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死神代理人

2011-11-1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卷一 凶宅

  二十年前

  深秋季节,男孩记得,事情发生在重阳节之后,

  这些日子一直淫雨不断,天气一直没有晴过,时而豪雨倾盆,时而飘洒如雾,整条街上连同转角的胡同里都积了水,浑黄的脏水缓慢的汇向街边的阴沟。

  那晚,雷电交加,暴雨拍打在窗户上,男孩站在凳子上,费力的打开门上的通气窗翻了出来,他不知道母亲为何要将他锁在屋里,但楼下父母的争吵声,让他心中有种恐怖的预感……

  他探出头,从二楼的栏杆处往下看,这时突如其来的一道闪电照亮他苍白的小脸,也让他清楚的看到楼下,自己的父亲正握着带血的匕首,发疯似的朝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身上捅去……

  “不要——妈妈!妈妈——”男孩跌跌撞撞的从黑黢黢的楼梯上滚了下来,手脚并用的向母亲身边爬去。

  躺在地上的女人一手捂着伤口,嘴角却带着诡异的笑容,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暗红色的液体从她的喉咙涌出,看着奔跑过来的男孩,她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向他挥了挥,又是一道闪电,伴着隆隆的雷声,他回头正好看见父亲一脸狞笑的看着自己,他握着那滴血的匕首不声不响的站在男孩身后……

  仿佛被惊醒一般,男孩顾不得哭泣,他从母亲尸体上爬了过去,嘴里不住的叫道“姐姐,姐姐救我——”

  地上不知是血还是雨水,湿滑湿滑的,男孩踉跄的跑到客厅,但见环状沙发上,一具纤瘦的身体没有生命的摊在那,她的手软扒扒的搭拉下来,无疑早已气绝多时……

  电光再现,周围一片刺目的惨白,男孩清楚的看见年轻女子惊骇的瞪着眼睛,死不瞑目的望着他,她的喉管被利气割开,那道血痕已经干涸,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男孩终于忍不住呕吐起来,可他身后,那个曾经慈爱的父亲,此时已经变成一个怪物,他浑身僵硬的向他步步紧逼,咽喉里还发出诡异的响声……

  男孩一边频频回头,一边不甘心的摇晃着姐姐的身体,希望有奇迹发生,就在这时,那女子原本死白黯淡的眼珠忽然一突,她浑身的皮肤像被腐蚀一般一块块滑落下来,肌肉、筋骨、血脉顷刻间变成一滩浓血。

  男孩捂着嘴,眼睁睁的看着姐姐的尸体在自己眼前变成森森白骨,而父亲举刀的手已经高高扬起……

  男孩颤抖的后退,父亲裸露着筋骨的手一把抓住男孩的头发,将他向后拉去,他的喉头发出一种近似于享受的低吼,他‘咣啷’一声抛开匕首,仰天咯咯一笑,张开嘴,露出恐怖的獠牙,向着男孩光滑的脖子……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明亦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这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却又似乎很近,男孩睁开原本紧闭的眼睛,整个房间变得灯火通明,而那光线,却不是灯光……

  男孩看见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子,她一只手仿佛捧着一团火,亮光四射,另一手使出一个奇怪的手势“赫赫阴阳,日出东方,青龙诛邪——”

  顿时渺渺沙雾,男孩觉得无法睁开眼睛,只觉得呼吸急促,体内的血液彭湃奔袭,耳鼓内嘭嘭作响,渐渐的,他失去了知觉……

  第一章 死神阵内

  林立的高楼,从世纪之星最顶端俯视下去,一切尽收眼底,临街是高大的世贸百货,顶端的遮光玻璃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金色光芒……这些就是宁海的地标建筑。

  故事的主角就生活在这个城市。

  普通的七层楼建筑,外观设计一律是简约的白色,只有窗户用翠绿色耐光玻璃材料点缀。两幢大楼在二楼由一条横廊连着,横廊一侧顶端架着三角形的钢精结构,依旧是翠绿色玻璃为顶,下面停着两辆叫嚣的救护车显示这是一家医院——仁爱医院。

