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外国鬼故事 >> 正文

F先生的口袋

2014-12-8 来源:网络收集 网摘加载中...

  — 0 —

  可能是因为建立在山丘上吧,我的房间通风良好,在夏天只要打开门窗户,

  就不需要电风扇。即使地板有灰尘,只要打开阳台的窗户,以及另一边的气窗,就会

  有风吹过室内带走尘埃。刚洗完澡站在窗户旁,风就会咻地一下子把我的头发吹干。不过这并非只有好处,问题也相当多。

  要是在窗户旁边挂风铃,就会因此响个不停而造成邻居的困扰。如果遇上强风的日子,风会直扑房间窗户而来,令我担心窗户玻璃可能会破掉。而在强风过后,阳台上就会满是被风吹来的树叶。

  会被风吹过来的还不只是树叶。像是上头沽满泥巴,不知道是谁的上衣,裙子或裤子等等也会混在里头,一起落在阳台或是挂在窗边,我房间的阳台就像一面鱼网。就像渔船会用网子捕捉大量的小鱼,格子状的阳台会回收被风吹过来的各种东西。早上拉开窗帘,就看到男用运动短裤挂在自己眼前,就一个女高中生的生活住处而言,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这些飞过来的衣物如果要丢掉也很可惜,所以我会把它们洗干净,再用熨斗烫过,然后将男性的衣服全部送给父亲。父亲不知道这是捡来的,所以很高兴地穿上别人的运动短裤。这些衣物里头有些是名牌货,送给母亲也颇能讨她欢心。有时我也会全身上下都穿着捡到的衣物出门,没有人发现我穿的衣服是被风吹来的。

  在冬天即将来到的十一月六日晚上,还没有上幼稚园的弟弟希望能跟我一起睡。我在被窝里头摸着熟睡弟弟的头,聆听窗户被风吹得颤抖的声音。风势随着夜深逐渐强劲,从外头传来的呼呼声也越来越大。

  隔天早上醒来,我静静地下床避免吵醒弟弟。站在阳台前面,放眼望去是山丘下方辽阔街景,虽然此刻的天气晴朗到仿佛昨天的狂风像一场梦,不过阳台一如往常积了厚厚一层树叶。

  我在树叶堆中发现奇怪的东西,因此停止打呵欠。那是个黄色的物体,形状是每边各二十公分的T字形。捡起来仔细一看,T字形横向的部分是螺旋桨的形状,纵向部分前端有个半球状的东西,可以像竖灯一样立在桌上。

  乍看很像是竹蜻蜓,我马上就想到某个著名漫画里出现竹蜻蜓的道具。在那部漫画里头,有个来自未来,看起来实在不像是猫的猫型机器人,以各种道具协助不成材的少年主角。其中名为竹蜻蜒的道具,就是猫型机器人要飞到空中时所使用的著名道具。

  以触感跟重量来看,无法确定是金属制还是塑料制品。回到屋内,我心想原来最近市面上有这样的玩具,今天在阳台拾获的东西还真奇怪。

  在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察觉到那块挂在屋檐旁的白布。如那东西在我察觉之前就被吹到其他地方,井上京子就不会让整个市区陷入恐怖深渊了。

  — 1 —

  十一月七日星期五。

  放学后被冢本导师叫去打堆。我跟男级任委员仓木同学一起完成工作后就离开学校。从学校走到住处大概是十五分钟。回到家跟妈妈及弟弟说声我回来了,随后把放在房间的竹蜻蜒玩具塞进侧背包里,再度出门。

  “今天早上因为……所以有个竹蜻蜒玩具掉在阳台上。”

  午休时间我在教师提到这件事,喜欢漫画书的井上京子就迫不及待地表示她想看看。

  “松田,你不能把它带到学校来吗?”

