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校园怪谈之惊魂考场

2011-11-1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楔子

  2004年4月23日,星期五,23:00。

  寒风阵阵,吹得虚掩的窗户啪啪直响。窗外树影森森,阴暗的房间内只有闪烁的电视荧光,显得更加晦暗。屋内的男子静静凝视着屏幕,透出缕缕寒意。

  风声混合着电视里传出的声音,在空气中显得愈发诡异,有声,却更似无声。抛开这些,这里仿佛什么都没有,连呼吸都悄然止住,不似一栋屋子,更不似一个人住的地方。一个活人,住的地方。

  屋内绕着浓郁的檀香,丝丝缕缕的云烟顺窗而出,又久久萦绕,映得树影格外鬼魅。袅袅无依的云烟飘至指尖,留出一层空白,未近人身,仿若一层淡淡的光晕。烟雾中的男子靠着褐色沙发,一手环在胸前,一手拖着下颚,嘴角浮出似有似无的笑,双眸微微睁着,散出点点黄光。

  “……今天的《灵异追踪》,我们很荣幸能请来何璎珞小姐做嘉宾。我想大家可能都与我一样,对何小姐两年前遭遇的灵异事件很感兴趣,不知道何小姐能否跟我们谈一下当时的情况?”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碰巧一起发生的,与我一起合作并且同校的女孩意外失踪,刚好合作演出的系列又是灵异恐怖事件,所以外界才会有这样的传闻。”

  “不过报道中称至今仍未发现艾小姐,不知何小姐对此事有何看法?”

  “她……”

  嘀铃铃……

  “哦,何小姐,互动时间到了,我们先来接听场外的电话。”

  “好。”

  “喂,您好……”

  “啪!”

  手指毫不犹豫地按下遥控器,电视上的画面瞬间消失,整个房间陷入无止境的黑暗,犹如死一般寂静。幽幽月光笼着栲树的枝条,一层一层的盖在地砖上,男子扬着嘴角,逐渐露出一丝冷笑。那笑轻轻抿在嘴间,静静停留,许久之后依然一层不改。

  窗外有车驶过,车灯的光线霎间闪过他的脸庞,平静而冷漠的表情,眼角微垂,斜斜偏到一旁。他点燃一支烟,起身踱到窗外,望着窗外茫茫月色,嘴角的笑意便更浓了。

   何璎珞是吗?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

百鬼夜行 (1)

  “抱歉何小姐,让你留下来忙到现在。”节目虽说是提前录制好的,但是场内观众一直穷追不舍地追问何璎珞有关二年前女演员艾雅琪的事。若不是《灵异追踪》的主持人张书成帮她解围,恐怕二人都出不了电视台。

  璎珞礼貌地笑了笑,嘴角保持着美好弧度,就和做节目时一样,淡淡说道:“谢谢你。”

  张书成道:“这么晚了,我送你吧,是回家还是回学校?”

  璎珞摆了摆手:“不用,有人来接我的。”

  张书成点头:“那我送你到门口。”

  璎珞挑了挑眉,没有反对。

  自从三年前因为一起灵异事件不幸卷入祸事之后,璎珞就始终未能摆脱超自然现象所带来的恐慌,还被激发了体内潜能,鬼眼一开,从此灾祸不断。要说她具有天生鬼眼那便又是另一件奇异的事。常人拥有鬼眼,即可见到那些流连于人世间的鬼魂,而璎珞不单单可以见到这些骇人的东西,还多了另一种特意功能,那便是可以透过人类的眼睛看穿对方的心事。封灵族的人把这称之为灵眼。而说到加入封灵族那也是一件误打误撞的事,若不是碰巧与封灵族后人杨岸结识,又与林皓白成为朋友,三人联手解决了首次碰到的灵异事件,恐怕她还安安心心的做一位大小姐,享受无忧无虑的生活,更别说被杨岸拉入封灵族了。

  她一直在想方才录制节目时张书成问她的事,虽然内容大致与先前安排的无异,但张书成的用词却做了改变。两年前艾雅琪失踪的事大家有目共睹,不是没有发现尸体,而是在还未对外界公布时,她的尸体又凭空消失了。但报道上只说是失踪,张书成却将“至今仍未找到”刻意说成“至今仍未发现”,像是艾雅琪正在某个地方,等着他们发现似的。这着实让璎珞有些诧异,除了封灵族的人,她并不记得还有什么人清楚这件事的内幕。

