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外国鬼故事 >> 正文

解剖外星人

2011-11-13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惊现外星人尸体

  田纳西州一列火车拉着汽笛,缓缓驶过,交叉路口前停着几辆汽车。一群孩子骑着自行车来到栏杆前。他们看到火车驶过后,留下了一节车厢。不知过了多久,这节车厢静静地躺在夜色之中,车顶上冒出些白烟。车顶上装着一个卫星碟形天线。车顶上的数字编号为“8—2—5—9—4”。几辆蓝色的汽车开到车厢旁,从汽车里走下了几个日本人。一个名叫石丸武雄的日本医生从车厢里走了下来,向他的科学家同伴打招呼,相互鞠躬。然后,武雄走到了其中一辆汽车旁,上了车,开走了。而其他的四个日本医生则登上了车厢。

  车厢里面有一个玻璃的滑门将车厢分隔成里外两间。里间的一个架子上放着一些容器和各种各样的工具。那四个日本人穿着白大褂,戴着防毒面具,一边进行解剖,一边用日语讨论着。其中一个来到一个静脉输液器前,一些绿色的液体流经那个设备上的一个容器,然后流到那个生物的手臂之中。在屋角有一个摄像头正在拍摄解剖的过程。突然,解剖被打断了,车厢的大门被打开了,一队全副武装、戴着防毒面具的军人闯了进来,向医生们开枪射击,打碎了那扇滑门上的玻璃。子弹击碎了屋子里的一切。医生们发出惨叫声,倒在了血泊之中。那些士兵们来到里间,将那具被放在尸袋里解剖的尸体包裹起来。那具尸体看上去像是外星人的尸体。

  解剖录像

  华盛顿特区联邦调查局总部内,穆德向史卡丽展示他新邮购的外星人解剖录像,史卡丽对录像的真实性表示质疑。穆德解释说录像因为缺少细节,与其他的假录像不同。史卡丽不明白为什么录像中的人要戴着防毒面具。

  穆德:“好吧,也许是因为他们从这里提取出绿色的东西。”他边说边指着屏幕,“你能认出那是什么吗?”

  史卡丽:“橄榄油?万灵油?我猜你一定认为这是外星人的血液。”(注:万灵油,又称蛇油,一种贩卖者声称能治疗各种疾病,但实际上并无用处的药方。)

  穆德:“外星人被广泛认为是没有血液的,史卡丽。”

  史卡丽:“我想,这里有个疑问,如果他们是在进行外星人的尸体解剖……”

  穆德:“外星人在哪儿?”

  史卡丽点了点头。接着穆德快进向史卡丽展示了最后的画面。

  画面显示出后门被打开,一队士兵冲了进来,开始射击。然后失去了信号,画面上满是雪花点。

  史卡丽:“是谁在卖这些带子?”

  穆德:“宾夕法尼亚州阿伦敦的一个家伙,声称这是他在凌晨两点从卫星天线上收下来的。”

  穆德走回他的办公桌。史卡丽显得很疑惑。之后,穆德和史卡丽前往出售这盘录像带的宾夕法尼亚州阿伦敦,去寻找制造这种录像带的人。

  当他们找到制作人的时候,制作人已经死了。穆德发觉情况有异,找到了那个可能是凶手的日本人。日本人一直用日语在骂他,但穆德听不懂。穆德要求对方说英文,但对方并没理会。穆德用枪要求对方交出手里的东西,并把他带回警察局里。

  警局里一片嘈杂,说话声、电话铃声响成一片。审讯因为缺乏日文翻译器而无法进行。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史金勒赶来了,要求他们放人,因为被抓的日本人是外交官,享有外交豁免权。穆德尽管很不满,但也无可奈何。他们带走日本人后,穆德拿出自己从日本人手里搜查出的部分证据研究起来——他们在皮包里发现了一叠照片,上面显示出沿着海岸线行驶的一艘船。他合上文件夹,看着这些照片。史卡丽认出照片是用卫星拍摄的,而且袋子里还有阿伦敦地区的美国幽浮协会(注:一个群众性民间组织,它致力于通过大众的力量来揭开UFO之谜,是现存此类组织中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UFO研究组织,拥有超过5000名的成员,其中有志愿野外调查员、顾问、全球范围的各类专家。除此以外,他们还开通一条目击热线、开设野外调查培训课程、组织多种年度研讨会、发起对UFO现象的科学性研究,此外还发行了一本月刊。)的所有成员名单,其中一名叫蓓西女孩的名字和住址被画了重点符号。穆德推测她将成为下一个受害者。他问史卡丽:是就此打道回府,还是把证据交给自己的一帮朋友。

