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浪漫故事大全 >> 正文

一篇暗恋的浪漫故事,我哭了

2014-3-18 来源:网络整理 网摘加载中...

我一直在想,该怎样开头才能把这整件事抽丝剥茧。 

不如先说说我的朋友M先生。 

M先生话不多,总是喜欢思索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得出的答案往往让我琢磨半天。 

比如,他洗衣服的时候,手上会套着他的袜子。再比如,冬天洗完澡出来,他会用毛巾裹住脚,在湿漉漉的拖鞋里踩一下再拿出来。 

我总会说,多洗一双袜子会死么。或者,弯下腰把拖鞋里的水擦干会死么。 

M先生只是诡谲地一笑,说:“那样不更省事么我一直在想,该怎样开头才能把这整件事抽丝剥茧。 

不如先说说我的朋友M先生。 

M先生话不多,总是喜欢思索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得出的答案往往让我琢磨半天。 

比如,他洗衣服的时候,手上会套着他的袜子。再比如,冬天洗完澡出来,他会用毛巾裹住脚,在湿漉漉的拖鞋里踩一下再拿出来。 

我总会说,多洗一双袜子会死么。或者,弯下腰把拖鞋里的水擦干会死么。 

M先生只是诡谲地一笑,说:“那样不更省事么?” 

但是他对身边的人和事却显然没有那么大的耐心。所以,他的人际关系打理地并不理想。 

比如一个英语六级屡考屡不过的朋友,M先生问她是否有上过辅导班。 

该女性友人无限惆怅地说:“当然上了。” 

M先生眉头紧锁作思考状:“那就应该是你自己的问题了。这种情况就不要强求了。” 

再比如,办公室的钥匙是由Lily负责保管的,Lily暗恋很久的男生找她,问她借钥匙。Lily就很开心,说他来找她借钥匙。 

可这种小女生情怀M先生这辈子估计都理解不了。 

他老人家脱口而出的是“他找你还能干什么。” 

我相信大部分朋友都曾有过想掐死他的冲动。 

不过这也可能就是他一直单身的原因。 

前几天,他突然在企鹅上问我,认不认识淙淙这个人。 

这个名字我认得,加了我的校内,时不时发一些状态,没有上传真实头像,也不知道真身是谁。 

只知道她是一个女生,和我们一个学校。 

奇怪的是M为什么会问到她。 

这个叫淙淙的女生,校内好友不多,可竟然和我有快二十个共同好友,还都是相处不错的好友。 

没有发表任何日志,没有上传任何相册,甚至连分享都少之又少,最近来访更是少得可怜。

看来这是一个相当冷清的校内主页。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状态更新地非常频繁,几乎每天一条,甚至一天两条或者更多。而所有的状态主题,都与一个“他”有关。 

【今天和朋友去爬山了,多想和他单独去爬山。】 

【其实每天登QQ就是希望他的头像可以抖动,这样就好了。】 

【不想学习,想找他又不好意思。】 

诸如此类,将近五百条状态。 

不过底下没有任何人回复,仿佛是那个女生一个人自言自语,又无人捧场一样尴尬。 

状态里大多的“我”和“他”,夹杂着些许“朋友”,然后便是时而明媚,时而忧伤的意象。 

【今天天气大好,而我却跟失恋了一样。或许我连失恋都算不上。】 

【他解开衬衫最上面一个扣子,他的脖子真好看,连身后的阳光都温暖了起来。】 

我明白了,这是一个爱情自生自灭的过程——暗恋。 

“你不觉得很有意思么?”M先生问道。 

“我觉得还好吧。”我说。 

“你都不好奇她是谁么?”M先生继续问,“或者说她暗恋的那个人是谁?” 

我重新审视那个简单的校内主页。 

淙淙,头像是一条金鱼,不是星级用户,没有绑定手机。看她的状态,大约是从去年九月份开始。 

【今天看见他,远远地就觉得,真帅,偷偷看了好久。】 

这是去年9月16号,第一条状态。 

类似一见钟情的开始。 

看她的资料,92年1月出生,正常的话,现在应该上大二。那么,一年前第一次见到“他”,岂不是大学才刚刚开学? 