百鬼夜行 (2)

  第一次在电视台见到张书成时,璎珞惊诧于他的样貌。二十出头,身材高挑,一身李宁运动装显得极其合身,仿若量身定做般浮现出近乎完美的身材。头发微垂在肩头,眉目清秀,美得——有些像个女子。她对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有些奇怪,但再细致打量他一番,仍是这样认为。张书成的样貌的确温雅得有些柔美,不过这倒是为他在荧屏上塑造了良好的形象,这大概也是《灵异追踪》收视率极高的原因之一。

  这半年来璎珞少有使用灵眼去看穿别人的心事,照林的话说,就是穿成爱斯基摩人到了她面前,也跟没穿衣服似的,什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璎珞当时瞥了他一眼,称自己对赤裸裸的东西不感兴趣。不过,她却对眼前这位男子颇有兴趣,不是因为他在语意间强迫自己说出真相,而是单纯地认为他实在是美得过分。

  璎珞对美好的事物一直很有好感。

  晚风有些阴冷,璎珞不由地锁紧手臂拉拢衣衫环在胸前。前几日刚下过雨的空气仍有些潮湿,湿漉漉的地面泛着泥土的清香,幽幽混入这黑暗的天色。刚出了大门,璎珞就瞥见拐角处路灯下笼着光晕的林,白色T恤,黑色牛仔裤,干净利落的打扮。她微浅一笑,走了过去,张书成跟在后面。林皓白缓缓回过头,瞧见她便露出温和的笑意,浮于嘴角,仿佛带着一丝宠溺的味道。

  待二人走近时,璎珞突然猛地一震,环顾四周,除了三人之外并无外人,可她却察觉到一股极其强大的灵力。这不是鬼怪所散发出来的戾气,而是,拥有强大法力的高人或是法器所透出的灵气。究竟是什么人在附近?

  璎珞有些不安,林皓白微微蹙眉,疑惑地看着她,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璎珞回过神来,淡然一笑:“没事。”她转身指着张书成介绍道:“这是《灵异追踪》的主持人张书成,刚才多亏了他帮我解围,不然我就出不来了。”

百鬼夜行 (3)

  璎珞的话语中带着些许笑意,张书成不由地打量起眼前的男子,似乎与何璎珞年龄相近,面色平静却满眼光彩,与璎珞站在一起,即便是寒冷的黑夜,也仿佛映照着晨光。很般配,张书成静静地想。

  林皓白伸出手来:“您好。”

  璎珞又向张书成介绍道:“他是我男朋友,林皓白。”

  果然。张书成点了点头,礼貌地与林皓白握手:“您好。”

  “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大主持人,拜拜!”璎珞扬了扬手,挽着林皓白的胳膊冲张书成笑着。张书成抿了抿嘴,轻轻一笑:“记得下个星期五的节目,再见。”

  璎珞点头,随着林皓白转身,踏入夜色渐行渐远。

  张书成收敛笑意,从裤袋里摸出手机,按下一串数字,拨通电话,而后放在耳边,笑道:“喂,我见到他们了,果然是跟传闻中一样的人物,呵……深不可测……你以为我在开玩笑么?不过这倒是更有兴趣了……你放心,不会有事。那小丫头还没有那么狠,至于那小子……嗯,我明白……”

  他合上手机,连同嘴角的笑意也逐渐消失,转身走入车库,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

  23:45。

  这座城市的夜景尽显繁华都市之貌,只可惜如此灯红酒绿营造的不过是一种醉生梦死的气氛,闪烁的霓虹与路灯平淡的黄光遥遥呼应,洒下一片寂寥的光辉。临近午夜,街道却没有寂静,依旧人来人往。大排档正是生意兴隆的时候,吵闹的人声一直蔓延到街道尽头。璎珞平静的看着他们,从那些呼喊狂笑着的面目上悟出近乎夸张的神色,然而,他们都是寂寞的。

  璎珞一直这样认为,越是看似精彩的事物,便越是空洞。

  “那个人,挺漂亮的。”林皓白牵着她如葱管般纤长玉嫩的手指,像在说一句平淡无奇的话。

  “你说张书成?”璎珞翻了翻眼,若有所思道,“他今天在节目上问了我有关艾雅琪的事。”