  可疑船只

  穆德和史卡丽兵分两路,穆德去朋友那里调查照片的情况,史卡丽去找蓓西。

  穆德的朋友兰利发现照片可能是用日本卫星拍摄的,被拍摄的船只叫天燕号,是一艘圣地亚哥籍的打捞船。穆德的朋友白尔思解释说:“天燕号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来寻找一艘二战时期沉没的日本潜艇。据说那艘潜艇上装满了金条。”

  穆德:“他们找到了吗?”

  兰利:“未见有任何报道,但是根据这里的照片,这艘船从来没有回过圣地亚哥。”

  穆德:“你为什么这么说?”

  白尔思拿出其余的照片,指着这艘船处在同一水道的不同位置上说:“从其余的这些卫星照片来看,他们跟踪这艘船通过巴拿马运河。”他翻出一张照片,上面显示出一个海军基地的船坞。他接着说:“最终到达弗吉尼亚的新港。”

  穆德:“海军造船所。”

  白尔思点了点头:“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去那里呢?”

  穆德想了想:“也许他们要找的根本就不是日本的潜艇。”

  华盛顿特区的日本大使馆。刚从警察局放出来的樱井从大使馆里出来,走向一辆豪华轿车。司机替他打开车门。樱井上了车,司机关上车门。樱井突然发现旁边的座位上,一个红发男人正向他靠了过来。司机上了车,调整了一下后视镜,看见樱井被人用钢琴弦勒住了脖子,正在用力挣扎。司机似乎无动于衷,任凭身后传来痛苦的呻吟声。

  第四类接触

  史卡丽按照片上的地址来到蓓西家。她看到一个美国幽浮协会的贴纸标签贴在她家的窗户上。她敲了敲门,一个女人开了门。

  史卡丽:“嗨,你是蓓西吗?”

  “不是,对不起,蓓西现在不在这儿。”开门的女人回答。开门的女人叫罗蒂。

  史卡丽:“有什么方式可以让我联系到她吗?”

  罗蒂很奇怪地看着史卡丽。史卡丽向她作了自我介绍。

  罗蒂:“我认识你。我见过你。彭丽,快过来。”

  另一个女人从她身后走过来,看了看史卡丽,立即认出了她。

  史卡丽:“我想,我恐怕不是你所想的那个人。”

  彭丽:“噢,上帝啊。她是一个。”

  罗蒂:“我们中的一个。”

  史卡丽:“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我为联邦调查局工作,我来这儿是为了调查一起谋杀案的。”

  罗蒂:“谋杀案?”

  史卡丽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来意。罗蒂告诉她,被杀的人是他们美国幽浮协会的分会成员。史卡丽一再否认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但罗蒂问她:“你去年有没有经历过一次你生命中无法解释的事件?你是不是曾经丢失过一段无法解释的时间?”

  史卡丽很震惊地盯着她们。

  史卡丽:“为什么问我这个?”

  彭丽:“我认为你最好先坐下来,史卡丽小姐。我想有些人是你想要见的。”

  有汽车在屋外停了下来。蓓西家里现在坐满了女人,来的都是有过第四类接触的人。史卡丽坐在中间。史卡丽:“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中的任何一个。”

  罗蒂走了进来,拿了一杯咖啡,坐在彭丽身边的沙发上,说:“你可能不记得了。你只经历过一次。”

  彭丽:“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被带走过许多次。”

  史卡丽环顾四周,看着那些盯着她看的不同的女人。

  史卡丽:“带走?呃,带到哪儿去?”

