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亲情故事大全 >> 正文

看不见的坟墓

2012-7-5 来源:网络整理 网摘加载中...
俗话说得好,手心手背都是肉。然而,在有些父母的眼里,手心是肉,手背却是骨头,有时甚至是啃不下的硬骨头。  柳成夫妇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阿江7岁,小儿子阿田4岁。正是麦收时节,柳成和妻子秀莲忙得一塌糊涂,根本顾不上照管

  俗话说得好,手心手背都是肉。然而,在有些父母的眼里,手心是肉,手背却是骨头,有时甚至是啃不下的硬骨头。
  柳成夫妇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阿江7岁,小儿子阿田4岁。正是麦收时节,柳成和妻子秀莲忙得一塌糊涂,根本顾不上照管孩子,于是便叮嘱哥哥阿江看好弟弟。
  
  这天,天阴沉沉的,柳成夫妇怕下雨耽误了麦收,就心急如焚地割着小麦。正忙着,突然后山有人大声喊:“不好啦,有小孩落井了!”秀莲听到了,就对柳成说:“你过去看看吧,是不是阿田掉井里了?”柳成说:“不会吧,阿田不是让阿江看着吗?”他抬头看看天,发现云更厚了,眼看大雨将至,便又低着个头忙着割麦。
  过了个把小时,邻居急匆匆地找来了,说阿田掉进了后山的枯水井,刚被人救上来,人已经昏迷了。秀莲一听大惊失色,把镰刀一扔,拼命向家跑去。阿田躺在门前,浑身是血,脑袋几乎成了血瓢。秀莲搂住儿子,以为他死了,忍不住放声大哭。柳成找来辆架子车,抬上车就往医院跑。
  医生为阿田拍了片子。半小时后,医生对正焦急的柳成夫妇说:“孩子脑子里有大量瘀血,必须马上做开颅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秀莲不安地问:“会死吗?”
  医生点点头:“说不定!如果活下来,也会留下后遗症,影响孩子智力的。”
  秀莲捂住脸痛哭起来。柳成呆愣半晌,问医生:“这手术要花多少钱?”“至少一万块。”“一万块?”秀莲停止了哭泣,呆住了。他们哪里能弄到一万块?一万块可是他们四五年的收入啊!
  ……
  一星期后,柳成夫妇回村子了。村里人都知道阿田出了事,赶紧问孩子怎么没回来。秀莲揉了揉又红又肿的眼睛,说:“孩子没了,死了。”几个女人听了,心里一软,眼圈也红了,就不停地安慰秀莲。又有人问柳成怎么没把孩子拉回来,柳成勾着个头,叹了口气说,孩子暴死,弄回来也入不了祖坟,就在县城火化了……
  很快,人们便把这事忘记了。一晃十年过去了,柳成一家的日子渐渐好起来,他们攒了一笔钱。由于儿子阿江要娶媳妇,他们便用这钱盖四间新房。
  工程进展很快,再抹两遍细泥,房子就大功告成。晚上,柳成和秀莲睡得很沉。突然,街心有人敲锣,高声喊:“着火啦,着火啦!”柳成夫妇白天实在太累了,外面的救火声,他们还以为是做梦哩。过了约摸一刻钟,有人来砸门,叫他们赶紧起来救火,说他们的新屋被火连上了。
  柳成“腾”的一下子从炕上跳下来,外衣都顾不上穿就往外跑。原来,火是一个乞丐惹的,他在麦秸垛旁边点火取暖,不料引起大火,因为有风,很快就刮到了柳成的新屋。火势太大,尽管众人拿着水桶水盆一片忙乱,但四间新瓦房的烈火已经很难扑灭。柳成看着大火,人都傻了一般;突然,他像发疯似的拿起一根棍子就朝乞丐打去,打得他头破血流,惨叫着满地打滚……
  突然有人拉住了柳成,举起火把走到乞丐的面前,惊讶地说:“咦,他怎么像阿田?”众人闻言一下子围拢过来,拂开乞丐额前的头发,仔细看那眉那眼,简直和柳成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还有眉心有一粒黑痣,不是阿田又是谁?可乞丐一脸痴呆,分明是个傻子……众人面面相觑,便问柳成夫妇俩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成脸色阴沉,一言不发,他内心有愧啊!十年前,他见花钱也不一定治得好阿田,而且侥幸活下来还可能是个傻子,于是便和秀莲商量,扔下阿田一走了之。想不到,现在阿田居然又回来了……秀莲伸手拉过阿田,用袖口给他擦了擦脸,一声不吭地向家里走去。众人议论了一会儿,便散开了。
  过了一会,柳成和阿江也回来了。柳成把秀莲拉进屋,不一会,只听里面传来一阵女人呜呜的哭声……
  却说阿江站在院子里的大树下,看到阿田痴傻地冲他笑,便从厨房拿了个馒头给他。阿田狼吞虎咽地吃掉,又冲阿江伸出了脏兮兮的手。阿江转身又拿了两个,阿田三口两口又吃掉了,手还向阿江伸着,看来他已经饿了很久。阿江一共拿了七个馒头,阿田终于打着饱嗝,不再伸手。
  太阳升起来,暖烘烘的院子里,阿田身上的臭味儿更浓了。他坐在地上,手挠着头皮,长长的头发里爬着虱子。他的头顶,因为受过伤,有几处是秃的。阿江呆呆地看了阿田一会儿,拉起阿田说:“来,我们出去,我去给你洗洗。”
  阿田似懂非懂,跟在阿江的身后出了院子,手上不停地玩着一串五颜六色的玻璃珠子,还不时地朝太阳晃两晃,那颜色,漂亮极了。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座废弃的石桥边,桥栏杆年久失修,摇摇欲坠,下面河水湍急,人掉下去瞬间就会被卷走。
  阿江停住脚步,看着阿田说:“阿田,我的好兄弟,小时候,我和小伙伴玩打仗,你总是暴露目标,像个甩不掉的小尾巴,我嫌你碍手碍脚把你推下了井。那时我还不懂事,我对不起你!”见阿田朝他傻笑了一下,阿江缓了口气,又说,“可现在,再过两年,我就要娶媳妇了,你留在家里,对谁都没有好处。好兄弟,你就成全哥哥吧—”说着,他一把攥住了阿田的手腕,用力地向桥栏杆边推去。
  阿田似乎明白了什么,身子本能地向后仰,拼命挣扎,力气竟大得惊人。阿江揪断了阿田手上的珠子,玻璃珠在石桥上滚着,有几个滚到了阿江的脚边,他一点也没觉察到,拉扯中竟踩到了玻璃珠子,一个趔趄,身子晃几晃,一头跌进河里……
  柳成和秀莲气喘吁吁地赶过来,问阿江哪里去了,阿田竟痴傻地笑着,指着河水说:“被水吃啦,被水吃啦—”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