  “你怎么说?”林皓白转脸看着她,语气很平淡,似乎并不在意两年前发生的那件事。

  “我告诉他,一切都是巧合,无稽之谈。”璎珞笑了起来,表情像个骗人得逞的孩子。调查真相,隐瞒真相都是他们常做的事,过程虽然困难,但一旦成功便也可喜可贺般值得庆祝,只是璎珞对于这样一件小事便露出高兴的表情,却让林皓白有些疑惑。

百鬼夜行 (4)

  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璎珞笑说:“他这样问你,自然是想你这里套出一些端倪,观众又不是傻子,这些年来你那点事早就传得出神入化,你一句巧合岂不是引得众心失望?还拖累人家主持人,好歹收视率可是跟他兜里的票子有关,你也别吝啬,能帮别人就帮。据我所知,《灵异追踪》这些年一直办得很好,场外观众打电话提起的灵异事件,基本上后来都解决了。”

  “哦?”璎珞不以为意的抿着嘴,“那其中必有高人相助了?”

  林皓白挑了挑眉,眼中波光闪烁:“高人不高人说不定,不过我倒是想问问眼前这位高人美女,高三的滋味怎么样?六月就要高考了,你还有心思接手这些灵异节目?别人高中读三年,你这些年全加起来顶多读了一年半,是不怕落榜,还是打算复读啊?”

  璎珞扬起手来一拳打在他背上,气急败坏地说道:“我就想混个高中毕业证,再混个大学文凭。谁像你大少爷一个,一成年就接手林氏集团?”

  “我这不是没多大追求么?”林皓白抓紧她的手,突然不再开玩笑,反倒极其无奈地说道,“我体质不好,可不想开着灯睡觉过一辈子,学校那地方不适合我。”

  璎珞也软了下来,嘟着嘴瞧他,满眼的心疼。林皓白引鬼上身的能力,可从来都不比她弱。

  “说到这个,我倒是觉得张书成看起来比你更容易招鬼,”璎珞像安慰他般喃喃自语,“他不是更像阴气极重的人么?”这话不假,却换得林皓白一笑,“不是长得漂亮的男人个个都是阴气缠身所为,你那脑袋里成天装着什么东西呢?”

  璎珞努了努嘴:“我实话实说而已。”她轻轻靠在林皓白身上,缓缓吁了口气,“前几天我看报纸,有好几个学校的学生因为高考压力大自杀了,你说他们是不是很蠢?明明有大好青春可以留着做很多事情,为什么要轻易放弃生命?”

  林皓白低头瞧着她,温和地摸了模她的头。天无绝人之路的道理不是每个人都懂,他和璎珞能看开,只是因为经历的事情太多,生死常常悬于一线之间。谁也不清楚哪一天会发生什么便撒手人寰,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全性命活到今天,已经着实不易。如此迷恋人世,怎会轻易说生死?他笑了笑,道:“总之你不蠢就行了,其他人的事能管就管,也不要太过强求,到头来只会为难自己。”

百鬼夜行 (5)

  璎珞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仿佛,纠缠了一生。

  00:15。

  林皓白一边跟守夜的保安说着抱歉,一边把璎珞往校门里推。璎珞无奈地拖着步子走进去,转脸看着林皓白,扬手放在耳边,示意要他到家后给她来个电话。林皓白点了点头,而后各自转身,走了不到十步又齐齐回首,两人相视而笑,远远地望着,挥了挥手算是再次道别。

  保安自然清楚两人的关系和身份,再加上璎珞几年前出演的电视剧曾经红于一时,即便是在忙碌的高三也没人阻拦她接手参与各类活动,学校都把她当个名人捧着,他还能说什么,只得无奈地摇摇头,转身走进保安室。

  璎珞独自住在宿舍底楼的102寝室,即便晚归也不会妨碍到他人休息,倒也算是清净,不过就是太过于潮湿了。学校还特意为她配备了宿舍底楼的钥匙,不管她什么时候返校都能进去,也算是特别照顾中最特别的了。隔壁的101房间是值班室,璎珞跟老师打了个招呼,便回了房。