  罗蒂:“明亮的白色的地方。”

  史卡丽盯着她。突然,她回忆起自己毫无意识地躺在一个明亮的白色的房间里。但是回忆是短暂的。

  一个名叫狄安娜的直起身子,说:“你还记得,是不是?”

  史卡丽闭上了双眼,说:“我不知道。”

  狄安娜:“那里有一些男人在进行测试。”

  史卡丽睁开眼睛看着她。她又想起有一个钻头向她旋下来。史卡丽看着那些讯问者,问:“什么男人?”

  罗蒂:“他们从不暴露自己。他们取走了我们的记忆,但是不知为什么,记忆又会不时地渗出来。”

  彭丽:“你会回忆起一些东西,但是那些却没有任何意义。”

  罗蒂:“你听说过衰退催眠术吗?”

  史卡丽:“是的,对不……”

  罗蒂:“你曾经想试过吗?”

  史卡丽:“对不起。我想我还没有准备好来谈论这些事情。”

  狄安娜:“你害怕自己回忆起来,是不是?”她坐到史卡丽的前面,“没有关系。开始时我们都很害怕。”

  史卡丽疑惑地环顾着四周,问:“可是为什么我不记得你们呢?”

  彭丽:“一开始你只能记得白光,然后你会不时地想起一些进行测试的人的脸。”

  彭丽坐了下来。史卡丽盯着她看,然后又记起了一些东西,她看见自己躺在床上接受测试,一根管子似的东西从她的肚脐上连出来,就像穆德在她被绑架时所想象的那样。她的肚子胀得很大,像是被充满了空气。肚子越胀越大,背景中有两个模糊的人影在观察她,大概是外星人。史卡丽低下头,揉了揉眼睛。史卡丽:“你怎么知道你没有把我错当成别人呢?”

  狄安娜:“你有这个标记,不是吗?”狄安娜拉开衬衣的后领,露出后项上的一个小疤痕。

  罗蒂:“我们都有这个。这是他们放植入物的地方。”

  罗蒂向其他的女人点了点头,她们都取出了各种各样的小瓶子,每个瓶子里都有一个植入物。

  史卡丽看着她们,在心里下定了决心,向她们表明:如果见不到蓓西她就准备走了。她们告诉史卡丽,蓓西是他们的试验品,曾经多次被劫持,让她患上了一种无法诊断的癌症,已经到了晚期。她身体上长满了任何治疗都不起作用的肿瘤。

  罗蒂:“史卡丽……我们最终都会像蓓西一样。”

  彭丽:“我们都会死……因为他们对我们所做的。”

  深入敌后

  穆德按照朋友提供的地址找到了美国新港的海岸警卫队总部。穆德沿着装货船坞走着,躲过了一些监工和叉车。穆德上了电梯,来到一个巨大的黄色天桥上。这座天桥把各个建筑物与巨大的油轮和船只相互连接起来。他停了下来,向下望去,他看到了不同的东西,其中包括一艘标着“海洋摔跤手”的船。继续向前走,他四下张望着,看见了一艘长长的白色的船。他跑到了那艘船边,跨过栏杆,跳到船上。他用手肘击碎了船舱门上的窗玻璃,用袖子清除掉碎玻璃后,伸手到里面转动门把手,打开了门,走了进去。他四处看了看,然后抽出一张桌子的抽屉,翻看着里面的纸。一无所获之下,他又打开了相邻船舱的门,在里面发现了一件雨衣,上面标着“天燕号”的字样。他走到下层的船舱,试了几个不同的门,经过锅炉房,来到盥洗室。这时他听见刹车的声音。穆德来到最近的窗口,看到几辆车在外面停了下来,全副武装的霹雳特勤小组队员下了汽车,冲上了这艘船。他们打开船上的每一扇门,跑下每一段舷梯,但是哪里都找不到穆德的身影。就在几名队员经过的时候,穆德从楼梯井中跑上来,躲在一艘救生艇的后面。不管周围仍有特警的搜查,他不顾一切地抢在另一艘汽轮拉响汽笛时,跳入冰冷的海水之中。