  刚结束一个血管瘤手术,官青寒一身绿色的手术服,从头包到脚,他一言不发的从手术室走出来,看见焦急的病人家属,他淡淡的点了一个头,身边立刻有人走出来和家属攀谈,至于官青寒则径自走到清洗室,旋开水压开关,任清亮的水冲洗手臂,已经卸除全副武装的他,露出英俊的样貌。

  “出来吧,鬼鬼祟祟的像什么样子?”没有回头,官青寒淡然说道。

  “喂!老官,你的耳朵怎么比狗还灵啊?”同样都是医师,和沉稳的官青寒不同,陈威生得一双桃花眼,单眼皮总透着痞斯斯的样子,不过黝黑健康的皮肤,肩宽窄腰长腿,浑身上下因为热爱运动而没有半寸多余的脂肪,棱角分明的嘴角总带着挑逗意味的洋洋笑意。

  官青寒勾起一丝笑意“你身上有女人味,还有,别用这种眼神勾引我!”

  陈威夸张的扇了扇袖子,嗅了嗅道:“我怎么没闻到?我昨天没碰过女人啊?”他狐疑的看了官青寒一眼道:“我说你这个工作狂,到底下班不下?我还等你去BLUEHOUSE呢!”

  官青寒略略一愣,别过头,眉骨不经意的一跳:“我不去,今天还有事!”

  “哇——你有没有搞错!?我等你大半天,你竟然说不去,你给不给哥们面子啊?”天知道,他已经放出话去,说他会带上官青寒这位钻石王老五出席,所以才能约上那么多护士MM……就在他不依不饶的时候,一阵香风飘过,陈威的眼睛立刻雷达般的追过去“哇——好长的腿!你,我待会再教育你,我……”话音未落人就已经不见了。

  官青寒习以为常的耸了耸肩,走向另一边走廊——

  二十年了,官青寒独自向停车场走去,外面早已是华灯初上,他叹了一口气,又到了这一天,他耳边似乎仍可以听见那歇斯底里的哭喊以及那一夜的电闪雷鸣,母亲和姐姐惨死的模样,一遍又一遍像放电影一样出现在他眼前,那些来回忙碌的警察,拍照、验尸、做笔路,越来越多的人群围观而来,飞速赶来的警车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有人在大声叫着些什么,手不停挥动着,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此时这个已经吓呆的小男孩,竟然麻木的看着一切露出笑意……

  “青寒,你怎么了?”一个温和的声音让成功的缓解了官青寒僵硬的表情。

  “院长,这么晚了,您怎么……”鲍院长是一位慈祥的长者,有着高超的医术和医德,是官青寒难得佩服的几个人之一。

  看着自己看着长大的年轻人,鲍国华自然知道他恐怕是又想起那次的变故,他轻拍了拍官青寒的肩膀道:“刚刚结束一个会议,年轻人啊,心情不好,就不要开车了,今夜这么静,去街上走走吧——”

  官青寒目光一动,随即轻点头道:“谢谢院长!”他转身离开的时候,还听见院长幽幽的叹气声,以及那句:“一切都会过去的——”

  会过去吗?官青寒捏了捏鼻梁,露出一个无奈的笑意。他却不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死神已经来到人间,而且离他很近、很近了……

  *************

  官青寒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鬼使神差的走到这个公车站,这根本不是回家的方向?

  他无聊的看着四周,竟然没有一个人,莫非自己漫无目的走了太久,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分明才刚刚8:40,他皱了皱眉,有机玻璃的站牌上,大大小小贴了不少小广告,其中一个方块大小的黑色纸片吸引了他的兴趣:

  诚聘:死神代理人

  要求:伸张正义,明辨是非,会法术者优先,掌管三司十八狱

  待遇:无论金钱、权力、美女……只要你想要的都将可以得到。

  官青寒轻嗤出声,心道:这年头,人还不是一般的无聊,竟能想到这样的东西捉弄人。他轻拍了拍灰色的风衣,决定结束这种浪费时间的游荡,随便拦辆车回家。

  这时一阵寒气向官青寒袭来,那刺骨的阴寒分明标志着死灵出没,生人回避!