籍贯在山东威海,居然和M先生是老乡,也难怪M先生会对她有这么大的兴趣。 

她的中小学资料都没有填写,更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甚至连留言板都属于关闭状态。 

不过,她有和我包括M先生在内的快二十个共同好友,也正因如此,我才接受了她的好友请求。 

显然,M先生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共同好友都是咱们社的?”M先生说,“这下范围一下子缩小了好多。” 

“你是要把去年招进来的妹子一个个对比一遍么?”我反问。 

“不不,”M先生否认我的主张,“我的意思是,她暗恋的那个人肯定是我们社的,而她本人则不好说。” 

“诶?”我不解。 

“你看这个【两个礼拜没有见到他,想假装制造偶遇都不知道去哪。】”M先生截图给我看。“这是上学期开学没多久的。” 

我们社虽然组织机构庞大,但是会议频繁,如果男主角真的是我们社的,不可能真心想找却不知道怎么找。 

“不对不对,”我反驳,“没准他上学期退了呢。” 

那边沉默了一会,说道:“这是个问题。” 

“大一的妹子因为喜欢这个男主角而加入社团,没想到男主角却退了。”我接着说。 

“可是你这么一说,就觉得奇怪了。”M先生说。 

“哪里奇怪了?” 

“我没觉得她是大一的妹子。”M先生说。 

“为什么呢?” 

“她从没抱怨过早操或者其他大学的种种,而且她的状态,有很多是拿电脑发的。”M先生说着又截图给我看。 

“图书馆机房,或者,其实大一自己带电脑用无线上网的大有人在。”我不服气。 

“可是她很多状态都是在晚上18:30到20:10之间用电脑改的,她难道不用上晚自习么?” 

“有的院系没准不要吧,我大一的时候就没上过。”我反驳。 

“不过。”M先生又踟蹰了。 

其实我知道,M先生应该已经猜到一些答案了,只是来找我分享他的推理过程罢了,就算我对他的推论有不赞同也都会被他一一驳回而已。 

“她应该不是大一的。”M先生又冒出这句话。 

看来M先生这次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她说话的语气不像大一的。”他说。 

“这算什么理由啊……”我懒洋洋地说。 

“直觉。”M先生又说。 

男人的直觉真说不准,更何况像M先生这种具有男性体征却如此古怪的人。 

“或者我们换一个方向,”M先生说道,“你看看你和她的共同好友,还有她其他的好友。” 

共同好友都是社团的,并且都是大三大四的。其他好友看学校倒都是天南海北哪都有。 

“她其他好友倒是没一个威海的。”M先生说,“而且各个年龄层次都有,就像……”他停顿了一下,“就像故意加这些社团的好友又胡乱加了这些人来掩饰什么一样。” 

我看了下那为数不多的好友,河北的,湖南的,黑龙江的,真的哪都有。 

“这就没错了。她其实是大二或者大三才开始写这些状态的,也就是说她现在应该是大三或者大四。” 

“那她之前不用校内,遇到男主角才开始用?”我很白痴地问。 

“你个笨蛋。”M先生说,“你连这是小号都看不出来么?” 

我词穷了。 

也是,这个校内就像是专门为了记录“我”和“他”的点滴才开设的一样。 

“所以,这个号的主人和那个‘他’应该就是在这二十个人中。”M先生说道。“不过这个女生太谨慎了,什么实质性内容都没写,不好推测啊。” 

我打开共同好友,一共十个男生,八个女生,加上我就是九个女生。 

“不过这个男主角不可能是Kammy。”M先生说道。 

Kammy长得正,纳新的时候的确有不少女生是冲着Kammy才来的。 

“为什么呢?”我又问。 

“因为不可能是大一的妹子啊,大二大三的妹子要喜欢Kammy,何必要等一到两年。”M先生又分析道。 

“可是这个妹子是92年的诶。”我又说道。 

“现在注册校内又不要身份证的。”M先生说,“92年也肯定是随便填的吧。” 

“没准那个妹子希望自己是92年的。”我说。 

“Bingo~” 

“啊咧?” 

“女生嘛,都喜欢YY,你看我们男生那个喜欢看《步步惊心》的?”M先生又让我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不过我也已经习惯了。 

“这个妹子乱狡猾的。去年9月16号就是我们纳新那天。”M先生又说,“她没说第一次遇见‘他’,更说明她不是大一的。” 

“那天大家的确都在。”我接茬。 

“嗯,肯定是以前没注意到,那天一下子惊艳到了。哈哈。” 

M先生其实是个很冷的人,难得见他用“哈哈”这样的字眼表达自己的开心。 

“又可以排除两个人了。”M先生说道。 

“谁啊?” 