  一艘船在海上工作着,用聚光灯扫射着海面,搜寻着穆德。灯光照亮了另一边的一座仓库,光线从里面射出。穆德从水里爬上来,走上一段阶梯,然后沿着集装箱跑着,还不时向四周看看是不是被人发现了。这时穆德发现了那座被重兵把守着的仓库,仓库里不时闪出明亮的光。另一辆车停在仓库门前,更多的霹雳特勤小组队员下了车,开始与另一些人谈着些什么。就在这时,穆德猫着腰,从他们身后跑到了仓库的一边,然后小心翼翼地跑上一个斜坡,爬到了仓库的一扇窗子下。擦去玻璃上的雾气,穆德发现一些科学家和技术人员正在忙于测试一个巨大的盖在一大块塑料布下的东西。就在那些技术人员身着防护服忙于工作的时候,穆德扭头想了想,试图弄明白他刚才看到的东西是什么。

  诬陷

  穆德一回到公寓就被史金勒用枪指着,告诉他涉嫌谋杀樱井外交官,要求他交出藏匿的证据。

  史金勒:“日本政府相信他是因为他所携带的公文包中的内容才被杀害的……一份在他被捕时没有上交的证据。”

  穆德:“他们认为里面会有些什么?”

  史金勒:“我已经被国务院逼得喘不过气了,穆德。日本人已经开始通过外交渠道以外的手段开始起诉了,所以我们要找到那个废物。”

  史金勒:“公文包在哪儿?”

  穆德:“是史卡丽探员拿的。”

  史金勒:“那你最好找到她,因为无论你在这个案子上有什么动静,都会有人报告到我的办公室来,我可不喜欢这种感觉。”

  穆德:“不介意我先把这里整理一下吧?”

  史金勒:“别逼我,你还有比这重要得多的工作。”

  穆德抬起头看着他。史金勒走到门口,大声地呼了口气,转过身来。

  史金勒:“我希望你的电话薄上能有其他人的名字,因为我可不想跟这件事搭上任何一点的关系。一切由你自己负责。”

  他们大眼瞪着小眼,然后史金勒走了出去。穆德向后靠了靠,向外看着窗外。

  穆德为了洗脱嫌疑,找到自己的情报来源参议员理查德。理查德劝穆德归还照片,免得麻烦更多。穆德觉得还是查明真相更能帮助自己,理查德向他提供了新的情报。

  理查德:“几个星期之前,在田纳西州的诺克斯维尔,四个日本人被谋杀了。全都是著名的医学家,而且很明显正在从事一项绝密的计划。”

  穆德:“什么样的计划?”

  理查德盯着他。穆德:“解剖一具外星生物体也是其中的一项内容?”

  理查德:“我无法告诉你。就算是对我来说,穆德,有些秘密仍然还是秘密。我只是刚刚得到被害科学家的名单。”他把纸片递给穆德。名单上写着四个名字。

  理查德:“他们的国书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手段。过去的行为也许能够说明现在的背叛。你的时间很紧迫……在你能够像你以前所做的那样……”他走回到办公桌后,继续说,“……全面地理解和揭露事实真相之前。”

  穆德:“那我还在这里干什么?”

  理查德:“怪物会产生更多的怪物。”

  穆德看着他,然后又看了看那张纸条。

  黑太阳731

  在办公室,穆德找到了史卡丽。史卡丽向他汇报了自己去找蓓西时碰到的一些怪事。

  穆德:“哦,你发现了什么?”

  史卡丽:“我发现她快死了,还有其他一大堆女人声称她们也快要死了。”

  她拿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那个植入物,继续说:“她们每个人都说曾经被植入过这样一个东西。”

  穆德拿起小瓶,仔细看了看。

  史卡丽:“这跟从我自己的脖子里取出的植入物一样。”

  穆德:“但是你没事,是吗,史卡丽。”

  史卡丽:“我不知道,穆德。她们,她们,她们说她们认识我,她们以前曾见过我。这太令人害怕了。她们知道我的事情,知道我曾经失踪过。”

  穆德:“这真令人不安。不过我认为在我们找出这个东西是什么之前,你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电话铃声响了。穆德拿起话筒。接到一份传真。史卡丽拿起一张照片,上面有几个日本医生的照片。

  史卡丽:“这是什么?”