  然,这一次却不一样,官青寒心里明白,那玩意是冲着他而来。

  就在这时,一辆摩托横穿马路,导致紧跟它的油罐车惶刹车,紧接着后面一辆黑色轿车追尾,再后面白色的标志则想横着打盘子,却因为速度太快,横过来也撞了过去……

  马路上顿时鬼哭神号,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小雨,那跳跃的交通灯,混着远处或蓝或红的霓虹灯……远处警车已经赶来,闪烁着刺眼的警灯,却迟迟不见救护车。

  四周一片混乱和嘈杂,但,官青寒却一点也听不见!而且他也无法上去施救,看着呻吟的伤者,官青寒的额头上渗出汗意,怎么会这样?莫非……

  官青寒试着敛住心神,果然感觉四周景色纵横变化,仿佛瞬息万变一般,他骇然的睁开眼睛,已然明白自己的处境,他冷然一笑,该死!看样子该找上门的,躲也躲不过!

  他结了一个手印,念道:“赫赫阴阳,天地玄真,退妖灭魔!”这时,他的四周露出柔和的银色光环,四肢和五感有了知觉,他抬脚就走,虽然耳边充斥着这样那样的声音,那被大火染红的油罐车随时都有可能爆炸,而那辆白色标志车中分明还有一个抱小孩的妇女……

  都是幻象,是幻象,官青寒咬紧牙关提醒自己,虽然不知对手是谁,但他有自知,自己绝对不是那人的对手,这时,一个身影慢慢走了过来,拥挤混乱的马路上,众目睽睽,在车灯和霓虹灯下绚烂的光线中。

  那漆黑的身影,

  缓缓走了过来,此人却仍是没有颜色,一色的黑,看不清样貌,只是隐隐一个轮廓。

  但官青寒毕竟也不是常人,他敏锐的听见那人身后有摩擦的声音,是金属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官青寒不自觉的绷紧脊背,那人的手步子然的低垂着,藏在他背后的不是别的,而是一把满是鲜血的镰刀!!

  镰刀拖在地上,每一步都发出刺耳的声音,他走向那些人,那些人横躺在那里,挣扎着,肢体扭曲着,官青寒闭上眼睛,心中沉静下来,那是死神!

  风,起得突然。

  冷飕飕卷着一片落叶,在他眼前飘落,死神回过头,他一袭曳地的长袍,黑色的,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感觉到一种寒冷,官青寒感觉到死神离自己很近了,或许他正用他那没有五官的面孔,打量自己的猎物……

  官青寒本能的感到恐惧,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抽搐着,甚至痉挛了……

  第二章 黑色契约

  “见鬼!竟然是真的!”自己的手竟像从炉中取出的热铁,遇水能发出吱吱声以及腾起白雾!官青寒用另一只手轻轻触摸那个印记,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突凹不平,也没有异样的温度,可……他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一幕,怎么忘得了?

  他胡乱用清水泼打在脸上,猛一抬头,盥洗盆上的水银镜中,现出他略带疲倦的脸。

  脑海中,官青寒回忆起他和死神面对面那一幕……

  那个男人——竟然不像传说中没有五官,相反却是一个相当绅士的人,穿着黑色的风衣,双手自在的插在上衣口袋中,目光并不冰冷,但也没有一丝暖意。

  传说中,见过死神的人都必须得死,这是维护神的存在和尊严!

  但,他却活着,而且竟和死神定下了契约!

  “从你签下这张黑色契约开始,你的命运就发生了变化,或许你心目中的唯一已经不再,你有了属于自己新的使命!”死神波澜不惊的声音,让官青寒没来由的一震,旋又讽刺的一笑,如果不是掌心的烙印,他真怀疑昨天是自己在做梦,但……

  **************

  城市的角落的某处,昏暗的灯光,男男女女,纷纷扰扰,这灯红酒绿的世界中,整个城市都安息的时候,它们依旧活在自己的舞台上,晨昏颠倒的享受着人生,那里有摇摆的灵魂,沉重的喘息,热烈的号叫,没有人愿意被人唤醒,沉沦是他们在这里唯一的选择。

  陈威摇晃着杯中的液体,迷懵的自语道:“新生命的诞生,难道注定是旧事物的消亡吗?老官,你说生生死死究竟是由谁控制?”

