进化」而成的「最终型态」。

  在生物进化上,比起丧尸要来得稳定,舔食者不再像丧尸一样完全没有痛觉,不过由于肉体甚为强健,再加上T病毒拥有使伤口快速回复的效用,所以即使受到伤害,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立刻又站起来,恢复成攻击的姿态。除了这些以外,为了捕食方便,舔食者的身体也起了相当程度的变化:为了能够快速并确实的抓到猎物,舌头特化成可以变长,甚至变硬的形态;两手前端的手指特化成巨大的利爪,不但可以在各种角度下攀爬墙壁天花板,还可以一举撕开猎物的身体……

  总之,舔食者之所以变得如此怪异,都是为了能够适应生存环境,所以才在T病毒的驱使之下,进行了这么多的「进化程序」。

  舔食者的外型酷似人类,不过没有眼睛,所以也就没有视力可言;不过取而代之的,就是它的听力异常敏锐,对于周遭所发出的一点点声音都非常敏感,一旦周遭有声音,它就会立刻呈坐在地上的警戒姿态;而如果它在此时又听到声音,就会往发出声音的方向,开始进行狩猎的攻击行为。

  舔食者最有特色的攻击方式,就是能够将口中飞出的长舌瞬间变得锐利又坚硬,使之能够任意贯穿猎物的身体。其次,它的两手尖端拥有巨大的利爪,可以一伸手就将任何东西切开,当然也包括猎物的躯体;此外,这家伙的脚力非常惊人,特别是跳跃力相当强,所以它有一种攻击模式,就是藉由往敌人跳去的冲力,再以手上的巨爪来「切开」敌人!由于这个舔食者的筋力异常发达,所以行动也特别迅速。”

  看着上述报告,吉尔愣住了,如果报告书上所陈述的都是事实的话,那么T病毒就太可怕了,舔食者是什么她不知道,但是,从上面的叙述不难看出,T病毒的第五形态完全是一种极度骇人的杀人机器,从攻击力上看那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虽然还没有舔食者的战斗数据,但是吉尔明白一头进化到第五形态的丧尸(舔食者)绝对可以全灭一个百十人的全副武装的小队,只要一只。

  宋凡在房间里翻出了一张地图。那是这片区域的平面布局图纸。拿出笔在上面标注几个记号,然后收好,推开旁边的书柜后,露出了里面一条隐秘的楼梯,下面是一条长长的通道。

  宋凡招呼吉尔和瑞贝卡一同跳了下去。三人在地道里前行,沿途宋凡招呼两人帮忙一起推着两个木箱走,一开始两人还纳闷不明白宋凡在搞什么鬼,后来走到一半时发现前面的通道被一片注了水的池子挡住了去路。

  宋凡命令两人将那两个箱子推下去做成一座木桥。到这时两人才明白过来,不禁苦笑一声,也不废话,三人通过木桥继续向前走。很快出了地道口,这时发现前面一个的大水池。可以看出通过对面的梯子可以到达另一个地方。

  “怎么走?”吉尔说道。

  宋凡指着对面的梯子说道:“那里可以上去。”

  顺着宋凡手指的地方吉尔和瑞贝卡看到对面梯子。

  “我先过去。”瑞贝卡说着便要过去。

  “等下,你看。”宋凡一把拉住了瑞贝卡,指了指那边。

  吉尔和瑞贝卡朝宋凡所指的地方看去,只见这时水流有异,仔细一看,却见三条变异的鲨鱼正朝宋凡三人逼近。

  见那些变异的鲨鱼表皮肌肤呈现出暗灰色,体态硬朗没有一点弧线,不同程度呈纺锤形。口鼻部分因变异更加的尖锐;扁平。垂直向上的尾鳍大致呈新月形,好像月牙铲一样,如同陆地上蛇一样的运动配合尾鳍像一把尖刀狠狠刺了过来。

  在水中这种生物是无敌的。单单是它们的咬力就足足有100公斤以上的力道,完全可以一口将手腕粗电缆咬成两段。再加上它们那尖锐的牙齿,即硬又利。一旦被它们拖入水中,就是大罗金仙也难逃厄运。

  更可怕的是这种变异后的鲨鱼在海水中对气味特别敏感,尤其对血腥味,都可以把它从远处招来,甚至能超过丧尸犬的嗅觉。它可以嗅出水中百万分之一浓度的血肉腥昧来。其灵敏的嗅觉可嗅数公里外的受伤人和动物的血腥味。

  这种生物在变异后变得更加凶残可怕,为了进化它在相互抢食时,常常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甚至连自己的伙伴也不放过,吃得一干二净。