  穆德:“这是在二战时期被带走的一些日本医学家。”

  史卡丽指出照片前排最左边的人说:“我以前见过这个人。”

  穆德:“不,我想不会。除非你五十年前就去过日本。”

  史卡丽:“不,我……我以前确实见过这个人。”

  穆德:“他是石丸武雄博士,死于1965年。他是当时日本医疗特种兵的精锐部队——被称为“731”部队的司令官。现在知道这支部队从事的是人体生物实验,他们对活人进行活体解剖而不用麻醉剂……”他向她展示了一张垂着脑袋,胸腔曾经被打开然后又缝合好的人的照片,继续说:“……测试婴儿对于寒冷的忍受力……”他翻出了另一张照片,上面显示了两个护士正在处理两个皮包骨头的光着身子的孩子,又接着说:“……把无辜的囚犯暴露在细菌武器——瘟疫之中,等等。”他又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显示出了一堆尸体。所有的这些照片的右下角,都有红色日文写着“极密”两个字,又接着说:“跟他们的纳粹同行一样,他们从来没有受到过审判。”

  史卡丽:“你拿着这些东西干什么?”

  穆德:“我放给你看的录像带上,正在进行解剖的四个人就在你看的这张照片上。”

  史卡丽:“是的,可是他们都穿着外科手术服,你无法区分出他们是哪个。”

  穆德:“有人能做到,因为这四个人昨天被杀了,而且就在我们美国的国土上。”

  史卡丽:“为什么被杀?”

  穆德:“这正是我想要知道的。”

  史卡丽:“那么,是被谁杀的呢?”

  穆德:“很可能是我们的政府。”

  史卡丽:“我们的政府?为了什么原因呢?”

  穆德:“为了继续他们的工作。那项纳粹党人所做的工作——试图培养出外星人与人类的混血人种的工作。”

  史卡丽:“穆德,这还只是个空想。”

  穆德:“史卡丽,你看到了那么多……你告诉过我你所看到的那些——那条装满了医疗档案的隧道,那些,那些从你身边走过的生物,还有……你脖子里的植入物,为什么你还是不肯相信呢。”

  史卡丽:“相信太容易了,穆德。我只是需要比你更多的东西,我需要证据。”

  穆德:“你认为相信是容易的?”他边说边拿起传真道:“好了,我们有证据了。”他拿出那张传真单,继续说,“我找到了那五张照片所跟踪的那条船。那条船从太平洋底捞上来一个UFO。现在这个UFO被美国军方人员看管在一个仓库里……”

  史卡丽看着传真来的照片,上面显示的是几节车厢的俯视图,其中一节上写着“8—2—5—1—7”这个数字。

  穆德:“而这个UFO很可能就载着我们在录像带中所看到的被解剖的那个外星人。”

  史卡丽:“我看的这个是什么?”

  穆德:“我们政府的秘密铁路计划中的一部分。这种火车车厢被用于搬运实验物品。”他拿起外衣,披在身上,继续说,“或是用于尸体解剖,就像我们在录像带上看到的那样。”

  史卡丽:“你从哪儿搞到这个的?”

  穆德:“从一个跟你一样想要证据……”他拿起那张照片,放到了外衣口袋中,继续说,“……而且一样愿意相信的人那里。”

  之后,史卡丽为了找出真相,把自己的植入物拿给科学鉴证实验室主任彭爵探员分析,他正在通过显微镜观察那个植入物。史卡丽站在他身边。彭爵惊异于芯片的精密和复杂。

  彭爵:“微观结构真是太复杂了。我从没见过如此密集布局的东西。”

  史卡丽:“能找出是谁制造的吗?”