“小晖和Richard。” 

然后是一张截图:【看见他喝醉的样子,真心疼。】 

“小晖酒精过敏,Richard超能喝不会喝醉是吧。”我表示赞同。 

“那么,还剩下七个男生了,除了小晖、Richard和Kammy。”M先生说,“我饿了,去泡面。”

“既然排除了Kammy,那小露也可以排除了,”我说,“小露喜欢Kammy众所周知。” 

“排除法不好玩啊。”M先生表示不屑,“得再发现点线索才行。” 

我回了个省略号过去,那边半天没动静,不知道是在吃面还是在翻这个淙淙以前的状态。 

过了许久,M先生才说道:“这妹子肯定是退了的。你看这个【忙的时候有他陪伴不觉得忙,现在闲了,却还感觉不如忙。】” 

“你不觉得有点牵强么?”我反驳,“你总是潜意识里把对自己不利的可能性划掉。比如,这明明可能是个根本不存在于这几人之间的人,你怎么办?” 

M先生又停顿了一会,说道:“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诶?”我心里一惊。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M先生又截了图。 

时间是上学期的开始。 

“那天,我自己的状态是‘开你妹的会!’”M先生漫不经心地说。 

我的记忆瞬间被打开了。 

五个人,冒着大雨,被社长拽过去开一个坑爹的大会。散会的时候雨停了,本以为没事了,结果走到一半又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便躲在信息楼的台阶上。 

五个人中三男两女,男生是M先生,杰哥和阿文,女生是我和Sara。 

“为什么我觉得我就是那个男主角呢。”M先生开始自言自语。 

我也顺着思路,看到那条状态后面的一条:【他的伞还在我这里,我总是忘记还给他】 

“那天把你们俩送到宿舍楼下,我把我的伞给了Sara。”M先生说道。 

一切真相大白了。 

Sara和我们一样,现在都已经大四了,上学期退了社团,这两点都很符合。那天,也确实拿了M先生的伞。 

“哈哈,我出去一下。”M先生似乎很开心。“我去找她,告诉她其实我也一直喜欢她。” 

我没回,而M先生的头像也迅速变成了灰色。 

我打开校内,退出,进入了另一个账户,改了最后一条状态【他还是不知道我喜欢他。】 

回过头,那把格子雨伞静静地放置在角落。 

耳边是Sara的声音:“这把伞你帮我还给M先生吧。” 

去年纳新,M先生很不情愿地穿上西装,卖萌地吸引小学妹加入社团。 

我去的有些迟了,看见M先生一边扯着领带一边说:“这见鬼的领子卡死我了。” 

突然觉得他,好帅。 

改完状态,盯着那个还没被我关掉的对话框发呆。 

突然,手机响了,是M先生。 

“喂,我在你宿舍楼下。”那边传来熟悉的,好听的声音。 

“嗯。”我答应道。 

“把我的伞给我吧,还有,晚上一起吃饭吧。”?” 

但是他对身边的人和事却显然没有那么大的耐心。所以,他的人际关系打理地并不理想。 

比如一个英语六级屡考屡不过的朋友,M先生问她是否有上过辅导班。 

该女性友人无限惆怅地说:“当然上了。” 

M先生眉头紧锁作思考状:“那就应该是你自己的问题了。这种情况就不要强求了。” 

再比如,办公室的钥匙是由Lily负责保管的,Lily暗恋很久的男生找她,问她借钥匙。Lily就很开心,说他来找她借钥匙。 

可这种小女生情怀M先生这辈子估计都理解不了。 

他老人家脱口而出的是“他找你还能干什么。” 

我相信大部分朋友都曾有过想掐死他的冲动。 

不过这也可能就是他一直单身的原因。 

前几天,他突然在企鹅上问我,认不认识淙淙这个人。 

这个名字我认得,加了我的校内,时不时发一些状态,没有上传真实头像,也不知道真身是谁。 

只知道她是一个女生,和我们一个学校。 

奇怪的是M为什么会问到她。 

这个叫淙淙的女生,校内好友不多,可竟然和我有快二十个共同好友,还都是相处不错的好友。 

没有发表任何日志,没有上传任何相册,甚至连分享都少之又少,最近来访更是少得可怜。

看来这是一个相当冷清的校内主页。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状态更新地非常频繁,几乎每天一条,甚至一天两条或者更多。而所有的状态主题,都与一个“他”有关。 