  吉尔和瑞贝卡何曾见过这么凶猛的动物,以前也只不过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有关大白鲨的的报道,但是这种变异的鲨鱼,不要说电视上了,就是想象都想象不出来的。光是看体型就已经让人颇感无力了。又怎么会生出反抗的情绪。

  “怎么办?”那种速度,地洞的空间根本不允许吉尔开炮射击。眼看巨鲨将近吉尔和瑞贝卡瞳孔不断收缩,以它们的速度眨眼就会扑到三人眼前……


第三十章

  “拿刀来!”宋凡大叫一声,吉尔愣了一下从腰间抽搐匕首递给了宋凡。

  见宋凡咬牙噌一声,在手心切了一刀,然后趴下将手浸泡到水中。瞬间鲜红的血液在水中散布开了。很快淡化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这已经足够,见那三条鲨鱼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又加快了速度。

  “吉尔把握时机,它一张口你就朝它的口腔开一枪!”宋凡说着将散弹枪递给吉尔,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飞快驶来的三条变异鲨鱼。

  说时迟那时快见宋凡跟前的水泊突然掀起一条变异的鲨鱼咆哮着张开了巨口,无数水注打在宋凡脸上,宋凡能够清楚的看到巨鲨口腔上那些排布均匀的利齿在泛着冷芒,一股腥臭气息扑来,宋凡差点晕歇,立马反应过来。猛然趴下大喊一声:“吉尔!”

  砰地一枪响,吉尔一枪打入张着巨口的变异巨鲨口腔内,暴烈的子弹在巨鲨空腔爆炸,那巨鲨吃痛哀嚎一声又扑会水中,宋凡在枪响过后就连忙从水中抽搐手臂向后猛地躺去。只觉的背后柔软异常,诧异的扭头正好迎上了瑞贝卡的下巴,宋凡当即明白自己躺在那里了,却要挣扎着起来,瑞贝卡一把抱住了宋凡然后便从医疗包中取出止血纱来。显然瑞贝卡并没多想,倒是宋凡想多了。

  宋凡此刻才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疼痛从手掌传来,刚才他的精神太集中了,以至于忘却了疼痛。瑞贝卡动作麻利在宋凡手掌上缠了几道,可惜没有酒精了,否则还可以消消毒。不过总算瑞贝卡技术过硬很快就止住血看不到血迹渗出了。

  这时见刚才受伤的巨鲨此刻正遭受着两个同类的捕杀,由于宋凡这个血腥缘突然从猎场抽离,再加上被第一头巨鲨受伤时的血腥气味掩盖住了,受伤的那头巨鲨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另外两头巨鲨捕杀的对象。

  不要说是变异后的巨鲨,就是普通的鲨鱼在捕食时常常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甚至连自己亲生的孩子,也不放过,吃得一干二净。

  当一条鲨鱼为其它鲨鱼所误伤而挣扎的时候,这头伤鲨就该倒霉了,其它同宗族的兄弟也同样会群起而攻之,直至完全吞食完毕为止。

  很显然这种变异后的巨鲨秉承了祖先的凶残传统,对于受伤的弟兄丝毫没有同情,反而更激发了它们的凶性。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人类能成为万物主宰的原因吧。动物始终是不会有感情的。

  宋凡以前玩生化危机的时候有一段时间还专门研究过鲨鱼的一些习性,所以能够准确的作出判断。

  “吉尔,还等什么?”宋凡看着水中那两头巨鲨撕扯着自己同伴的尸体在水中央剧烈争斗着。

  吉尔反应过来,卸下火箭筒然后扛在肩上瞄准了水中央拉扯同伴身体的两头巨鲨。

  砰地一声火起,暴烈的火箭弹拉出一条火线笔直的射入了“猎场”中央。而两头巨鲨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危险将近,还在拉扯着同伴的尸体。跟着听一声剧烈的的爆炸声响起,三头巨鲨身处爆炸中心,任它们铜皮铁骨也经不住炮弹的轰击。顿时炸成了无数肉块,四散射去,原本清澈的水池也被染得一片血红。

  嘀嗒!

  一时间整个地道只能听到水滴声,静得可怕。

  吉尔和瑞贝卡从没想到顷刻间致命的危险会如此轻易的就化于无形之中。两人看宋凡的眼神只有深深的震骇。每当危险降临,那个人总能凭借自身的智慧将危险化于无形。相比那些可怕的生物,他才更可怕才是……

  三人稍做休息,这才下水游了过去,顺着梯子三人依次爬了上去到达另一个房间。

  似乎这是一间控制室。只见头顶的红灯不断闪亮,看到门旁有个小按钮,宋凡走过去按下后隔壁传来滴的一声响。

  招呼吉尔和瑞贝卡出了门,三人向左走来到一个休息室。那里是保安人员休息的地方。宋凡从里面拿到散弹枪的弹药,火箭筒的弹药已经不多了。他必须尽快找到其它的武器。从挂在衣架上的衣服兜里拿的掏出一把钥匙卡和一把钥匙。