  “放学后我再回家拿,你就在老地方等我吧。"

  “你人真好呢。"

  “因为你有借我看《千面女郎》啊。”

  我抵达位于商店街一角的废弃大楼时间刚好下午四点。那是栋盖在水果行跟玩具店中间,老旧的三层楼建筑。由于站前开了间大型百货公司,使得商店的客源顿时减少许多,数年前大楼里的店家通通消失了,如今只盛下内部空无一物的外墙,在夕阳余晖下染出成红色。

  我避开他人的注意,穿越废弃大楼入口进入里头。一楼有裸体的服装模特儿人形,二楼有空框子。三楼则是放着办公桌。井上京子一如往常拉了张椅子坐在三楼光线充足的窗边。虽然因为她那副俗气的眼镜使我看不清楚她的脸,不过从她流到制服胸口的口水,我猜她应该在打瞌睡吧。

  周围飘着似乎能深入鼻腔的柑橘清香。井上京子说这里实在太刹风景,所以去买来放这里的芳香剂。

  就是井上子告诉我商店街有一栋废弃大楼的。她说在认识我之前,只要放学总会来这里午睡。对她而言,这栋废弃大楼就像后山之于大雄是一样的意思。

  “井上,醒一醒。我把午休聊到的东西拿来了。”

  我摇晃着在柑橘香味中做着清梦的她的肩膀手背擦去口水之后,像是猫一样伸了个懒腰。

  我从包包取出今早在阳台捡到的东西,井上把眼镜扶正,并以认真的表情看着我的手心。

  “你看,怎么看都像是竹蜻蜒吧?”我边说边将玩具送给她。

  “每当强风过后,阳台常会有一些奇怪的东西。还曾经有中国的纸钞混在树叶堆里头。大概是被风吹到渡海而来的吧。不只如此喔,之前还有明年的报纸被吹到阳台上呢。"

  “是明年的啊,因为上头的日期是明年的。”

  就算我这么说,井上也没有露出惊讶的样子,只是轻声说着,是喔,或许曾有这样的事情吧。偏着头看我送给她的竹蜻蜓。

  --------------------------------------------------------------------------------

  “上头有制作公司的标志,不过没听过……”

  “是仿冒的玩具吗?要重视著作权喔.如果没有经过小学馆允许就制造出这样的东西,说不定会被送上法庭呢!”

  “的确,得小心一点。”

  “一点也没错,真得小心一点,我好想大声喊出来呢。要重视著作权!我们当然很重视这件事情吧?"

  “是啊。咦……"

  井上摸着竹蜻蜒的底部并露出奇妙的表情,所谓的底部,就是漫画里的角色在使用这个道具时跟头顶接触的部分.这个通常在漫画里没有说到的部分,她正以指头不断按着又放开。

  “只要摸到这个地方,就会像吸铁一样吸住皮肤,这是什么构造啊。啊,这个地方有按扭。”井上指着竹蜻蜒下方如此说着。

  正如她所说,内部有一个小小的按扭。按下那个按扭之后,螺旋桨忽然转起来,旋转速度有点超出玩具的范围。

  好棒,原来真的可以动呢。虽然我如此心想,然而惊讶却在稍后变成疑惑。

  “咦?”我不由得轻声说着。

  井上拿着竹蜻蜒的那只手,就像被隐形的钓鱼线往上拉一样开始举起。她也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拼命要把手拉下来。然而她的手继续上升,终于使身高本来就不高的她垫起脚尖。

  “这,这是什么啊!"很少在教室里头出声的井上京子,这次也喊了出来,她的手指再度按下竹蜻蜒的按钮,螺旋桨随即便停止旋转,要把她向上拉的神秘力量也消失了.