  官青寒笑容有些呆滞,谁控制?他不由想到昨天晚上的那个中年男子,沉稳而有风度,眼眸深沉如墨,就是他在操纵生死吧?而现在,是否要轮到自己了呢?

  “老官——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啊!”陈威不满的叫道:“那个女人那么想要一个孩子,可是偏偏却得了骨cancer…如果想救她,就必须终止怀孕,面对她苦苦的哀求,唉……”

  “威子,你可不是那么感性的人哦?莫非你祖爷爷梦中教训你了?”官青寒瞥了他一眼,轻啜了一口酒,陈威的祖爷爷就是民国时期最负传奇的一个人物,那个时代的本就没有妇产医学,更没有男人从事接生这样的事,但陈威的祖爷爷却是一个例外,他从英国学成归来,就一直将致力于拯救产妇和胎儿,虽然一开始不为人所接受,但却在当时创造了不少奇迹!故而一直是家族中德高望重的人物。

  “行了,你想笑就直接点,谁叫我姓陈呢?注定逃不掉啊——”听他说得无比凄惨的,陈威那一家子也算是奇怪,自从出了陈老爷子这个异类之后,家族里竟然把他学的东西当成祖传家业,所以身为陈家子孙,陈威被逼学了五年医科,而且还是妇产医学!

  官青寒轻仰了一下头,将杯中琥珀色的液体一饮而尽道:“你的手中承载的是新的生命,还不觉得幸运吗?”

  陈威一怔,点头道:“也对,那么你呢?老官”

  “我!?”似乎没想到陈威会反问一句,官青寒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我应该是和死神赛跑的人!”言罢,他抓起椅背上的外套道:“HAPPYHOUR结束——”

  “喂——别这么扫兴嘛!还没有……”陈威号叫起来,真不知道那小子的自制力怎么那么强?

  官青寒冷然道:“冤鬼出没的夜晚,你所觊觎的艳遇是不会发生的!”

  没想到,还真被他一语说中!冤鬼出没,尘封二十年的往事终于揭开序幕了。

  **************

  比起宁海市中心的繁华,西区这个早期的工业发展区显得有些衰退了,就像奋斗了半辈子的老人面对年轻后辈们,总有一种无力感。

  西区5街永安街

  一个浑身酒气的中年男人,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什么,他从怀里掏出空瘪的钱包,翻了两翻,发现一张毛票子都没有,他呸的吐了一口浓痰,那双细长的眼睛顿时露出奸邪之气。

  其实他早已踩好点了,只等着月黑风高的时候,嘿嘿……他得意的笑了两声,夜幕中,这样的笑声显得格外阴森诡异,一阵阴风梢过,他被吓了一跳,忙捏紧领口,四周环视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顿时一亮,那个男人哆嗦了一下,如果他不是醉眼朦胧外加利欲熏心,他应该会留意,那道闪电妖异古怪,竟呈现亮蓝色……

  借着酒劲壮胆,男人来到一幢中西合壁的小洋楼前,侧耳一听,竟然没有讨厌的狗叫声,他哪里知道自己正踏入一幢凶宅!一幢生人勿近的凶宅!

  “芝兰,是我!”一个刻意压低的男人声音。

  接到电话的女人顿时喜笑颜开:“亲爱的,今晚过来吗?”

  “我们今晚去外面过夜”男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那臭婆娘好像嗅出点味道,你那个太招摇了,我在外面租了个房子,你待会直接过去……”

  “这么麻烦啊?”女人撒娇的微嗔。

  男人淫笑道:“我还不是为了好好安抚你……”接下去就是露骨的调情,女人似乎很吃这一套,立刻软软的答应下来“是永安街雷公巷13号,好了,你这急色鬼!我会去的……”

  男人永远不会想到,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竟会以终结自己的生命来结束!