  出了门宋凡三人来来到保安的武器库,用刚得到的钥匙卡在门上刷了一下,听滴的一声轻响,器械似的大门缓缓的开启。宋凡二话不说迈步进去来到里面,器械室分为两间,一间是主控室,一间是武器室。

  房间清一色的纯白,不论是桌椅柜子,还是电脑,全部都是白色的,就连灯光都泛着白色,三人一进来就感到眼前一片白芒,颇感不适应。

  在主控室的窗户上向里看去,武器室的架子上摆放着数量有限武器。一把手枪;一把流弹枪,还有一个酷似火箭筒的武器。

  宋凡走到电脑旁打开页面看着上面有关三把武器的描述。

  那些武器都是安布雷拉公司早期的产品。威力那是没的说,首先是那个手枪外形的武器,它完全是一个微型追踪炮,能够自主的追踪猎物。似乎这把枪是专门针对T病毒研制的,追踪系统只对身上携带T病毒的生物有追踪作用。其次追踪弹爆炸时的威力可以轻易撕裂开对方的身体,从内部直接破坏。

  另一个是流弹枪造型的武器,与传统流弹枪不同的是,它既保持了单兵携行使用的灵活性,又增大了火力密度与火力持续性。其初速100米左右,最大射程提高到了600米。而且配备自动榴弹发射器,可以自动填装。

  后面的那个酷似火箭筒的炮管,用的是有后坐力的身管武器和火箭增程技术相结合的发射原理。发射筒兼作包装筒,用玻璃钢材料制成,后端由枪托式底钣固封,用有机玻璃制成的折叠式前盖与发射筒铰接,并用胶粘带密封。筒内套装一个钢制短发射管,内装火箭增程弹,膛线与弹带啮合,管后部弹膛装有28g发射药,上壁有火帽及火帽座组件。

  发射时,将前盖上边的胶粘带剥掉,前端盖竖起后作为前瞄准具,向前滑动发射管组件,并闭锁到位,再打开保险,瞄准后按压扳机柄,则击针剌发火帽,点燃弹膛内发射药,能够射出曾程的火箭弹。

  看着上面的描述,宋凡自是喜不自胜,如果有了这些武器傍身,那绝对是遇佛杀佛,遇神屠神。天下大可去也。

  一想到这些,宋凡就恨不能马上找一些怪物试手。

  只不过很可惜,要使用那些武器必须有相关的密码才能开启武器室的大门。如果没有密码你只能看着干瞪眼。武器室的防护可是极高的,就算你用火箭筒轰炸大门也炸不开。而且武器室大门一旦遭到猛烈地撞击系统就会自动封闭住整个空间,连主控室的大门一并锁死。

  宋凡点上一颗烟,静静坐下来开回忆着武器是的密码。随着一口一口的吸吐,宋凡手里的烟卷已经快燃到底了,在烟头上积累长长的一条烟灰。

  猛地,宋凡站了起来,烟头上的烟灰随之散落,见宋凡走到武器室大门前,弯着腰在那上面啪啪的输着密码。

  很快就听啪的一声轻响过后,武器室的大门开启了,哧一声,铁门缓缓挪开。宋凡大笑一声走了进去。


第三十一章

  宋凡从武器室拿出武器,将以前的武器替换下来。分别分配给吉尔和瑞贝卡一把流弹枪和一个增幅火箭筒。而他自己则拿了那把手枪式的追踪炮。

  但安顿好一切,三人出了门直径朝实验区走去。

  就在三人离去不久后,一个黑影从角落地探出了身子,仔细看去不是巴里还有谁,见他扯出附在衣服领子上的麦,轻声说道:“队长,来晚了。东西被他们取走了。”

  “什么!”威斯克愣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震惊。说道:“你说他们?难道吉尔他们还活着么?你确定?”

  “是的,我很确定。”巴里说道。

  威斯克沉默了,冷着一张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毒藤;杀人蜂;以及巨鲨的实力他在清楚不过了,绝对不是古堡里那些低级的T病毒携带者可以比拟的。如果说先前他们是靠运气活下来的话,那么这次就是完全靠的实力。可是真的很怀疑,他们真的有那么强的实力么?

  “对了,你说他们取走了武器,他们怎么会知道密码”威斯克说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可能他们蒙对了吧。”巴里支支吾吾说道。也觉得自己这话有些牵强。

  蒙对了?哼,可笑,安布雷拉公司的密码岂是说蒙就能蒙对的。撇除巴里背叛自己的可能,吉尔和瑞贝卡是S.T.A.R.S.的人,她们根本不可能知道密码。那么问题就出在了宋凡的身上。

  他怎么会知道密码呢?除了安布雷拉公司内部的人员外面的人跟本不可能知道,难道是公司派过来监视我的人?