  井上一屁股坐在地上,手握的竹蜻蜓也摔到水泥地上滚到一旁。

  我朝竹蜻蜒走去,像是要摸毒蛇般,谨慎地把它捡起来。即使被摔到水泥地上,黄色的材料也毫发无伤,在透过窗口的夕阳下,散发着平滑的光泽。

  “井上,我看到了……”我转身看着就这么坐在地上扶正眼睛的井上。“我应该……没有看错……"

  我所说的是井上关掉竹蜻蜓之前垫着脚尖直立的状态。被竹蜻蜒向上拉的她,鞋子前端大概浮在空中五公分高。

  其实直到一个月之前,我都没跟井上京子说过话。我们只是在同一间教室上课的同班同学。高中毕业之后彼此也毫无交际,变成跟路人差不多等级的登场角色。

  我平常担任二年A班的级任委员。我并不是喜欢以级任委员的身份为大家效力,只是觉得这样就可以跟老师打好关系,将来可以请他们在写推荐函的时候帮忙多说点好话。所以我在念高中的时候,就想过至少要当一次级任委员。

  在漫画里头会有那种将担任级任委员当成责任跟义务,而自愿参选的年轻人。不过我身边并没有这样的奇人异士。

  “有人要当级任委员吗?”在高二上学期的第二天,担任导师的冢本这么问着。

  --------------------------------------------------------------------------------

  果然没有任何人举手。在安静无声的教室中,我笔直地举起手,随即造成教室里的一股骚动。

  “那个人是谁啊?"

  “是松田啦,松田梢。"

  同学对我而言只是占据视野一角的背景。听到背景的一部分泄漏到我耳际的骚动声,我不禁觉得好像有风在摇动着枝叶一样。

  就这样成为级任委员的我,从那天开始变成老师的走狗,努力执行勤务。我所做的事情无论怎么形容都像是狗在做的。比方在教室里头发现烟蒂,就捡起来拿到教务员给冢本导师看。

  “干得好啊松田,我给你一些犒赏。想要什么就说出来吧。”冢本满足地点点头之后说着。

  “我不需要犒赏,请在我的升学推荐函里帮忙美言几句就可以了。"

  “没问题,这你就不用操心了。”

  “谢谢老师。"

  “回去吧。"

  “是!”

  看到我们像是扮演黑心官员跟手下的戏码,有几名女学生出现反弹的声浪。名为冢本的导师是位教学男老师,长得蛮帅的,因此很受女生的欢迎。我是基于想自己的推荐函变得更好看这样纯粹又崇高的目的,而成为冢本导师的仆人,不过在暗恋冢本导师的女生眼中,我跟冢本导师就像是在调情。

  我从没听过这些背景的一部分所说的反感话语,只要教室里头发生什么问题,我就会前往教务员室,向坐在桌子前敲着笔记型电脑键盘的黑心官员报告。一开始爱慕着冢本导师的女学生叫我“走狗",接着在学校里头抽烟被发现而遭到停学的男学生则叫我"奸细"。

  冷血奸细,警犬,老师直拨专线。我被取的绰号渗透到整个校园,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人要跟我说话了。

  有一天,我的书桌被写上猥亵的字眼,那连讲谈社都禁止出版的色情文 “贴了也没用。只要打开窗户,就会被风吹走了。”

  “放在房间角落的那根扫把是做什么用的?”

  “那个从刚刚就一直黏在我脚边的小弟弟是?”

  只要有客人来,裕也一定会抱住那个人的脚,他的前世大概是无尾熊吧。井上京子拖着他,很好奇地环视我的房间。我打开通往阳台的窗户,瞬间,开始变冷的十一月强风拍打我们的脸颊。井上拨着她被风吹拂的刘海,惊讶地说着。裕也交到我怀里就出门了。距离爸爸下班回家还有好一段时间,所以家里只有

  我们三个人。

  “松田觉得刚刚那件事怎么样?”井上看着阳台上堆积的树叶问着。我马上就知道她在说什么了。

  --------------------------------------------------------------------------------

  我开始思考关于放在我书包里头黄色T型物的事情。现在仔细回想,就感觉那时看到井上的身体浮起或许是眼睛的错觉。虽然只要再按一次按钮就可以确认,不过我跟井上都已经不敢再按了。