  整栋宿舍,除了值班室外,只有璎珞的房间还亮着灯。一个人的宿舍,一个人的生活,特殊的身份,特殊的工作。璎珞静静躺在床上,凝视着台灯白炽灯管散出的微薄光线,脑子里一片混乱,全无睡意。不知躺了多久,直到灯光越来越亮,刺痛了双眼,璎珞才缓缓回神,伸手扯了本化学参考书放在枕上。夜,悄然无声,静得连风都没有,午夜前后似乎不太一样了。

  璎珞起身,摆出茶具倒入少许茶叶,才发现保温瓶里的水早已凉了。她无奈地笑了笑,从下午五点出去到现在,已然过了几个小时,水温已不足以将茶叶冲开。她细呷了一口,抿着淡淡的香茗,踱到窗前。

  茶能静心,却不能在此时平复她的思绪。究竟是哪里被忽略了,璎珞一直在想。两年前艾雅琪的事早已随着时间淡漠,若不是张书成提起,她甚至都快忘了。自从与张书成商议这期节目的安排后,璎珞就反复在想这件事,明明是自己着手处理的事件,还出动了族中多位封灵师,中间应该没有丝毫差错,艾雅琪的尸体怎么会凭空消失呢?

百鬼夜行 (6)

  怪就怪在这里,即便尸体可以逃脱她的眼睛不翼而飞,也不该逃得过师傅们的视线。本是该询问他们其中原因,但半年前璎珞和林皓白定下誓言,从此安然一生,再不过问鬼事,齐齐离开封灵族。这也倒好,两人果然鲜少再碰上那些烦事,清净了大半年。若是这个时候与封灵族取得联系,恐怕二人又会被逮回去,继续处理灵异事件。

  林皓白说的对,他们不能开着灯睡觉过一辈子,那些纠缠于往事的噩梦总是反复困扰着他们,再这样下去便不是酒精麻痹思想的问题,而是要采用药物保证睡眠了。

  璎珞叹了口气,窗外的小叶榕垂下枝条,一层一层盖在宿舍外壁上,待到夏日时节,这里便是绿荫蔽天的凉爽。只是,太过潮湿了,尤其是雨后的日子,就如今天,那股阴湿之气一直弥漫于房内,不得消散。璎珞打开手机翻盖,蓝色的荧光照在她的脸上,微微蹙眉,一张素净的脸幽幽泛出不安的神色。林皓白在00:40的时候曾给她来过电话,一共三通未接来电,但她丝毫没有注意到手机来电震动,而此时已然凌晨两点。她迅速翻开来电记录,最近一通是00:57,上面显示的的的确确是林皓白的电话,可是,她并不记得自己有接听过啊?她知道林的脾气,如若她不接电话,肯定会担心她的安危,无论多晚都会找到她,确保她平安无事才安心。只有三通未接来电,之后林就没有再打来,璎珞能猜测到的便是第四通电话已被她接听,而事实正是如此。从回到宿舍到现在,仿佛出现了一段时间空白,她只是躺在床上,连睡意都没有,为何会没有听到电话震动?

  她踱回床边,没有多加思索便给林去了电话,只响了一声林就迅速接听,璎珞显然是被吓住了。

  “你在哪里?”林开门见山地问,声音比任何时候都急切,这般紧张的状况璎珞倒是第一次碰上。

  “我在寝室,一直都在。”想了想,又觉得两人的对话基本上确定了同一方向,第四通电话的接听反而让林更焦急了,璎珞又补了一句,“我没有听到电话响,没能接到你的电话,但是……”

  “第四次电话通了,我知道那不是你……”林很急切,不过声音似乎刻意压得很低,“把窗户打开,我就在外面。”

百鬼夜行 (7)

  璎珞应声,慌忙前去打开窗户。林皓白疾步跳进来,手里还握着手机,却一把将璎珞紧紧抱住了。

  “林……”璎珞被他紧搂在胸前,紧得让她有些喘不过气,但林的胸膛一声一声强烈的震动着,竟让她霎时忘记电话的事,扬起嘴角安和的笑了笑。她忆起十五岁那年夏天他明媚的笑脸,比湖光春色还要撩人。她并不擅于这般形容男子,只是,对他。那时的他们纯净如水,淡泊如冰,什么都不懂,亦不知如何去爱。如今这般相拥,恨不得将对方融入自己的骨子里,永永远远都不放手。

  “你没事就好。”过了许久,林才松开她,仔仔细细地看了个够,确定她毫发无伤才安心。

  是什么事让他这么紧张?璎珞好奇地问:“第四通电话里,我究竟跟你说了什么?”