  当男人割开自己喉咙的那一刻,他绝望的清醒了,他看见女人浑身赤裸,以最美丽的姿势躺在那,躺在那满是玫瑰花的地上,她满身都是伤痕,胸口盛开着一朵妖艳的玫瑰花……

  他用鞭子狠狠的抽她,她在求饶,求饶之后又变态的发出愉悦的叫声,那叫声他很熟悉,是享受!她很享受,所以他下手更猛了!他自己也叫,而他内心深处的郁结在顷刻间烟消云散!这些他都记得!

  只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芝兰美妙的身材、曲意的迎合都是自己的最爱啊!她不计身份的跟着自己已经三年了,自己怎么会狠得下心?可那个声音——仿佛贴在耳边的细语,引诱他在快感之后承受无尽的痛苦,它一直纠缠着他,如果不照它说的做,他就头痛欲裂,他拼命的垂打自己的头,让那些旋转、扭曲的念头从自己脑海中消失,可是……那个声音,仿佛已经扎根在灵魂中,至死方休——

  第三章 凶案现场

  破旧的烂尾楼,荒废的白色残垣深处,唯一一间亮灯的房间犹如垂死之人,茫然无神的看着繁荣的街道。一阵风吹过,刮起楼上残存的封条,招魂般的飘动。

  顶楼的阁楼中,传来手机的叫嚣声,接着,虚掩的老式的单锁木门被一把拉开,生锈的防盗门后出现一张清秀的丽颜,她缩着肩膀夹着手机,废旧的楼梯间中回荡着她极不淑女的声音——

  该死!又出命案了!

  迅雷不及掩耳的时间,该女子已经飞身冲出楼梯,虚掩的防盗门再次被推开,一只黑的发亮的猫咪从里面钻了出来,它那一红一绿的眼珠透着异样的邪光。

  *************

  暮色的黄昏

  血染的爱恨

  纠缠的红蓝灵珠啊

  在命运主人的手中

  散发出妖艳之光

  愚蠢的世人

  降服红蓝灵珠

  必将付出血的代价

  仁爱医院SUNCLUB

  看着凭空出现的黑色灵符,官青寒隐隐觉得自己的休假计划要泡汤了。灵符传讯,看样子,死神开始催他干活了!

  就在他想得出神的时候,陈威端着盘子毫不客气的坐到他对面,腋下还夹着报纸,官青寒皱眉道:“怎么把报纸带上来了,当心欧小姐拧你耳朵!”

  “嘘——”陈威作贼般的四处张望“老官,这个是不是你以前住的房子啊?又出命案了!”他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却还是引起了一个妇女的注意,她长得相当“壮实”,就像一个浑圆的肉球。

  没等她走过来,官青寒已经叠起那些报纸:“对不起,欧小姐,下次我会注意的!”说完,他拿着报纸,离开了SUNCLUB,剩下那个脸蛋微红的肥妞,和表情震撼的陈威——

  “没有搞错吧!肥妞竟然盯上老官了!”看着还未动过的三明治,陈威胃里一阵翻腾,算他倒霉……

  ************

  果然,永安街雷公巷13号

  陈威没有记错,那的确是自己以前的住处!

  原来灵符传讯是这么回事!

  官青寒恍然大悟的看着报纸头版上的字幕——惊人血案,二十年前的悲剧重演!

  那仿佛被撕裂的字体,让官青寒感到心肺处清楚传来的刺痛感。

  来不及和任何人打招呼,他一把抓起外套就冲了出去,二十年前,他或许还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然而经过这二十年,他很清楚的明白,那些黑暗的家伙,那些死不瞑目的恶灵又再次祸害人间来了!

  这是一幢中西合壁的小洋楼,曾经,官青寒以为自己今生今世都不会再踏入这个地方,但,他还是进来了,那些彩色地砖和窗户的彩色玻璃依旧那么鲜亮,藏青色石板包裹着台阶,看来警方的人已经到了,周围都被拉起警戒线……

  但这些都阻拦不住官青寒的脚步,他已经堂而皇之的走进内堂,如果报纸的消息准确,那么陈尸的地方应该是那里——

  “你是什么人?”一个清脆的声音让官青寒停下脚步,竟然还有人可以避开他的五觉咒?难道还有其他高人注意这里的异像?