  此时忽然从阳台窗户吹进一阵强风。我连忙按住制服裙边,不过井上已经来不及了。她的裙子就这么盖住她的腿的裕也脑袋。掉在阳台上的树叶有三分之一被风刮进室内,树叶被刮到天花板附近,浮在空中,然后旋转着落到房里。虽然有强风吹进来并不稀奇,不过井上轻声说着,猫巴士经过了。而且表情相当惊讶。

  随后我听到阳台传来固体掉落的声音,好像是掉到分量稍减的树叶堆上。我跟井上同时朝阳台看去,有个像是手电筒的东西掉在那里,不过由于颜色很鲜艳,所以我看来是个玩具。

  “几秒钟前那里应该还没有东西……”

  我这么说着。感觉那个手电筒是从黑暗中诞生的。我跟井上不禁靠在一起,面对这无法解释的状况,是我心生恐慌。只有裕也面露亳不在乎的表情,继续拖着井上京子的脚。

  “不觉得这看起来像缩小灯吗?”

  井上表情紧张轻声说着,并且试着让裕也放开她的脚。不过裕也一直摇头,所以她放弃了。所谓的缩小灯,是著名漫画里头出现的一种秘密道具,拥有可以把灯光照到的东西缩小的凶恶特性。

  我为了捡起那个灯而走向阳台。在我蹲下身伸出手的时候,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松田!"

  我听到了井上的叫声。由于四周忽然变暗,因此我抬头仰望,一个像是巨大板子的东西正从我头项落下。我连忙向后翻了一个筋斗,那扇红色的门就咚地掉了下来。如果反映慢一步的话,我就死了。真没想到小学时期被逼练习的地板运动居然会救了我一命。

  我仰望着阳台上方的屋顶前端,有一块白布被勾在那里随风摇曳。那块布呈直径大约三十公分的半圆形,仔细一看是口袋的形状,似乎因为刚刚的强风把口袋吹开了。在我观察的时候,又有东西正要从口袋出来。

  一瞬间,一个电话亭掉到阳台上。并不是玩具尺寸的,而是跟路边所摆设的尺寸一样大的电话亭,从小小的半圆形口袋中掉了出来。这么巨大的东西不可能被取进小小的口袋,然而我跟井上京子,以及抱着她的脚的裕也,确实目睹了电话亭从口袋里头掉下来的情形。

  — 2 —

  我跟井上京子第一次的交谈,是在十月份的校外教学。我们高二学生搭乘新干线前往京都,不过那时全班分成了六组。每组有六到七个人,在自由行动的时间必须整组行动。由于是班上同学自行决定分组,因此在大部分的场合,感情好的都会自动成组。

  正如当初所预料的,没有朋友的我跟井上京子最后没有分到组别,因此我们必须是被只有四个人的那一组所吸收。他们露出笑容欢迎我们的加入。而在京都的第二天,分组进行自由活动的那一天,他们依旧是笑容跟我们告别。那是在金阁寺所发生,令人难忘的事情。

  “我去上个洗手间。"

  “我也去。”

  “我去看一下土产。”

  “等等,我也要去。我们马上就会回来,松田、井上同学在这里等吧。”

  四人各自说完之后就散开了。我跟井上京子眺望着建立在池中的金阁寺,等待他们回来。但经过了三十分钟,他们依旧没有回来。

  “原来是这样的计划。”

  我轻声说着,站在我身旁的井上京子小小的肩膀颤抖了一下,似乎是因为我忽然出声而吓到了。

  “计,计划……”她有点语无伦次地问着。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她的声音还算不错。不过在校外教学的时候,她那俗气的感觉还是存在着,就像是从昭和时代搭乘时光机来到现代的女高中生。

  “看来我们被放鸽子了。一直待在这里也没用,所以我要走了。井上你呢?”