【今天和朋友去爬山了,多想和他单独去爬山。】 

【其实每天登QQ就是希望他的头像可以抖动,这样就好了。】 

【不想学习,想找他又不好意思。】 

诸如此类,将近五百条状态。 

不过底下没有任何人回复,仿佛是那个女生一个人自言自语,又无人捧场一样尴尬。 

状态里大多的“我”和“他”,夹杂着些许“朋友”,然后便是时而明媚,时而忧伤的意象。 

【今天天气大好,而我却跟失恋了一样。或许我连失恋都算不上。】 

【他解开衬衫最上面一个扣子,他的脖子真好看,连身后的阳光都温暖了起来。】 

我明白了,这是一个爱情自生自灭的过程——暗恋。 

“你不觉得很有意思么?”M先生问道。 

“我觉得还好吧。”我说。 

“你都不好奇她是谁么?”M先生继续问,“或者说她暗恋的那个人是谁?” 

我重新审视那个简单的校内主页。 

淙淙,头像是一条金鱼,不是星级用户,没有绑定手机。看她的状态,大约是从去年九月份开始。 

【今天看见他,远远地就觉得,真帅,偷偷看了好久。】 

这是去年9月16号,第一条状态。 

类似一见钟情的开始。 

看她的资料,92年1月出生,正常的话,现在应该上大二。那么,一年前第一次见到“他”,岂不是大学才刚刚开学? 

籍贯在山东威海,居然和M先生是老乡,也难怪M先生会对她有这么大的兴趣。 

她的中小学资料都没有填写,更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甚至连留言板都属于关闭状态。 

不过,她有和我包括M先生在内的快二十个共同好友,也正因如此,我才接受了她的好友请求。 

显然,M先生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共同好友都是咱们社的?”M先生说,“这下范围一下子缩小了好多。” 

“你是要把去年招进来的妹子一个个对比一遍么?”我反问。 

“不不,”M先生否认我的主张,“我的意思是,她暗恋的那个人肯定是我们社的,而她本人则不好说。” 

“诶?”我不解。 

“你看这个【两个礼拜没有见到他,想假装制造偶遇都不知道去哪。】”M先生截图给我看。“这是上学期开学没多久的。” 

我们社虽然组织机构庞大,但是会议频繁,如果男主角真的是我们社的,不可能真心想找却不知道怎么找。 

“不对不对,”我反驳,“没准他上学期退了呢。” 

那边沉默了一会,说道:“这是个问题。” 

“大一的妹子因为喜欢这个男主角而加入社团,没想到男主角却退了。”我接着说。 

“可是你这么一说,就觉得奇怪了。”M先生说。 

“哪里奇怪了?” 

“我没觉得她是大一的妹子。”M先生说。 

“为什么呢?” 

“她从没抱怨过早操或者其他大学的种种,而且她的状态,有很多是拿电脑发的。”M先生说着又截图给我看。 

“图书馆机房,或者,其实大一自己带电脑用无线上网的大有人在。”我不服气。 

“可是她很多状态都是在晚上18:30到20:10之间用电脑改的,她难道不用上晚自习么?” 

“有的院系没准不要吧,我大一的时候就没上过。”我反驳。 

“不过。”M先生又踟蹰了。 

其实我知道,M先生应该已经猜到一些答案了,只是来找我分享他的推理过程罢了,就算我对他的推论有不赞同也都会被他一一驳回而已。 

“她应该不是大一的。”M先生又冒出这句话。 

看来M先生这次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她说话的语气不像大一的。”他说。 

“这算什么理由啊……”我懒洋洋地说。 

“直觉。”M先生又说。 

男人的直觉真说不准,更何况像M先生这种具有男性体征却如此古怪的人。 

“或者我们换一个方向,”M先生说道,“你看看你和她的共同好友,还有她其他的好友。” 

共同好友都是社团的,并且都是大三大四的。其他好友看学校倒都是天南海北哪都有。 

“她其他好友倒是没一个威海的。”M先生说,“而且各个年龄层次都有,就像……”他停顿了一下,“就像故意加这些社团的好友又胡乱加了这些人来掩饰什么一样。” 

我看了下那为数不多的好友,河北的,湖南的,黑龙江的,真的哪都有。 

“这就没错了。她其实是大二或者大三才开始写这些状态的,也就是说她现在应该是大三或者大四。” 

“那她之前不用校内,遇到男主角才开始用?”我很白痴地问。 

“你个笨蛋。”M先生说,“你连这是小号都看不出来么?” 