  彭爵:“呃,在圣约瑟有几家公司,波士顿也有几家。可能是它们之中的任何一家。”

  史卡丽:“这些芯片是干什么用的?”

  彭爵:“电子游戏,制动系统……他们每天都能找出许多新用途。我刚刚读到一篇报道,说设计出一块芯片用于帮助严重的残疾人通过脑电波来操作电脑。”

  史卡丽:“怎么实现的?”

  彭爵:“通过直接接收大脑皮层所发出的电讯号。难以置信,对吧?”

  “是啊。”史卡丽茫然地注视着电脑屏幕,陷入了沉思。

  发现踪迹

  西弗吉尼亚州奎尼蒙特。一列火车在远处呼啸而过,而近处的庭院中的车厢则显得异常平静。穆德通过梯子爬上了屋顶,沿着屋顶跑着,然后停了下来,看着下面的车厢。他拿出一副双筒望远镜,四处观察着。他看到一个人正沿着铁路走着,他身边的车厢似乎很新的样子。经过仔细地观察,穆德看清了那节车厢顶上写有“8—2—5—1—7”的数字,这正是传真照片上的那节车厢。这时,在这节车厢的右边,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了下来,后面还跟着两辆豪华轿车,它们停在白色面包车的两边。穆德从双筒望远镜中看到,几个日本人从轿车里出来,打开了面包车的后门。一个身穿白色防护服的生物被带下了汽车,在日本人的护卫下走进了火车车厢。很明显,那个生物的脸不像是人类的脸,而更像是个外星人的脸。穆德震惊地看着这一切。不久后,他通过地上水管跑上一截楼梯,跑到了屋子的另一边,看着那些日本人。其中一个护送者走到第一辆轿车旁,向等在那里的另一个日本人说了几句话。那个人打开车门,上了车,汽车发动了,而同时,火车也开动了。穆德向火车追过去,但是追不上了。他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联邦调查局穆德的办公室里,史卡丽正用“快进”的方式看着那盘寄来的录像带,画面上武雄医生正在小数字键盘上敲击。这个人摘掉了面具,史卡丽好奇地看着他。史卡丽按下了“暂停”以便更仔细地观察他的脸。然后她回放到之前的一个更清楚的特写镜头。突然,她回忆起被绑架时的情景。在一片明亮的白光里,三个医生站在昏迷不醒的史卡丽旁边,而史卡丽正艰难地睁开她的双眼。她听见那三个医生说着日语。这时,另一个没有戴口罩的医生也探出头来。这个人正是武雄。她抬起她的头,茫然地看着武雄戴上口罩。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将史卡丽从回忆中拉回到现实之中。她拿起话筒,是穆德打来的。

  穆德:“我在西弗吉尼亚奎尼蒙特的一个火车调度站。一批日本人刚刚把一个东西放进了我们在卫星照片上看到的那节火车车厢里。”

  史卡丽:“我记得你说过那是我们政府的铁路。”

  穆德:“事态越来越严重了,史卡丽。”

  史卡丽:“你是什么意思?”

  穆德:“他们放到车厢里的那个东西,它还活着。”

  史卡丽:“穆德……”

  穆德:“我要追上那列火车。它被挂在了一列由辛辛那提开出的加拿大旅客列车上。”

  史卡丽:“穆德……”

  穆德上了车。史卡丽看着屏幕,说:“……我是对的。武雄医生还没有死。事实上,他就在你的录像带里。”

  穆德系上安全带,说:“那么说,你是在录像带里见过他。”

  史卡丽:“不,我不是从录像带里见到他的。”

  穆德转了转脑袋,思考着史卡丽所说的话的意思。

  史卡丽回到公寓,她正在开门。那个给穆德提供过多次线索的神秘人士X出现在她的面前。他告诉史卡丽,穆德正在追踪一辆火车,他要求史卡丽去阻止穆德,并警告他们现在的努力是在浪费时间。

  穆德在天桥边停下车,跑上天桥。那列火车正向天桥开过来。他的电话响了。是史卡丽打来的。

  史卡丽:“穆德,你不能上那列火车。”她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