  “被放鸽子……”

  井上子轻声说完,就站在满是观光客的池边陷入沉默。我心想一个人在京都观光也不错,就把井上京子留在原地后离去了。不过走着走着回头看来,不知何时井上京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在我身后。

  我只好带着她依照之前在教师所计划的行程进行寺廊巡礼。走在寺廊的境内或是坐在公车的时候,我们经常都是默默不语,有时我们会遇见穿着相同制服所组成的小团体。

  他们以开朗的表情歌颂着青春,从我们的面前经过。在他们离去之后,我跟井子之间隔着某种沉默。感情并不是很

  好的两个女高中生,在寺廊境内什么事情都不做,只是默默站在原地,真想,请读者们闭上眼睛想象这样的光景。

  低头看着跟在我身边,戴着俗气眼镜的女学生,我心想这就是被放鸽子的讨厌二人组。然后只要换个地方,“讨

  厌二人组,站在本廊寺前面”,或是“讨厌二人组,在岚山没有买土产就走了”,或是“讨厌二人组,默默吃着麦当劳的汉堡”之类,像是报纸会出现的标题就会在脑中浮现。

  --------------------------------------------------------------------------------

  跟她一起吃完午饭之后,我也继续创作着报纸标题。

  “讨厌二人组,在清水寺的土产店跌倒,而惹火其他高中的不良学生。”

  “讨厌二人组,道歉了却不被不良学生的接受。”

  “讨厌二人组,狂奔着要摆脱不良学生的追赶。"

  ……在我跟井上狂奔的时候,看到前面的站牌旁停着一辆公车。染着金发或棕发,有点可怕的男生正在后面追着我们。几乎哭出来的井上京子上了公车,我也跟着冲进车内,对公车司机喊着:”请赶快开车!”司机关上门把车开走之后,透过后照镜可以看见那群似乎很不甘心的不良男高中生,看着他们逐渐消失在远处,我才安下心来。

  “讨厌二人组,平安摆脱危机。”

  我试着说出这句话。弯下身子激烈喘气的井上仰望着我,嘴边也露出满满的笑容。

  之后我们就开始有交谈了。从校外教学回来之后,我也继续和她来往,不知何时开始,放学时间就会一起回家了。

  虽说是一起回家,也只是她跟在我的身后;午休时间会在一起,也只是她跑到我所坐的位置。我这个人是即使独自一人也无所谓,不过她应该不一样吧。

  跟她聊过后我才知道,井上京子比想象中还要脱线。不写作业,上课睡觉,而且不跟我以外的同学说话。

  身边的同学认为,我跟井上只是两个受排挤的人混在一起进行愚蠢的交流,不过这毕竟都是背景在想的事情,所以我丝毫不以为意。

  “松田好厉害。没有其他学生可以像她一样跟本老师对等交谈喔。”井上在午休时这么说着。依照她的说明,本老师虽然满帅的,不过他锐利的眼神很可怕,让人难以接近。

  “并没有什么对等不对等的,我也没有好好跟他聊过。我只是去报告教室里头发生的事情而已。我现在就要去找本

  老师,你要一起去吗?”

  “我不要。"

  “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他会变成石头。"井上认真地说着。

  井上京子的手一滑,正在搬动的电话亭随即开始倾斜。上面的部分一下撞到吊在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室内光线顿时摇曳着。合力把阳台上放在一起的电话亭跟红色门板搬进室内之后,我们吐了一口气。其实这些东西都跟竹蜻蜒一样。以很轻的材料制成,不过要是掉到头上,一定也会受重伤,在把电话亭跟红色门板搬进屋内的瞬间,房间变得狭窄到无法动弹。

  “松田,趁现在没有东西掉下来的时候,赶快把四次元口袋……”

  井上京子伸直身子想拿下来挂在屋顶的那块白布。不过个子矮的她碰不到口袋。我让她退到一旁,小心翼翼地抓住了那块布。

  --------------------------------------------------------------------------------

  “井上,你刚刚说这是四次元口袋,对吧……”

  这块布有着我至今未曾体验的触感。指尖传来的舒服感受,足可匹敌我在台隆手创馆寝具中心第一次抱着丹普枕头时的感动。仔细观察上头看不到织维的网纹,优点像是金属或是塑料。不过事实上并不是这两种材料制成的。

  “这一定是那个著名的四次元口袋。这里不就有好几个证据吗?"