  回忆起先前种种的事件,威斯克越发怀疑起宋凡来了。这个人连我也看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也是为了T?

  哼,不管你是谁,都不能阻止我得到T!

  一想到被对方捷足先登,没有了那些武器自己根本不可能进入到实验区,除非自己不惜暴露身份,不行……现在还不时候。威斯克恨的咬牙启齿,

  “你去挑拨宋凡和吉尔她们,就说我已经调查清楚,宋凡就是安布雷拉公司派过来的卧底。帮助吉尔不过是利用她为了得到T病毒样本。”威斯克说道。

  “好的。”巴里说完挂断了信号,心中狐疑,不明白威斯克这么明显的嫁祸,吉尔会相信么。

  “我相信你们只见一定达成了什么协议,否则,没有你的帮助她们根本就不可能来的这么快。不管你是谁,来这儿有什么目的,面对这样的嫁祸,让她们回忆起你先前的种种作为,我看你如何解释!”威斯克摘下墨镜露出一边赤红的瞳孔,一道触目惊心筋脉爬上他的面颊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再说宋凡他们一路直行来到003号房间,进去后,突然从旁边杀出一头丧尸,吉尔本能掏出枪来一枪干掉了那头丧尸。

  她现在可算是鸟枪换炮了。现在她身上最次的都是散弹枪。自信就算她一个人碰到巨蟒也能力敌。

  宋凡也不多话,蹲下身子从那丧尸的尸体旁边拾到一本红皮书走到书架旁,看到一本颜色与众不同的书,拿出来把拾到的红皮书放了上去,而后听到身后咔嚓一声,在他们身后的柜子缓缓的挪开了。露出里面的暗门。

  “注意了,前面有一株和以前我们遇到的巨藤一样的变异草们植物。姑娘们,你们说怎办?”宋凡一枪在手自然说话也大气了。毕竟有了这些高科技的武器,他的安全总有了保障,再也不用怕这儿怕那了。

  吉尔和瑞贝卡相视一笑,一口同声说道:“定要打它个措手不及,落花流水。”

  “没错,姑娘们,开路!”宋凡大笑一声。

  宋凡三人穿过密门,里面是一个很大的空间,似乎更像是一个巢穴一样。场中央有一个极为显眼的巨大草本植物,样子和第一个出场的BOSS一样。

  见它巨大的身躯由无数的藤条盘在一起,触手无处不在,像爬山虎一样布满了整个房间。隐约将宋凡三人包了饺子。

  咻的一声,突然一个藤条朝宋凡打来。瑞贝卡随即抽出刀来,噌的一声切断那根藤条,替宋凡挡下了一击。

  宋凡仰头看着那株巨大的草本植物,嘟囔一句:“好高大,好粗壮。我好怕啊……”似乎刚才的藤条不是打向他一样,又回到了一开始那个轻松狭隘的他。

  “吉尔,试试增幅版的火箭筒的厉害。”宋凡说道。

  “好的。”吉尔答应一声,已然扛起火箭筒,瞄准了那株巨大的草本植物。

  也许是生物对于死亡本能的抗拒,那株巨大的草本植物居然感觉到了来自增幅火箭筒的致命威胁,咻咻几声,连续从四面八方弹出好几条藤条朝宋凡三人打来。

  可惜,任它如何的反抗都已经无法阻止死亡的逼近。

  听砰地一声巨响,一条火龙从增幅火箭筒口喷射了出去,势头强劲,巨藤先前抽打过来的藤条打在炮弹上竟然连带着一同冲向了巨藤。

  说时迟那时快,再听一声巨响过后,那株巨藤躯干中央炸出一个骇人的大洞,很快听到噼里啪啦的响声,那些缠绕在巨藤躯干上的藤条纷纷落下在地上曲卷,好像下雨一样,很快就只剩下巨藤那光秃秃的躯干了,最终轰然倒塌。

  吉尔和瑞贝卡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被火箭筒那一炮的威力深深震撼住了。不难想象增幅火箭筒的炮弹也是专门用来对付T病毒的。只可惜研究人员还没来的实验就已经被感染了T病毒,最后还是便宜了宋凡他们。

  很久没这么畅快了。看着被自己压制的死死的草本植物,宋凡有回忆起了从前自己开着作弊器玩游戏的日子。忍不住想要狂笑一声。本大爷来了,全部让开。要不然杀你们个片甲不留。

  “好厉害,你们从哪里找到的武器。”

  正在宋凡高兴着呢,巴里突然从后面走了过来。

  宋凡扭头看到巴里,刚才极好的心情瞬间下去了一大半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