  “医生!”他露出浅浅的笑意,对方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女生,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

  白若收回审视的目光,若有所悟的道:“你就是新来的法医啊,怎么动作这么慢……”官青寒拧着眉头,这小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唠叨。

  “女性死者,估计死亡时间为昨夜凌晨一点到三点,死者浑身赤裸,有过性接触,从僵硬程度来看,死者的造型是生前摆出的,致命伤应该是心脏被刺穿,凶器则是她左乳内侧那支——玫瑰花!”官青寒目光清冷,既然被别人当成法医,他就勉为其难做出点样子,他看了一眼一旁瑟瑟发抖的小丫头,她胸前挂着警证,这么年轻就是探员了,只是……她能胜任吗?“有问题吗?”他淡淡的开口说道。

  白若咽了咽口水,老天,这个看上去斯文英俊的年轻法医为何一点惧意都没有,果然天生冷血啊!这么诡异的尸体,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却始终面无表情的,如果人人都像这样,那么估计命案的发生率还要高!她心中默默的想到。

  “男性死者A,估计死亡时间和女性相同,从手法上推断,应该是在虐杀女子之后自杀,凶器上只有他一个人的指纹……”

  “凶器?”

  “喏,应该是刮胡刀的刀片,做血液对比就知道了!”官青寒顺手一指,趁着白若低头去看的时间,他已经皱眉走向后门,果然是那样,它们被师傅的法术控制在这幢房子中,一旦遇上那些侵入者,则它们会出来——找替身!……

  “是这个吗?可是……”白若小心翼翼的捡起那枚刀片,刚刚自己也注意到了,只是有些想不通……她看了一眼死去的男子,正准备询问另外一具尸体的死因时,一个穿着简约白色西服的女子走了进来。

  “这位小姐,这里是命案现场,外人……”白若连忙迎上去挡住她的去路,顺面狠狠的瞪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高个子“傻大个,你怎么搞的?”

  “白警官你好,我是郭百,新调来的刑侦法医,请多指教!”没有多余的赘言,那个身材颀长的女子已经简洁干练的开始验尸工作。

  白若的脑中嗡嗡作响,如果这个女子是来新来的法医,那,刚刚那个男的??来不及整理那些冒出的想法,白若一把拉住大个子,耳语两句后便冲向后门,她怎么就没有看出来!那个男的竟然堂而皇之的从她眼皮子下面逃走,简直是侮辱她的智商!白若一手扶在腰间,这次没忘带家伙吧!她星目精亮,这回可该她露把脸了!

  那个男子仓惶逃跑,应该跑不远才对!白若勾勒着疑凶的样貌,黑色的西服,衬衣领带,看样子有良好的职业,从刚刚专业的论断,她有理由相信,他可能也是医生,可为何行凶之后又重返现场,莫非是来欣赏自己苦心营造的变态场景?可是,那个男子没有半点嗜血的模样,怎么可能做出那样变态的凶案,该死!自己这是怎么了?

  第四章 僵尸陷阱

  从内堂出来,官青寒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从后门走到院子中,他们家以前是这里的富户,父亲…在没有被妖魔附身的时候是个响当当的经济人,股市在他们那个年代是充满激情,牛气十足的,他们拥有独立的院子,前院是给母亲种花花草草,后院则是他和姐姐童年的天堂……

  官青寒怔怔的望着布满铜锈的、木板开裂的秋千,忍不住微微抬起手……他摇头叹了口气,向右望去,在离秋千不远,应该还有一个白色的木马,他闭上眼,耳边响起一首童谣:

  木马木马,两人骑呀

  一边高来,一边低

  马儿马儿,别淘气

  我和弟弟笑咪咪——嘿!

  官青寒的目光一变,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当日,在死神面前,他没有索要其他报酬,他唯一要的就是复仇,他要抓到那个恶魔,那个害他家破人亡的恶魔!

  他回头忘了一眼自己曾经居住过房间的窗户,握紧双拳,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官青寒皱了皱眉,又是那些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