  林皓白微微一怔,缓缓摇头:“不是你,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她在哭喊……声音很沙哑,像是在求救……”

  璎珞若有所思地点头:“似乎有人需要帮助了。”

  “不是人,”林深深地看着她,纠正她的用词,“是鬼。”

  璎珞自然是明白的,不管多少年听到这个字还是免不了一阵错愕。她抿了抿嘴,频频环顾寝室,一双眸子睁得硕大雪亮,仿佛在将每个角落都一一寻透。可是,没有丝毫线索。

  璎珞无奈地摇头:“什么都没有。”一开始她便也是这般期望,也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抬头看着一脸疲惫的林,拉着他走向窗前:“太晚了,你还是回去吧。”

  林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依然紧锁着眉头,焦虑地看着璎珞,半晌后才缓缓点头。

  璎珞看着他翻出窗,好在是底楼的位置,并不困难。就在挥手道别之时,璎珞突然瞥见宿舍外的空地上突然闪过一道血红的身影,心不由地一紧,伸手紧紧握住林皓白的手。林皓白抬起头来,着实被璎珞紧张的表情吓住,连忙顺着她的眼透过层层小叶榕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静立在微风中,长裙像一幔纱帐般轻轻飞扬,笼着淡薄宁静的月光。红衣显得肌肤苍白,脸上更是一片雪白,一双幽黑的眼深深望向他们,口似含丹微微翕张着,似乎想对他们说什么。只是霎时,她迎风而来,又迎风而去,再不见踪影。

  二人相视一眼:“去看看。”


百鬼夜行(8)

  他们始终记得几年前杨岸说的一句话:如果没有鬼眼,常人是见不到鬼的。如若能见到,那必定只有一个原因——鬼想被那人看到。

  林皓白对此话丝毫不曾怀疑,尤其在此刻,他从未见过这么多灵物,蔓延成一条长龙,顺着学校操场穿过宿舍大楼。

  凌晨,百鬼夜行。

  茫茫白雾轻绕,空洞的乳白色躯体在操场上缓缓移动。璎珞看清,方才出现的女子不是穿着红衣,而是一件火红的血衣。她展开双臂,抽泣着哭喊,挡在成群白鬼之前,似乎想挡住他们前行。可是,她只是一个灵体,即便她是个人也无法做到。

  “要不要收复?”林皓白紧张地问。

  “如果现在收复的话,那个女鬼也难以幸免。”

  林皓白点头,他们的想法一致。只是,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从未见过这么多鬼同时出现,若是投胎转世还好,要是潜入宿舍害人,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过去引开她!”璎珞一边说着,一边冲到操场,已不容林皓白阻拦。

  “跟我走。”

  红衣女鬼看了璎珞一眼,一双雪亮的眸子布满血丝,右眼眼角下挂着长长的血痕,缓缓摇头。

  “你跟我走啊!”璎珞急得跺脚,这个女鬼怎么这么固执!她伸手一拉,血衣穿过肌肤抓了个空。璎珞更急了,不顾夜深人静大喊道:“我们要收复他们,你快躲起来!”

  红衣女鬼终于听懂她的话,重重点了一下头,脚步轻盈,转眼消散。

  璎珞迅速戴上夺魄银丝,荧光闪烁的银白手套深深插入百鬼之中,燃起浓浓青烟。白光冲天而起,林皓白紧握住手中摄魂冰,协助璎珞。霎时间,成群恶鬼不是被他收复,就是被夺魄银丝烧得魂飞魄散。两人松了口气,空旷的操场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穿过阵阵冷风。

  “刚才那个女鬼呢?”林皓白走了过来,紧紧搂住璎珞,像是害怕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璎珞环顾四周,摇头:“她不在这里。”

  “是吗?”她来找他们定是有事相求,林皓白不相信她会走远。

  “放心,刚才收复的鬼里没有她,我相信她还会来找我的。”