  井上京子指着电话亭跟红色门板表示着。依照她的说明,这分别酷似某部著名漫画里所出现,名为“如果电话亭”以及“任意门”的秘密道具,我当然也察觉到这一点,不过却很难马上相信她的意见。我道出了我此刻的心情。

  “很难马上相信这种事呢。”

  “要不要把手伸进这个口袋确认一下……”井上指着我手中的白布说着。

  虽然她说这是口袋,不过这是两块半圆形的布重叠起来,圆周部分是相连的,直线部分没有黏合,因此也可以形容这是个半圆形的袋子,会生出门板或电话亭的神秘袋子。

  我踌躇好一阵子之后,将右手手指伸进袋口,紧张地将手慢慢伸进去,等待指尖碰触袋底。不过即使把手腕伸进去,甚至手肘都伸进去了,指尖还是没有碰触袋底的感觉。

  井上像是很不舒服般捂住嘴看着我,往窗户玻璃的方向看去,上头映着我右手臂到肩膀都被白色布袋吞灭的样子。肩膀以下的部位完全看不到。就像是我有一双手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在袋子里头,右手似乎接触到某种怀念的温暖空气。不,与其说是空气,倒不如说像是温水。从整个右手到指缝之间,所有地方都被一股深沉的黑暗温柔包裹着。我开始感到害怕。因为我得知这个袋子看似如此,里头却有着无限宽广的空间。

  “肯定没错。”井上京子以确信的语气说着。

  “这是藤子·F·不二雄老师的著名国民漫画《哆啦A梦》的四次元口袋!”

  我拔出左手坐在床上。把口丢出去之后,因为好奇心,使得表情一亮的井上一双手接了过去。

  由于脑袋有些混乱,所以我在心中想着南极大陆。蓝色的天空以及南极大陆白色的冰。真棒,我陶醉了。因为心中浮现出像是NHK节目结束之后在深夜播放的风景,所以我的心稍微镇静下来。

  四次元口袋,那是来自未来的蓝色圆滚滚机器人收纳无数秘密道具的仓库。虽然外表只是个小口袋,却因为里头是四次元空间,所以可以放入无限量的物品。平常总是黏在机器人的肚子上,不过似乎可以自由装卸,记得在看动画的时候,好几次看到口袋被拿下来清洗的场面。这东西为什么会挂在我家窗户旁边呢?我当然知道原因,因为是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被风吹过来的。

  井上京子打开四次元口袋的袋口,探头往里面看去。

  “好像一口井呢。”她有点感动地说完,便朝着口袋里喊着,连我也听到她的声音就像在深邃的洞穴中回荡。

  ‘好想进去看。咦?松田,怎么了吗?”

  “南极大陆啦,南极大陆。我的脑中正在播放这个影像,可以先不要跟我说话吗?"

  “南极大陆?”

  --------------------------------------------------------------------------------

  “可以让内心镇定下来喔。不过这次似乎没办法。裕也,过来这边。”

  在南极大陆不管用的时候,就只能抱着裕也了。虽然平常我在教室里被称作是“冷血的打小报告魔人”,不过在家里则会变成”惊异的龙弟弟魔人",而且满脑子都是裕也。裕也很惊讶地看着镜中自己的模样,洋洋得意操纵着电视遥控器的模样,或是门铃声响起时吓一跳的模样,看着这样的他,就会让我的脸上不自觉露出微笑。

  “咦?裕也……”

  我发现他不见踪影了。虽然仔细看过井上京子的脚,不过他并没有抱着她的左脚或右脚,也没有抓着我的双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

    破洛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7 zs.poluol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黔ICP备17001677号

    本站不承担任何版权问题,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利益,请来信告知(admin@poluoluo.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