我词穷了。 

也是,这个校内就像是专门为了记录“我”和“他”的点滴才开设的一样。 

“所以,这个号的主人和那个‘他’应该就是在这二十个人中。”M先生说道。“不过这个女生太谨慎了,什么实质性内容都没写,不好推测啊。” 

我打开共同好友,一共十个男生,八个女生,加上我就是九个女生。 

“不过这个男主角不可能是Kammy。”M先生说道。 

Kammy长得正,纳新的时候的确有不少女生是冲着Kammy才来的。 

“为什么呢?”我又问。 

“因为不可能是大一的妹子啊,大二大三的妹子要喜欢Kammy,何必要等一到两年。”M先生又分析道。 

“可是这个妹子是92年的诶。”我又说道。 

“现在注册校内又不要身份证的。”M先生说,“92年也肯定是随便填的吧。” 

“没准那个妹子希望自己是92年的。”我说。 

“Bingo~” 

“啊咧?” 

“女生嘛,都喜欢YY,你看我们男生那个喜欢看《步步惊心》的?”M先生又让我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不过我也已经习惯了。 

“这个妹子乱狡猾的。去年9月16号就是我们纳新那天。”M先生又说,“她没说第一次遇见‘他’,更说明她不是大一的。” 

“那天大家的确都在。”我接茬。 

“嗯,肯定是以前没注意到,那天一下子惊艳到了。哈哈。” 

M先生其实是个很冷的人,难得见他用“哈哈”这样的字眼表达自己的开心。 

“又可以排除两个人了。”M先生说道。 

“谁啊?” 

“小晖和Richard。” 

然后是一张截图:【看见他喝醉的样子,真心疼。】 

“小晖酒精过敏,Richard超能喝不会喝醉是吧。”我表示赞同。 

“那么,还剩下七个男生了,除了小晖、Richard和Kammy。”M先生说,“我饿了,去泡面。”

“既然排除了Kammy,那小露也可以排除了,”我说,“小露喜欢Kammy众所周知。” 

“排除法不好玩啊。”M先生表示不屑,“得再发现点线索才行。” 

我回了个省略号过去,那边半天没动静,不知道是在吃面还是在翻这个淙淙以前的状态。 

过了许久,M先生才说道:“这妹子肯定是退了的。你看这个【忙的时候有他陪伴不觉得忙,现在闲了,却还感觉不如忙。】” 

“你不觉得有点牵强么?”我反驳,“你总是潜意识里把对自己不利的可能性划掉。比如,这明明可能是个根本不存在于这几人之间的人,你怎么办?” 

M先生又停顿了一会,说道:“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诶?”我心里一惊。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M先生又截了图。 

时间是上学期的开始。 

“那天,我自己的状态是‘开你妹的会!’”M先生漫不经心地说。 

我的记忆瞬间被打开了。 

五个人,冒着大雨,被社长拽过去开一个坑爹的大会。散会的时候雨停了,本以为没事了,结果走到一半又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便躲在信息楼的台阶上。 

五个人中三男两女,男生是M先生,杰哥和阿文,女生是我和Sara。 

“为什么我觉得我就是那个男主角呢。”M先生开始自言自语。 

我也顺着思路,看到那条状态后面的一条:【他的伞还在我这里,我总是忘记还给他】 

“那天把你们俩送到宿舍楼下,我把我的伞给了Sara。”M先生说道。 

一切真相大白了。 

Sara和我们一样,现在都已经大四了,上学期退了社团,这两点都很符合。那天,也确实拿了M先生的伞。 

“哈哈,我出去一下。”M先生似乎很开心。“我去找她,告诉她其实我也一直喜欢她。” 

我没回,而M先生的头像也迅速变成了灰色。 

我打开校内,退出,进入了另一个账户,改了最后一条状态【他还是不知道我喜欢他。】 

回过头,那把格子雨伞静静地放置在角落。 

耳边是Sara的声音:“这把伞你帮我还给M先生吧。” 

去年纳新,M先生很不情愿地穿上西装,卖萌地吸引小学妹加入社团。 

我去的有些迟了,看见M先生一边扯着领带一边说:“这见鬼的领子卡死我了。” 

突然觉得他,好帅。 

改完状态,盯着那个还没被我关掉的对话框发呆。 

突然,手机响了,是M先生。 

“喂,我在你宿舍楼下。”那边传来熟悉的,好听的声音。 

“嗯。”我答应道。 

“把我的伞给我吧,还有,晚上一起吃饭吧。”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