  璎珞自顾自地点头,又重复了一遍:“我相信她还会来的。”

百鬼夜行(9)

  “刚才那个女鬼呢?”林皓白走了过来,紧紧搂住璎珞,像是害怕一眨眼她就不见了。

  璎珞环顾四周,摇头:“她不在这里。”

  “是吗?”她来找他们定是有事相求,林皓白不相信她会走远。

  “放心,刚才收复的鬼里没有她,我相信她还会来找我的。”

  璎珞自顾自地点头,又重复了一遍:“我相信她还会来的。”事情虽说是暂时解决了,但林皓白却不肯回家,说什么都要留下来陪着璎珞。璎珞笑说:“虽然我是过气明星,但是也用不着这么给我制造绯闻吧?明天一大早,从女生宿舍里走出林氏集团的继承人,这责任我可承担不起。”

  林皓白不满地抱怨:“我们俩的事还能算绯闻么?更何况我是担心你……”

  “好了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有封灵法器在手,管它什么妖魔鬼怪都难不倒我的,你就放一百个心乖乖回家吧。”

  林皓白一脸的无奈:“我知道你天不怕地不怕,要是出了什么事记得一定要给我打电话,这是我最后的让步了!”

  “好好好。”

  璎珞看着林皓白滑稽地从操场的外墙翻出去,这个时候走大门肯定会引起门卫的注意,迫不得已他只能作此选择。直到林皓白消失在她的视野,璎珞才收敛笑意,面沉如水。

  林,我并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只是,我不能再让你为我担心了。

  她转身走向宿舍,操场的栲树下闪过一道白影。

  轻风摇曳着密密层层的树枝,和着风声发出阵阵呼啸。白影凛冽地笑着,手指陷入树皮留下几道深痕,透出条条血汁。

  然而这一切,璎珞并未注意。


贰 305寝室(一)

  高三的课程对于璎珞来说学起来有些吃力,再加上只剩下最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要她恶补之前落下的学业,简直就是要她的命。除了吃饭、睡觉和上节目的时间,她几乎都在做高考冲刺题,就连上厕所也抱着书本不放。如此专注用心,年轻的班主任都忍不住表扬她有上进心,有了事业也不忘学业。

  其实璎珞也问过自己很多次,为什么非得继续读书不可,封灵族有许多弟子都因为天资不凡而放弃了学业,她为何要独树一帜?后来璎珞也慢慢想明白了,灵异事件之所以不被大部分人接受,关键在于它不能被解释,也不能被确切证明,若是不学知识深入研究,也许一百年后这仍是一个谜,她可不想更多人卷入不可思议的事件中不知所措,必须找出确凿的证据令世人信服。

  但是长路漫漫,这不过是璎珞的一个梦,没有尽头的梦。

  上午五节课,听了一节课的重点,之后两个连堂做试卷,到了午饭时间学生们终于能歇口气了。璎珞一边机械地往嘴里喂食,一边盯着手旁的参考书,丝毫不给自己松懈的机会。几个女生围了过来,嚷着要璎珞给她们讲昨晚《灵异追踪》的内容。璎珞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才让她们悻悻离开。耳根子总算是清净了,璎珞长长舒了口气,才发现还有一人坐在对面未走。

  是同班的李馨。

  她没有吃饭,只是静静地看着璎珞,双眼疲惫,嘴角微垂,看上去没什么精神。

  “找我有事吗?”璎珞胡乱吞下嘴里的饭菜,幽幽地看着李馨,还不忘扫一眼参考书上的例题。双子座的一心二用在她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她都有些不由的佩服自己了。

  李馨点头:“我知道你很忙,迫不得已才来找你的。”

  迫不得已?璎珞合上手边的书,能让身为优等生的李馨来找自己,绝不可能是学习上的事,那李馨找她的可能是什么?璎珞想了想,自己除了会演戏以外,就只剩会捉鬼了。难道李馨遇鬼了?璎珞不禁紧张地上下打量李馨,没发现她身上有鬼印记啊?不过,既然李馨来找自己,也算是看得起她,不管李馨为的是什么事,她都该帮忙的。

  璎珞问她:“你不吃饭吗?”

  “吃不下,”她从口袋里摸出两个白色药瓶,打开其中一瓶取出一粒药丸扔进嘴里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